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仙俠修真 -> 無疆

第六百二十章 收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前輩,回頭到了我家族,咱們能不能悄悄的把我娘和妹妹帶走?行么?”少年上官木低聲請求。

    “為何?”楚羽有點納悶。

    按照少年心性,被族人欺負了那么多年,如今看起來抱上了一條了不得的粗腿。還不趕緊回家族炫耀一番?耀武揚威一番?

    出一口惡氣?

    “那些族人,見了會污了前輩的眼,前輩是何等身份?還是不要見那群人了。”

    上官木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晚輩也不想見他們,跟他們……夠了。”

    “他們可是出賣了你啊。”楚羽笑著道:“還想出賣你媽媽和妹妹,你不恨么?”

    “恨。”上官木眼中閃過一抹陰霾,但隨后,嘆息道:“可他們的目的,也不過是茍延殘喘的活著,在這種地方,我們這種家道中落的曾經大族,是最可悲的。敵人很多,都很強大,隨便一個,都能輕易碾死我們。在這種壓力之下,久而久之,形成那種膽小怕事又自私自利的心態,也不是不能理解。不管怎么說,他們都是我的族人,我雖然恨他們,恨不得來個人把他們都宰了算了!可我自己……卻不能這么做。”

    楚羽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點點頭,笑道:“好,我答應你!”

    “多謝前輩!”上官木給楚羽磕了三個頭,然后還要磕頭。

    楚羽微微一怔。

    “哎?你磕那么多頭干嘛?我看你挺有骨氣的……”

    “求前輩收我為徒!”上官木一邊磕頭,一邊哭著說道:“我想要崛起,想要成為真正的強者!我想要有能力保護我的親人!我……我再也不想像現在這樣,喪家狗一樣的被人到處追,走到任何地方,都被人嫌棄。求先生收我!”

    楚羽有些動容,然后伸手,攔住不斷磕頭的上官木,溫和的道:“你先起來。”

    上官木頓時聽話的站起身,然后小心翼翼的看著楚羽的臉。

    這孩子……

    當真沒得挑了!

    心性好,人聰明,換做一般的孩子,這會兒怕是死纏爛打要拜師了。

    但自己讓他站起來,他立馬就站起來了。

    雖然內心依舊滿懷希冀,但卻很聽話,知道分寸。

    看他的骨齡,最多也就十八九歲,而且根據他的這些表現去判斷,他從小的修行環境……一定不怎么樣!

    能在惡劣的成長環境中,年紀輕輕踏入圣域。哪怕這里是跟人間界法則完全不同的星空大壩,這也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這樣的少年,誰會不喜歡?

    “我來自人間界,和你的祖上,應該是同一個地方。”楚羽看著上官木說道。

    “啊?前輩……前輩來自證道之鄉?!”上官木的身上,在這一刻,猛然間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息!

    那是無盡的生機!

    在這之前,他一直小心翼翼,雖然能感受到楚羽身上的善意,但卻因為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救自己,而根本不敢釋放出親近的情緒。

    哪怕他想要拜師,那也是因為心里面的嚴重不踏實。

    他現在終于明白了!

    這位前輩,一定聽見自己在山洞里面的自言自語,知道了自己身份,這才出手相救的!

    都來自證道之鄉!

    那種親近的感覺一下子充斥了少年全部的心胸。

    “前輩!”

    少年上官木哽咽著,叫出這兩個字來,然后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生在一個曾經輝煌如今落魄的家族,貴為嫡親血脈,卻處處受人白眼。

    孤兒寡母,小心翼翼做人,卻終究被仇家尋上門來。

    親人冷眼旁觀,甚至出賣,風涼話從小聽到大……

    無盡的委屈,在這一刻,一下子全都發泄出來。

    但是這種感覺,真他媽痛快!

    他雖然年少,但從小到大的經歷,讓他學會了狡猾,學會了謹慎,學會了看人臉色行事。

    可內心深處,誰不希望少年鮮衣怒馬?誰不想家族興盛?誰不想能站著做人做事而不需要處處看人臉色?

    沒有這種經歷的人,很難想象,為什么上官木聽說楚羽來自證道之鄉,情緒會瞬間崩潰。

    孩子太聰明了!

    他懂了!

    一下子就懂了!

    除了母親和妹妹,他從來沒有在任何人身上感受過這種溫暖。

    今天一下子感受到了。

    “還叫前輩?”楚羽笑著看著嚎啕大哭的少年。

    “師……師父!”

    少年從蹲,一下子跪倒在地,鄭重給楚羽扣頭。

    大禮參拜!

    “走,好徒兒!咱們回家,去接你的母親和妹妹。”楚羽笑著,拉起少年的手臂,騰空而起!

    ……

    ……

    距離這里百億里之外的一座古老大城,氣勢恢宏,繁華無比。

    整座城,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一個姓。

    曲!

    因此,這座城,被稱為曲家城。

    之前那群黑衣人,帶著被廢掉修為的老大,此刻回到了這里。

    他們第一時間,求見家主。

    老祖不是那么容易見的,之前也是通過家主來傳遞老祖的命令。

    曲家的家主,是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老者,氣度威嚴,十分沉穩。

    哪怕是看見他的心腹愛將被廢掉了一身修為,面上依然很冷靜。

    “怎么回事?”他平靜的問道。

    “家主,對不起……屬下無能,沒能完成老祖的任務,屬下……有愧啊!”被廢去修為這人,見到家主,頓時淚流滿面,哽咽著將事情經過,原封不動的講述了一遍。

    他們根本不敢隱瞞什么,面對家主,只有實話實說,才能被重視。

    聽完之后,曲家家主,這個看上去五旬左右的老者,皺眉沉默了半晌。

    他知道,這些屬下,不敢騙他。

    所以這件事,已經變得很嚴重了。

    原本這件事情并不大,他甚至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不過是一個祖上曾經輝煌過,但如今老祖消失,家道中落的小家族。

    他們的老祖,跟自家的老祖曾經有深仇大恨!

    那種仇恨,是不死不休的。

    甚至到了那種可以將對方滅族的地步!

    在這種情況下,自家老祖只想煉化對方家族中一個當代的天才,已經算是格外開恩。

    而且這件事,在曲家的家主看來,也非常簡單。

    根本沒有任何難度可言。

    就算給狗脖子上掛一張大餅,狗都能把這件事辦好。

    結果沒想到,他的一群精銳屬下,卻失敗了。

    失敗的理由,同樣讓他無話可說。

    有大能出手干預!

    曲家的家主安撫了一下這群人,尤其是被廢掉這個,被廢的干脆徹底,根本沒有任何復原的可能。

    仗著強橫的大圣肉身,應該活個幾百上千年是沒問題,但終究會徹底衰竭下去。

    也就是說,這人,沒救了。

    一個廢人,再怎么是曾經的心腹,如今善待他,讓他好好度過剩下的時光,已經算是他這個家主能做的最大限度了。

    打發了這群人之后,曲家的家主,直接來到老祖的閉關之地。

    其實,外人不知,將對方家族中最優秀……最有可能在未來威脅到他們曲家的天才洗魂,然后將來讓他對付自己家族的這個主意,其實就是他給老祖提出來的。

    老祖沒反對。

    老祖沒反對,那自然就是贊同了。

    結果現在出了大問題,有大能參與,他根本不敢隱瞞,必須將這件事跟老祖匯報。

    來到閉關之地后,曲家家主小心翼翼,第一時間將這件事報告給了老祖。

    當然,他面對的,只是老祖的一尊雕像。

    這上有老祖的一道神念。

    “有大能出手?”

    “對方不將曲家放在眼里?”

    “是誰如此張狂?”

    “董家么?”

    那尊雕像上,很快散發出一股冰冷的神念波動。

    曲家的老祖本尊已經有幾十萬年沒有露過面了。

    上一次出現,還是幾十萬年前,曲家一次大規模的慶典。

    但家主很清楚,那次老祖出關,其實就是去找上官家那尊老祖去了!

    結果沒找到,隨便一個念頭,弄死了上官家當時幾個最優秀的天驕。導致了上官家從那之后,一點點衰敗下來。

    所謂禍不及家人,其實都是有尺度的。

    當然知道這件事的,除了曲家家主之外,沒有第三個人。

    曲家家主回答道:“回老祖,如今道墻范圍之內,跟咱們家族差不多的勢力,還剩下兩家,一個是魯家,是咱們最忠實的盟友。他們家,除了老祖之外,另外還有兩尊祖境的大能,不過……絕不可能是他們。”

    “嗯。”那尊雕像嗯了一聲。

    曲家家主繼續說道:“另外一家,就是董家。董家雖然跟咱們家族有不少摩擦,但大家昔年都曾同仇敵愾,共同針對證道之鄉過。想來也不應該是他們。”

    “嗯。”雕像再次嗯了一聲。

    “所以,孩兒猜測,這個出手之人,十有八九,是破解道墻之后,闖入到我們這里來的。”

    “初來乍到,就敢這樣張揚?”雕像中散發出的神念波動中,帶著一絲憤怒:“是不是我太久不出關,以至于讓別人以為曲家不行了?”

    “老祖息怒。”曲家家主一臉惶恐的表情:“這件事,孩兒只是來跟老祖匯報一聲,接下來的事情,孩兒自然會讓人去處理!”

    “好,我知道了,交給你了。以后這種事,自己處理干凈。”雕像散發出淡淡的神念波動。

    曲家家主當即跪倒在地:“孩兒辦事不利,還請老祖責罰!”

    “把這件事做好,不然,我真的會懲罰你。”

    “孩兒明白!”曲家家主滿頭冷汗,他知道老祖是個什么性子,那可是說一不二,心狠手辣的主。

    做不好,真的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另外……”

    雕像中散發出一道冰冷意念:“上官家的老東西,可以確定,已經死在某個地方了,或者說,就算活著,他也再找不回來了。所以……”

    曲家家主聞弦歌而知雅意,當即說道:“滅了他們?”

    “嗯。”雕像再次嗯了一聲之后,便再無動靜。

    禍不及家人?

    親自定下的規矩?

    其實沒什么。

    所謂禍不及家人,更多時候,那是明面上的規矩,指的是大家都差不多的情況下。

    你不動我的家人,我也不去動你的家人。

    可就像被楚羽廢掉那黑衣人說的那樣……當時看似在威脅上官木。

    可實際上,那種事情他沒干過么?

    若是實力相差懸殊,宛若巨龍和螻蟻之間的差距

    就直接全部碾碎了!

    什么禍不及家人?

    全都給你弄死,你能奈我何?

    曲家家主對著雕像磕了幾個頭,然后站起身,走出去之后,立即招過一群心腹,吩咐一番之后,將那群人派遣出去。

    ……

    ……

    這片巨大的疆域內,如今有三大勢力。

    分別是曲家、魯家和董家。

    曲家跟魯家,來自同一個宇宙位面,在人間界的時候,雙方的老祖就是至交好友。

    所以這兩個家族在進入星空大壩以后,也是天然的聯盟家族。

    多年來,兩家兒女聯姻,在歷代多不勝數。

    當然,他們的關系絕不僅僅只靠這些來維護,在無數領域內,彼此的利益都深深捆綁在一起。

    可以說,是最親密的戰友關系,密不可分。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大勢力,是董家。

    董家的勢力其實要比曲家和魯家都強一些,同樣是來自人間界其他宇宙位面的一個家族。

    雖然勢大,但曲家和魯家一直捆綁在一起,董家也無法奈何他們。

    所以這里如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但在曾經,河東上官家,其實才是這片疆域的最頂級豪門。

    是真正的河東貴族。

    甚至可以說,是這里曾經最強的家族!

    就算董家、魯家和曲家三家聯合在一起,最多也就是持平而已。

    上官家的老祖驚才絕艷,境界已經踏入飛仙階段!

    修行者,一旦到了這個階段,絕大多數,都會生出強烈的希冀。

    想要踏出那一步。

    想要去尋找更高的道。

    上官家這位老祖,也不例外。

    但他一直壓制著,沒有表現出來。

    然后大力培養家族的后人。

    在離去之前,他曾找到曲家的老祖,跟他大戰過一場!

    那一次,當時曲家六尊大能古祖,死了三尊,重傷三尊!

    接著,上官家這位老祖,又分別去了董家和魯家。

    情形都差不多,一路碾壓過去!

    在當時看來,上官家,就是這片疆域的無敵霸主!

    但卻為多年以后的今天,埋下了無窮禍根。...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