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仙俠修真 -> 道君

第一一八零章 此物,你要還是不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夜半,一封信送到了宮臨策手中。弟子報,來信不知何人所送。

    宮臨策將信封翻看,上面沒有具名。為防有詐,他小心拆開了信封,將里面信紙倒出。

    月蝶光輝下,抖開信紙一瞅信上內容,眉頭漸漸皺起。

    信在他手上慢慢合上了,思索一陣后,收好信,案旁起身,招弟子近前耳語,秘密吩咐了一陣。

    稍后,三只飛禽坐騎趁著夜色而去,宮臨策說是要親自巡視一下紫金洞一帶,實則帶著一群護衛離開了。

    門中弟子倒也不疑有什么問題,掌門親自巡視紫金洞的防衛措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時而會不打招呼巡查,包括門派中的長老也偶有此舉,目的是防患執勤弟子麻痹懈怠。

    離去的途中,宮臨策心中疑云重重。

    信是縹緲閣的來信,說有密事招他一見,并叮囑他不要泄密,一人前往目的地。

    隨便來封信說是縹緲閣的,就想見他,這不現實,可來信上有縹緲閣的專屬特殊印記,難以假冒,令他不得不在心懷疑慮下趕來一探究竟。

    一頓長途飛行后,臨近目的地時,宮臨策開始做出布置。

    三只飛禽載著人分繞而去,命人暗布目的地周圍一帶,做好萬一支援和接應的準備,之后他才獨自飛掠而行趕往目的地。

    盡管約見的人是打著縹緲閣的招牌,盡管修行界敢假冒縹緲閣的可能性也不大,可在不能完全確認真假的情況下,他怎么可能獨自前往冒險。

    不但是安排了人手預防不測,臨出門前,他身上還多備下了幾張天劍符以防萬一。

    飛掠過幾座山頭后,騰空而起,徑直飄落在了一座山巔,正是之前管芳儀和袁罡光臨過的地方。

    兩人見過的人也還在那,還在那棵大樹底下靜靜等候著。

    落身在山巔幾棵大樹下,宮臨策目光鎖定了樹下負手而立之人,袖子里,手指已經扣住了一張天劍符戒備,出聲請教道:“深夜召見,不知尊駕是縹緲閣哪位貴人?”

    牛有道慢慢轉身,目光審視了一番對方,確認來者是宮臨策后,笑了,“掌門別來無恙。”

    這聲音聽著耳熟,宮臨策狐疑道:“尊駕是?”

    牛有道抬手,撕下了臉上的偽裝,露出了真容,透過樹冠枝椏的月光剛好照在他的臉上。

    宮臨策先是一愣,旋即兩眼猛睜,失聲道:“牛有道…是你?你…你不是…”

    “噓!”牛有道豎指唇前,示意他小聲。

    宮臨策滿眼的驚疑不定,慢慢邁步上前,近前仔細打量。

    牛有道:“掌門無須懷疑,真的假不了。”

    就說聲音聽著耳熟,沒錯,正是牛有道的聲音!宮臨策難以置信道:“怎么會是你,你不是死在了圣境嗎?”

    牛有道嗨了聲,“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擺明了是假死脫身。”

    宮臨策狐疑道:“是圣境的安排?”

    牛有道呵呵一笑,看了看四周,“莫名邀約,掌門定有所戒備,不知帶了多少人來?”

    發現碰頭的是牛有道,宮臨策放心了不少,回道:“你放心,不在旁邊,沒我的召喚不會靠近,他們不會發現你沒死。”他本能的懷疑牛有道是在執行圣境的什么秘密任務,“傳信給我的是你?”

    牛有道:“是我,很意外嗎?”

    如此一來,宮臨策越發確認了自己的猜測,問:“怎么回事,圣境安排你假死,意欲何為?”

    牛有道苦笑道:“我說掌門,我都說了我是假死脫身,和圣境的安排沒任何關系,九圣犯得著讓我假死嗎?明說了吧,我是從圣境偷逃出來的。”

    逃出來的?說的如此輕飄!宮臨策一臉嚴肅,“牛長老,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本座在跟你說正經事。”

    牛有道就納悶了,這年頭說真話都難取信于人,“掌門,我有必要開這種玩笑嗎?”

    宮臨策不信,“圣境由得你想逃出來就逃出來?”

    這個問題,牛有道還真不便解釋,含糊道:“自然是圣境內部有人協助。”

    宮臨策:“牛長老,這種事情玩笑不得,究竟怎么回事?”

    人家先入為主了,牛有道干脆不扯了,反問:“掌門問我怎么回事,我倒要問問掌門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聽我的死訊,就開始欺我茅廬山莊無人了?”

    宮臨策神色一僵,說到這個,那就有點尷尬了,沒想到牛有道居然是假死,“你是聰明人,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多解釋也沒什么意義,如今你既然沒死,我后面會給你個交代。現在先說你的事,你突然跑來找我,究竟授命何事?”

    牛有道回首,探手五爪一張,樹下的一顆石頭攝入手中,轉而遞給了宮臨策,“從圣境帶了件小禮物送給掌門,想必掌門不會嫌棄。”

    石頭?宮臨策不解,掂量了一下后,發現石頭份量不正常,施法查探,發現里面另有東西。

    “不急著打開,這里太顯眼。”牛有道阻止了一下,揮手示意,“掌門請跟我來。”

    宮臨策不知他要干嘛,跟著他飛掠,落在了半山腰時才發現山腰有個天然的洞穴,可見對方事先早已查探過附近地形。

    牛有道直接鉆入了洞內,宮臨策站在洞口倒是有些猶豫,明顯對黑漆漆的洞**部抱有警惕,不敢輕易進入。

    “放心,我不至于把掌門請來這里謀害,害死掌門只會給我熱麻煩,沒任何好處。”牛有道在洞內招呼了一聲。

    宮臨策一只手還是在袖子里捏住了天劍符戒備,才緩緩步入洞內,同時法力外放查探著。

    洞穴并不深,還有野獸的氣味,可見之前是什么野獸的老巢。

    抵達洞穴盡頭,宮臨策未發現什么異常,問:“你到底要干什么?”

    牛有道:“給掌門的禮物,掌門可以打開一看了。”

    聞言,宮臨策抓在手中的石頭翻手托著,開始施法破開,卻不敢驟然發力,而是徐徐發力破之,身在這種情形下,他不得不謹慎,謹防手中之物有詐。

    石頭裂紋一開,立刻有紅色蠕動光華綻放出來,宮臨策神色略異,施法繼續,石頭表殼脫落,露出了紅光浮動之物。

    起先不明何物,略翻看,注意到果蒂后,宮臨策瞳孔驟縮,驚疑不定道:“這…這…這是何物?”

    牛有道提醒道:“長于無量園,天下修士人人想得到之物,掌門難道還猜不出是什么?”

    宮臨策失聲:“無量果!”手都有些顫抖了。

    是不是天生的東西,東西已在他手上,親手觸碰到了,自能分辨。

    他激動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下情緒,見禁物紅光外泄,擔心有失,手一垂,迅速以衣袖遮掩,避免了顯眼紅光外放,聲音激動道:“你哪來的這東西?”

    牛有道:“若非為了這東西,我用得著假死脫身嗎?不瞞掌門,這東西是我利用督查身份從無量園偷盜來的。”

    宮臨策震驚道:“你瘋了嗎?想害死紫金洞不成?”

    “怕死?”牛有道樂了,手指對方捂在袖子里的東西,“我只問掌門一句,此物,你要還是不要?”

    宮臨策頭皮有些發麻,情緒難以自控,呼吸很是急促,甚至已經忘了戒備防御,嘴里發干,喉結不斷聳動。

    要還是不要?這實在是個艱難的選擇,他很清楚,留下此物會是什么樣的后果,一旦走漏消息,將萬劫不復!

    別以為突破到了夢寐以求的元嬰期就能怎樣,九圣突破到元嬰期都多少年了,以實力凌駕天下,不是誰突破到元嬰期就能挑戰的,此物是個要命的麻煩!

    不要?修士夢寐以求的東西,突破到元嬰期的寶物,僅憑一個長生不死,就讓人難以抗拒其誘惑。

    若是想得而得不到也就罷了,可如今這寶物就眼睜睜在他眼前,而且就在他手中,讓他如何能拒絕如此巨大的疑惑?

    他做夢也沒想到,突然間見到了已死的牛有道,還拋出這么一個令他難以抉擇的東西來。

    一切的一切,都恍如一場夢!

    宮臨策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激動了那么一陣后,很快努力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問:“如此寶物,你舍得送給我?”

    牛有道:“一棵果樹上十二顆,摘一顆是死,全部摘了也是死,換了掌門會如何做?這玩意吃一顆和吃十二顆有什么區別嗎?送一顆給掌門又如何?”

    宮臨策震驚,可謂是一臉凌亂神色,“你把無量園的禁物全給摘了?九圣豈能罷休?”

    牛有道:“掌門放心,現在果樹上掛了十二顆假的,一時間發現不了,如今就算發現了也晚了,我早已在圣境內布局,一旦事發,九圣要懷疑其弟子,懷疑不到我頭上。”說到這,意味深長的提醒了一句,“掌門別忘了,我已經死了!”

    宮臨策呼吸凝重,目光閃爍,盯向牛有道的眼神隱隱透著不對勁,袖子里捏著天劍符的手指有些不安,再問:“你確認不會懷疑到你頭上?”

    牛有道微笑:“掌門的反應令我有些不安,掌門不會是想奪了寶物而后殺人滅口吧?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我說了圣境內有人幫我離開圣境,而后以縹緲閣的名義請了掌門過來。姑且不論掌門能不能殺的了我,一旦我出了事,掌門以為能神不知鬼不覺?我還是那句話,此物,你要還是不要?”

    ps:有事,下一章可能稍晚。...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