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言情精品 -> 病嬌毒妃狠絕色

一九三、陣法同人一樣卑鄙無恥(三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清晨的太中學院,籠罩在一層薄薄白霧中,恍若仙境。

    此時正是晨練時分,兩個校場上不時傳來學生們晨練的聲音。

    一處莊嚴的學堂里,十位德高望重的夫子坐在一起。

    “各位夫子,今日請大家來,是關于喬方子等五名新生,用銀子買下闖關塔第一關一事。”曲問義正辭嚴道“此事在新生中影響極大,為肅明院風,我希望此事嚴懲。”

    一位夫子問“如何嚴懲?”

    “闖關石碑上除名!同時趕出學院!”

    這話一出,幾位夫子議論紛紛,“這太嚴重了吧?”

    一位夫子咳了一聲,“這闖關塔前五層可以用銀子買過,可是咱們學院暗中默認的規矩。”

    前五層難度不高,學院一切費用全免,夫子們的月銀皆由國子監把控,數額有限。

    沒有額外收入的話,日子過得緊巴巴。

    除了虛名外,普通的助教夫子,在學院做一輩子也僅僅是糊口。

    因此十幾年前,前任山長離任,現任山長空降后,提出闖關塔前五層可用銀子買,書院膳食分等級,普通的免費,豐盛的收銀子等一系列斂財措施后,只是受到小小阻礙,很快就推廣開來。

    三年前,因為孟悠然考入太中學院,一入學院便連破陣塔五關,其他人因為他在,不敢暗中做小動作,皆是老老實實地通關,害學院少收了不少銀子,夫子們少分了不少銀子。

    現在孟悠然終于走了,來了個人傻錢多的喬方子,一來就豪氣地買了五人三塔各通一關。

    負責各塔的夫子們一時興奮忘形,忘了溝通,結果一眼就被人看穿作弊。

    默認的規矩嘛,自然是不能拿到臺面來說的。

    在所有人都想將此事壓下去的時候,曲問卻站出來,要將此事鬧大。

    各夫子們心知肚明,本來當年山長之位極有可能是曲問的,結果憑空冒出現任山長。

    山長來了不理事,將表面風光給了曲問,學院實權卻給了丁夫子。

    曲問現在這么做,是想利用此事事件,將山長與丁夫子拉下馬。

    這種權力爭斗,學院里大部分夫子們是不理會的,但現在涉及到切身利益,那又是兩回事了。

    所有人自然傾向山長,可曲問有后臺。

    他不僅出身好,更是早早搭上趙國公這條船。

    太中學院一向中立,不參與朝中黨派之爭,但趙國公勢大,夫子們不能不給曲問面子。

    “規矩是人定的,不破不立。”曲問肅然道“學院到了該重新整頓風氣的時候!”

    朝中太子與二皇子競爭明朗化,曲問這么做,背后一定有人授意。

    眾夫子們不敢出聲了,只能齊齊看向丁夫子。

    “太中學院百年來的規矩向來是,除非山長離任,否則山長定下的規矩不會輕易改。”丁夫子方正的臉上沒有半點笑容,“現在山長大人仍在,曲夫子這么迫不急待,是想取而代之嗎?”

    曲問微微一笑,“丁夫子想多了,我只是希望各位與我統一想法,將此事傳達與山長大人,最后自是由山長大人定奪。”

    丁夫子拉長語調道“哦~那就是想架空山長大人了。”

    他毫不留情戳穿曲問心思,曲問有些惱羞成怒,冷笑道“為了防止山長大人一人霸權,十夫子統一通過的事情,山長大人必須慎重考慮!這也是學院規矩之一!”

    “是嗎?那我先表態了。”丁夫子道“作為十夫子之一,我不同意!有一人不同意,這事便不算統一通過,不能報告山長大人。”

    他站起來,“我還有事,先行一步。”

    說完甩袖離開學堂。

    “你!”曲問氣得肝都疼了,這個老奸巨滑的丁夫子,先前連刺他兩刀,就是為了激他說出后面的規矩,再用規矩堵他。

    其他夫子見狀,連忙起身道“曲夫子,既然丁夫子不同意,我們同不同意都無關緊要了。”

    “曲夫子要是想改規矩的話,還是先說服丁夫子比較好。”

    “我早上有課,先告辭了。”

    “我也告辭了。”

    剛才坐滿十人的學堂,很快只剩下曲問一人。

    曲問完全沒想到這事這么快就結束。

    他咬牙切齒,蓄著陰毒光芒的雙眸看向外面,“丁夫子,這事怎么結束,你說了不算,老夫說了才算!”

    ——

    午膳后,曲問將這個消息,惋惜地告訴了學生們。

    “對不起各位,老人召集十夫子,想說服他們同意各位的提議后上報山長,但可惜,老夫無能,說服失敗了。”他沉痛道歉,面上流露出深深的自責。

    學生們一下子懵了。

    如果曲夫子都搞不定此事,那就由得喬方子那群人繼續留在學院里敗壞學風?

    潘上人咬牙道“曲夫子,請恕學生冒昧問一句,是哪位夫子不同意,學生愿意去說服那位夫子。”

    唐景玉跟著道“潘上人說得沒錯,曲夫子,請告知學生們,學生們去說服。”

    其他學生們紛紛醒悟過來,請求曲問告知反對夫子名字的聲音不絕于耳。

    曲問面露難為之色,“各位學生們有所不知,學院十夫子之間,任何事情不管同意還是反對,皆不可對外泄露十夫子的意愿,所以恕老夫無能為力。”

    潘上人猛地跪在地上,“請曲夫子告知,否則學生長跪不起。”

    “如不能維護學校清譽,學生們寧愿長跪不起。”

    周自明等人紛紛跪在地上。

    曲問最后無奈道“那人權勢比老夫大,你們又能如何?”

    這學院里權勢比曲問大的,除了山長,就是丁夫子了。

    “謝曲夫子!”

    潘上人從地上爬起,課也不上了,帶著人直奔丁夫子的院子。

    “你們去哪?”曲問在后面假模假樣地道“千萬別鬧事啊!”

    “不行不行,老夫得跟去看看。萬一真鬧出點什么事,可不得了。”

    他嘴里說著擔憂的話,眼里卻閃過得逞的狡猾笑意。

    ——

    “夫子,不好啦!”小童跌跌撞撞地跑進來,神情慌張,“外面外面來了好多學生,說是要找夫子您理論!”

    “關好院門,不必理會!”丁夫子嚴肅方正的面上,不見半點波瀾,似乎早就料到會如此。

    “可是可是這樣好嗎?”小童糾結道。

    看外面那些學生們的架式,可不是不理會便能打發他們走的。

    “按老夫的吩咐去做。”

    “是,夫子。”小童只好出去關好院門,怕激動的學生們沖進來,他隔著門說了一句,“丁夫子現在沒空,你們晚些時候再來。”

    學生們個個年輕氣盛,情緒被挑起后,若得不到滿意的安撫,怎么輕易離去?

    “我們只求見丁夫子一面!”

    “我們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只要丁夫子出來聽我們一言,我們絕不為難他!”

    “丁夫子,出來!丁夫子,出來!”

    外面響起有節奏地喊聲,聲音高亢,驚得學院外鳥林的鳥都不安份地叫起來。

    小童嚇得腿發軟,感覺那扇并不牢固的院門,隨時會被人大力撞開。

    隨即外面響起曲問嘆息著勸阻的聲音,“各位,下午學習的時辰到了,先回去吧。”

    “不行,丁夫子不見我們,我們不回去!”

    曲問擔心道“你們這樣聚眾鬧事,按院規,嚴重者是要逐出學院的。”

    “我們不怕!”有人道“曲夫子,我們知道您是擔心我們,不過請您放心,我們不怕!我們只要公平!”

    “學院不公平,我們只要公平!”

    院門嘎吱一聲,被人大力拉開。

    丁夫子站在門檻上,居高臨下望著這群學生們冷笑,“公平?你們出身世家,生來享受榮華富貴!多少人辛苦整日,只為賺得一日三餐活下去,這公平嗎?”

    “你們從會走路起,就開始學騎射,學沙盤,長大考上學院光宗耀祖!多少人自會走路,便隨著父母辛勤勞作,別說學騎射學沙盤,連三餐都不繼,這又公平嗎?”

    “你們要公平是嗎?好,山長大人說了,他現在在閉關,無暇俗務。如果你們愿意等,就等他出關出來解決此事!如果你們不愿意等,就請派代表,親自去找山長大人說!”

    “不過,見山長大人的規矩,老夫要在這里重述一遍!”丁夫子眸光冷淡地滑過曲夫子,“在山長大人閉關期間要見他者,必須破了他布下的陣法方可!”

    “你們誰懂陣法的,大可去試一試!”

    他們剛來,哪懂什么陣法?

    蘇向陽大叫一聲,“曲夫子懂!”

    眾人不由期盼望向曲夫子,卻見曲夫子面色微變,整個人不自覺往后退。

    拒絕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曲夫子有苦難言,曾經他也自信滿滿地挑戰過山長的陣法。

    無一例外不是失敗。

    不但如此,山長為人卑鄙無恥,陣法跟他為人如出一轍的卑鄙無恥。

    所以失敗不說,還被山長在陣法中整得賊慘,在曲夫子心中留下永遠難以磨滅的恐懼。

    這也是為什么,這十幾年來,他能被逼容忍山長的原因。

    “各位,山長的陣法水平在老夫之上。”曲夫子道“老夫無能為力。”

    學生們不由失望。

    見不到山長的人,提什么屁訴求。

    一個個如泄了氣的皮球,垂頭喪氣。

    直到有人說聲“該回學堂上課了”,學生們才機械的一個個往回走。

    “慢著!”后面傳來丁夫子冷淡的聲音,“聚眾在老夫門前鬧事,這事,老夫必須秉公處理!”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文《紅妝禍妃》秋煙冉冉文

    原以為覓了個良人,謀了個錦繡未來,

    誰知竟中了一場精心的算計,

    奪她的財,搶她的位,

    再棄她如舊屐,斬殺她滿門?

    ……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誰都以為她死了,

    其實,

    她又活了!

    有人嘲笑她出生于生意人之家,一身銅臭,

    她撥弄著算盤,“還錢要付利息,還血債,當然也要利息了,冤殺我滿門七十三人,舊債加利息該還多少滴血?”

    ……

    她以琵琶之音,窺世人之心,

    卻唯獨窺探不了他的心,

    孤傲男心里裝的都是你,別窺了!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