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晚妝

022.不如跟了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包廂里的景象幾乎要把我驚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我從沒想過這個世界會是這樣的復雜混亂,里面幾乎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成功男士。

    而每一個人的身邊都有一個看上去極其曖昧親密的伴侶,有的是十三四歲的小姑娘,有的是十七八歲的男孩......

    喬叔叔的身邊坐著一個看上去很好看的男生,大概就比我年紀稍微大一些,穿著一件黑色鏤空的網狀背心。

    他的樣子非常......妖嬈,恩,妖嬈,我大概只能想到這樣一個形容詞比較貼切。

    而我看到的另外兩位熟人,就是林雨還有那天我在衛生間里看到跟她一起的叔叔。

    林雨那時候也看到了我,我們兩個隔著有些距離,我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但她應該并不準備跟我打招呼。

    當然,我也是,在這樣的地方相遇,我們兩個都很默契的裝作彼此不相識。

    劉大能一把把我扯著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包廂里的光線隨著包廂門被合上又重新暗了下來,包廂里面煙霧繚繞竟給人一種人間仙境的錯覺。

    但可惜那里卻不是人間仙境,那里人性最放縱的地方。

    那里的每一個人都放縱著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包括喬叔,他絲毫沒有那天我第一次去他家里看見的樣子,現在的他,臉上只有一種沉醉的癡迷。

    他抱著他身邊那個男孩,應該是喝醉了,滿身酒氣,特別興奮的做著很多親密的事情,甚至讓我愛看著都覺得面紅心跳。

    我看著他們正發楞間,劉大能突然低頭湊到了我耳邊,“寶貝,你說你當初的性子那么烈,我該怎么懲罰你才好呢?”

    音響里面放著慢搖,包廂里很鬧,但是他的聲音清楚的鉆進了我的耳朵里,瞬間讓我有種頭皮一陣陣發麻的感覺。

    “來,先喝一杯。”他說話間,一杯酒遞了過來,都不用經過我的手,直接就遞到了我嘴邊。

    不給我任何拒絕的機會,直接灌我,是純的洋酒,度數還不低,一杯下去,喉嚨口火辣辣的難受,我還沒緩過那副勁,一杯酒又遞了過來,迎著我的嘴邊,“喝。”

    我皺起眉,往旁邊挪開了嘴,“唔!我,我喝不掉了。”

    “我不喜歡別人拒絕我。”

    他沒有管我,直接掰開我的嘴就朝我嘴里灌,我被他這樣弄的咽岔了氣,猛烈的咳嗽起來,嘴里的酒液,順著我的下巴留下來,還弄濕了我的衣服。

    濕的那一塊很黏膩,貼在肌膚上特別難受,那時候我沒敢說,只能忍著,忍到他們玩累了送我回去,要不然,恐怕說了以后劉大能會直接讓我不穿衣服。

    我一上來就被他灌了三杯酒,腦袋已經暈乎乎的開始發飄,后來不知道誰叫了他的名字跟他說話,他才沒有把注意力繼續放在我身上。

    我剛得空喘了一口氣,卻聽得劉大能說話的生意大聲了一些,兩個人好像是起了爭執。

    “要么,就掐表。”

    “成啊。”

    我只聽清那么一句話,忽然脖子上一疼,劉大能的手掐上了我的喉嚨,他以前是做包工頭的,手勁大的很,粗糙的手掌貼上我的脖子,剛上來就讓我感覺嗓子都要被他掐斷了。

    而且他還一直不松,到后來我腦子發脹,翻起白眼,在我以為我就要這樣被他活活掐死的時候,旁邊突然響起了一陣掌聲。

    “嘖嘖,兩分零五秒。”

    “哈哈,你也不看看是誰的人,那就這么說定了,合同到時候我讓秘書詳擬給你。”

    劉大能心情大好,拿起桌上的酒跟人干起來,而我在那個掐表的人說出時間以后就被劉大能丟在了一邊沙發上。

    等過了好大一會緩過來的時候,我才看清另一個和我一樣被甩在一邊的人是林雨,她劇烈喘息著,半睜著眼睛看著我,就這樣靜靜的盯著我沒有說話。

    我被她那股幽冷的視線盯的心理一陣發毛,然后我對劉大能說肚子疼要上廁所,他用這個方式談下了合同,心情非常好,沒有針對我,大手一揮就讓我去吧。

    我像是得到了解放,扶著墻壁,踉踉蹌蹌的跑出了包廂,一上來就喝了三被純洋酒,又被劉大能掐了那么久,我腦子缺氧的厲害。

    進了廁所,我走到窗戶邊,扒著窗就對外面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這時候我后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身,我察覺到后面有人接近,剛轉身迎面被林雨抽了一耳光。

    她手勁不大,這么一下其實也不算疼,但我卻有些懵,隔了兩秒我反應過來,蹙起了眉頭,“你有病?”

    “你知不知道我輸了剛才那一場掐表我會有什么后果,你,你這個賤人。”林雨指著我,眼眶發紅,指著我的手指氣有些發抖。

    我揉了揉我的右臉,沒有打回去,只是冷靜的望著她,我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我是因為被逼無奈,還有其他的人大概是因為缺錢,但我真想不通林雨她家不缺錢為什么她要跟在那個男人身邊。

    那人哪里有半分是把她當人的,甚至連條狗都不如,用完了就甩在了沙發上,就像人家打賭時候拋硬幣看正反才決定事情一樣,我跟林雨跟那死物有什么區別呢?

    后來我才懂得,這是一個充滿物欲與浮躁的時代,沒有人在意你想什么,在你沒有錢沒有地位沒有功成名就之前,你就注定過的連一條狗都不如。

    甚至你的自尊、性命,在那些人的眼里也不過是一張明碼標價的紙,一張誰都可以輕易的捅破的紙。

    “所以呢?關我屁事?你輸了是你的事,打我干什么?這是我忍你的最后一次,不要挑戰我的極限。”

    “安瑩!你!”

    她被我氣的講不出話來,我直接無視她朝外面走,我之所以忍讓她,不是因為我怕,而是我覺得她很可憐。

    回到包廂的時候劉大能給我叫了幾份小吃和甜品,說我中午沒吃東西,讓我多吃點。

    我看著桌上的東西,卻沒有伸手去碰,我想的只是盡可能的快點離開這里,我一點也不喜歡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

    一瞬間我有種特別想給蔣振宇打電話的念頭,好希望他能來接我離開,可是我卻不敢,我怕喬莎知道以后會更毒辣的對付我。

    不,應該可以說是她從來都沒有打算放過我。

    劉大能一直在里面玩到了很晚才帶著我出來,出來的時候外面天已經黑了,他坐在駕駛座上從煙盒子里摸出一只煙,點燃后他抿了一口偏頭看向我。

    他就張嘴吐著煙圈,隔著朦朧的煙霧,他忽然朝我伸出手來。

    我被他掐的嗓子現在還疼著呢,心里都要有陰影了,看到他這么一來,下意識的就想躲,但他卻還是精準的捏住了我的臉。

    “喬正元對女人沒興趣,對孩子更沒興趣,在他那里你得不到丁點好處,倒不如跟了我,做我干女兒,花錢管夠。”

    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眼里的興味,那種眼光對我來說特別恐怖,就像是把我扒光了放在別人面前像是玩物被人看著一樣。

    我顫抖的想往后退,聲音都開始抖了,“我只想好好上學讀書,求求你,放過我吧。”

    他嗤之以鼻,冷冷的撇著我,“好好上學?上學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以后能有好工作賺錢?你以為你能考上清華還是北大不成?”

    “我就喜歡你這種性子烈的,玩起來才是爽,你要答應,以前的事我可以一筆勾銷,你要不答應,那咱們繼續玩。”

    他臉上含著陰冷的笑,說話間,他的身子已經朝我靠了夠來,我來不及反抗,他再度掐住了我的脖子,嘴湊在了我的耳邊,那種惡心的感覺讓我雞皮疙瘩起了一層。

    我奮力的掙扎,甚至抬腿踹他,但是我的手腳卻都被他壓的死死的。

    “我就喜歡你反抗的樣子,夠烈,你最好能保持,要是有一天你不反抗了,那你就完了。”他像是一個魔鬼,湊在我的耳邊說,然后低頭朝我的脖子一路向下啃噬。

    “不要,放開我,放開我,求求你。”我的脖子被他掐著,疼的發出來的聲音都啞了,像是鴨子叫,我不停的嘶嚎,心里越來越沒底。

    我看著他的樣子,真怕他會在車子上對我做出什么事情來,他的嘴還在朝下,我的身子手腳被他死死的按在副駕駛上,不能動彈。

    眼淚順著我的臉頰不停滑落,我的眼中滋生了恨意,我恨喬莎,恨劉大能,我只想好好的生活,但是他們卻連好好生活的權利都要剝奪。

    我也是人啊,憑什么,我只能被他們玩弄在股掌之間......

    劉大能扯著我衣服,后來他嫌麻煩,直接大手一用力就薄薄的布料給撕了下來。

    “不!你不能這樣,不要。”我拼命搖頭,嘶喊。

    這個時候,我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以前我怕我會沒聽見錯過電話,所以我把我手機的鈴聲都是調成最大音量的,車廂里的氣氛一下子被這首歡快的手機鈴聲占據。

    劉大能身子一震,被打斷他的臉色很不好,但還是松開了我,“接。”

    我的手緊緊的攥著口袋里的手機,手在顫抖,當我看到來電顯示名字的時候,鼻子一酸,眼淚立刻就掉了下來......最新章節百度搜籃ζ色ζ書ζ吧....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