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晚妝

320.輝煌過,沒落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腳步下意識的停頓了一下,直到汪胤銘拉了一下我,我才回頭跟上了他。

    汪胤銘拉著我朝外面走,進電梯后,電梯兩側的門緩緩合上了,電梯狹小的空間里只剩下了汪胤銘和我還有韓飛三個人。

    電梯緩緩在下降,我靠在玻璃壁側望著汪胤銘的側臉,盡管他剛剛在外面的時候,他開口維護我,但他的臉色卻很不好看,韓飛靠在一邊,他的眸子朝我忘了過來,帶著一抹笑意。

    電梯里的氣氛特別沉悶,我朝韓飛找起話題,“韓總今天怎么會這么巧也在?”

    “我跟汪總正好在同一個飯局上。就一塊來了。”

    “哦,真巧。”

    我的話剛說完,電梯到了樓層正好緩緩打開,汪胤銘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就帶著我走了出去。“今天大概我要爽約了。”

    汪胤銘那句話是對韓飛說的,韓飛跟在我們后面出了電梯,他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啊,隨時都能聚聚,女朋友就一個,哈哈,理解!”

    汪胤銘等到韓飛這么說,他攥著我的手就邁著步子朝外面走了出去,汪胤銘的腳步一路都很快。我跟在他后面都沒有說話的機會,只能被他緊緊的牽著手,一路朝外面走。

    直到上車后,關上車門,整個車里就只剩下了我們兩個人,汪胤銘才偏頭望向我,他的目里帶著絲絲的不悅,“為什么會跟他在一起?”

    迎著汪胤銘那樣的視線,我實在是不敢讓他知道是蔣振宇來找的我,要不然按照汪胤銘的個性,我真生怕他又要做出什么事來,“碰巧在這里遇到了他。”

    汪胤銘看著我,可能是在分辨著我話里的真實性,他的身子突然朝我壓了過來,溫熱的唇一下子覆上了我的嘴,他的舌尖鑿開了我的牙關,長驅直入,直到侵占完我口中的每一寸角落,他才松開了我,“我不喜歡有那么多的湊巧。”

    我見他沒有再逼問,立刻點頭朝他保證,“恩,知道了,這次真的是湊巧。”

    汪胤銘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不是在吃飯么?怎么會去了酒店?”

    “被喬莎算計了。”對于這件事情我沒有任何隱瞞的對汪胤銘統統都說了。關于這一點并沒有什么好隱瞞的,汪胤銘聽完忽然抓住了我的手,“下次這種單獨的邀約統統都推了,何總和喬莎那邊我會去要一個說法。”

    汪胤銘跟我說完這些才把我送回了家,但我沒想到汪胤銘說的要一個說法就是徹底的讓喬莎一無所有,我更沒想到也正是因為這一個動作,而讓喬莎徹底走向極端。

    那天過后,喬莎勾引何貴之的視頻就橫掃了整個朋友圈,估計都是拜何太太所賜,幾乎是一夜之間喬莎的名聲就在這個圈子里徹底的臭了。

    第三天中午的時候。韓飛的電話幾乎是一下子就打了過來,那時候我剛好在外面吃好飯回辦公室,看到韓飛電話的時候我還愣了一下,他不會平白無故給我打電話,一打電話絕對又是有事。我停頓了兩秒,直到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我吐了口氣,才接了起來。

    “怎么了??”

    韓飛語氣一副淡然的說,“沒事,特意打個電話來喜你。”

    我聽著他的話,感覺云里霧里的,不由得問,“什么意思?”

    “你反算喬莎的那一套手段不錯,現在喬莎的名聲也臭了,而且汪胤銘現在為了你,對喬家現在是接連著打壓,過幾天,喬家估計離拿資產出來拍賣的那天也不遠了。”

    我當時愣了一下,喬莎那么大的一個企業,居然會這么快淪落到這一步,我不免有些震驚,“這么嚴重么?”

    “任何一個獨立的個體它都是扛不住群體的圍攻的,所以哪怕喬老爺在管理公司的時候,他那時候那么輝煌在上海你見他敢得罪誰么?”韓飛輕笑了一聲,他的聲音聽起來的很愉悅,他忽然話鋒一轉,“對了,到時候要去么?”

    “拍賣?”

    “恩。”

    我沒想到韓飛這次找我居然不是找我辦事,反而這么好心的告訴我這么一個消息。我冥思了片刻,“去啊,為什么不去。”

    到時候看到喬莎一無所有的模樣,一定很大快人心,掛上電話后,我把手機放在了一邊,不知道為何,忽然想到了我爸媽。

    當初一直說著想要幫他們報仇,但當時我的沒錢沒能力更沒有可能依仗的人,我就算我在夜總會里喝酒,喝到胃穿孔,賺到的錢也根本幫不了我做任何事。

    所以那天我才會選擇故意對汪胤銘說,也許算利用了汪胤銘,借著他和蔣振宇的手把喬莎弄的一無所有,但至少。也算是實現了當初我在我爸媽尸體前發過的誓。

    我從包里掏出了一張小照片,那是我爸媽的合照,很小很小的一張,那還是他們年輕的時候在村上拍的,那時候日子過的很苦,真的很苦,但至少心是純凈的,沒有那樣復雜。

    我靠在辦公椅上看著手里的照片,不知不覺眼淚盈滿了眼眶,那個時候辦公室的門忽然被人打開,我抬頭看到汪胤銘走了進來,他邁著急促的步子走到了我的桌前,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突然奪走了我手中的照片,“看什么呢?還給看哭了。”

    他說著,低頭一看,指尖瞬間凍結住,他怔了怔,然后把照片還給了我,“你爸媽的仇。馬上就快報了,所以,還有什么好哭的?”

    汪胤銘說著,他修長的指尖落在了我的臉上,輕輕的揩去了我眼角的淚水。

    “你怎么知道我爸媽是被喬莎害死的?”我當時一愣,我記得后來從沒跟汪胤銘說過我爸的事。

    “韓飛告訴我的。”

    “哦。”我輕輕的應了一聲,果然這里面有又韓飛的功勞,他還真是處處算盡,為了達到他的目的,什么都能拿來利用。甚至包括別人最最痛苦的回憶,對他來說,都只是幫助他達成目的一種輔力,真的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三天后,喬莎公司的一些資產要拿出來拍賣,去么?”

    我應了下來,沒想到汪胤銘的消息居然會這么快,韓飛前腳剛給我打完電話,后腳他就給我來說了日子,我應了下來。一直挨到那天的時候,恰好是周末,我睡到十點多剛醒,汪胤銘就已經到了我家樓下,我洗漱過后。換了一身衣服就匆匆的下了樓。

    汪胤銘帶我去了會場,拍賣是在一家大廈的頂樓,雖然喬家現在已經破產了,但去的人還是不少,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畢竟曾經喬家也那樣輝煌過。

    我跟著汪胤銘一進去就看到了化了很濃的妝,看上去面色卻依舊非常憔悴的喬莎,還有她身邊臉色發青的喬老爺子,而且我似乎頭一次在喬老爺子臉上看到那樣的怒意,在我印象中他可是連對喬莎重語氣的說話都沒有過。看著他們兩之間的古怪氣氛,我不由的拉了拉汪胤銘的胳膊,“喬老爺子和喬莎怎么了?感覺情況不對。”

    “恩,他前段時間身體不好,在醫院靜養。喬莎公司出事一直都是瞞著喬老爺子的,直到現在那么多的債務已經扛不住了,估計喬老爺子才知道的。”

    我不禁搖了搖頭,這公司怎么說也是喬老爺子半輩子的心血,結果卻毀在了自己最心愛的女兒的手里,換做誰估計都接受不了,而且寒心。

    我跟著汪胤銘在位置上做了下來,臺上的喬莎看到了我,她的情緒瞬間一變......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