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仙俠修真 -> 道君

第一零四四章 先下手為強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到了這個地步,到了這里,你們對縹緲閣固有的畏懼觀念必須要拋棄。畏懼退讓是沒有用的,畏懼退讓就能讓縹緲閣對咱們好不成?我們越退縮,就越好欺,在這里會越發活的難受。我們越囂張,他們反而要越發忍讓,也能活得越滋潤,誰叫咱們背后的靠山是圣尊!”

    秦、柯二人面面相覷,道理懂了,可還是心里發虛。

    牛有道也知道,畏懼到了骨子里的東西,也很難一兩句話就能讓他們改變觀念,目光瞅了瞅籠子里的金翅,道:“去找筆墨紙硯來,我要向圣尊呈報!”

    “……”秦、柯二人有點懵,柯定杰狐疑道:“長老,咱們剛來,什么都不知道,呈報什么?”

    牛有道:“我懷疑我被留在圣境是玄耀在公報私仇、打擊報復,我要向圣尊陳情!”

    “……”兩人雙雙無語,秦觀小汗一把,“長老,咱們沒有證據,這事能亂說嗎?”

    牛有道:“圣境內,咱們之前一直被管制著,到哪找證據去?該怎么處理是圣尊的事,不需要咱們操心。玄耀記仇,咱們也不能干等著,先下手為強,給他找點麻煩沒什么不好的。”

    心里的打算沒全部倒出來,給玄耀找點麻煩是其次,主要想借機試探一下圣尊那邊的態度。

    有一點他是肯定的,第一次陳情,就算沒證據,圣尊應該也不會把他給怎樣,若是搞得下面督查的人不敢輕易告狀了,應該不是那九位希望看到的結果。

    秦、柯二人相視一眼,這位長老堅持這么做,兩人實在無奈,也只好照辦,去房間找了筆墨紙硯過來。

    剛到問天城的牛有道端坐,提筆蘸墨,初來乍到剛領到傳訊金翅,就在亭子里開寫了第一封密報。

    旁觀二人看得有些牙疼。

    牛有道寫完擱筆,吹干墨跡收攏,籠子里抓出金翅,裝置好后,步出涼亭,雙手一送,放飛了!

    秦、柯二人隨后又照牛有道的吩咐換了縹緲閣的衣服,出去了溜達。

    牛有道則一個人在庭院里轉悠,把庭院各角落、各房間都再次親自查看。

    轉了一圈基本確認沒什么問題后,剛回到庭院時,發現有一名縹緲閣人員進來了,正鬼鬼祟祟東張西望,當即喝了一聲,“干什么的?”

    來者猛然回頭,見人后,又迅速四顧了一下,這才快步走近,低聲問了句,“你是牛有道?”

    “是!”牛有道承認了,發現這人眼熟,不正是進來時看到的門口守衛么?遂倨傲道:“你是誰?”

    這態度令來者有點納悶,發現這位有夠囂張的,各派敢對縹緲閣這般態度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不過還是低聲回道:“曲靈昆。”

    牛有道記下了這個名字,問:“有事?”

    曲靈昆低聲道:“你聲音小點。守缺山莊給了你地圖,上面說了,告知你這個,你就心里有數了。”

    牛有道當即知道了這位的背景,應該是跟常青山一路的,心中暗暗一凜,自己剛到這里,幕后的人就直接聯系上了。

    守缺山莊隨時能聯系上自己,問天城又能隨時聯系上,甚至直接讓人守在了自己的門口等著自己來,可見幕后之人在縹緲閣的能量非同小可,沒有相當的能量不可能做出這么銜接無縫的安排。

    幕后之人究竟是誰?他有一個懷疑對象,牽涉到天都秘境里的密事,在縹緲閣里的能量又不小,他聯想到了莎如來,但是沒有直接的證據確認,一旦搞錯了會吃不了兜著走,遂問道:“誰讓你來的?”

    曲靈昆:“不該問的不要問,我不知道,知道也不會告訴你。上面讓我提醒你,縹緲閣把你安排在妖狐司,恐怕要對你不利,讓你自己多加小心些。另外,有什么需要幫助的隨時可以聯系我,我會在我的能力范圍內盡量協助。我就在你院子外面擔任守衛,一天三班換值,總之每天都在,聯系我很容易。”

    牛有道:“你是原本就在此的,還是臨時調過來的?”

    曲靈昆:“臨時調過來的,這院子原本沒有守衛,妖狐司接到上面法旨后臨時配置的人手,我找機會主動要求過來的。”

    牛有道:“我要見你上面的人。”

    曲靈昆:“你的要求我會上報,至于見不見你不是我能決定的。還有事么?沒事我就走了,我不能在此久留。”

    牛有道:“我要問天城的地圖,還有內部的詳細情況。”

    曲靈昆:“好,沒問題,明天給你送來。”說罷迅速扭頭而去。

    牛有道目送著,雙手杵劍身前,嘀咕自語著:“對方究竟想干什么?”

    幫他的目的何在,他一直在考慮這事。

    ……

    問天城中樞,丁衛執掌縹緲閣事情不少,甚少親自在這里坐鎮,通常是有事才會過來。

    此時的中樞重地由玄耀代為管事。

    樓閣內召集了八派介入的八司執事議事,見這八人,無非是再次叮囑八人小心謹慎些,不要落下什么把柄。

    結束時,端坐案后的玄耀起身了,“該說的已經反復說過了,你們自己一定要小心些,一旦出事,大家是什么下場另論,圣怒降臨首先倒霉的便是你們自己。”

    “是!”八人站起應聲。

    玄耀:“散了吧。龍泛海,你留一下。”

    眾人散去,龍泛海近前,“玄管事還有何吩咐?”

    玄耀:“之前就交代過你,那個牛有道不是什么善茬,留久了還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必須盡快解決掉。”

    龍泛海低聲道:“管事放心,一定會做得不留任何把柄。只是太過倉促的話,怕是不太合適,畢竟才剛來,還在熟悉情況的初始期間,剛來就出意外,怕是不好交代。”

    玄耀:“什么時候動手,分寸你自己把握。”

    “是!”龍泛海道:“屬下盡快安排。敢對管事不敬,我不會讓他好過,管事等著看,這兩天我就給他點顏色看。”

    玄耀嗯了聲,“給點顏色可以,記住,不要給自己惹一身騷。”

    “明白。”龍泛海剛應下,外面突然有人冒頭招呼一聲,“執事。”

    龍泛海回頭看了眼門口的人,復又對玄耀道:“管事,是負責盯牛有道的人。”

    玄耀喊了聲,“進來。”

    來者快步入內,對二人行禮,龍泛海問:“不是讓你把人盯好么,跑這來干什么?”

    來者道:“執事,牛有道那邊有情況。”

    龍泛海與玄耀相視一眼,回頭又問手下,“牛有道才剛來,能有什么情況?”

    來者道:“牛有道的院子里放飛了金翅。”

    “金翅?”龍泛海一愣,扭頭與玄耀對視著,有點相視無語的味道。

    兩人很清楚,牛有道幾人幾乎是空落落而來,除了配發的隨身武器,幾乎沒其他東西,哪來的金翅?若非說有的話,也就是那只不知是哪位圣尊配發給各派的密報金翅,那是負責和九圣聯系的。

    牛有道一來就在和圣尊聯系?

    玄耀的臉色漸有些難看了,盯著龍泛海沉聲道:“不是盯住你們小心嗎?你們究竟干了什么,他怎么一來就發出了密報?”

    龍泛海忙辯解道:“管事,我們什么也沒干啊!”

    玄耀略帶怒意道:“沒干什么?沒干什么他能隨便和圣尊聯系?我告訴你,妖狐司一旦出事,第一個拿你是問!”

    龍泛海也摸不清頭緒,再三辯解:“管事,真沒干什么,連話都沒和他說幾句,能干什么啊!”

    “去問,去打聽!”玄耀揮手驅趕。

    “是!”龍泛海領命而去,剛走幾步,又被玄耀喊住,“等等,那事先不要亂來,先弄清情況。”

    龍泛海明白他的意思,這是指給牛有道顏色看的事,暫緩動手……

    外面查看一番的秦觀和柯定杰回來了,見到亭子里坐著的牛有道,兩人快步來到,將查看的情況進行了稟報。

    報完之后,秦觀道:“我們剛走動時,受到了一些阻攔,不讓我們亂跑,我們按長老說的辦了,阻攔者的確不敢再刁難了,做了讓步。”

    看兩人提心吊膽的樣子,牛有道微笑:“然后呢?”

    柯定杰擔憂道:“已經惹得妖狐司的人明顯對我們不滿了,弟子擔心會惹來他們的報復。”

    “報復?”牛有道呵呵著抬手拍了拍石桌上的一疊紙張,“我正愁找不到事做。你們不用擔心,盡管按我說的去做,出了事有我擔著。”

    兩人相視一眼,可謂暗暗嘆了口氣。

    此時暫時撇過不提,秦觀依舊憂慮道:“長老,問到了點情況,這所謂的妖狐司就是圣境內專門負責獵殺妖狐的所在。”

    牛有道心知肚明,嗯了聲道:“聽這名字,我猜到了,我想也是這樣。”

    見他不為所動,柯定杰低聲提醒道:“長老,專門獵殺妖狐啊,妖狐司擺明了經常要往荒澤死地跑,去了那個地方,真要出個什么意外的話,太正常不過了,連借口都不用找。”

    這個不用他來提醒,牛有道一來獲悉此地是妖狐司,就猜到了某人的險惡歹心。

    只是未免有些湊巧,想在荒澤死地弄死他?他怎么想都有些怪怪的。...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