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晚妝

329.一步走錯,便是滿盤皆輸。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律師跟我約在了一家茶館,那家茶館都是有那種單獨的隔間,我一進門就看到了一位穿著西裝帶著眼鏡的男人坐在椅子上,正在品茶,等我進去的時候,他聽到動靜他抬頭朝我看了過來,然后立刻放下茶杯站起身非常紳士的朝我輕輕頷首,“安小姐,你好。”

    “余先生你好。”我也朝他回了一聲。

    “坐。”我順著他的示意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之前在電話里已經對你說過了,我是蔣振宇先生公司的企業咨詢顧問,也是他的私人律師,去年將近年底的時候蔣先生委托我給他辦理過部分股權贈與的合同。直到前段時間他又一次找我擬定了一份贈與的合同,所以你現在已經是公司最大的股東。”

    余超說了一大堆,我聽的有些不明所以,“你對我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將總進去后。公司這兩天遇到了一些狀況,董事會現在一片混亂,需要一個說話有決定權的人出面壓制,否則,對公司的影響很不好。”

    我驚訝的指著自己問,“所以你要我去?”

    “沒錯,現在公司缺一個領導決策人,我昨天進去看過蔣總。這也是他的意思。”

    “我不行的,我根本不懂那些東西,公司要是交到我手里,到時候出問題反而更快。”我立馬揮手搖頭,但余超的態度卻非常堅決,“重點并不是你會不會管理公司,重點是在于你現在有整個公司的最高決定權,你若不去公司,股東會里的那些人現在無論遇到什么事情統統都是在為自己的利益做謀算,時間久了下去的話,公司很快就會亂成一盤散沙。”

    “你的意思要我說話就行?但我根本都不會做任何的公司決策。”

    “到時候會有專業的團隊幫你評估然后告訴你哪一個方案行得通是對公司最安全的。”

    我捏著茶杯的手一頓,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只要我用公司最大的股東身份去壓住那些躁動的人,而且他說這一切都是蔣振宇的授意,我不由得抬頭朝他看了一眼,過了好大一會,我才抬頭朝他看過去,“要我出面也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請說。”

    我望著他一字一句的說,“我要見蔣振宇。”

    楊帥已經被收買了。我不確定眼前的人會不會也有可能是韓飛的人,然后利用我什么都不懂找人誤導我然后毀了蔣振宇的公司,所以這個時候我不見到蔣振宇我根本不敢相信他。

    再者蔣振宇能做到今天這樣的地位就代表他不可能是有勇無謀的人,又或者就像喬初說的,也許他早在進去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打算,但我不知道的是,他清不清楚這一切都是韓飛搗的鬼,我得告訴他。而且我問清他究竟有什么底牌。

    我沒辦法眼睜睜看著他坐牢,也沒辦法看著他的公司被韓飛收入囊中,感覺我就這樣被拉入了一趟渾水中,難以脫身。

    我見余超臉上為難的意思。我立馬搶在他前面開口,“不要試圖敷衍我,既然蔣振宇這么信任你,可見你在他身邊的地位不低,能跟在他身邊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人,我知道你一定能想到辦法的。”

    我望著他,哪怕難辦一些,但若是連只見一面的要求都做不到的話,那蔣振宇豈不是白混到今天了,他混的也沒見比韓飛差多少,人脈資源,蔣振宇唯一不如韓飛的只不過是沒他那么多的陰招罷了。

    余超的兩手交叉著搭在了桌上。他的眉頭擰了一會,片刻過后,他才抬頭看向我,“行。那我回去安排,明后天安排好了我過來接你。”

    我的指尖顫了顫,為了掩飾我的情緒,我把手給收到了桌子下面。“好。”

    我跟余超說好后,我回了家,但緊跟著包里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我拿出來一看。卻沒想到會是楊帥打來的,我猶豫了一下,放在耳邊接通,楊帥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安小姐,你在家么?”

    “有什么事嗎?”

    “之前蔣總的一些文件,公司現在要用到,你方便我現在過來拿嗎?”

    我聽到楊帥的話,眉心猛地跳動了一下,整個人也猛地警惕了起來,韓飛在我這沒找到東西,他就想讓楊帥從我這里套。可惜他們不知道那天他們的對話我在房間里已經統統聽到了。

    “蔣振宇給我的東西我這里沒有了,韓飛來過我家,把那些文件統統都給拿走了。”他們跟我裝傻,我就也跟他們充愣,我說著頓了頓,又跟著補充了起來,“不過,韓飛好像沒找到想要的。說是應該還有別的更重要的文件。”

    “全都被韓飛拿走了?”

    “對。”

    “沒有剩下的了嗎?那些都是對公司很重要的文件,安小姐你好好想想。”

    “要不我再找找吧,會不會有漏的,找到的話等會發信息給你。”

    “行。”

    我掛完電話把手機往床上一丟。就跑去衛生間洗了個澡,等我洗完擦干頭發出來給楊帥那頭發了個沒找到,全被韓飛拿走了,我才關燈在床上躺了下來,目光盯著天花板,我的腦袋里卻亂糟糟成了一片。

    有時候擁有的越多,越不是好事,反而會覺得壓力重的喘不過氣,我從沒想過這個蔣振宇身處的環境會是這樣的復雜,一步走錯,就可能滿盤皆輸,就連我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樣小心翼翼的起來。

    余超的辦事效率非常高。第二天下午的時候他就來了我家,并且帶了一套衣服還有一副很老土的黑框眼鏡給我,見我不解的看著他,他才開口,“只有律師才能進去見人,這是職業裝。”

    “哦哦,稍等一下,我馬上好。”我立刻理解了他的意思。拿著他手里的職業裝轉身進了衛生間,匆匆的套在了身上,把眼鏡也給帶上了,扎了一個馬尾辮。整個人看上去都干練了好幾分,我這才出去跟他一起下了樓。

    余超開車帶我去了拘留所,起初我還擔心會被韓飛的人認出來攔住我之類的,但跟在余超身邊這一次進去的卻出奇的順利。有個帶警服的男人看到余超他們目光對視了一下,他掏出手機給人打了個電話,然后讓我們在他的辦公室稍等一會。

    余超非常自然的給那個警官遞了一根煙,跟他閑談了起來。我在一旁坐立難安,一直到十分鐘過后,有人來辦公室敲了門,余超推了推我示意我跟那個人去,我看了他一眼,手心緊張的冒了一把汗。

    他把我帶進了一間房間的門口,打開了門,“進去吧。”

    “謝謝。”我朝他道了一聲謝,然后挪動步子踏了進去,中間隔了鐵欄,隔著鐵欄,我看到蔣振宇的面容時,鼻子一算,沒忍住,眼淚瞬間就掉了下來。

    我走過去,來之前在車上,我反反復復的把想跟他說的話統統都規劃了一遍,但到了他面前,說到嘴邊的就只剩了一句話,“你這個騙子!”

    “你當初明明不是那么說的,為什么?為什么要自己去頂罪?你知不知道這就是一個圈套,大家都等著你跳!你有毛病嗎?你說你是不是有病啊,蔣振宇。”

    蔣振宇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他低沉聲線叫著我的名字,“瑩瑩。”

    聽到那聲稱呼的時候,我渾身猶如觸電一般,猛地驚顫,甚至都忘記了動作,就那樣呆滯的望著他的臉......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