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玄幻魔法 -> 牧神記

第一千零六章 微觀尺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無憂鄉來客?”

    瞎子和啞巴對視一眼,沒有開皇預想中的那么熱情。

    事實上對于無憂鄉,向來都是秦牧滿心想要尋到那個地方,對于殘老村其他人來說,若非秦牧的緣故,他們才懶得管無憂鄉在哪里。

    尤其是啞巴,他是天工神族的遺族,祖上建造彼岸方舟,是帝釋天王佛李悠然的后代,然而在開皇時代末期,開皇帶著一批人跑到了無憂鄉,天工神族打造另一座彼岸方舟,還未來得及趕往無憂鄉,便被天庭的大軍屠殺殆盡。

    殘存的天工神族被困在立體空間封印中,艱難求生,到了啞巴這一代,便只剩下啞巴一人。

    最終,啞巴的父母在臨死前將還是孩童的啞巴送出了封印,讓他獨自去面對大墟的黑暗與危險。

    啞巴是最不待見無憂鄉的,彼岸方舟一直都在大墟,他從來沒有想著去修復那艘大船前往無憂鄉,哪怕是自己過得再苦,也從沒有動過這個念頭。

    “你來自無憂鄉?這倒是稀客,當年延康劫爆發之前也有一位無憂鄉來客,叫做子兮天師的,在陣法上是個大家,我從她那里學到不少東西。”

    瞎子道:“不過,上次延康劫爆發,開皇一紙令下,她便帶著所有開皇時代的神祇跑了,留下我們獨自應劫。你來自無憂鄉,莫非是前來傳開皇的什么命令的?”

    開皇搖頭道:“子兮天師回無憂鄉了,我是聽她說起延康變法,因此前來開開眼界。”

    啞巴拉過瞎子,雙手翻飛,比劃來去。

    瞎子道:“沒有那么不堪。”

    開皇好奇道:“這位啞道友說什么?”

    “他在罵開皇呢。他說牧兒幫開皇四大天王中帝釋天王做了很多事情,平了佛界二十諸天的天庭勢力,替帝釋天王背了一口大黑鍋,又救了冥都天王田蜀,化解了田蜀與幽都的恩怨,而且還復活了帝譯月天王。”

    瞎子轉述啞巴的話,道:“牧兒又是開皇的樵夫天師的二弟子,四大天師中的漁翁天師、子兮天師都與他有舊,關系很好。牧兒還幫武斗天師解決了斗牛界武者沒有神橋不能成神的難題,好大的人情。就連酆都,也是牧兒與幽天尊和土伯的情面大,這才保下酆都的。然而開皇卻不地道,延康劫時一紙令下把所有神人都調走了,比兔子跑得還快,不當礽子……”

    瞎子目光炯炯有神,看著激動的啞巴,啞巴還在比劃來去的手勢,瞎子不禁頭大,勸道:“遠來是客,別罵人了……不能這么罵,好歹開皇是牧兒的祖宗,你這是連牧兒一起罵了!沒事,沒事,他不是罵你,他在罵開皇,有點難聽……對了,客人來自無憂鄉,與開皇沒關系吧?客人貴姓,怎么稱呼?”

    開皇原本打算取出無憂劍,讓兩人驗證自己的身份,聞言立刻打消遞出無憂劍的念頭,道:“我只是無憂鄉的一尊普普通通的神祇,姓葉名開。平日里在無憂鄉做一些鉆研,見你們在討論微觀晶體構造,因此前來求教,沒想到這位啞道友對無憂鄉的怨念這么大。”

    瞎子松了口氣,笑道:“不是姓秦便好……啞巴,你別罵了!”

    啞巴憤憤的住手,又忍不住比劃了兩下:“阿巴!”

    “是是,不當礽子。”瞎子無奈道。

    開皇咳嗽一聲,問道:“你們說的牧兒,莫非是秦牧牧天尊?”

    兩位老人頓時來了精神,瞎子笑道:“你也知道牧兒?他便是我們教導出來的!”

    開皇道:“兩位所有不知,前些日子牧天尊到了無憂鄉。”

    瞎子與啞巴眼睛頓時雪亮,瞎子急忙道:“牧兒有沒有見到開皇?前往無憂鄉,認祖歸宗,是他平生夙愿!”

    開皇點了點頭。

    “打起來沒有?”

    瞎子急促道:“我是說牧兒與開皇打起來沒有?”

    開皇無奈道:“打起來了。”

    兩個老頭頓時得意洋洋,道:“牧兒就是這個秉性,遇到開皇肯定會打起來。葉開,牧兒把開皇打得狠不狠?”

    開皇哭笑不得:“兩位如何知道是牧天尊打開皇,而不是開皇打牧天尊?”

    兩個老頭得意非凡,啞巴放下箱子插著腰,瞎子拄著竹杖晃著一條腿,笑道:“倘若是同境界一戰,開皇絕對干不過牧兒,這是妥妥的!打得怎么樣?狠不狠?”

    開皇只得道:“打得非常狠。”

    “打得好!”啞巴聲若洪鐘,把開皇嚇了一跳。

    瞎子喜不自勝,笑道:“牧兒自然打得好,不枉我們悉心教導這么多年!這開皇和無憂鄉肯定墮落了,就該打,狠狠地打!”

    開皇臉色有些掛不住,咳嗽一聲,道:“兩位,這神金的微觀構造……”

    “神金、玄金和普通金屬,都是由于微觀構造不同,導致韌度強度有著天壤之別。”

    瞎子解釋道:“于是我們打算改變細微結構,將玄金煉成神金,目前正在做這方面的研究。你既然是無憂鄉人,想來在這上面有所研究罷?”

    開皇迷茫的搖了搖頭。

    啞巴鄙夷的比劃一下手勢。

    瞎子道:“這不怪他,這怪昏君。”

    開皇臉色微紅,瞎子道:“我們發現因為神金玄金和普通的黃金,其實都是一種東西,主要是因為微觀構造不同而造成性能差異,因此打算借助啞巴的鑄造之法,試試能否重組玄金的微觀構造,煉成神金。只是啞巴的天元洪爐鋳造法雖然很精妙,但無法保證每個玄金最微觀構造的晶體都可以被錘煉到,也無法將玄金晶體敲打的朝向一致。”

    啞巴比劃手勢,瞎子復述他的話,道:“在微觀尺度上烙印符文,雕刻晶體,非常困難。而且也需要鍛造師擁有無雙的神眼,能夠看到每個微觀尺度上的晶體。”

    開皇沉吟片刻,試探道:“你們有沒有試過用神識來微觀鑄造,用神識和元氣來微觀雕刻符文烙印?”

    啞巴和瞎子眼睛一亮,對視一眼,啞巴道:“可行!”

    瞎子搖頭道:“還有一點困難,那就是對神識的要求極高。神識若是修煉到能夠看清微觀的尺度,須得修煉到極高的境地,只有三元神不滅神識,才有這種能力。然而也需要將這門功法修煉到高深的層次……”

    開皇笑道:“兩位無需擔心,牧天尊的神識無比強大,等到他回來之后,他會傳授你們神識上比三元神不滅神識更強的法門。這微觀雕刻微觀烙印,我覺得大有可為,兩位可以說是在鑄造技業上開創了一門神技,無論是在神金資源還是在鑄造神兵上,前途無量,可以讓神兵的威能提升數倍,甚至超越神魔本體的力量!只是天庭容許你們這樣變法嗎?”

    瞎子不以為意,道:“天庭管不到這里,我們上頭有牧兒頂著。再說了,這種變法并不會改變天地大道,天庭發覺不了。”

    開皇錯愕,對比一下自己與秦牧不同作為,心中感慨萬千,又問道:“那么延康皇帝呢?延康皇帝若是實力太強,也會被天庭所監控,甚至滅掉。”

    “你是說延秀帝?”

    瞎子笑道:“延秀帝雖然聰明伶俐,但是修為并非是延康最強的,前段時間才修成尊神,天庭哪里有時間去過問尊神?前些日子延秀帝還曾經跑到天庭,親自去造父宮的神魔討價還價,要造父宮開啟更多的靈能對遷橋,把其他諸天的資源運過來才好打造神兵利器。”

    開皇瞪大眼睛,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向兩人請辭。

    瞎子和啞巴竭力挽留,道:“你這人腦瓜靈活,是打鐵的好材料,跟著開皇混埋沒你了!不如留下來,咱們一起研究這微觀鑄造的技業!”

    開皇執意告辭,道:“我還要去看延康其他變法的成果如何,無憂鄉那里還催促著等我回去。”

    瞎子和啞巴只得相送,道:“別對無憂鄉抱有太大希望,你回去之后倘若不如意,便來延康,咱們這兒有太多的活兒要做,你回無憂鄉只能混吃等死。”

    瞎子道:“啞巴說了,你如果要看延康變法,那便去各大學宮去看看,雖然現在改名叫做宗派,但實際上卻是學宮。那里才是變法的第一線。我們村長在太學圣宗教劍法,你應該是學劍的,去那里拜會他,應該很有收獲。”

    開皇慌忙離去。

    瞎子和啞巴目送他遠去,感慨萬千:“無憂鄉還是有人才的,可惜了,這個叫葉開的跟著開皇,白瞎這身才華了!”

    涌江學宮,天龍寶輦停下,秦牧喚來豢龍君,詢問學宮的近況,豢龍君道:“回老爺,涌江學宮而今不叫學宮了,叫做涌江派,蘇云芝是教主,哲華黎是副教主,我也進去掛了個名,成為涌江派的長老。這幾日涌江派很是熱鬧,天刀屠老爺過來,除了天刀之外,又來了一位神刀,與屠老爺大戰幾場,讓涌江派的弟子興奮不已。”

    “屠爺爺來了?另一位神刀,莫非是洛無雙?”

    秦牧眨眨眼睛,洛無雙被他踢入元界的元木天宮,只怕是殺得天昏地暗這才逃出生天,沒想到躲在這里。

    ————那時雨聲,生日快樂!(貌似是昨天生日……不管啦,生日快樂!)...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