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第九章建設者,破壞者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云昭的生活過得充實極了。

    現在的生活充滿了刺激的元素,大腦時刻都處在緊張的狀態中。

    如果這樣也就罷了。

    偏偏為了生活還要把自己分割成無數個云昭。

    面對洪承疇這種人的時候,是一個冰冷的官僚云昭在說話,說話說得密不透風是必須的。

    面對云娘的時候,云昭又必須努力回憶幼年時期的自己是個什么模樣,然后再承歡膝下,彩衣娛親。

    面對云福,云猛,云霄這些人的時候,云昭又必須拿出自己所有的精氣神來扮演好一個舉重若輕,面對任何困難都談笑風生解決的大首領云昭。

    面對云楊,錢少少一干人的時候,云昭又變成了那個陽光,豁達,有些卑鄙的大學時代。

    有時候,一天就能把一輩子必須扮演的角色扮演完畢,這其中的酸爽,云昭永世難忘。

    從開始的生澀,逐漸到如今的運轉自如,有時候云昭都會忘記自己的實際年齡,每次入睡前都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份,才好平安入睡。

    所以,這樣的云昭就給了別人謎一樣的感覺,雖然云昭認為只有精神錯亂患者才會這樣,不過,他還是有些享受。

    秋日里的草原是富足的,不僅僅是牛羊長得肥壯,就連野地里的蘑菇也長得白白嫩嫩。

    這里盛產口蘑。

    口蘑顧名思義,就是指張家口外的蘑菇,是十幾種草原蘑菇的總稱,當然,最貴重的,可以真正被稱為口蘑的蘑菇,就是草原白蘑菇。

    一場雷雨過后,秋日的草原上就有各種各樣的蘑菇破土而出。

    每到這個時候,草原上的男女都會走進草原,四處尋找這種珍貴的食物,當然,這也是草原上特殊的土產,價格不菲。

    在大明朝廷還強大的時候,這東西是貢品,現在,隨著大明皇權逐漸變得頹勢,這東西也就變成了一種新奇的商品。

    在大明,云昭每到一處,都不愿意破壞當地的經濟態勢,甚至在想辦法讓這個地方的貿易變得活躍起來。

    在域外,云昭最喜歡朝本地的經濟下手,除非這里的經濟態勢可以由他來掌控。

    口蘑就是這一帶牧民們重要的收入來源,大約能占據到他們年收入的兩成左右。

    跟牛羊這些價格受戰火影響的貨物比起來,輕便容易攜帶的口蘑,價格一直很穩定,遇到戰火影響,口蘑的價格甚至會瘋長。

    口蘑今年的價格就被影響了,原因就是云昭發起的那場針對克魯部的那場戰爭。

    貨主克魯部如今去了陰山下,朵顏部就取而代之成了新的口蘑貨物源頭。

    云昭跟錢少少天不亮的時候就騎著馬進入了草原采蘑菇。

    與他們同行的不僅僅有護衛,還有很多蒙古婦人,孩子,以及閑散牧人。

    一大群人灑進草原之后,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對于干活,云昭并不擅長,倒是錢少少似乎非常的擅長,太陽升起的時候,就數他的籃子里的蘑菇最多,且大部分都是白蘑菇。

    對于白蘑菇云昭除過喜歡吃之外,沒有多少印象,不過,作為朵顏部真正的大首領,他必須了解自己部下的生活狀態。

    這是一定要理解的,也是一個好的首領必要工作。

    初秋的草原就是一幅絕美的畫卷。

    不論是秋草,還是牛羊,亦或是人,都是這幅畫卷的內容。

    如果可能,云昭很想把那些穿著爛皮襖的牧民們從這幅畫卷中剔除掉。

    這不是他們的錯,也不是云昭心存偏見,而是因為,這些人與這幅畫格格不入,從他們身上,云昭看不到積極向上的精神面貌,只能從他們的身上看到粗大的貧窮”二字。

    假如僅僅是貧窮,這問題不大,當這些人連收獲的喜悅都沒有的時候,這樣一來,問題就很大了,連最基礎的美學構圖因素都不存在了。

    他們就像是一群游蕩在草原上的僵尸,連草原的生命力也被他們剝奪。

    貧窮對于大明世界的人來說,是一種常態。

    這里沒有身著盛裝端著馬奶酒載歌載舞向客人敬酒的場面,這里也沒有彪悍的漢子搖晃著手腳相撲,更沒有騎著馬的少年風一樣的從草原上掠過,在格桑花開的最艷的地方,俯身摘取一朵,丟給人群中最美的姑娘。

    這樣的場面說明了什么?

    云昭是知道的,這表示這些牧人對自己的未來并不看好,目前,只是沒法子才暫時留在朵顏部。

    “讓這些人活起來!”

    云昭走了好遠才找到兩只蘑菇,口氣有些強硬。

    錢少少道:立刻活起來最省事的辦法是讓云掌柜提高口蘑的收購價格,長遠的讓他們活起來的法子就是帶著他們去搶劫。

    “他們愿意去搶劫嗎?”

    “愿意,少爺如果不帶著他們去搶劫,他們才會失望。”

    “那就快些,該去采蘑菇的就去采蘑菇,該去搶劫的就帶著他們去搶劫,馬上就要到張家口商人出口外的時間了,這些人一定要照顧到,我們現在很缺物資,如果不能再搶劫一些物資過來,云掌柜那里恐怕就要停止交易了。”

    錢少少抓抓頭發道:“張家口的商人現在不再零星出口外了,聽說他們準備集合起來,組成一支巨大的商隊一起出口外。”

    “那就告訴洪承疇家的管家,我們需要這一批貨物,跟馬上就要開始冬宰的牧人們換取肉食,皮毛,牛筋。

    我們也需要大量的口蘑讓商隊帶著去東南,打開東南的市場。”

    錢少少有些憂慮的道:“少爺,您真的認為北貨南下可行?”

    云昭道:“只要南方沒有的東西,南方都需要,尤其是高價值裘皮。”

    “南方不冷啊!”

    云昭看了錢少少一眼道:“你在揚州的時候,難道沒感覺到冷?你真的以為揚州這種地方不下雪?你真的認為蘇杭一帶的冬日里不需要裘衣?”

    “少爺,搶了張家口,以后我們就沒有商隊可搶了,搶了周邊的王公,他們就會躲到陰山牧場去,時間長了,朵顏部周邊就沒人了。”

    云昭笑著搖頭道:“少少,你忘記了一件事,巴特爾梅林終究是一個流寇,一個馬賊,草原就這么大,流寇,馬賊就是草原上的狼群,牛羊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流寇,馬賊的獵場。

    趁著建奴還沒有力量對付我們,這段時間我們能吃多肥,就吃多肥,能裹挾多好牧民,就裹挾多少牧民,我要讓整個草原動起來,我們才能有更大的機會。”

    “人手不足!完不成少爺的謀劃。”

    云昭背過身輕聲道:“有些人就是拿來消耗的,這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錢少少答應一聲,就繼續去采蘑菇去了,這樣的活動不論是對他還是對云昭來說都是難得的休閑時光。

    摧毀別人的牧場,殺光別人的牛羊,斷絕別人的生路,把第一批戰利品拿著離開草原,送去遙遠的藍田縣。

    然后在帶著這些沒有生路的牧民們繼續去搶劫別人,在摧毀別人的牧場,殺光別人的牛羊,作為自己的戰利品,直到西部草原上見不到牛羊,見不到部族,云昭就能自然而然的帶著這些人去更加富庶的東部牧場,乃至建奴的獵場。

    這些事情可以做,,卻是不能說的,云昭能對這些牧民說的話只有一句那就是平分草原,每一個牧民都有自己的牧場!

    這個目標或許能達到,或許不能達到,但是,云昭削弱蒙古,羈縻建奴的目的一定會達成。

    在草原上撿蘑菇并沒有云昭預料的那樣輕松,其實,只要是干活,就談不到輕松,很有詩意的活計,讓云昭精疲力竭。...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