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仙俠修真 -> 無疆

第六百四十八章 洪荒時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說完之后,子不由笑起來,站起身,在洞府中輕輕踱步,邊走邊道:“洪荒時代,天地間靈氣最足,造就了無數強橫的生靈。那時候的生靈,體魄無比強大,體型,也比今天這些生靈大得多。它們橫行在洪荒大地上,與天地對抗,與各種生靈對抗。”

    “所以在洪荒時代,各種排名很多,各種教派也很多。幾乎后世所有的大教,都是在洪荒時代,就已經出現的。”

    “洪荒時代的排名,都是打出來的。”

    子看著楚羽說道:“每一個排名,都染著無數的血。”

    楚羽有些凜然。

    子說道:“知道地球為什么神奇嗎?”

    楚羽搖頭。

    子道:“因為那是洪荒的縮影!”

    子輕聲道:“十二生肖的圖騰排名,也是如此。都是我們用實力拼出來的。”

    “您排第一,您最厲害?”楚羽問道。

    子想了想:“若論見識,我在某種程度上,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他有些傲然的看著楚羽:“不然,我憑什么排在第一位?”

    “盤古大神,當之無愧的洪荒時代第一強者。這沒什么好說的。開天辟地第一人!沒有他,這個世界到今天,依舊是一片混沌。”

    子看著楚羽:“不過,這個世界最偉大的生靈,卻是鴻鈞老祖!”

    道之祖啊!

    傳說鴻鈞老祖一氣化三清,便是那道教的三圣祖。

    說他是世間最偉大的生靈,并不為過。

    “后來有佛祖、儒家始祖……”

    子悠悠說道:“可不管哪一種,皆脫胎于鴻鈞老祖的道。所以不管是哪一大教,到最后,談論的,其實都是道。”

    楚羽點點頭。

    “我們都曾經認為,我們就是這世間最強的生靈。直到域外天魔的侵入。”

    “它腐蝕了洪荒整個時代,讓一些無上存在墮落。”

    子說道:“或許原本那些無上存在的內心,就是那樣想的,所以也談不上是墮落。”

    “域外天魔……是來自這個大宇宙外面嗎?”楚羽問道。

    子點點頭:“知道為什么,我想將你煉化成人形神兵嗎?”

    楚羽嘴角扯了扯,看他一眼,沒說話。

    子嘆息一聲:“因為你的本體,的確就是我創造出來的!不然……你怎么可能有如此難以想象的機緣?你怎么可能每一步都走的比別人更快?而且是快很多?沒有我的道……最為基礎,你又憑什么?”

    “縱觀古今,你見過有幾個像你這樣的天才?”

    “所有的天才,其實都是有跟腳的,都是有來歷的!”

    子很平靜,一臉認真的說道。

    “但我沒有計算到的,是你得到的機緣,超乎我的想象。以至于你徹底獨立了。但對我來說,那種感覺你能理解嗎?”

    子看著楚羽,淡淡的道:“就像我的一根手指……”

    他伸出手,五指張開:“我用一根手指,讓它成精,讓它得造化……”

    說著,子的一根手指掉落在地上,瞬間變成一個年輕英俊的男子,一身氣息,壓迫無比。

    這根手指,也是巨頭級別的!

    “你去死!”

    子對手指化成的英俊年輕人說道。

    這英俊年輕人沒有任何猶豫,當場用手一拍腦門,自盡了。

    隨后,它又化成一根手指,回到子的手上。

    “看到了吧?它是我的。”

    子說道:“可你不一樣,你得到那造化之后,又擁有了完全獨立的人格。只是對當時并不知情的我來說,我想要收回你,將你煉化成人形神兵,也從來對抗域外天魔,有問題么?”

    “如果……真是你說那樣,那,沒問題。”楚羽說道。

    “老道需要和你耍心機?”子不屑的笑笑,搖搖頭:“老道的每一句話,都是實話!不過,現在和你說這個,也不過是想告訴你事情的真相。不希望你繼續誤會下去。因為這個心結你不解開。你別想從這幻界中離開!”

    楚羽微微一怔,隨后豁然開朗!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這天劫渡的如此艱難了。

    姑且就算是艱難好了,要被十二億六千八百萬年那位聽見怕是得瘋。

    反正對楚羽自身來說,這個劫真真假假,似幻似真,的確很艱難了。

    原來原因,竟是在這里。

    他的神魂,出自子,是子身上一段純凈神念,沒有任何意念的一道神念。被送入輪回,不斷轉世。

    終于在這一世,得大造化。

    這造化,卻是超出了子的預期。

    于是,他成了一個獨立的修行者。

    跟子之間的聯系,就像子剛剛演示的那樣,一根手指成精了,然后擁有了獨立的人格,不想被他所擺布……

    “老道今天夢中來找你,就是想要還你自由!”子呵呵一笑:“若是老道不開這個口,不是和你吹噓,天上地下,就算鴻鈞老祖來了,他也幫不了你!”

    “你渡過這一劫,從此你就是你,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無窮大道,任你遨游。”

    子深深看著看著楚羽:“但別忘記,域外天魔,隨時可能會打進來。我們這世界,說不定就是更高層次生靈的游樂場。不想被困在牢籠里,就想辦法跳出去!”

    “我們這群生靈,無論成就高低,宿命都是先天被定好的,難以改變。”

    “但你不同,你是一個真正的變數!”

    “能從一尊洪荒主神眼皮子底下得到逆天造化,并且脫離了主神級的生靈,你的未來成就,或許才是真正不可限量的!”

    子說完,他的身影,漸漸淡化。

    楚羽發現,周圍的這個世界,也開始不斷崩塌!

    假的就是假的,永遠都真不了。

    這里是幻界!

    無數生靈入我夢!

    楚羽一睜眼。

    頭頂天空,那道雷劫剛剛消失。

    他向下一掃。

    白衣人和身邊的兩個絕色女子,眼中正帶著強烈的憂慮之色在看他這里。

    顯然,他們都在擔心他渡劫失敗。

    他的一點真靈,寄托在眉心豎眼當中。那小世界,同樣也在這里。

    楚羽一念生出,瞬息間重組肉身。

    下一刻,他出現在白衣人面前,深施一禮:“感謝前輩!”

    “恭賀道友,哈哈哈,親眼見證巨頭誕生,來來來,我們不醉不歸!”

    好吧,這位的生命中,唯有美酒與詩。

    不過好像人家這才是真正的生活吧?

    跟白衣人一番痛飲,楚羽了解到,白衣人在剛剛那一瞬間,精神也曾恍惚,覺得楚羽似乎渡劫成功,他似乎曾經恭喜過楚羽……

    兩個姑娘也有點這種感覺,但相對來說,更淡。形不成完整的記憶。

    果然,境界越高,越是能夠感知到那種不同。

    如此看來,能夠聚集在仙門那里的生靈,果真是這世間的最強生靈。

    楚羽把小世界中的人全都叫出來,讓他們跟白衣人見面。

    詩仙大名傳千古,所有人見到,都傾慕不已。

    這些人的境界,的確沒什么變化。

    他們也沒有太多感覺,唯有楚大花,皺著眉頭,看著楚羽說道:“我怎么覺得,好像是一場夢里……見到你已經突破?”

    “那就是一場夢。”楚羽笑著說道。

    終于到了這個境界,楚羽也終于有些明白子對他的交代有著怎樣的深意了。

    再看這個世界,有巨大的不同。

    之前看星空大壩,靈氣充足,浩瀚無疆。

    但如今看來,這卻是一個支離破碎的世界。

    巨頭的目光,可穿越萬古,可洞開壁壘。

    一眼可望人間,一眼可看幽冥。

    當楚羽的目光落到幽冥疆域之時,至少有兩道目光,向他看來。

    那目光中飽含冰冷和不耐,還帶著無盡的警告之意。

    楚羽收回了目光。

    至少現在,他還不想挑起這種爭端。

    子雖然沒有明說,洪荒時代在域外天魔的戰斗中有哪些主神墮落了,但幽冥那幾個,明擺著是不好惹的。

    望向人間的時候,楚羽目光中帶著深深的眷戀。

    他看見了很多故人。

    家鄉的科技也已經發展到極高的水準,哪怕是世間凡人,也可以乘坐航天器短暫遨游星空了。

    他看到了哥哥楚良和妹妹楚夕,也看到了昔年的那些同伴。

    他們都很好。

    那些人完全無法感應到他的存在,更不知道,隔著無盡遙遠的距離,他們的親人,正在默默關注著他們。

    收回目光,楚羽忽然笑道:“所以說,家祭無忘告乃翁……還是聽得到的嘛。”

    一大碗酒下肚,楚羽拉起一眾親人,辭別白衣人,要離開星空大壩,回東方天界。

    白衣人舞劍吟詩為他送行,楚羽衣袂飄飄,揮手作別。

    巨頭這種級別的生靈,當真是可以無視道墻無視界壁的存在。

    之前需要費盡心力去破解的那些道墻,如今在眼中,全都簡單的很。

    只需要一個念頭過去,道墻自然就被破掉了。

    所以,根本形不成任何的阻礙。

    不過,星空大壩中依然有禁地。

    對巨頭來說,同樣也是如此!

    比如楚羽之前藏身之地,他現在終于知道,那地方名為寒潭。

    是巨頭都不能徹底深入的地方。

    他在那里,遇見了石像,兩百萬年的相處,最終他放石像離開。

    星空大壩中還有幾個地方,同樣也是禁地。

    但楚羽現在,卻沒有多少興趣去探索。

    他離開了星空大壩。

    出現在了人間界的界壁這里。

    他的目光,再次投向人間,在跟子對話。

    隨后,楚羽目光一閃,沒有任何分身,就這樣,穿過界壁,一步邁入人間界大宇宙。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地球上方。

    回到了久違的,天空之城。

    整個人間界,并沒有因為他的歸來,而出現任何的波動!

    這一切,都是因為子,對楚羽開啟了人間界的法則加身。

    也就是說,在這一刻,楚羽跟子一樣,就是這人間界的真神!

    可以動用這人間的任何法則。

    他將小世界的所有人,全都放出來。

    這些人,看見眼前熟悉的場景,瞬間全都驚呆了。

    絕大多數人,都忍不住淚流滿面。

    不管修行到什么境界,不管踏入到什么層次。故鄉……永遠都是心中最柔軟的那片凈土。

    哪怕事實上,它沒有那么完美。

    但卻依然,永遠難以割舍。...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