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吸收巫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那裂縫不斷擴大,似乎要將整座荒山分裂開。片刻之后,荒山上出現了一個巨大深坑。而那深坑之下,便是一口深黑大缸。待塵埃落定,我這才落到那大坑之中,朝著那口大缸看去。

    只見那口漆黑大缸居然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缸下流轉著多種氣息。真龍氣、佛家氣息、陰氣,巫炁,這些氣息均分分布在下方的太極圖上。

    太極圖乃中華第一圖。從孔廟大成殿梁柱,到老子樓觀臺、三茅宮、白云觀的標記物;從道士的道袍,到算命先生的卦攤;從中醫、氣功、武術及中國傳統文化的書刊封面、會徽會標,到南朝鮮國旗圖案、新加坡空軍機徽、玻爾勛章族徽……等等,太極圖無不躍居其上。可見這太極圖的重要性。

    眼前這一幕恰好印證了我先前的想法,陰陽生道,道生陰陽。一陰一陽,相輔相成,既能相互制約又能相互轉化。真龍氣乃是至陽的靈氣,佛家氣息亦是如此,但先前那幾人的至純魂魄乃是至陰之氣。巫炁不如真龍氣那般柔和,也不像陰氣那般凌冽,幾乎是介于兩者之間的靈氣。

    這太極圖的作用極有可能是讓至陰的陰氣和至陽的真龍氣摻雜在一起。將之轉化成巫炁。

    但想要通過太極圖和這些至陰至陽的靈氣是無法轉化成巫炁的,一定是有某種特別的手段,便如同當初王屋洞天那座大陣一般。

    我審視一番之后,便重新飛到空中,朝著下方仔細看去。很快我便看出了些名堂。那太極圖周邊散落的石塊,看上去十分零碎,但仔細探查一番后。不難看出來,它們擺放的位置十分講究,正是一種陣法的布局方式。雖說當初我沒仔細研究過王屋洞天里面那轉化巫炁的陣法,但眼下這處陣法作用應該相同。

    王屋洞天的轉化大陣,乃是王家先祖頗耗精力制成。而南宮修為顯然不及王家先祖,能在此處擺出如此大陣,真不知他付出了多少心血。

    我轉而再想,雖然南宮是管真人師弟這件事比較怪異,但占驗派自古便以陣法見長,南宮有此身份,對陣法一道精通,也算說得過去。

    當然,也有可能此處的陣法與王屋洞天的陣法一樣,是南宮從什么途徑獲得也未可知。

    想到此處,這件事情基本上都理順了。我長舒一口氣,朝著飄在空中的那口黑色大缸飛去,準備將這陣法破開。

    但就在此時,山下忽有一陣慘叫聲想起。我轉頭一看,山下人群中,方敏正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剛才的慘叫聲便是從她口中發出。我暗呼一聲不好。應該是那袁老爺子意識到我要動手了。情急之下選擇提前將方敏殺死,奪走她的魂魄,加速轉化過程。

    眼下我顧不上那黑色大缸,轉身朝著方敏飛去。只見她七竅之中皆有血線滲出,樣子看上去甚是恐怖。周圍的人見到她這般模樣,臉上皆露出懼色,半晌也無人敢上去查看。

    只有明覺和尚曉得其中隱情,此時似乎也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搶在我前面按住了方敏的手,口中不斷念誦著佛經,試圖讓她冷靜下來。雖說佛法清心,但他的實力終究太弱,袁老爺子陽神巔峰的實力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待我落地之后,連忙阻住明覺和尚的舉動,讓他站在一旁為我護法。此時方敏身旁并無陰魂出現,那袁老頭定然還是在她夢境之中作祟。明覺和尚聽到我的安排,連忙點頭,招呼著所有僧人盤腿而坐,將我和方敏圍在其中。

    我深吸口氣,雙手按住方敏,強迫她安靜下來,然后才將手搭在方敏的額頭上,侵進入了她的夢境之中。

    甫一站定,我便看到袁老頭此時正站在前方,手中捏著一團灰白之物,赫然便是方敏三魂中的一魂。

    在南宮那陣法之中,袁老頭早已沒有了心智,我也不和他廢話,喚出瞳瞳和蛇靈,讓他二人與我共同迎戰。大敵當前,蛇靈也不再像往日那般聒噪,出來之后,便直接化成了本體,朝著袁老爺子撕咬了過去。我擔心蛇靈吃虧,手中連忙祭出軒轅劍,喚著瞳瞳也沖了上去。

    踏上修行這條路以來,我經歷過的戰斗已經數不勝數,早已積累了不少戰斗經驗。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別說袁老頭的實力極高,所以,從一開始,我便不敢留力。手中軒轅劍內已經灌注滿道炁。與此同時,巫炁也在體內做好了準備,意在軒轅劍攻出第一擊之后,立馬跟上第二擊。

    瞳瞳和蛇靈此時已經跟袁老頭糾纏在了一起。以我全力,加上瞳瞳和蛇靈,即便袁老頭修為遠超我等,我也有信心將去擊敗。

    只是我將軒轅劍劍氣逼出之后。卻瞬間有些傻眼。不是袁老頭實力太強,軒轅劍劍氣沒有起到作用,而是袁老頭的實力,似乎遠比我想象中弱。

    當時他頭頂九粒戒疤時,祭祀惡靈便告訴我說,他有陽神巔峰的修為,眼下戒疤再生一粒,按照明覺和尚的說法,距離成佛也只有一線之隔了,實力定然又有提升。此番惡戰我雖有信心,但也做好了血戰的準備,誰知竟是眼前這般狀況。

    思忖間,袁老爺子已經逼退了蛇靈和瞳瞳的一波進攻,朝我攻襲而來。他雙手上裹著濃濃的巫炁,遙遙朝我拍打下來。

    看著越來越近的巫炁,我心下有些感概。此生經歷的戰斗場面已然不少,但面對巫炁,卻還是頭一遭。感慨之后,我下意識便想躲開這一擊,但就在避讓之時,心底卻忽然生出一個想法。

    這袁老爺子的戰斗力似乎不如想象中那般強大。這一擊我似乎可以嘗試催動剛剛修習而成的吞天訣,看能不能扛下這一掌。

    吞天訣是我新修,此時拿來對敵,頗有些不妥,但心底的想法冒出來之后,卻怎么也抑制不住。

    另一方面,吞天訣有吞噬之力。袁老頭此時周身巫炁遠比我更加強盛,吞天訣若無法抵擋他的攻擊便罷,但若能抵擋,我勢必可以將他使出的巫炁盡數消化!

    我的巫炁修為已經有段時間好無存進了,此番若能吞噬,對我的實力提升有莫大好處。

    心底諸多心思電閃一般流過,瞬息之后,我便一咬牙。富貴險中求,這一擊我便以吞天訣來嘗試抵擋,若無法擋下,我再換做其他手段不遲。

    畢竟以袁老頭此時展露出來的攻擊力,想一擊將我襲殺,根本沒有可能。

    確定之后,我便不再猶豫,站在原地,根本不做抵擋躲閃的舉動,只是體內吞天訣迅速流轉。

    見我不動,袁老頭雙掌拍來的速度更是加快了幾分,眼見就要拍在我的胸前,此時蛇靈和瞳瞳卻是加速趕來,試圖阻止他。我見狀,連忙暗中傳音,阻住了他們。

    蛇靈和瞳瞳雖不知我有何打算,但平時服從慣了,聽到我阻攔,立刻便住了手。

    很快,袁老頭雙掌便拍了下來,正落在我的胸口之上。此時我體內吞天訣早已運轉到了極致,胸口處瞬間傳來一股吸力,將袁老頭雙手上充裕的巫炁,迅速吸收到自己體內,僅僅數秒之后,他那干枯雙掌之中,巫炁便盡數消散一空。

    而我此時則是有些心驚,一方面是我果真擋住了袁老頭這一擊,而且似乎還頗為輕松。而另一方面,則是這袁老頭不愧是要化身為太歲之人,他身上精純的巫炁,甚至連祭祀惡靈都無法相比。

    吞天訣不光有吸力,還有化力。吸收巫炁之后,我繼續催動吞天訣。很快便將吸收來的巫炁送入自己天脈之內,遍體舒爽之下,甚至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

    袁老頭見此,明顯露出詫異,但他自然不會知曉吞天訣這般絕世術法,只是身形略微后退,一雙眼眸僅僅盯著我,卻根本無法看出異常之處。

    很快,他臉上的疑惑變成了憤怒,雙手之中再度蓄滿巫炁,身形一轉,第二次朝我撲擊而來。

    我正迫不及待的等著他,見狀更是大喜,手中軒轅劍裝模作樣的揮動兩下,旋即便將自己的胸口主動迎到了他的雙掌之下。

    這一次我卻是不再做出先前那般舒爽模樣,而是故意做出對戰模樣,畢竟袁老爺子也有靈智,若是一直見我滿臉舒爽模樣,恐怕要不了幾下就心底發毛,轉頭跑路了。

    等他第二次雙掌擊中我之后,我故意身形暴退,做出受創模樣,而心里卻是舒服的幾乎要叫出來,龐大的巫炁被吸收進體內之后,迅速轉化,幾乎瞬息之間,便收攏到天脈之中,修為再度精進。

    此時蛇靈和瞳瞳見我這般模樣。卻是大急,連忙追過來查看。我這才暗中傳音,讓他二人回到我身上,此戰已經不需他們出手。

    兩人雖然疑惑,但此時也無法多問,很快還是執行了我的命令。

    而袁老頭見我此時模樣,后續的攻擊立刻又跟了上來。

    就這樣,我接連做出受創模樣,一直引誘他出手,轉瞬之間,袁老頭便出手數十次,次次不離我胸口要害。

    對吞天訣的使用我畢竟還不算太熟悉,袁老頭快速出手之下,我雖然依舊勉強將所有的巫炁盡數吞下。但自己口中也連連吐出幾口鮮血,這卻不是刻意做出,而是真的受了傷。

    當然,袁老頭此時比我更加不堪,等他終于停手之后,他身上原本龐大的巫炁氣息,此時已經萎縮了一半左右。站在那里,一臉驚懼的看著我,仿佛看著一頭洪荒異獸一般震驚。

    而我靜默片刻,等將所有的巫炁消化之后,在這滋養之下,原本一點傷勢,也瞬間一掃而空,胸口忍不住一挺,整個人也氣勢也瞬間拔高了幾分。

    見狀,袁老頭雙目之中的恐懼更甚,竟是一轉頭,直接跑了,身影轉瞬便消失在了昏暗之中。

    我自然沒有去追他。此番進來,主要是為了救方敏。此時袁老頭逃跑,方敏自然算是救下了。于是我轉頭飛回方敏的魂魄旁,確認其未有損傷之后,便伸手抓住,離開了夢境。

    出來之后,我將方敏的魂魄歸位。不過她魂魄受損,一時半刻還無法醒來。

    確定方敏沒事之后。我則是閉上眼,內視自身。此番吸收的巫炁此時盡數都在天脈之中沉淀,我粗略檢查了一番,心里卻是不由震驚,這一次吸收來的巫炁,從數量看,竟是跟之前在尸陰宗里,那天道之尸從的那場造化相差無幾!

    等我將這些巫炁盡數煉化之后,修為必定大漲。...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