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玄幻魔法 -> 牧神記

第一三二零章 物歸原主(第四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秦牧恍若無覺,腳步卻是極快,很快行走千里,地母元君的根須延伸到百里的距離便立刻有新的根須從他們身后鉆出,原來的根須則飛速收回。

    如此一路行進數十萬里,地母元君還是沒能解開寶印上的四礦封印!

    太帝目光閃動:“地母還是不行,根本破不開秦牧這廝的封印!”

    突然,數十條根須輕輕一卷,將寶印卷住,硬生生從秦牧背上撕扯下來。

    這面寶印墜地,隨即消失,被扯入大地之中消失不見。

    秦牧舒展一下懶腰,頭也不回,繼續前行。

    過了片刻,寶印從數萬里外的地面浮現出來,與寶印一起浮現的是無數粗大的根須,但見四周群山迅速恢復青綠,無數樹木瘋狂生長,花草綠意盎然,花開爛漫。

    一條條根須在空中飛舞,化作一座祭壇,地母元君從祭壇中冉冉升起,向祭壇中心的寶印稽首道:“太帝陛下,元君有禮了。”

    太帝輕輕點了點頭,淡然道:“元君不必多禮,起來吧。”

    地母元君直起腰身,笑道:“那小子的封印極為古怪,我無法做到不驚動他的情況下破除封印,因此只能將太帝陛下搶來,還望陛下恕罪。”

    太古時代,太帝統治宇宙乾坤,盡管殘暴無比,但所有古神都是他名下的臣子,因此地母元君遵循古制,依舊稱他為陛下。

    當然,當年太古時代的血銹戰役,地母也追隨天帝太初出手,在鏟除造物主和除掉太帝的戰役中發揮了很大的力量。

    太帝沉聲道:“元君,你為何沒有直接除掉牧天尊?反而偷偷摸摸,將寶印盜走?以你的實力,直接痛下殺手,他定然不是你的對手。”

    地母元君打量這塊寶印,突然打個冷戰,眼中露出驚恐之色:“牧天尊背后有人。在混沌海上,他背后的存在一擊逼退四大天尊!那位存在之可怕,遠在十天尊之上!我擔心那位存在沒有走遠,因此不敢對他動手。”

    “一舉逼退四天尊?”

    太帝面色凝重,喃喃道:“四天尊被我重傷,他們的實力不如全盛狀態,能夠逼退他們,我巔峰時期也可以辦到,天帝太初巔峰時期,也可以辦到……何時祖庭中有這樣一位存在?難道是鴻天尊……”

    對于鴻天尊,他一直都很忌憚。

    鴻天尊的身份是大鴻,當年太帝借生大鴻,以大鴻的名頭行走世間,因為云、凌、月在太虛暗算了他的本體,他盛怒之下準備去滅霄漢天庭,卻在霄漢天庭遇到秦牧的堵截。

    兩人在天河上一戰,秦牧遭到重創,而大鴻也被秦牧重傷,兩人各自退去,大鴻在逃亡途中遭遇了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將大鴻體內太帝的神識完全抹殺!

    后來,太帝化作明方雨,但他并未揭破大鴻的身份。

    因為留著這個可怕的對手,他可以讓其他天尊懷疑鴻天尊便是太帝,懷疑不到他的頭上。

    事實上,鴻天尊也的確屢次為他擋刀,甚至連宮天尊都打過鴻天尊不知多少次!

    地母元君先前只是用根須出手破解秦牧的四礦封印,現在則是全力出手!

    她的實力強大,這么短的時間內,她便恢復到堪比小天庭的強者!

    然而令她不解的是,無論她施展出多么強大的神通,無論她如何破解寶印上的四礦封印,這封印始終無法解開!

    非但無法解開,甚至她的任何攻擊,都無法作用在寶印上!

    哪怕她動用一切力量攻擊這塊寶印,也沒有半點威能落在寶印上!

    她的任何神通都會從寶印中穿過,沒有觸及寶印分毫!

    過了良久,地母元君額頭冷汗滾滾,呼呼喘著粗氣。

    太帝面無表情,冷漠的看著她,突然道:“元君,夠了!我已經明白了你的心意,你投靠我,可行。我在十天尊中另有身份,可以庇護你,保你性命。”

    地母元君面色微紅,躬身道:“謝陛下開恩。這封印……”

    “這封印別說你解不開,就算我親自出手也無法解開。”

    太帝淡漠道:“十天尊中,也無一人能夠解開他的封印!他的封印,已經超過了這個時代的認知,屬于未知,即便是我也只能看懂其中一道封印中的一半知識。天帝或許可以看懂另一半,但是他不會與我聯手破解封印。”

    地母元君嚇了一跳,失聲道:“牧天尊竟然這么厲害?”

    “他只是修為弱一些罷了。”

    太帝淡淡道:“他的修為若是提升到昊天尊那等層次,嘿嘿,就算與巔峰時期的我和太初爭奪天下,他也不會落在下風。天盟的五大元老盟主,云、凌、月、秦、牧,云死凌消,月傷秦隱,只剩下牧天尊。他的神通,的確當得起盟主之稱。難怪上次天盟議會,都想讓他到場……”

    地母元君心頭大震,想起秦牧的當年,便覺得這一切有些不可思議。

    當年的秦牧只是被公孫嬿引領著,帶入地母元君的地宮,在她的地宮中東張西望的土包子,沒有什么眼界見識。

    而現在,竟然連太帝也說秦牧不容小覷,儼然把秦牧當成真正的對手!

    要知道,除了太初之外,太帝從未把其他人當成對手過,即便是地母元君也沒有這個資格!

    地母元君遲疑一下,試探道:“陛下,那么現在……”

    太帝面無表情道:“現在,把我送回去。”

    地母元君嚇了一跳。

    太帝冷哼一聲:“不要把我送回原地,你直接把我送到大黑木那里,在那里等他。”

    地母元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失聲道:“陛下,你好不容易才……”

    “地母,你被煞氣蒙蔽了智慧,變得有些智慧不明,很是危險。”

    太帝冷笑道:“你現在根本不應該留在祖庭,而是立刻離開祖庭去尋大梵天,借他的佛法煉化煞氣,否則必死無疑。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皆為利往。我與牧天尊都不是講信用的人,但是有一個原則我們很像,那就是利和則和,利分則分。他要借用我的領地,那么便不會害我。好了,把我送到大黑木旁邊等他!”

    秦牧一路上閑庭信步,欣賞祖庭的盛景,而今的祖庭比他當年頭一次來到這里時好了太多,處處圣地,鳥語花香,巨獸徜徉,令人賞心悅目。

    不知不覺間,他終于來到十萬黑山前,只見一面大印立在前方。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大哥久等了。”

    太帝冷哼一聲:“叫我太帝。”

    秦牧微微一笑,將他背了起來,走入十萬黑山。

    前方一個大頭少年快步走來,遠遠笑道:“牧天尊,你怎么去了這么久?有件事你只怕還不知道,太帝那混賬小兔崽子與四天尊打起來了,被打得那個慘啊……分尸了,胳膊腿兒從天上往下掉,大快人心……你背著什么東西?”...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