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三百零九章 天夜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突如其來的一擊,不免讓我有些緊張。瞳瞳此時還處于戒備狀態,見此,我也不敢大意,連忙從相柳袋中拿出卸甲劍來緊握在手中。先前的那束光線著實有些怪異,雖說進鎖靈塔之前我已經料到了這里面會有危險,但是沒想到那些東西會是這般的神出鬼沒。

    我一邊警惕著四周,一邊詢問瞳瞳先前的那道光束是何物。不料瞳瞳也是不清楚,只是覺得那道光束危險的很。她的模糊答案讓我一時間沒了頭緒,此時在這里待下去并不是長久之計,便招呼她一前一后背貼背往前走。還沒走上幾步,空中又快速的閃過一道紅光,只是這紅光卻不是朝著我們撲來,而是飄在我們頭頂一動不動。不過它沒有異動并不代表對我們沒有危害,我將天脈中的道炁調動起來。匯集在雙手之上,舉起卸甲劍就朝著紅光的位置砍了過去。或許是它察覺到了危險,還未等卸甲劍碰上它,便立馬消失不見。

    這一次的攻擊撲空,讓我越發覺著這鎖靈塔里面詭異的很。這還只是第一層。便遇到了這樣的麻煩,也不知道上面那幾層又會有怎樣的東西等著我們。既然它剛才沒有與我對上那一擊,就表明它還沒有和我們動手的意思。

    也不知這一層到底有多大的空間,我倆已經在此處轉了有大半小時,期間倒也沒有再遇到之前的情況。可越是這樣越讓我舉步維艱,每走一步都越發謹慎。我似乎有種錯覺,這鎖靈塔里面根本沒有什么樓梯的東西存在,走了這么久沒有道理還在此處徘徊。正當我疑慮之時,空中總算是有了響動,只見不遠處的位置正漂浮著一道鵝黃色的光點。我此時正因找不到出口有些憤懣,立馬掏出一張烈陽符就扔了過去,想要看清楚這東西到底是何物。

    只見烈陽符快速的飛往那黃點,瞬間就爆裂開來,順著炸開的光線,我這才看清楚那東西的面目。那東西長得極其的丑陋。一張猩紅色的大臉上插著兩支銀白色的尖角,而那黃色的小點正是它眼睛所在的位置。一副猙獰的面孔上,長滿了尖牙,此時正咧著嘴朝我們看來。雖說它只有普通人大小,身后卻有一雙暗黑色的翅膀,翅膀上住正冒著黑氣。

    我見狀,不禁一怔,立馬聯想到佛家中的夜叉。眼前這怪物的長相與夜叉中的天夜叉一模一樣。這夜叉本是佛經中一種形象丑惡的鬼,勇健暴惡,能食人,有的后受偉大的佛陀之教化而成為護法之神,列為天龍八部眾之一。與羅剎同時從生主補羅私底耶或大梵天的腳掌中生出。又與羅剎護法神同毗沙門天王的天眾眷屬。它住于地上或空中,性格兇悍、迅猛,相貌令人生畏。它原本是無惡不作的,與惡魔相并列的小神靈,后因潛心修煉,被濕婆賦予太陽運行軌跡的絕對掌控能力,但是因為不讓太陽下山而被打敗,隨后世界分出了白晝和夜晚,也是濕婆變為“青脖子”的鍥機之一。

    可是夜叉不已經成為佛家中的守護神了嗎?怎么又會被關在這鎖靈塔里面。不過轉念一想,這佛家所指已經成神的夜叉或許并不是眼前的這只,不然這鎖靈塔豈會關得住它。瞳瞳見我面目呆滯,便問起緣由,我將自己心中所想告知她。她聽完也是一愣,臉上越發的凝重。雖說瞳瞳的實力不俗,但是對上這天夜叉或許還是有些吃力,她這般焦慮不是沒有道理。既然在此處遇到了這東西,便免不了有一場惡戰。先前的烈陽符并沒能傷它絲毫,恐怕對付起來著實有些困難。

    不過眼下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或許是剛才那一擊已經激怒了它。那天夜叉已經超我們飛馳而來了。它的速度之快讓我有些難以反應,好在瞳瞳先我一步迎了上去,一條帶有雷電的黑色鎖鏈直往天夜叉的面門而去。可那天夜叉絲毫不減速,也不閃過,任由瞳瞳的鎖鏈抽打在它的身上。只是一陣火光乍現。天夜叉的身子僅僅微微有些停頓,身體表面并沒有傷到絲毫。

    緊接著,它便伸出一只手來朝著瞳瞳抓了過去,瞳瞳立馬抽出鎖鏈擋在自己身前。可原本威力無比又十分堅韌的鎖鏈卻被天夜叉一抓便散開了,眼看著它的手就要伸到瞳瞳面前了。我見狀,暗叫一聲不好,這天夜叉可是噬鬼的怪物,瞳瞳雖說是天生陰胎,實力也十分的蠻橫,可本質上也是陰魂,這天夜叉對她有著天性上的克制。若是瞳瞳被它抓住了,保不齊就會被吞噬。

    想及此處,我便調動天脈中的道炁于雙手之上,朝著天夜叉的手掌一劍就刺了過去。這下它總算是有了反應,改變了手掌的路線不再向著瞳瞳而去。而是身子一退躲開了我這一劍。我立馬招呼瞳瞳躲在我身后,示意不要隨意出手。瞳瞳見我這般,努了努想要開口說些什么,卻被我打斷了。

    此時那天夜叉已經飛了過來,雙手露出了尖趾。尖趾上的寒光看我背后一陣微涼。此時我切不敢大意,隨即踏出九星天罡,舉著卸甲劍揮動而上。那天夜叉此次卻沒有閃躲,而是雙手將卸甲劍穩穩的接住。我見狀,心里一緊,沒想到這天夜叉的實力這么蠻橫,若是一般鬼物早就被我這一劍斬殺了,而它卻能穩穩的扛下來。雖說如此,但我還是從它臉上看出了有些許吃力。一時間卸甲劍不能沉下半分,天夜叉也沒能舉起一寸,雙方開始僵持不下。

    這時,只聽一聲雷動,眼前出現了一條黑色流光的鎖鏈,朝著天夜叉就抽了過去。原來是瞳瞳趁著它的注意力全在我的身上之時,便發動了進攻。可是這一擊還是沒能傷到它分毫。反而是將它的怒火勾引出來了。只見它渾身的黑氣大作,背后的翅膀寬大了許多,翅膀之上的倒鉤尖齒朝著我刺了過來。我豈能讓它得逞,連忙想要抽出卸甲劍來往后退開,不料,我使盡力氣都無法抽動絲毫,這卸甲劍已經被它牢牢地攥在手里。天夜叉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眼神中透著冷漠,仿佛在看一具尸體般。此時那倒刺已經快到我眼前了,我也來不及想其他,連忙松開卸甲劍跳到一旁。

    剛一跳開,那巨大的翅膀便像鐵門一樣合上了。我見狀,心里暗自一驚,若是再晚上一秒鐘,我現在恐怕已經成了亡魂了。那天夜叉一下沒有將我抓獲。怒氣又增上幾分,此時氣勢大作,扔掉卸甲劍,雙手摸到身后,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只是瞬間,它仰天大吼,嘴角漸漸流出黑色的液體,隨著液體的流出,瞳孔也變得越來越大,似乎就要裂開一般。緊接著便聽到刺拉一聲,貌似它的身體被撕開了一個口子,雙手這才緩緩向前,似乎握有什么東西。

    待到它雙手完全回歸原位之時,我才看清它手中緊握的是一把黑色的骨劍,像極了它的脊骨。隨著它翅膀的扇動,整個身子一上一下的在空中搖曳,看起來拔出這把骨劍消耗了它太多的力量。我見狀,一時間有些愣神,沒想著它還有這樣的后手。它或許是察覺到我的狀態,并沒有給我反應的時間。撲扇著翅膀就朝我飛了過來,與此同時手上的骨劍也高高舉起,眼看著就要到了我的面門。

    此時我手上并無寸鐵,前去撿回卸甲劍也有些來不及了。想及此處,我穩了穩心神,閉上雙眼,從體內祭出刻有“天生圣人”四個大字的本源印章。五尺六寸的印章出現之時,我朝著天夜叉的頭頂一指,那印章便飛到了它的頭頂之上。緊接著我大喝一聲,“鎮”。

    天師印章立馬在空中快速旋轉起來。周身散發著陣陣金光,將天夜叉的身體全權包圍在其中。天夜叉的身子立馬就定在了印章之下,任憑它怎么使勁都沒辦法移動分毫。我見狀這才長舒一口氣,能把我的天師印章逼出來,這天夜叉的實力著實有些厲害。但此時還不能掉以輕心。這天夜叉指不定還會有什么后手。至此,我立即調動天脈中僅存的道炁,將之全部往印章上送去,印章得此助力,旋轉的速度又增快了很多。天夜叉或是意識到了危險開始拼死抵抗,將不斷下壓的印章又頂上去幾寸。我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摸向胸前的玉環,不斷吸收著里面的龍氣,一只手加大對道炁的傳輸,將印章又壓下去幾分。

    這一來一回又是僵持了幾分鐘。瞳瞳見我們一時間難以分出高下,便試著用鐵鏈抽打天夜叉,沒曾想卻是被我的印章抵擋住了,不僅如此還對我造成了一絲損傷。這樣一來便給了天夜叉喘息的機會。趁此,它的四肢便能夠做些輕微的動作。只見它仰身長嘯。一道黑色的流光直接打上印章,那度速之快令我難做反應。眨眼間印章就硬生生的被這道流光擊落在地,隨之我便覺著喉中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天脈也受到了震蕩,整個人變得有些恍惚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