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其它類型 -> 威武不能娶

第九百四十二章 置之死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傳令兵幾乎喊破了聲,最后幾個音劈開了,他伏地痛哭。

    有幾個官員失了神,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薛淮溢愣了愣,很快又醒過神來,跳腳道:“哭個屁!都給老子站起來!”

    “可夷陵、夷陵失守……”有人哭著道,“荊州城怎么辦啊!”

    薛淮溢一把抽出了腰間的長劍。

    他一介文人,何曾舞刀弄槍,唯一能跟武藝沾些邊的,還是當年書院里學的騎術。

    這劍掛在總督府里,就是個裝飾,沒有用過。

    “媽了個巴子!”薛淮溢不管,他紅著眼,道,“老子跟你們說,失城推出去砍頭丟人,守城壯烈了光榮!敢碰老子的荊州城,老子跟他們拼了!”

    薛淮溢的嘴巴向來不講究,想罵就罵,不管帶不帶臟字,他都能罵一刻鐘不重樣的。

    他此刻罵得特別兇,這股子怒氣沖冠,不止是他一人,那么多官吏都叫他罵得熱血上頭,跟灌了一壇子熱酒一般。

    “拼了!跟他們拼了!”

    “我費了多大力氣才把田地養回來,他們敢踏進來一步,我把他們腦袋擰下來!”

    水面上,星星點點的火光越來越遠,漸漸消失在視線之中。

    薛淮溢明白,等火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就是他們荊州城搏命的時候了。

    戰船破水而行,在沉靜的黑夜里,水聲清晰。

    兩岸只偶爾有一點兒光,余下的皆是黑暗,但所有人都知道,在他們的上游,整個夷陵都陷入了戰火之中。

    若是攔不住,此刻眼前所見的平靜也會頃刻間消失不見。

    何治踏在甲板上,眼睛直視前方,不知道何時會遇上,他不敢放松警惕。

    長刀握在手中,何治高聲鼓舞眾人:“他們敢下來就別想回去,一會兒遇著了,給我撞,狠狠撞上去!撞沉一艘不虧,撞沉兩艘賺大了!你們何將軍我,開盤押注從沒輸過,我們贏把大的!”

    兵士們振臂,氣勢如虹。

    戰船前行,瞭望的兵士吹起了號叫,何治站到了船頭,視線盡頭出現了火光,越來越多,阻住了他們繼續前行的路。

    何治的腦袋嗡了一下。

    荊州城的江邊,薛淮溢等了許久,遲遲不見戰船沖下來。

    他一個勁兒催傳令兵,往上游去弄清楚戰況。

    他提心吊膽地等了許久,每一次報回來的消息都不容樂觀。

    夷陵兩岸全是沖天的大火,根本無法分辨里頭狀況……

    敵軍戰船的主力沖出了夷陵,大軍已經壓倒了宜都外頭……

    敵軍先鋒到枝江了!主力很快也會抵達!

    薛淮溢聽著這催命一般的軍情,狠狠咬住了牙。

    從枝江再到松滋,繼續往下便是他們荊州城外,終是要來了……

    只是,又等了一刻鐘,新的戰報卻沒有送來,薛淮溢急得嘴巴冒泡,恨不能自己登上那塔樓去看。

    傳令兵再一次撲到了跟前:“攔住了!大人!寧小公爺帶著人,在枝江外把敵軍攔下來了!”

    一片驚呼聲。

    薛淮溢丟開了手里的長劍,雙手顫得厲害,他喘著大氣登塔樓,才發現兩條腿也沒爭氣到哪里去。

    他望著上游,一瞬不瞬的,只是隔得實在有些遠,除了沖天而起的黑煙外,看不到什么,或者說,連黑煙都被黑夜所籠罩著,并不清晰。

    而何治看得清楚多了,他已經抵達了枝江。

    水面之上,火光沖天,只知道前頭的戰船糾結在一塊,喊殺聲陣陣。

    枝江縣城外,因河道地勢,江水從西北而入,從東北而出,幾乎折了個頭,船速在此處不得不壓緩,這也給了防守一方最好的機會。

    江南水師調往上游支援的所有戰船,被敵軍沖得節節后退,一直退到了轉折后,而后再也不退。

    戰船在長江上橫向排開,以船體死死擋住了蜀軍戰船東去的路,就算是踏著戰船的殘骸,也不讓喬靖再往東一步!

    水面被火映紅,上端被戰船阻攔,下方的水流似乎都平緩了些。

    呼吸之中,滿滿都是嗆人的濃煙味道,

    何治帶的這些戰船沒有魯莽地貼上去,而是疏散開全力從江里撈前頭落水飄下來的兵士。

    救一個是一個。

    何治臂力大,與手下人配合著,很快拉起了三人。

    其中一個已經斷氣,一個斷了條腿昏過去了,被人趕緊帶去救治,還有一個嗆了水,吐得昏天暗地。

    何治沒法給他慢慢休息的時間,催著問:“前頭戰船上誰在指揮?喬靖在哪艘戰船上?現在什么個狀況?”

    那兵士喘著氣,答道:“寧小公爺趕到了,他指揮的,俺、俺也不知道喬靖在哪兒,但肯定在前頭,兵力差太多了,只能這么擋……”

    何治叉著腰,仰天長笑,眼中帶淚。

    喬靖要傾蜀地所有水師之力相搏,那就跟你搏!

    即便今日江南水師都沉在這兒,也不會讓喬靖得荊州、得岳州,圖了兩湖和江南!

    哪怕守不住夷陵城只能做出犧牲退讓,也要讓喬靖付出足夠的代價!

    蜀地戰船卡在這折角,沖不破防御,又輕易掉不轉頭,只能與他們死戰到底。

    哪怕有僥幸逃脫的,回返上游時,途徑夷陵,還會再一次受到攻擊,如此接二連三,喬靖使出全勁兒,最后收回去的恐就一兩成。

    置之死地而后生。

    前方戰船上,蔣慕淵一槍挑開了迎面撲來的敵人。

    喬靖帶兵快要抵達夷陵時,蔣慕淵將將趕到夷陵城,他只來得及和曲甫簡單交流幾句,兩軍就已開戰。

    水師戰力遠不及,喬靖又鐵了心要前壓,夷陵根本防不住。

    蔣慕淵知會了曲甫一聲,讓他照自己之前和肅寧伯商議好的戰術,把喬靖主力引到枝江。

    這等于是放棄了夷陵,曲甫哪里舍得,可將士們在戰場上最重要的是服從軍令,他配合著蔣慕淵讓戰船以不敵之像步步后退,直到枝江那段轉口,以船體擋住,決一死戰。

    蔣慕淵一直在找喬靖,若能在此斬殺這一反賊,蜀地必然內亂,朝廷再要收復蜀地就容易多了。

    可入目所及,全是戰船,所有人都在拼殺,尋人談何容易。

    瞭望的兵士被一箭射下,墜在甲板上,他捂著傷,口中含血,一字一字道:“最后方的敵船在掉頭,他們要逃……”

    書客居閱址:...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