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晚妝

415.趁我愿意放了你,走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讓韓飛幫你的,還能這么篤定他不會害你,你不想說原因我當然也不會問,但是不管如何,韓飛這個人手段陰狠狡猾,而且他這個人無關他利益的事情他根本不會做,他愿意幫忙真的很奇怪,我們小心一些總沒錯。”

    “嗯。”

    宋敏霞點了點頭,讓我說我的計劃。

    “在我找到汪局長之前你先就在這等著,找到的話我會給你發信息,韓飛說他的人到時候會在外面接應,他肯定不會帶上你。到時候你聯系汪胤銘,讓汪胤銘來你,然后讓他帶兩個靠得住會身手的人在另一個位置接應,到時候咱們立刻離開上海。”

    我跟宋敏霞說完我的計劃和一些注意的以后從她房里走了出去。拉上房門的那一剎,我按著隱隱跳動的眉心,宋敏霞終究是不信任我,剛剛我都那樣試探了,她還是沒把跟韓飛之間的聯系告訴我,原本她和汪局跟韓飛雖認識,但交情必然不會很深,韓飛突然的拔刀相助的。她不肯告訴我緣由,這讓我很不安。

    可我不能讓汪胤銘去冒風險,所以我根本沒得選擇,只希望宋敏霞哪怕不相信我。最起碼后續的事情她能按我說的做。

    我給韓飛發了條信息,就離開了那個公寓,之前麻煩了喬初那么多次,我都沒好好謝過她,跟她吃了頓飯后我們找了個咖啡廳坐了一下午,跟她聊了一下午關于胡磊還有這些日子汪胤銘的動作。

    我這才從她嘴里得知,汪振東一下臺之前他交好的那些人也都馬上把關系撇得干干凈凈的生怕牽連自己,哪里還敢多管閑事,所以汪胤銘這次回來還吃了不少閉門羹,其中也許有一些蔣振宇的作用。

    最后那一句話,是喬初特意補充的,我苦笑了一下,瞬間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同時,對她也真的有幾分敬佩,因為她真的太懂得觀測人心。我跟她聊了一下根本就沒提過我來上海的目的,她卻能直接一語道破,并且直接提點了我蔣振宇的心思。

    我跟她聊了一會買單過后,她的司機開車來接。我坐上車,她瞥了我一眼,“是去蔣振宇那里?”

    “嗯。”我點了點頭,原本下午我沒對她提起是顧慮到胡磊的原因,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立場,我怕她會考慮到胡磊的利益透露給他那我的計劃就會泡湯,但后來她會對我說那些話也表明了她的立場,我也就沒再隱瞞。

    她的司機送我到了蔣振宇家的門口,蔣振宇的房子我去過的有好幾套,司機問我地址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報了福茂園100號,我也不敢確定他是不是住在那里,等到了小區門口后我沒讓司機開進去,讓他直接在大門口就把我放了下來,我自己走了進去。

    到蔣振宇家大門口就看到大廳里面有暗燈開著,看來我沒有猜錯。他的確住在這里,中門沒有關,從透明的玻璃門往里面看可以看見里面的情況,蔣振宇并不在下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去了還沒回來。

    我心想要不就先等著,面前的玻璃門突然開了出來,蔣振宇穿著一件灰色的浴袍出現在了門口,“既然來了。怎么不進來?”

    “我不知道你在家。”

    “不知道我在不在家,你還不知道密碼么?”蔣振宇頭也不回的說。

    聽到他的話我渾身一震,密碼,原來他的密碼還沒有換,可等我反應過來,卻又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換那又能改變什么?

    我看了他已經走在樓梯上的背影一眼,也跟了上去。

    他家二樓有一個半圓形的露臺。中間擺著一個玻璃桌和兩張躺椅,玻璃桌中央的位置燃了一盞小蠟燭,襯的氣氛特別溫馨。

    對于我的出現,他沒表現出半分驚訝,蔣振宇隨意的靠在躺椅上,他側過頭手臂托著下巴望向我,“最近過的怎么樣?”

    “挺好的。”

    “聽說辭職了。”

    我的手一僵,沒有想到我們相隔這么遠。我的事情他居然都會知道,我震驚的看著他的時候他也正凝望著我,微弱的燭火映襯下他的眉目間的溫柔,深邃的眸子中邀著點點細碎光波。一眼望不盡底。

    蔣振宇的眸子仿佛有一種不過魔力,吸引人看進去后就容易深陷進去,我怔怔的望了兩秒,立刻抽回視線撇向別處。

    蔣振宇這個時候卻在旁邊笑了起來,“既然來了,準備在上海玩多久?”

    他這樣的語氣,像是真的把我當做來旅游的朋友一樣準備接待我,他明知道我的目的。如果是別人也許我會跟他裝下去,但他是蔣振宇啊。

    我低頭看了一眼在夜風中搖曳的燭火,輕聲開口,“我不是來玩的。你知道的,我是為了汪振東來的。”

    說那句話的時候,原本我的聲音就壓得很低,待我說完之后。我兩之間一片寂靜,我以為是他不愿意或者生氣了,但當我抬頭卻發覺他沒有任何神態變化依舊保持著剛才的姿態凝望我。

    我略重的呼出了一口氣,“你這樣盯著一個已婚婦女很不禮貌。”

    蔣振宇坐直了身子。他玩味的念了一遍已婚婦女那個稱呼,然后突然低笑了一聲,他坐起來抓起桌上的酒瓶往方杯里倒了一些酒,把那些琥珀色的液體吞入喉間后,他把杯子重重的擱在了桌子上,“來做客我非常歡迎,但如果你是沖著汪振東來的,只能說抱歉讓你白走一趟了。”

    “為什么?”

    “他不在我這里。”

    “那你會告訴我。他被關在哪嗎?”

    蔣振宇拿著夾子從裝著冰塊的盒子中夾了兩塊冰丟進他的玻璃杯,砸進去的時候有一陣清脆的聲音,蔣振宇頭也不抬的說,“你覺得呢?”

    “官職沒了。還不夠嗎?胡磊也已經得到他想要的了,為什么還要緊抓著汪振東不放?究竟是胡磊想趕盡殺絕還是你”

    蔣振宇抬起了頭,饒有興致的等著聽我的答案,“我什么?”

    “還是你故意針對汪胤銘?”

    在我說出那句話的時候。蔣振宇的臉色果然立刻不好看了,他突然從位置上站起來,走到我面前,在我還沒反應的時候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從躺椅上拽了起來,他的另一只手捏上了我的下巴,他勾著我抬頭。

    他的臉朝我湊近,他臉上的表情晦暗不明。“知不知道你為汪胤銘擔心的樣子,真的讓我很想對他趕盡殺絕。”

    蔣振宇說話的時候他的氣息都噴灑在我臉上,曖昧的讓我不敢喘息,我猛地推開他,“蔣振宇!汪胤銘他是我的丈夫,是我交付終身的人。”

    我一邊喘著氣,一邊盯著他,即便我看到他在聽到后面兩句話時眼底清晰的刺痛,但我仍舊要說下去,“倘若有一天,你傷害他,那你也會成為我的敵人。”

    我看到蔣振宇沉默了下來,看到他卸下了平日偽裝的面具,這一次他的臉上總算是有了情緒,看的真真切切。

    “你是說,你可以為了汪胤銘把我當做敵人?”

    他的眼神很冷,帶著無邊寒意,就連跟他對視都覺得冷,可是我只能咬著牙,說是,只有這樣的回答才能保護汪胤銘。

    “很好!那就現在去找汪胤銘帶著他一起回天津!別再回來了。”

    “那汪振東.......”

    “瑩瑩,帶著他你走吧,他父母的事情不要再攙和進來了,這件事情你管不了,就算汪胤銘在找遍上海有頭有臉的人來也是無濟于事,趁我現在愿意放你離開,帶他一起走吧。”...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