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仙俠修真 -> 道君

第四三六章 槍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沒人響應,也不會響應,只有沉默無言的進攻。

    預謀此事時,組織者就對下面交代過,盡量不要惹出大動靜來,所以不會有聲浪如潮的喊打喊殺聲。

    輪椅的體量的確可以擋去不少箭矢,不過還是被一箭射到腿,羅安再次腿軟,端著輪椅倒地,又趴在了輪椅上。

    不過他卻不服軟,借著輪椅靠背的抵擋,趴在輪椅上蹬著殘腿,推著輪轂咕嚕嚕響的輪椅朝敵人瘋狂沖了過去,腰間佩刀拔出在手,口中鮮血淌個不停。

    哚哚聲密集打在輪椅靠背,有力道兇猛的箭簇貫穿靠背木板,如森森獠牙展現在他的眼前,他依然推著輪椅無畏前沖,帶著一路血跡而來。

    沖擊受阻,羅安一把掀飛輪椅,人已側身翻轉而出,帶著刀光撞進了人群。

    刀鋒或掃或劈或砍,異常兇猛,殺出一陣慘叫,還有弓弦被斬斷的聲音,前排的弓箭手陣容立刻被殺亂了套。

    一道劍光刺來,噗一聲刺進了反應不太利索的羅安腹部。

    羅安竟一把抓住了劍身不讓對方抽走,順勢揮手就是一刀,砍下了對方的腦袋。

    盡管傷重,鼓足了最后一口氣逞匹夫之勇拼命的羅安竟讓周圍圍攻的人倉促之下拿他無可奈何。

    能在蒙山鳴身邊做貼身侍衛的人,勇武不在話下!

    竟有如此悍不畏死之人,圍攻士兵皆膽寒,誰人不惜命?皆下意識后退!

    人群后的鳳若義目光中閃過冷厲,手向后一伸,抓了親兵手上幫忙拿著的長槍。

    長槍在手,一身甲胄的鳳若義撞開人群,一路沖來,在人群中如劈波斬浪般,見縫插針般,狠厲一槍陡然穿過前面人影的阻擋,呼一聲刺出。

    噗!避無可避,躲無可躲,被一槍貫穿胸口的羅安當即泄了那口鼓足的氣,軟下了。

    鳳若義撥開阻擋的人群露面,單臂揮槍,一只胳膊將羅安挑向了空中。

    舉槍的胳膊一動不動,力氣之大,非同一般。

    鳳若男的槍法和臂力不輸男人,已經算是沙場上很厲害的那種,但是她兩個哥哥,比她更厲害。

    某種程度上來說,鳳家三個兒女都繼承了彭玉蘭某些方面的優良血脈,皆屬于身軀高大、天生勇力的那種,天生適合在沙場上做武將。

    當!當!當!

    掛在槍上的羅安有氣無力地擺動著手中的刀,猶不甘心地砍著槍桿,砍一下就“當”一聲,可實在是沒了力氣,五指抓不住了刀,刀最終當啷落地。

    腦袋歪倒在了脖子上的羅安死不瞑目,依然瞪著眼睛居高臨下地瞪著下面的鳳若義。

    血順著槍桿流下,流到了鳳若義抓槍的手上,鳳若義一臉冷漠,無動于衷,冷目盯著正堂門后露臉的商朝宗,有示威的意義。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也沒得選擇,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鳳若義,我誓殺汝!”

    見羅安這般被挑于槍上,門后的商朝宗兩眼赤紅,近乎要冒出火來一般,伸出一只手,指著鳳若義嘶吼。

    妹夫和大舅哥之間,這一次的照面,終于徹底撕破了臉。

    到了這個地步,被封鎖了一切消息的商朝宗若再不知道是誰要殺他,除非是傻子還差不多。他已在天玉門的控制下,天玉門要殺他根本不用這么大的陣仗,隨便來個修士便足矣解決他,犯不著鬧出這樣的動靜,是自己岳父一家要置自己于死地!

    他好恨,恨自己當初心慈手軟,沒趁鳳家失勢時以絕后患,當時就算將鳳家給趕盡殺絕,天玉門又能怎樣?彭又在再不高興,為了天玉門的利益也不會輕易動他,只怪自己心慈手軟方釀下了這般悔恨!

    看著那挑在槍上沒了動靜的羅安,撐地坐起的蒙山鳴也紅了眼。

    一向淡定從容的蒙帥,須發怒張,近乎雙目欲裂,回手后抓,厲聲道:“槍來!槍來!”

    瞬間不服老,他以為自己還在當年的沙場上,以為自己還是那個橫槍立馬能沖鋒陷陣的將軍。

    這些年的夢中,一直在鼓角爭鳴中渡過,醒來時,往往也是從千軍萬馬的連營夢境中醒來,從未離開過。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現在也不是在夢中,身后沒有云集的人馬,也沒有人來遞槍。

    屋里只有他和商朝宗、藍若亭,盡管正堂內的兩旁都擺著兵器架,架子上也都架滿了武器,可無論是商朝宗還是藍若亭,都不可能讓這個樣子的老帥提槍爬出去拼命。

    無人響應,怒目中的蒙山鳴猛然回頭看去,正要訓斥,屋內的情形清晰在目,如當頭潑下的冷水,瞬間又從恍惚中清醒過來。

    頓時,無盡悲哀涌上他的一張老臉,那種無力感難以言語,征戰了大半生,難道竟要倒在這般卑劣之下,難道竟要以這種方式謝幕?

    心中縱有再多的不甘,卻也清楚,憑他們幾個根本改變不了什么。

    鳳若義不會去拖延,從闖入這宅院到現在的過程其實很快。

    他手中槍一砸,砰!將掛在槍上的羅安砸落在地,砸了一地的血。

    鮮血濺開如綻放的鮮花,羅安的尸體寂靜在地一動不動。

    帶血的手,揮槍一指,沉聲一喝,“殺!”

    弓弦聲再響,箭雨紛飛而去,覆蓋向堂內坐地的蒙山鳴。

    “蒙帥!”藍若亭驚呼。

    商朝宗的身影從門后撲出,撲向了蒙山鳴。

    門口幾片黑影阻斷,從兩旁屋檐下沖來的幾名親衛,端著桌板之類的東西立在身側沖來,封堵住了大門,將噼里啪啦哚哚響的箭矢撞擊勢頭阻絕在了門外。

    四名親衛迅速退入正堂的同時,左右伸手,扳了左右的大門,迅速咣當一合。

    兩人杠上門栓,以身子抵住了門,另兩人迅速找來東西斜抵在門后。

    門外箭矢射擊的聲音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沖擊而來的腳步聲……

    后院,商淑清正立于池畔,靜思中一臉愁緒。

    陡聞“敵襲”之聲,驀然驚醒四顧,忽見后院墻頭冒出一排人頭翻墻,不由大吃一驚。

    就在一群偷襲者首批人員跳下墻的當口,兩名親衛從旁沖了過來,護著她,“郡主,快走!”

    商淑清提了裙子,三人急奔后撤。

    跳下墻的人馬立刻追趕,同時搭了弓箭急射,箭雨急驟。

    聽得身后弦響,跑到月門前的一名親衛扭頭一看的同時,猛然張開了雙臂,全身攔在了商淑清的身后。

    商淑清躲過了一劫,拐進了月門內,那名親衛卻應聲倒在了血泊中。

    “楊大哥!”商淑清一聲悲呼,扭頭轉身跑出,欲要去拉地上抽搐的親衛。

    后院站上墻頭的鳳若節突然出手,一把搶了身邊人的弓箭在手,手速飛快地拉弓松弦,搶在一波箭雨過后下波未起之前迅疾射出了一箭。

    目標直指現身的商淑清,鋒利箭矢也正嗖一聲射向商淑清。

    不得不說,這位沙場出身的將軍的箭法是相當的狠穩準!

    這次鳳家要殺的不止一個商朝宗,既然已經做了,就沒必要再留活口,免得留下什么后患,商朝宗身邊的所有人都得死,更何況是商淑清,這是商朝宗的親妹妹,難道留下這女人報仇嗎?

    “郡主,走!”另一名親衛疾呼,一把拉了商淑清的胳膊,硬是給強行拽了回來。

    商淑清身形被拽的翻轉的瞬間,噗一聲,箭矢射中了她后背的肩胛骨,入骨有聲,痛的面容扭曲、腳步踉蹌。

    不幸中的萬幸是親衛出手及時、反應快,令商淑清躲過了這一箭的致命一擊。

    親衛拉著商淑清的胳膊拼命奔跑,他也看到了商淑清背后射中的那一箭,然而現在也顧不得太多,不可能有時間給郡主治療。

    跳下墻的鳳若節手一揮,身后的四名親兵立刻扔下隊伍,放開腳步狂追而去。

    沖進月門的四名親兵一瞅見人影,張弓便射。

    拖著商淑清的那名親衛立刻拉著商淑清貓身一躲,借著一處花壇做掩飾后又沖出,撞開了臨近的一扇小門,將商淑清給拖了進去。

    親衛剛順手將門給反栓了,扳倒一張柜子擋在了門口,忽聽身后“刺啦”一聲,回頭一看,只見商淑清這淑女居然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里面的長腿褲。

    他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商淑清已經健步跳上了一張桌案,再次起跳之前喊了聲,“快走,從這出去,與王爺會合。”

    嘩啦!桌案上借了一腳高度的商淑清已經用身子撞開了上面的一封透氣的木格欄,就這樣毫不猶豫地以千金之軀硬撞了出去。

    親衛這才反應了過來,郡主是嫌裙子束縛,奔跑跳高不便,干脆將裙子給撕了,便于行動!

    咚咚咚!身后傳來劇烈的撞門聲,幸虧有東西頂著,沒那么容易撞開。

    親衛立刻縱身而起,以與商淑清如出一轍的辦法,穿了出去。

    一落地,已經到了一墻之隔的另一個庭院,隔壁已傳來大量奔跑的腳步聲。

    “走!”墻下等著他的商淑清喊了聲,兩人一起快步朝前方正堂的后門沖去。

    一沖入,那親衛立刻關后門,進行封堵。

    聽到前廳藍若亭等人的聲音,箭羽還插在后背肩胛的商淑清咬了咬唇,臉上閃過苦楚神色,后背已被鮮血染紅一大塊。

    她抬手抱了抱那邊的肩膀,快步到了正堂前廳,剛好見到被撲倒的蒙山鳴一把推開商朝宗。...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