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言情精品 -> 農門福女

第一百零六章 傲嬌的田如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宋春花眼睛一利,“那袋子東西呢?!你弄哪去了?!”

    劉招娣嚇得縮了縮脖子,眼圈立馬就紅了,“我不小心把水弄到那袋子里了,我看里面都是粉末,還以為是面,就想著要就做面條吃吧,結果倒出來加了水才察覺出不對來,我怕娘說我,就沖水給倒了。”

    宋春花用手指點點劉招娣,顯然被氣的不輕。

    “你啊你,什么東西你都敢倒!你知不知道那東西是你大嫂點豆腐用的鹵子!”

    劉招娣低著頭縮了縮脖子。

    張月娥眼睛瞇起來,盯著劉招娣,心里衡量劉招娣剛才那番話,說的有幾分真。但是她心里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也許是她娘往日的告誡,讓她將方子看的比什么都重,也更加敏感一些,對于劉招娣的解釋她不置可否,再加上今天徐有志也去了鎮上,張月娥的心不斷的下沉。

    不過,這些都只是她的猜測而已,老二看起來憨厚老實,應該做不出偷人方子這種事。

    “娘,二弟妹也不是故意的,就先這樣吧。”張月娥在一旁勸道。

    “要不是你大嫂替你說情,我怎么也得讓你好看!”宋春花心里有氣也只能憋著,她現在是投鼠忌器,對于劉招娣說的話她倒是沒有懷疑,因為她覺得劉招娣這性子根本就不敢趕出什么出格的事。

    劉招娣感激般的看了張月娥一眼,但是張月娥這次卻看都沒有看她。

    “娘,您嘗嘗那個云酥餅,聽說是新樣式呢,吃起來又甜又酥,好吃極了。”

    宋春花受用的很,她瞪了一眼劉招娣,警告她以后注意著點,在轉過頭看向張月娥的時候,眼中卻充滿了笑意,那眼神好似看的是自己的親閨女一般。

    等宋春花和張月娥轉頭走了,劉招娣臉上的表情就落下來了,她剛才升起的那點對張月娥的感激,立馬就消散不見了。心里馬上被不滿的情緒充滿,什么東西,勢利眼,不就是能賺幾個錢么,偏心成那樣,等以后他們賺了銀子,休想她給這兩個老家伙花一分!

    劉招娣憤憤的想。

    張月娥回到房里,自己琢磨劉招娣說的話,剛才回到堂屋,她婆婆也說,劉招娣之前是出去倒過什么東西,那表情躲躲閃閃的,不知道干啥虧心事了,她當時懶得搭理她,就沒有說。

    她想了想覺得不放心,便出去看了一眼,果然,在西邊遠遠的看到一灘白色的痕跡,她這才放下心來。

    劉招娣過了婆婆這一關,回到房里忍不住拍了拍胸口,“真是嚇死我了。”

    “這都能嚇死你?瞧瞧你那膽量,嚇死你沒事,別嚇壞我兒子。”徐有志靠在被子上說風涼話。

    “嘿,我說徐有志,你還有沒有良心了,你眼里就有你兒子了是吧。”劉招娣雙手叉腰,質問道。

    “我就說說,你至于這么大反應?別生氣,你現在懷著身孕呢。”徐有志好不容易說句軟和話,伸手拽了劉招娣一下。

    “算你還有點良心。”劉招娣順勢就坐在了炕沿上。

    “剛才都嚇死我了,還好你聰明,讓我視線做好準別,要不然就露餡了。”劉招娣想起剛才的事情還心有余悸。

    徐有志摩搓著她的肩膀,不以為然的說,“你怕什么,咱們做的萬無一失,就算她懷疑我們又怎樣?又沒有證據。”

    劉招娣轉過頭,一臉驚奇的看著徐有志,“你啥時候變得這么聰明了?”

    徐有志抬起頭,朝她笑了笑,那笑容里沒有了憨厚,只有精明!

    晚上徐有承不在家,張月娥隨便炒了兩道青菜,又悶了一大鍋米飯,再加上帶回來的那一只半燒雞,正好夠全家人吃的。

    不過,飯桌上,徐有志和劉招娣兩個人看到這一只半燒雞,臉上的表情可不太好。而宋春花特意加了一塊雞屁股放到了劉招娣的碗里,“不是想吃燒雞嗎?現在讓你吃個夠!”

    這就可想而知,二房兩人的心情是多么的不美麗了。

    徐有志和劉招娣兩個人沒吃多少,張月娥中午吃過了,這一只半燒雞,有一整只是被徐苗和田如珠兩個人吃的,這姑嫂兩人好似在比賽看誰吃的多一般,吃的是滿嘴流油,看的張月娥心情都好了不少,她搖搖頭,去灶房又給他們做了一道豆腐酸辣湯,給她們解解膩。

    吃過晚飯,天還大亮,張月娥見徐苗總朝外面看,知道她想要跑出去玩,便十分大方的放行了,徐苗得到大嫂的首肯,立馬美滋滋的跑了出去。

    宋春花看了她一眼,卻沒有攔著她,而是在徐苗跑走之后,才說了一句,“你啊,就慣著她,她都多大了,還不知道給家里幫幫忙。”

    張月娥收拾好碗筷,一邊往灶房走,一邊笑著說,“她還是個孩子呢,多去玩玩也好,等長大了就不好意思出去跑了。”

    宋春花只得了這么一個女兒,心里自然是寵著的,聽到張月娥這么說,只是笑了笑,對她說的徐苗長大了就不好意思出去跑的說辭不置可否。

    三年前她也是這么想的,結果呢?事實上徐苗淘氣可跟年齡沒有關系。

    張月娥蹲在灶房的地上洗碗,尋常都是徐苗蹲在一旁,跟她說話的,這不,徐苗出去玩了,現在就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就在這時,灶房里走進來一個讓張月娥意想不到的人。

    “三弟妹,你怎么來了?晚上沒吃飽?”張月娥只是這么隨意一問,但是田如珠聽了臉都紅了。

    “沒,不是,你洗你的碗,我就是沒是過來溜達一下。”田如珠梗著脖子說道,當然,若不是她耳根沒有那么紅的話,會更有說服力一點。

    張月娥笑了一聲,“想要溜達,三弟妹不如出去溜達溜達,這灶房油煙重,又只有我這么一個人在這里刷碗,無趣的很。”

    田如珠覺得自己被下了面子,便冷哼一聲,“哼,你以為我愿意過來嗎?要不是看在你給我買燒雞的份上,我才不過來呢!”

    “三弟妹,那燒雞其實是你大哥買來給爹娘吃的,你們只不過是順帶的。”不知道為啥,張月娥總覺得這三弟妹挺好玩的,跟她娘說過的一種人很像,形容那種人的詞語叫什么來著?好像是傲嬌?

    因此,張月娥就想逗逗田如珠。

    “你,你,你,我不管,我吃了你做的那么多飯菜,不好欠你的,跟你說個事,你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就拉倒,當我沒說過。”田如珠撇過頭,表情不自然的說。

    “什么事啊?三弟妹不用覺得欠我的,反正那燒雞我也要吃,平時做的飯菜也是,都是為了我相公和爹娘,如果硬要加一個,勉強把徐苗也加上,你們都是順帶的。”張月娥笑瞇瞇的說道。

    “真該讓婆婆看看,她眼里溫順的好兒媳婦,私底下是什么樣子的。”田如珠撇撇嘴,覺得婆婆真的是瞎了眼,瞅瞅張月娥現在的樣子,哪里有個長媳的樣。

    張月娥將碗控控水,“我私底下是什么樣子?”

    “就……”田如珠看著張月娥臉上的笑意,立馬明白過年,張月娥又在逗弄她了,她眉頭微皺,“我不跟你斗嘴,我跟你說完就走,你最好小心二房,這兩天他們成天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商量什么呢,沒事的時候就往你身上湊,一看就沒憋什么好屁!哼,你愛信不信,以后咱們誰也不欠誰的!”

    “三弟妹以后是不吃飯了?”張月娥笑瞇瞇的說。

    “你——”田如珠氣急,她甩手就要走。

    “唉,三弟妹,明天中午想吃什么?”

    田如珠腳步一頓,“大骨面。”

    看著田如珠的身影消失在灶房的門口,張月娥臉上的笑容才落了下去。

    三房和二房就隔著一堵墻,平時難免聽到什么動靜,再結合二房今天的不對勁之處,張月娥擦了擦手,又去了院子西邊。

    這次她走了過去,用手捏了點摻了白色粉末的土在鼻子前聞了聞。

    沒有味道。

    張月娥臉色沉了下來。

    回到家里張月娥也沒有聲張,捉賊還拿臟呢,現在她無憑無據的,說二房有問題,也沒人相信。就算公婆相信她,也拿二房沒有辦法。

    現在最壞的結果就是徐有志已經將那袋子粉末交給了別人,在聯想到今天徐有志無緣無故去了鎮上,被問起來的時候,他又支支吾吾的,只說是去鎮上找東西去了。

    那袋子返潮的“鹵粉”恐怕已經被他交到別人的手中了。

    張月娥才是無比的慶幸,她娘告訴她的話。讓她不相信任何人,那鹵粉,只是鹵水的一部分,想要調配出真的鹵水,還需要按照分量加入其他的東西。這一點就連徐有承都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徐有志將那包沒有用的“鹵粉”賣了多少銀子,賣家又是怎么確定,那“鹵粉”就是對的。

    張月娥想了一晚上都沒有想通,第二天一大早,她照樣起床做豆腐,這次,她要多做一些,留著做醬豆腐和臭豆腐。

    徐有志照樣非常早的就起來幫忙了,倒是劉招娣,吃過早飯就回屋了,說自己犯瞌睡了。燒火的活只能由宋春花繼續干。

    倒是徐有志一直跟著幫忙。這次張月娥故意當著徐有志的面,從屋里抱出來一個小壇子,之前用布口袋裝著返潮了,這次張月娥學聰明了,用小壇子裝著,就不用擔心返潮了。

    然后張月娥當著徐有志的面,盛了一勺粉末出來,然后加入清水,攪拌均勻之后,倒進了豆腐里。

    徐有志一直觀察著,直到豆腐成型,他才松了一口氣。

    這豆腐剛做完,張月娥在灶房里就聽見外面傳來一陣叫聲。

    “……不好了!不好了!”

    張月娥臉色一變,就跑了出去,她相公昨天才去了府城,該不會是相公出事了吧?

    趙掌柜一進門,看到張月娥之后,立馬雙手拄著膝蓋,不停的穿著粗氣。

    “不好了,張老板不好了!”

    看到來人是趙掌柜,張月娥到不緊張了,只要不是她相公出啥事了就行。至于趙掌柜的來訪,張月娥早就有準備。

    自從昨天知道自己的方子可能被二房偷走賣掉之后,張月娥就知道用不了多久,趙掌柜就會找上門來,只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而已。

    “趙掌柜,什么不好了?”宋春花跟著從灶房走出來。

    “嗨!天大的壞事啊!張老板,我是絕對信任你才跟你簽這兩個契約的,你們家的豆腐只能賣給我們一家酒樓啊,這買斷費我可是分文不差都給你了啊!”

    張月娥語氣不緊不慢的,“趙掌柜你放心,我們家的豆腐在咱們縣,只會賣給你們美味居一家酒樓。”

    “那為什么客云來也打出了豆腐西施的名號!他們推出了十多道豆腐菜,說用的就是豆腐西施的豆腐!”

    “這不可能,我們今天做的豆腐都在灶房呢,還沒出鍋呢。”一旁的宋春花忍不住搭話。

    “那,那這是咋回事?客云來怎么會有你們家的豆腐?”趙掌柜也傻眼了。

    “這還用想?他們用的必然不是我們家的豆腐,誰知道他們用的是哪家的冒牌貨。”張月娥一臉淡定的說著,但是腦子里卻沒有停,很快將事情捋順了。

    昨天她才發現二房可能偷了她的鹵粉,今天客云來就推出了十幾道豆腐菜,還打著她娘的名義。這上線和下線是誰就不言而喻了。

    張月娥看了徐有志一眼,卻見他站在徐忠的身后,依舊是那一臉憨厚的樣子,只不過此時張月娥再看向他的時候卻覺得他眼中泛著精光。

    “可是,可是我讓人買過來偷偷的嘗了啊,這味道跟你家的豆腐一模一樣!”這才是趙掌柜真正著急的地方,他深深的看了張月娥一眼,這客運來當年就是靠著豆腐西施做的豆腐,從一家小飯館變成了如今清平縣第一大酒樓的。

    難道說,張月娥表面上跟他合作,其實背地里又跟客運來勾搭在了一起?...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