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玄幻魔法 -> 牧神記

第七百一十二章 天下第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帝譯月冷笑道:“看他的模樣兒,與開皇有幾分神似,應該便是開皇后人吧?你還說不是你的弟子?大天師,你休想騙我!”

    樵夫圣人臉色漲紅:“他是我的二徒弟沒錯,但他只是掛個名兒,我可從來沒有教導過他任何東西。”

    突然五雷壺的威能大放,將秦牧劈飛,然而秦牧周身符文翻飛,瞬息間便傳送回去,依舊趴在災神背后,抱著災神的腦袋啃,下口又快又狠。

    “傳送神通,是你開創出的神通。”帝譯月更加狐疑,冷笑道。

    樵夫圣人羞愧難當,說不出話來。

    突然,涌江上空的那尊魁梧災神注意到這邊,六親不認的災神心中一驚,顧不得將秦牧弄下來,急忙低頭躬身:“大師姐!”

    帝譯月點了點頭,道:“你是北帝的弟子?也認得我這個大師姐?”

    那尊災神被啃得滿頭滿臉是血,站在那里手足無措,道:“曾經見過大師姐一面,只是大師姐位高權重,多半是沒有注意到我。我奉命前來降劫,還請大師姐見諒……”

    帝譯月淡然道:“你留下點東西便回去罷,我在這里,你降不了劫的。留下點東西,你也可以回去交代。你告訴師父,我在這里,要么派你們來送死,要么他親自來降劫。”

    那尊災神臉色大變,猛然一咬牙,將自己的左臂切下,從空中降落下來,恭恭敬敬的將手臂放在帝譯月的前方地上,后退兩三步,元神離體,身軀化作石像。

    秦牧抱著石像腦袋啃了幾口,差點把牙齒迸斷,只得放棄,從石像上溜下來,四下里望了望,眼中兇光大作,宛如擇人而噬的猛獸。

    那石像漸漸沉入地底,消失不見,五雷壺也自瘋狂旋轉,將天上的雷云吞入壺中,隨即消失。

    “這個大美女最好吃!”

    秦牧興奮的撲來,向帝譯月撲去,樵夫圣人老臉無地自容,恨不得立刻打一口棺材挖個坑把自己埋到地下。

    帝譯月右手結印,五指指影翻飛,有如蓮花,輕輕一點,點在秦牧眉心,秦牧體內的魔性頓時消退,幽都魔氣瘋狂涌回他眉心的秦字大陸中。

    帝譯月這一印裹挾著幽都魔氣魔性沖擊而來,沖入大頭嬰孩秦鳳青的體內,冥都玉鑒的封印頓時外界。

    天公與赤皇驚訝,異口同聲道:“這丫頭的本事不壞!可惜是個死的。”

    帝譯月輕咦一聲,驚疑不定,她這一印中蘊藏的法力頓時消失,像是被什么東西吃掉了一般。

    秦字大陸中的景象她無法看到,沒有見到天公和赤皇。

    “你的眉心中有古怪,讓我進入你的第三只眼睛中看看!”

    她正要飛入秦牧的眉心,樵夫、初祖人皇、縛日羅和赤溪連忙將她擋住,連聲道:“萬萬不可!不要探索他的眉心,我們幾個都吃過大虧了!”

    樵夫道:“我雖然不曾吃虧,但也知道這里面無比兇險,天王最好不要嘗試!”

    帝譯月目光閃動,笑道:“真的這么危險?以我帝座的實力也危險?也罷,我現在肉身死亡,不看便不看吧。”

    秦牧清醒過來,連忙取出柳葉貼在眉心,舒了口氣。

    “老師、初祖,你們都活過來了?”

    他又驚又喜,隨即看向帝譯月,連忙整理衣裝,取出一面鏡子照了照,這才見禮:“老師,這位神仙姐姐是?”

    “神仙姐姐?”

    帝譯月心花怒放,剛才對秦牧不好的觀感不翼而飛,笑道:“天師,你的二弟子眼光不壞,比開皇好多了,比你也好多了,是個人才!你這個徒弟沒有收錯。”

    樵夫圣人放下心來,向秦牧悄聲道:“擦擦嘴,你嘴角還有血。”

    “嘴角有血?”

    秦牧心中一驚,急忙又取出小鏡子,細細的把嘴角的血跡擦干,又從牙縫里扯出一根頭發,少年懵然:“我吐血了?怎么還會吐出頭發?”

    帝譯月道:“那是我師弟的血和頭發,就是那個災神,你剛才抱著他的腦袋啃。”

    秦牧面色羞紅。

    帝譯月笑道:“真是一個清純好少年,懂得羞恥的少年已經很少了。你這么羞澀,一定很多女孩喜歡你。”

    樵夫、縛日羅、赤溪和初祖面色古怪,連聲咳嗽,并不說話。

    帝譯月不以為意,笑道:“弟弟……哎呀,我還不能叫你弟弟呢。你是大天師的弟子,又是開皇的后人,我叫你弟弟,豈不是輩分比他們矮了?”

    秦牧道:“姐姐,我們各交各的不就好了?”

    帝譯月心花怒放,贊道:“這個主意好。今后就這么定了,我們是姐弟,但我們與其他人各自結交各自的。”

    秦牧打量帝譯月的額頭,只見她額頭破了一個洞,前后透亮,甚至還能看到腦組織。

    而帝譯月的心跳竟然也停止了,血液也不再流動,顯然是一具尸體!

    只是她的元神太強,還能控制這具身體,以至于看起來還像是活著一般。

    “姐姐的傷勢很重啊。”

    秦牧道:“怎么受了這么重的傷?”

    帝譯月黯然道:“遇人不淑,姐姐嫁給了一個負心人,結果被負心人所傷。這不是傷,死人怎么算是受傷?”

    秦牧細細檢查她的傷口,他貼得很近也聽不到帝譯月的呼吸,帝譯月的傷口中還有殘留的神通,神通的威力極為強大,讓他不敢觸摸。

    “是傷勢,還算有救,雖然很重,但并不嚴重。”

    秦牧檢查一番,繞到帝譯月的腦后,從洞里瞅了瞅,觀察一番,道:“只是這傷口處的神通殘留,我便解決不了了。姐姐能夠將傷勢處理一下嗎?”

    帝譯月驚訝,催動玄功,將傷口中陰天子留下的神通殘留抹去,好奇道:“我是帝座境界,你是天人境界,你有什么手段可以治療帝座的傷。”

    秦牧搖身一晃,現出三頭六臂,抬手一道劍光將自己左邊的腦袋切了下來。

    帝譯月嚇了一跳,秦牧提著自己左邊的腦袋,笑道:“姐姐請看。”

    他的脖子晃動,竟然又長出一顆腦袋!

    帝譯月瞪大眼睛,失聲道:“竟有如此功法?”

    她看得出來,秦牧不但將肉身的腦袋砍了下來,甚至連元神的腦袋也砍了下來!

    秦牧催動功法之后,不但長出了肉身的腦袋,元神的腦袋同樣也長了出來!

    這種功法神通,她聞所未聞。

    赤溪神人冷哼一聲,心中頗為不爽。

    秦牧施展的明皇的無漏造化玄功和赤皇的三元神不滅神識,他將這兩種功法完美的結合起來,才能造成肉身不滅元神不滅的效果!

    肉身不滅,是赤明神子也夢寐以求的完美功法,沒想到赤明神子還未參悟出來,秦牧便已經先他一步做到肉身不滅元神不滅。

    當然,秦牧能夠做到這一步,他們羨慕不來。

    赤明神子傳授秦牧明皇的無漏造化玄功,再加上赤皇思維直接將關于三元神不滅神識傳授給他,導致秦牧在不滅神識上擁有赤皇一般的造詣!

    有了這等造詣再去參悟無漏造化玄功,便會事半功倍,因此秦牧在這兩門帝座功法上的造詣遠超赤明神子,擁有無以倫比的優勢。

    他盡管將赤皇功法也傳給赤明神子,但赤明神子不可能擁有赤皇一般的造詣,以至于赤明神子至今未能做到肉身不滅元神不滅,反倒秦牧這個外人先他一步做到。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他對秦牧知根知底,自然知道秦牧對于造化之術的造詣是何等的可怕。

    秦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強大,而他卻知道得一清二楚。

    得到赤皇、明皇兩大帝座傳承的秦牧,完全可以說造化之術的最強者,沒有之一!

    秦牧從赤明懸空界帶來了兩大帝座功法,都是關于造化之術的,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延康各大學宮。

    數以萬計的延康士子和強者都在苦研功法奧妙,不乏有天資橫溢出類拔萃的人才,將這兩門帝座功法參悟出許許多多的妙理。

    然而除了樵夫之外,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秦牧早已經踏足在群山之巔。

    秦牧散去三頭六臂,笑道:“姐姐的傷勢,對于其他人來說很難治療,但對我來說卻不是太困難。姐姐對造化之術是否有研究?”

    帝譯月搖頭道:“有些粗略研究,但是造詣不深,不如大天師。”

    她口中的大天師便是樵夫圣人。

    秦牧走來走去,道:“姐姐的肉身已死,死亡時間應該很久了,但是保存得很好,很是新鮮,像是剛死一樣。然而你在人世間行走,拖延的時間越久肉身便越是容易腐爛,倘若真的腐爛了,那就真的死了。這樣……”

    他抬頭笑道:“我以造化玄功幫你治療!等到你活過來之后,便可以自己慢慢參悟造化之術。”

    帝譯月驚訝道:“你真的能夠治療帝座強者的肉身?我是帝座境界!”

    秦牧信心滿滿:“醫者父母心……”

    “呸,占姐姐便宜。”帝譯月白他一眼,卻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

    樵夫、縛日羅等人面面相覷。

    初祖人皇低聲道:“天師,他這么會哄女孩子開心,也是跟你學的?”

    樵夫茫然:“我哪里懂這個?我若是懂了,還能孤獨至今?說來慚愧,別說這個,就連功法神通我也從未教過他。他另有師承……”

    觀天臺上,藥師的尸體已經僵硬。

    ————抱歉,月出花開,名字打錯了,原諒這個經常錯字的豬吧……...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