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玄幻魔法 -> 牧神記

第1654章 天都之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1654章 天都之主

    “老七,你平日里素愛做夢,而今怎么不做夢了?”

    彌羅宮四公子停止撫琴,仰起頭來,看向那株世界樹下的身影,淡漠道:“老師不在,但彌羅宮也輪不得你放肆。這彌羅宮,你排名第七,并非是第一。”

    世界樹下的身影走近,漸漸清晰,即便破滅大劫毀滅一切,也無法動搖樹下那人的身影,甚至連他的氣息也無法撼動。

    他行走在混沌之中,破滅大劫讓他只覺如魚得水,輕松愜意。

    只見他身材魁梧修長,卻雙鬢花白,臉上有著歲月和風霜留下的痕跡。

    他與秦牧一模一樣,只是更加成熟,穩重,顯然回到過去宇宙經歷了許多事。

    “老師一道七傳,無論我們誰領悟出的東西都各不相同。”

    過去宇宙的秦牧目光掃視一周,從一個個成道者的臉上掃過,打量他們的道果,道:“我們各有成就,排名只是按照拜入老師門下的先后次序,而并非實力。老師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其實在很久之前我便已經超脫出老師所傳授的道理。老三、老四,我修成了更好的。”

    彌羅宮四公子低頭撫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一座寶殿從彌羅宮深處疾馳而來,沖破重重混沌,越過十五個宇宙紀破滅劫,來到他的身后。

    紫霄殿。

    他被彌羅宮主人稱為紫霄,但是玉京城外的人稱他為紫霄道君。

    三公子微微一笑,凌霄寶殿也在同一時間跨過重重的混沌長河,出現在他的身后。

    他被彌羅宮主人稱為凌霄,玉京城外的人稱他為凌霄道君。

    不僅如此,第十七紀宇宙的天庭與他有著莫大的關聯,當年太帝太初第一次進入祖庭玉京城,他向他們展現自己的凌霄寶殿,給太帝太初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后來太初成為天帝,打造天庭,再造凌霄殿,天庭凌霄殿便成為整個宇宙的權力地位的象征。御天尊開創天宮境界,云天尊完善天宮的最后兩個境界,凌霄、帝座,便是參照了天庭的凌霄寶殿。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是三公子的凌霄寶殿!

    不僅如此,第十七紀宇宙但凡修煉到凌霄、帝座境界的存在,都相當于幫助三公子修煉,他們的修為提升,三公子的修為也在提升!

    “老七,你的積累太淺了。”

    彌羅宮四公子低頭繼續撫琴,琴音斷斷續續,淡淡道:“你早些過來,與我們為伴,我們也可以早點過去,為解決破滅大劫尋找更好的辦法。你我的目的都是一樣,何必一定要同門相殘?”

    三公子背負雙手,悠然道:“老七,念在老師的份上,我們不會為難你。而今太上不出,無極被鎮,無宗、湛寂不知所蹤,彌羅宮所有成道者都將聽從我們號令,你沒有任何勝算。”

    秦牧嘆了口氣,落座下來,混沌殿從混沌長河中浮現:“與你們這些死腦筋說話真是心累。我坐在這里,誰敢借力給昊天尊,誰便是我的死敵。”

    玉京城的一尊尊成道者默然,無人動彈。

    三公子挑了挑眉毛,身后道樹浮現,掛著九枚道果,邁步上前,迎著端坐不動的秦牧走去。

    秦牧三目緊閉,沒有睜眼。

    三公子走至秦牧跟前,距離他還有四丈遠近,腳步抬起,卻遲遲沒有落下。

    四公子驚訝的抬起頭來,手下的琴音突然一變,不再是斷斷續續的琴音,反而變得慷慨激昂,充滿了殺伐之氣!

    他的身后道樹道果迸發出炫目的道光,跟隨著琴音躍動,一時間躍動的道光變得絢麗非常,向秦牧涌去!

    三公子的腳步落下,一步一步接近,淡淡道:“即便是老師面對我們,也不敢如此托大!你起來!”

    秦牧依舊端坐不動,并未起身。

    三公子抬手,一掌翻天,整個混沌長河動蕩不休!

    他又是一步邁出,手掌落下!

    琴音殺伐之氣變得無比濃烈!

    秦牧依舊三目緊閉,并未張開,三公子的手掌蓋下!

    卻在此時,秦牧身后世界樹搖曳,枝葉翻飛處,一枚道果浮現出來,嗡的一聲旋轉,大道神通變得無比濃烈,迎上三公子的手掌。

    轟!

    混沌長河抖動,隨即平息,熱寂之風呼嘯。

    秦牧眉心豎眼緩緩張開,裂開的眼縫之中混沌蒼茫氤氳,隱隱可見紫光從混沌之中吞吞吐吐,將出未出。

    三公子衣衫獵獵,收手轉身,沉聲道:“老七,念在老師的份上放過你一次,下不為例!我們走!”

    他拂袖而去,諸多玉京城成道者遲疑一下,紛紛轉身跟上他。

    不過這七十二殿主只走了一批,還有些人留下來,站在四公子身后。

    四公子的眉頭微皺,目光落在秦牧眉心的豎眼上,三公子并非是真的看在彌羅宮主人的份上收手退走,而是察覺到了兇險,主動退走,免得丟了顏面。

    能夠讓他也感覺到危險的,肯定非同小可。

    “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打破破滅大劫,尋回亡妻。”

    四公子的手掌放在琴弦上,淡漠道:“我與凌霄不一樣,他為的是永恒的權力權勢,他想創造一個永遠也不會破滅的宇宙。而我只有這么一點微薄的愿望。誰擋我,我便殺誰。”

    秦牧眉心的豎眼緩緩張開,一道光芒射出,四公子奮盡所能撥動琴弦,琴音大作。

    突然,琴音陡得黯啞,一根琴弦崩斷。

    四公子冷哼一聲,起身收琴,轉身離去。

    剩下的殿主急忙跟上他,消失無蹤。

    世界樹下,秦牧另一雙眼睛緩緩張開眼簾,吐出一口濁氣:“對于你們來說,或者為了權力,或者為了自己的親人。對于我來說,我為的卻是未來的人的生存權力。”

    他站起身來,世界樹上,那枚道果突然裂開,脫落,墜入混沌長河中。

    世界樹根須扎入混沌長河,汲取混沌之氣,過了片刻又有一枚新的道花緩緩盛開,道果生出。

    “延康,你們可好?”世界樹下,秦牧低聲道。

    第十七紀,終極虛空。

    昊天帝面色凝重,等了片刻,那三十二寶殿始終沒有任何動靜,并未有成道者降臨。

    突然,一聲悶哼傳來,昊天帝急忙看去,只見太初也催動二十四寶殿,準備鎮壓云天尊和神識大羅天,奪取一炁大羅天煉成太初之道!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二十四寶殿竟也沒有任何動靜,寶殿與玉京城那些成道者之間的力量聯系,全然斷去!

    云天尊看出便宜,一劍十三疊,刺穿太初肉身十三處,最后一劍刺入太初的眉心,劍尖一挑,將他眉心中的那塊太初原石挑下。

    太初吃痛,立刻后退,法力暴漲,將一炁大羅天與神識大羅天強行分開。

    云天尊得到這塊太初原石,立刻向自己眉心中點去,他眉心中也有一塊原石,兩塊原石碰撞,頓時合二為一,變成完整的原石!

    云天尊神識暴漲,太帝的道樹道果頓時迸發出無量道威!

    昊天帝轉身,揮袖一拂,收回三十二寶殿,淡淡道:“牧天尊,是你命好,我們下次見真章!”

    他揮袖一拂,震退云天尊,與太初揚長而去。

    在他身后,那株被秦牧斬斷的道樹呼嘯而起,道鏈相連,很快恢復如初。

    只是這株道樹的威能顯然大不如從前。

    秦牧沒有追擊,終極虛空中,被昊天帝砍斷的世界樹也根須與樹身重連,秦牧以自身大道滋養,但世界樹想要恢復到巔峰狀態,只怕也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神識大羅天載著云天尊飛來,沉聲道:“昊天尊和太初退了。論天尊級的力量,我們應該不遜于他們。”

    秦牧點頭,向下看去,道:“虛天尊和祖神王應該也要退了。這次只是一次試探,昊天尊想要看看我們的力量,再過十多年,天庭的大軍來到,才是真正的決戰。”

    “你的世界樹?”

    云天尊瞥了瞥他的身后,遲疑道:“我適才看到昊天尊斬斷了你的世界樹,對你影響大不大?”

    “十多年后,應該可以復原。”

    秦牧吐出一口濁氣,望向終極虛空的最深處,輕聲道:“你呢?決戰之時,你能對付得了太初嗎?”

    云天尊微微一笑:“先前沒有任何把握,現在有了七成把握。”

    “七成把握不行,須得十成。”

    秦牧轉過頭來,道:“我總有些擔心,昊天尊見不能勝我,恐怕會有其他手段,比如說引來幾位史前成道者……不行!我須得去一趟那片廢棄之地!”

    云天尊心中一驚,秦牧已然站在門板上,呼嘯而去:“云,你去驚走元姆夫人!她正在與凌天尊對決,我有些擔心她!”

    云天尊皺眉:“元姆夫人……”

    歸墟大淵的最深處,混沌海涌動,彌羅宮二公子無極的面容從海面下漂浮起來,拖著一條條粗大的道鏈,圍繞那片蓮葉不疾不徐的游來游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她突然咯咯笑了起來:“原來你與老七一樣,也是來自于未來的第十七紀。難怪老師談起你,總是對你極為推崇。”

    元姆夫人臉色驚疑不定,看了看凌天尊,又看了看二公子,不知道她在說些什么。

    “你讓彌羅宮很是頭疼,按理來說,我作為二公子,見到你肯定會向你出手,把你抹殺。”

    二公子無極眨動巨大的眼眸,眼神中充滿了興奮和混亂,元姆夫人很熟悉這種眼神,這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眼神!

    她與這位二公子是同一類人!

    “但是,我不會這么做,我被老師鎮壓在此,我怎么會幫助彌羅宮呢?”

    彌羅宮二公子突然大笑起來,一道白發卷住凌天尊,唰的一聲將凌天尊送向混沌海上的其中一株并蒂雙蓮!

    “我只會成全你,成全你的不世威名,成全你的傳奇——”

    那道白發卷著凌天尊筆直向上沖去,沖向另一個宇宙的破滅大劫,耳聽得彌羅宮二公子的聲音傳來,笑得很是瘋狂:“去吧,去第六紀,成為彌羅宮的陰影罷!”

    轟——

    凌天尊身不由己穿過濃烈無比的歸墟潮汐,眼見的是第六紀宇宙的壯闊壯觀的歷史,下一刻,她便被拋入第六紀宇宙的破滅大劫中。

    凌天尊放眼看去,只見混沌浩瀚,旋轉,將一切摧毀,諸多成道者在苦難中掙扎,一株株道樹燃燒,折斷。

    然而,即便如此恐怖的景象也不能磨滅她,她掌握了質能不易,想要殺死她太難了。

    但是她卻無法擺脫混沌長河的沖刷,如同浮萍般隨著長河漂流。

    這時,一座古樸的大殿從她眼前飄過。

    大殿停下,一個年輕人探出手,抓住凌天尊的手掌,溫和笑道:“你是誰?沒有成道,為何能夠在這破滅大劫中不滅?”

    凌天尊登上這座大殿,道:“我叫凌。這是哪里?”

    那年輕人微笑道:“這里是天都,我是天都之主,準備重新開天,再演宇宙洪荒,開辟出另一個乾坤!”

    {本章完}6...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