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晚妝

091.徐姨的古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后來我爸媽居然真的搬到新家去住了,要知道我爸的脾氣真的很犟,基本上他決定的事情別人怎么說都是改變不了什么的,沒想到蔣振宇居然能說服他。

    以至于我特別好奇他們兩個那天究竟說了什么,但是我問蔣振宇他卻怎么都不肯告訴我。

    我爸媽搬到新家后我實在是心疼我爸,勸了好多次讓他不要同時做那么多份工作,軟磨硬泡之下他才算是答應了我辭去了送牛奶的那份兼職。

    日子似乎一切都走上了正軌,周一到周五我都跟徐姨在家過。周末的時候蔣振宇都會送我去爸媽那里,雖然他依舊每次都不會上去,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

    在這個冰冷的城市我擁有著這么愛我的三個人,我覺得真的很幸福。

    只是幸福有時候往往都像是泡沫,本以為伸手就能抓住的,卻又在剛剛得到后又一碰而破......

    大概是在馬上期末的時候,那天我剛放學回來剛吃好宵夜準備上樓,卻忽然聽到了三樓傳來一陣輕微的動靜。

    三樓是蔣振宇的書房和臥室。我聽到動靜自然就以為是他回來了,然后立刻跑了上去。

    “你怎么都沒跟我說一聲就突然回來了?”我疑惑的說著,可是當我推開了門以后,卻發現在房間里的人不是蔣振宇。

    我看著房間里的人有些驚訝,“徐姨,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剛給蔣先生換了一副被套,被套隔一段時間就得換一次,不然對人身體不好。”徐姨說著,她抱著換下來的床單被套從我身邊走了出去。

    我怔怔的站在房間里盯著她的背影,卻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為什么,但就有些覺得不正常。

    等我洗好澡躺床上準備睡覺的時候才猛然想起來,她平日里都是白天換的,怎么今天會晚上九點多想到去樓上給蔣振宇換被單。

    我當時腦子里只是對這件事情有些疑惑,但是卻沒有去細想......

    周末那天晚上蔣振宇有個應酬本來想帶我一起去的,但是礙于我那天晚上要補課,就沒能去成。

    眼看著要十一點了,我差點都以為他不會回來了,剛準備躺床上睡覺,樓下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停車的聲音,緊接著我的電話就跟著響起來了。

    “你不是已經在樓下了么?怎么還打電話?”

    蔣振宇沙啞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鑰匙沒帶,下來開門。”

    那時候大冬天我沒開空調,手伸出被窩都能冷的發抖,我又怕他在樓下等的著急,隨手披上了一件珊瑚絨的睡衣外套就匆匆的跑了下去。

    我推開門,外面的涼意突襲進來讓我渾身不自覺的打了個顫,緊接著他的身子就朝我壓了過來。

    “怎么穿的這么少就下來了?”

    他一開口。濃烈的酒味鉆進了我的鼻息間,像是生怕凍到我一樣,他一個熊抱把我緊緊的抱在了懷里。

    “這不是急著給你開門嘛。”

    我聞到他身上那濃烈的酒味不禁皺起了眉頭,廢了好大一番勁才把他扶上了房間,看著喝的爛醉的他,我不禁問,“你怎么喝了這么多酒啊?”

    “有個很重要的生意要談,應酬需要就喝的多了點。”他說著伸手就把我拉進了他的懷里。

    我當時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已經壓在了我的身上,輕輕的吻住了我的嘴唇,他吻的非常輕,不同于以往的粗暴,今天的他顯得非常小心翼翼。

    對于情愛這一方面他向來都是非常熱烈粗暴的,太過于小心翼翼就會顯得很反常,尤其是我感覺到他身上那一股很壓抑的情緒就覺得更加不對勁了。

    這從來都不像是蔣振宇身上會有的,“你怎么了?今天的你好像有些不對勁。”

    他的身子先是震了一下,氣氛凝滯了好幾秒他才能用沙啞的嗓音問我,“不對勁嗎?”

    “恩。”我點了點頭。

    他抬起了頭,微醺的眼眸近近的凝望著我,就那樣靜靜的望著。忽然,他說,“給我生個孩子吧。”

    我當時有種被雷轟炸的感覺,才聽到他又補充的說了一句,“等你大學畢業,給我生個孩子吧。”

    我怔了一下,蔣振宇從來都不是一個會說這種話的人,他總是說未來還很遙遠。我們要過好的就是當下,我們現在相處的很默契。

    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會小心翼翼的避開喬莎和婚姻這個話題,就比如他也從來不會提出要生一個孩子這樣的要求。

    我不由得擔心的問,你到底怎么了?”

    他忽然低頭把腦袋埋在了我的頸窩間。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才能聽得他緩緩的開口,“我今天在外面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孩子大概八九歲了,特別特別可愛的一個小孩。跟牛牛很像,都有著一樣剔透的大眼睛。”

    “恩。”我輕輕的應聲,聽著他繼續說,我已經感覺到了我脖子里有一股濕熱,蔣振宇的嗓音變得更加嘶啞。

    “牛牛從小就非常的懂事,從不鬧騰,如果當時沒有出事的話,他大概也有這么大了。可當初就因為我的一個疏漏而讓他們母子就這樣沒了。”

    蔣振宇很少會在我面前流露出這么脆弱的樣子,我像是當初每一次我難過時他抱著我一樣的方式去回抱著他,希望能給他一些溫暖。

    “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再想也是徒勞。也許有些人注定了只能成為你一生當中的匆匆過客。”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也在想著我自己,是不是終究會有一天,我也遲早會成為其中一個過客。

    “恩,過去了。所以,等那件事情了結了以后,我們就生個孩子吧。”蔣振宇抱住了我,他在我的耳邊說著。

    我睜開眼,眼中有些茫然,雖然我知道這些年蔣振宇的心頭似乎一直壓著事,可是他卻從未跟我提起過,“什么事?”

    “沒事,等我報完仇,我就帶著你一起離開。”蔣振宇喝醉了,他大概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聲音輕的像是卡著從喉嚨里說出來的一樣。

    但是我卻被他弄的猛的睜大了眼睛。我跟他在一起這么久,他對我說的最多的就是希望我能體諒他的無奈,慢慢的,我已經開始試著去做到了,他卻又忽然在這個時候對我說起了未來。

    帶我離開,是我想象中的那種帶我離開嗎?

    我的腦袋里反復的回蕩著那一句話,過了好久,不禁開口問。“那喬莎呢?”

    可是當我問出那句話的時候,他卻已經趴在我身上睡著了,再沒給我半點回應,我愣愣的躺在床上,忽然有些迷茫的分不出他剛剛說的話到底是酒后的胡言亂語,還是他心里真的那么想的。

    我躺在床上,被他在懷里抱了一夜都沒有睡著,就因為他的那句話。讓我原本平靜的心不禁亂了起來,總覺得他一定是做了什么樣的決定才會跟我說那些話,但我想了一夜卻都沒有想出了所以然。

    第二天是周一,我起來的時候他還沒醒,我小心翼翼的從他被窩里鉆了下來,回房間洗漱好然后拿著包下樓。

    徐姨已經準備好了早飯在桌上擺著,我喝豆漿的時候喜歡在豆漿里面多放一些糖,平日里她都會特意給我的多加一些,但是那天早上破天荒的她給我準備的豆漿味道特別淡。

    我端著豆漿準備去廚房加點糖,路過她的房間門口,她好像在跟誰講電話,我起初并沒有在意。只是等我從廚房里出來的時候,卻好像聽到了我的名字,我當時愣住了......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