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晚妝

273.感情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我們也不知道呀,一進來后,就看到這些照片被擺在外面的長桌子上了,然后就聽她們看完在討論。”

    我目光緊緊落在她們兩的臉上,“她們就沒說是誰放的?”

    “沒聽到說。”

    我看著她們兩個臉上的表情不像是在說假話,知道再問下去也問不出什么了,只有擺了擺手讓她們走。但我卻沒想要放過那個放照片的人,有的時候就不能太善良了,不然只會讓她們越得寸進尺。

    我靠在沙發椅上,看著桌上那疊照片,手里捏著的水筆都恨不得被我折斷,如果那個人直接沖著我來我也許還不會那么生氣,但這些照片連同汪胤銘跟我的關系現在被一同曝出去的話,后果牽連的就不僅僅是我了,甚至會牽連到汪胤銘。

    我正在想著究竟會是誰會把這些照片放進來,要說是公司里的人,她們對我的過去根本一無所知,要有人認識我肯定一開始在我還沒在這里站穩跟腳的時候就能把這些照片甩出來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但要是外面認識我或跟我有仇的人做的,那她們也根本進不來公關部。

    我蹙眉想著,做這件的事究竟會是誰,我目光透過透明的玻璃門看著外面辦公室里那些女人臉上的神色表情,自從我剛剛在辦公室里發過一次飆后,她們就沒有再交頭接耳的八卦,一個個都在自己位置上本分的做著自己的事。

    我的目光在外面轉悠了一圈,忽然視線里瞥到了外面一個閃爍了一下紅光的東西,我一怔,把這疊照片統統都扔進了辦公桌右手邊的抽屜里,立馬起身跑了出去。

    我出去后才發現那居然是一個攝像頭,而且正好是從外面那個玻璃窗的斜對面,那個角度似乎是正好對著我這邊的方向的。

    得到這個發現后,我去了一趟保安室,我進去的時候里面兩個保安恰好都趴在桌上打著瞌睡。

    我走到門口,敲了敲門,他們聽到動靜立馬都坐了起來,回頭看到我他們有些驚訝,因為我進公司這么久了,去保安室還是頭一次,跟他們平常見面打招呼基本都是在早上上班打卡的時候。

    其中一個跟我算是熟悉的保安站了起來,他朝我問,“安經理,你怎么來了?”

    “哦。我想來查一下監控,桌子上突然多了一些東西,我想知道是誰送的。”我直接簡單明了的說了我去的目的。

    那個保安聽我那么一說,他遲疑了一下,“可是辦公室里面基本都沒有裝攝像頭啊。”

    “沒事,我已經看過了,我們辦公室窗戶對面的走廊上有個攝像頭,而且角度剛好是正對著我那個方向的。還希望你能幫我查一下,因為那個對我來說很重要。”

    “成成成,只要你確定有攝像頭那就肯定沒問題。”那個保安人很好,二話沒說就答應了下來,保安室的桌子上一排顯示器,我一眼就找到了在公關部外面的那個攝像頭錄的畫面。

    保安看我指著的畫面,他有些驚訝的說,“咦,那個攝像頭應該是用來照走廊的,怎么會朝公關部的辦公室里照?”

    “不過也算是湊巧了。”他說著按開了電腦屏幕幫我把那個攝像頭里錄像的內容回放了出來。

    “知道大概是什么時候嗎?”

    我回想了一下,我是中午十一點多被叫到汪胤銘的辦公室陪他一起吃午飯的,一直呆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才從下去的。上午的時候我一直都是在自己位置上的,所以要放大概就只有這個時間點,“大概是十一點以后到下午三點之間的這一個時間點。”

    “成,那我把一段時間的錄像調出來給你看一下。”

    “恩,好謝謝。”

    我朝那個保安道過謝后,找個把椅子坐在了電腦前,一點一點的看了起來,在我看來。放那些照片的人應該是想要做的隱蔽一些,要不然也不用這么偷偷摸摸的,所以肯定會選擇避開有人的時間。

    那可能性最大的就只有中午辦公室里的人都去吃飯的那一段時間了,我把時間先拉到了那一段,我離開的比較早,一直到后來十二點的時候,辦公室里的人就陸陸續續的走了出去。

    一直到十二點零五分的時候,整個辦公室里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我當時有些意外,還以為是我猜錯了,我剛準備快進,但辦公室外面卻突然又多了一道身影,我幾乎是一眼就認出來,是曹安潔。

    看到那里的時候,我的心里已經差不多有了數,曹安潔一邊走。還一邊回顧四周見辦公室里沒有人,她走了進去,從包里拿了東西放在了我的辦公桌上,還有一疊放在了外面的桌上。

    放完之后,她才加快腳步走了出去。

    “我找到了,謝謝啊。”我看完關上窗口,對保安說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回去的路上,我的心驟然沉下來。

    曹安潔之前背著我做小動作我已經既往不咎放了她一次,但我沒想到她居然非但不知道感激,還會做這些事情。

    我走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聽到里面依舊是熱鬧的議論著,而我就是她們口中的議論對象。

    我站在門口站了一會,深呼吸了一口氣,猛然推開了門。那一剎,里面的了議論聲驟然而止,我走了進去,看了一眼曹安潔空空的位置。我朝孫紫嫣問,“曹安潔人呢?”

    “曹組長中午出去應酬了。”

    “打電話把她叫回來。”

    孫紫嫣被我說的一怔,我見她遲遲沒有反應又加重聲音說了一遍,“把她給我叫回來,立刻馬上。”

    “好,馬上。”

    孫紫嫣這次的行動非常快,她立馬去座機旁邊打了曹安潔的電話,等到她給曹安潔打完,告訴我曹安潔過一會就回來的時候,我點了點頭,這才把目光朝辦公室里的其他人看餓了過去。

    “有些事情,我需要跟大家申明一下。”我望著她們。她們對我或鄙夷、或嫉妒。

    鄙夷我曾經是個做臺小姐,嫉妒一個做小姐的人都能傍上兩個這么優秀的男人。

    “我確實在會所里上過班,有人說我是小姐,這一點我不置可否。因為我在會所里兩年只陪酒,從不出臺,那個時候也算是經理手下的紅牌,若不信。你們都可以去打聽,所以我并不淫亂。”

    說到這里,我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才緊跟著說,“當年我還是一名學生,我母親因為心臟病去世,我父親植物人需要很大一筆費用支撐在長期住院,除了一邊上學,一邊去會所兼職,我無路可選。”

    “另外,相信在座的每個姑娘都最起碼有談過一個兩個男朋友,我也如此,感情上跟誰分開或者跟誰在一起,這都是我的個人隱私,希望你們能尊重我。”

    我臉上擠出一抹生硬的笑容對她們說著,我確實很是不喜歡背后嚼舌根的人,但畢竟以后她們還要在我手下工作,如果我用權利壓制她們,反而會讓她們覺得我是靠著關系上位只會發脾氣訓人的花瓶,所以我打了一把感情牌。

    畢竟我說的并沒有錯,我當年確實是被逼無奈才會選擇去夜場工作,包括后來,一步一步都是被喬莎還有那些人給逼的,我之所以選擇跟她們先解釋就是不希望因為我,而毀了汪胤銘在公司員工心中的地位和形象。

    我跟她們說完以后沒有回辦公室,直接坐在了曹安潔的位置上等她。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她才從外面趕回來,她一進門看到坐在位置上的我臉色僵硬了一下,然后朝我走了過來,她一臉無辜,“經理,你在我位置上做什么?”

    我望著她一臉像是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模樣,勾了勾唇,“你猜?”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