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三百八十一章 路左遇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雖有帝嚳身份,但終究只是轉世之魂,沒有當年的記憶與經歷,而商契不同,他存活這么多年,與那王亥多半也有接觸交流,這也是我為何一直想把王亥之事告知于他的原因。

    本以為知曉此事之后,他多少會有些情緒波動,誰知只是感嘆了這么一句。由此可見,無盡的歲月之中,商契的確早已看開了一切。

    我也沒再說什么,點了點頭,便領著胖子離開了火神廟。出來之后,身后卻是傳來了商契的聲音。

    他伏地行禮,對我道了一聲,“父皇,此行珍重。”

    一日之間,千里奔波,此時早已到了深夜,我帶著胖子下山之后,我也沒有連夜趕路,而是隨便找了一家酒店落腳,準備第二天再動身前往昆侖山。

    或是來到了火神廟的緣故,夜里躺下之后,我卻怎么也睡不著,腦海中姽婳的身影不斷出現。

    從當初踏上修行路之后,拯救姽婳基本上就成了我唯一的目標,此番前去藥王谷,雖是為吳越而去,但實際上,卻是在為姽婳打算。

    若吳越可以塑骨生肌,再造肉身的話,姽婳應該也有這個可能。當然,以姽婳的身份,其中困難曲折肯定會更多得多,但只要能探索出來這種可能就行了,接下來的路,無論多么艱難,我都會拼盡全力去完成。

    一夜思索,我并未睡覺,到第二日早上,胖子醒來的時候,看到我這般模樣,有些詫異,問我為何。

    我自然沒提姽婳,只是推說憂心昆侖之行。胖子見狀,卻是擺手安慰我說,“車到山前必有路,此時擔心那么多干啥?要不這樣,我給你起一卦,看看此行安危,你看如何?”

    為了吳越和姽婳,此行我是必須找到真龍骨的,聽胖子這么說,我略一思索便點了點頭,開口道,“安危倒是無須占卜,你不妨試著不算一下真龍骨所在方位,便是無法找到確切位置,能縮小一下范圍也是好的。”

    胖子點點頭,“也好。”

    說完他便翻手灑出三枚銅錢,只是這一次卻沒有丟到桌上,而是放在手心,低頭看著,眉頭已經皺了起來。片刻之后,他面色凝重,也不言語,而是另一只手在雙眼上一抹,眼中浮現日月星辰,再次往手中的銅錢上看去。

    片刻之后,他恢復了常態,只是眉頭依舊緊皺,疑惑道,“有古怪……”

    真龍骨一事,畢竟事涉昆侖,這是遠超我,更遠超胖子修為的力量,他卜算不出卻也正常。

    我拍拍他肩膀,勸慰了兩句,也沒放在心上,只是胖子心情卻似乎受了影響,一直悶悶的沒再說話。

    上午時候,我退房帶著胖子出了酒店,趕往機場,準備出發往昆侖山去。眾所周知,昆侖山所在之地,乃是青海、四川、新疆和西藏四省交界處,那里不通人煙,苦寒之極,當然無法直達,于是我們便先行趕往距離那里最近的格爾木機場。

    下午時分,我們到達格爾木機場。一下飛機便能感受到周圍凜冽的寒風,估摸著此時已經零下十多度的樣子。自我進階陽神天師之后,身體強度勝過以往百倍,倒也不懼這般寒冷。不過胖子卻是沒有我這般輕松,身上已經起了雞皮疙瘩,但好在也能夠適應。

    我們并沒有著急趕往昆侖山,而是找了一家酒店入住。按照我的想法,這昆侖山常年積雪,并且海拔較高,想要上去還需做些準備才是。況且按照胖子這身體強度,根本扛不住那嚴寒之凍。我們耗費了一下午時間總算是做好了準備工作。但苦寒之地,夜晚風雪更盛,并不方便出行。無奈之下,只好等到第二天一早,我們才匆匆出了酒店。

    由于這昆侖山山脈實在太過龐大,我們根本無法逐一前去探查,只好選擇較為人知的昆侖山口。但根本沒有一輛車愿意載我們,據說昆侖山下已經無法通行了。只是此去足足四百余里,奈何不便飛行。在三思慮之后,我們只好自己駕車前往。

    不料,果真如那些司機所言,由于天降大雪,這一路足足走了一整天才勉強能夠看到昆侖山的模樣,但前方積雪太深,車子根本無法繼續前行。

    待我們下車后,打算飛身前往昆侖山。但此時,我忽然發現前方有兩股強烈的氣息傳來。眼下四處無人,很顯然他們是沖我們而來。我立住身子示意胖子停下腳步。胖子見狀似有疑惑,開口詢問有何情況。這些人的修為皆是陽神天師前期,胖子無法察覺也是自然。

    我將情況與之說明,他聽完之后,面色頗有嚴肅,想要從懷中掏出煉妖壺來。我見他這般舉動,連忙示意不要將煉妖壺輕易示人。

    先前我從南宮口中得知這十大神器的作用之后,便知曉了這些神器至關重要。這些人目的不詳,若是為了神器而來,胖子這番舉止豈不是稱了他們的意。

    胖子雖不知我這般為何,但似乎也能夠猜到幾分,隨即止住了手上的動作,與我并肩站立注視著前方。我此時已經將卸甲劍拿了出來,濃濃道炁不停往內輸送。

    幾秒之后,那些人便落在雪地之中,與此同時,卸甲劍內的道炁也十分充盈,隨時可使用。

    待他們走近些,我才看清楚他們的樣貌。這三人乃是一副藏族傳佛教喇嘛的打扮,先前我感受到的氣息乃是后面二人所發,至于走在最前面這位,我卻無法感受到他氣息的波動。這么說來,此人的修為在我之上。竟然來了三位實力不俗的喇嘛,著實有些棘手。想到此處,我伸手探向玉環,想要快速恢復體內的道炁。我此時也沒敢大意,雙眼緊盯著這幾人的動作。

    只見他們走到離我們只有兩米的位置便停了下來,隨即雙手合十躬身向我們道了一聲佛號。我見此心中狐疑,不知他們這般是要作甚。胖子似乎也察覺到一絲不尋常,湊過來小聲說道,“三娃,我看他們好像并無惡意。”

    胖子的話倒是提醒了我,剛才我并未從這些人的眼神之中察覺到殺氣。不過,先前我多次與佛教打過交道,道貌岸然之徒也不是沒有,我們切不能因此放松警惕。胖子聽完我的話,連連點頭,面色恢復如初。

    談話間,那幾人已經直起身子朝我們看來。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喇嘛,看上去年歲要頗大些,他見我打量他倒也沒有在意,反倒是一臉的笑意。

    他這般模樣卻是讓我想起了妙覺和尚和那金山寺龍普莊,不過此人面善,我倒是沒有厭惡之感。時過片刻,這些人皆未說話,我卻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不知三位大師前來有何貴干。”

    那帶頭的喇嘛聽完此話,立馬接了過去回應,“周施主,此處風雪甚大,恐傷及貴體,不如到鄙寺一敘如何?”

    這喇嘛說話恭謙,絲毫沒有倨傲的意思,而且對我這般稱呼也不像是藏傳佛教的慣用稱謂,更像是漢人佛家中人一般。只是我聽他言語之中的意思,這些人顯然是識得我,甚至似乎知曉我今日會路過此地,所以特意趕來相邀。不過這些人始終沒有表明身份,斷不能輕信于他。

    那喇嘛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連忙開口解釋道,“是貧僧疏忽了,我們皆是塔爾寺的僧人。得知周施主會駕臨昆侖山,師父特意派我們三人前來相邀。”

    他的話讓我越發的糊涂,這塔爾寺距此數百里,這幾人又是飛身前來,想必是片刻沒有耽擱。但我和藏傳佛教素未交集,何來特意一說。再者說,這些人這般匆忙,恐怕不止是敘話這么簡單,想必有所目的。我們此行目的乃是昆侖山脈之中的真龍骨,眼下已經到了地方,哪里有跟他們去之理?

    于是我便拱手推辭道,“我與貴寺素無往來,況且我今日來此有要事處理,便不去貴寺打擾了。還勞煩大師替我謝過你家師父,待我辦完事情,再去登門拜訪。”

    那喇嘛聽我這番言語,竟然沒有絲毫意外。反而是湊近了些,又開口道,“師父料到周施主會推托。臨行前,他特地叮囑了貧僧幾句,讓我一定要把話帶到。師父說,施主若就此前去必定毫無所獲。若是來塔爾寺一敘,鄙寺愿意助施主一臂之力。”

    聽到這里,我心中頗為震驚。這喇嘛的師父不僅知曉我的名號,還清楚我來此所為何事,興許是早有預料。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對。不過,聽他剛才言語之中那般肯定,或許不是胡謅之言。我本就對此事心存僥幸,并無太大把握。但聽他的意思,似乎這塔爾寺能夠辦法助我尋到真龍骨。如此一來,我著實要仔細考慮一番才是。

    正思忖間,胖子卻是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湊了過來,小聲對我勸道,“三娃,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在說假話,反正咱們也不急于一時,要不就去一趟那個什么塔爾寺,萬一他們真的有辦法呢?”

    胖子向來是個沒主意的,此時卻忽然提出建議。我思索了一下,多半是他先前起卦看出了些什么,此時才有這番言語。

    這般想著,我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對那喇嘛道,“也罷,既然貴寺盛意邀請,我也沒有再推托的道理。況且我初到此地,理應要拜訪下貴寺的高僧才是。不過,幾位疾馳而來,想必耗費了不少的體力。不如我們駕車前往貴寺,路上我也好向大師討教一番佛理。”

    這一路數百余里,長途奔波的話,胖子難免吃力。而且路上交談一番,說不定能從這幾個喇嘛口中套出些話來,知曉塔爾寺之目的,我也好早作打算。

    那領頭喇嘛聽我此言,卻也沒有推托,只是道了一聲有勞,便帶著身后的二人與我們一同上了車。...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