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三百五十章 巫道氣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心里正奇怪時,那袁老頭卻是繞過我,盯住了站在我身后一步遠的祭祀惡靈。

    緊接著,他面色大變,一句話都沒說,直接轉身又回到了先前的迷霧之中,轉瞬不見了蹤影。

    我連忙追了過去,結果莫說袁老頭,就連他周身的迷霧,此時也都盡數消散。但奇怪的是,在那迷霧消散處,我依稀之間,竟是察覺到了一股混合著巫炁與道炁的波動。

    這種感覺實在太熟悉了,因為我自己身上,便是巫炁和道炁同時修行,可與此同時,我又非常震驚,因為我很清楚。這些氣息并非從我身上散發出去的,而是那袁老頭周身迷霧留下來的氣息。

    我甚至有些不敢確定,叫著祭祀惡靈也過來感應了一下。他顯然也察覺到了這種氣息,眉頭緊皺,也是詫異非常。

    一時之間,心頭也沒有主意。我搖了搖頭,暫時不想此事,叫著祭祀惡靈,先離開了方敏的夢境。

    我們出來之后,方敏還沒有醒來,不過臉上扭曲的表情已經緩和了下來。她被折磨了這么長時間,身子自然乏累,我們也沒有叫醒她,只是坐在一旁,小聲談論起剛才在夢境中察覺到的那股氣息。

    道炁常見,無論在誰身上感應到道炁,我都不會覺得奇怪。但巫炁卻不一樣,迄今為止,加上米泰,我所知世間修行巫炁之人,也不過一手之數。連人都沒幾個修行巫炁的,這鬼物怎么可能具備巫炁修為?

    莫非是機緣巧合,他從哪里吸收到的巫炁?

    若這是這樣。勉強也解釋的通,可問題是,除了巫炁之外,他身上還有道炁氣息。

    難道他與我一樣,還能同時修行巫炁和道炁不成?

    這絕不可能,巫炁道炁雖然根源相同,但卻根本不可能同時修行,我是因為身份特殊,這鬼物就算有天大的機緣,也不可能與我相同。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依舊想不明白,只好轉頭詢問祭祀惡靈,看他有什么見解。祭祀惡靈沉默半晌之后,猶豫著開口說,那鬼物周身氣息不像是本源力量,否則也不可能散步在外。很有可能是,他從哪里同時吸收到了巫炁和道炁,這才造成現在的結果。

    他這說法與我的猜想十分相近,但究竟情況如何,依舊說不清楚。只能等方敏醒來,再好生詢問一番,看能否從她那里得到些有用信息。

    這一等,便是數個時辰過去。方敏醒來時,已是第二天早上,我聽見響動便緩緩將心思從修行之中抽了出來。睜開眼睛后發現,方敏的氣色要比先前好上不少。

    等她完全清醒之后,我連忙問她,昨夜的夢里,她可有發現什么異常。

    有我倆的進入,方敏的夢自然與往日不同。可她復述了一遍之后,卻與我倆昨夜所見完全一致,并無其他異常之處。想來也是,方敏不過是普通人,也察覺不到道巫氣息,這個問題問她,卻是有些緣木求魚了。

    我想了想。決定換個角度,讓她把當年那袁老頭下葬之后發生的事,再詳細講述一遍。

    那袁老頭有此氣息,自然是死后之造化,從他死后發生的事情里,或許能查到些蛛絲馬跡。而先前讓方敏訴說當年之事。主要說的是袁老頭下葬時候的事,至于下葬之后的事,先前卻是沒有詳說。

    見我神色嚴肅,方敏也不敢多問,思索了一下,便開口訴說起來。

    結果依舊是先前我聽過的袁老頭懲戒兒孫的幾件事,不過說完這些之后,方敏又說,當年因為我在火車上跟她說了那番話,她心里也覺得不安,來年又到了福州后,她雖已不做白事知賓,但還是第一時間跑到了袁老頭墳前,磕頭請罪,燒了不少香燭紙錢,祈求袁老頭饒恕。

    這之后,她也留意了袁老頭家里。除了早先袁老頭大兒子摔斷腿之外,后來的幾個月里。他家后輩陸陸續續出了不少事情,但都沒有危及性命。顯然是袁老頭對不孝子孫略施小戒。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嚴重,但涉及鬼怪,方敏心里也發毛,甚至已經做好了自己也被懲罰的準備。但隨著時間推移,卻沒有發生任何事情。許久之后。她才終于放下心來,覺得袁老頭應該是沒有報復到她身上。

    直到現在,她才明白,自己終究是沒有躲過去,袁老頭最終還是找上了門。

    說到這里,方敏眼淚撲簌簌的往外落,整個身子不停顫抖,顯然是又想起了最近這些天發生的事。看得出來,近一個月的折磨,方敏的神經已經瀕臨崩潰,若不是找到了我,興許過不了多久,她自己就會瘋掉,甚至根本不需要袁老頭對她下手。

    她這副模樣,我也不好再多問什么,只好開口勸慰,好一會兒才讓她把情緒穩定了下來。

    等方敏平靜之后,我又找祭祀惡靈商議。這一次我倆倒是很快就有了主意。既然方敏這里得不到訊息,那如今之計,唯有去袁老頭墓地里查探。

    他既然是死后發生的變化,想來墓地之中,總會有些線索留下。

    想到此處,我心中莫名有些興奮。我自己因為是妖帝夋和帝嚳結合的產物,所以才巫道雙修,這袁老頭不管是因為何種原因,身上同時具備了道炁和巫炁,終歸讓我生出幾分“吾道不孤”的心思來,這番閩省之行,卻是沒有來錯。

    拿定主意之后,我便告知方敏,想要將此事徹底解決,必須得去袁老頭的墳頭走一遭。方敏聽我這么說,臉色又是慘白,顯然對袁老頭的墓穴十分懼怕,但很快。她便咬著牙點了點頭,顯然她也明白,懼怕解決不了任何事情,最終還是得面對。

    此時天色尚早,我們也沒不愿耽擱,吃了飯之后便立刻動身,往袁老頭家所在的村子而去。

    自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后,方敏便換了工作,再加上事后害怕,她特意搬了家,此時居住之處,距離袁老頭所在的村子,卻是頗有些距離。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再提及此事,而是刻意聊了一些輕松的話題,不過方敏緊繃的神經,一時也很難放松下來,說著說著,話題總還是往袁老頭那里引。

    直到傍晚時分,我們終于趕到了袁老頭家所在的村子。下車之后,我們沒往袁老頭家里去,方敏做白事知賓的時候,知曉袁老頭埋葬之處,所以直接帶著我們往墓地去了。

    剛到墓地。我便察覺到空氣中透著一絲陰氣。不等方敏開口,我便指著前方十余米外一處光禿禿的墳包,詢問方敏道,“袁老頭的墓應該就那個吧?”

    四周是一片墳地,除了袁老頭的墳包之外,還有其他七八個墓,見我直接確定,方敏頓時面色驚嘆,連連點頭。

    空氣中的陰氣,主要便是從那個墳頭傳來,而且墳包上不長草,正是陰氣濃重的表現。所以,根本不用多想,袁老頭的墳墓肯定便是這個。

    我們加快了些腳步,來到袁老頭的墳前停下。出于本能反應,我繞著墳頭走了幾圈,觀察起四周的風水格局。

    這墳墓四周。砂無好砂,水無好水,格局不好,卻也無甚兇戾之處,就是最尋常的一處墓地而已,無任何奇異之處。反倒是墳頭不遠處的幾處草叢中,散落著的幾顆滾石,引起了我的興趣。

    這些石頭形狀大小幾乎一致,擺放的方位似乎也有些章法。我在四周盤旋幾步,又感應了一下其中氣息,逐漸看出了些門道。

    這些石頭并非滾石,而是人為布置在袁老頭的墳頭四周。形成了一個簡單的散陰陣。

    看來袁家后人遭難之后,已經找人處理過此事。而且他們運氣不錯,找的風水師不是江湖騙子。這散陰陣法雖然簡單,但卻實用,對墓穴之內陰氣疏散,有十分強大的效果。

    一般來說。有散陰陣疏散陰氣,墓內哪怕有厲鬼存在,陣法的疏散之下,也很難形成太大氣候。而袁老頭這里,散陰陣的石頭上已經長滿了青苔,應該是有些時日了,可袁老頭的陰魂還能修行到陽神巔峰,著實有些不可思議。

    我走到墳頭前,伸手扣了下墳上的泥土。照理來說,常年受陰氣浸染的泥土應該十分堅硬才對,就像當初尸陰宗里陰氣通道外的墻壁。但袁老頭墳頭上的泥土卻松軟平常,顏色也跟四周泥土一致。看起來就像是陰氣已經被那散陰陣散的差不多了。

    越看越覺得看不明白,這袁老頭的墳上依舊透著諸多古怪。我讓方敏站在遠處,自己則是跟祭祀惡靈小心討論。結果祭祀惡靈伸手一擺,搖頭道,“既然外面看不明白,那咱們就看里面。”

    說完,他大手一揮,袖中一股巫炁化成利刃,劈在腳下的泥土之上,直接便在腳下分開一條數十公分的縫隙。

    我還沒來得及探頭往里面看,心里便察覺到了一絲怪異。...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