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二百六十七章 拖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二百六十七章 拖延

    胖子的話,讓一旁心存死志的吳越也懵了,站在那邊,老半天也沒有反應。

    直到我開口,勸她帶道子尸骨,隨我一起過去給胖子護法的時候,吳越才反應過來,把一旁的道子尸骨重新抱起來,沒再提剛才的事,跟我一起往胖子身旁走了過去。

    顯然,如果有選擇的話,吳越也不愿意放棄希望。這讓我對她剛才說的那件東西更加好了,試探著開口對她詢問。吳越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顯然不愿多提。

    她不想說,我也沒有辦法,只好把這個問題放到一旁,轉頭看著胖子,他此時已經行動了起來,在那八十一尊青銅塑像之來回游走,時而動動塑像,時而俯下身子,在地勾畫著什么,儼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血楓林,隱約有動靜傳來,也不知是不是陸振陽他們跟血靈衛動起了手。

    我心里微微發緊,眼看著胖子暫時還沒有完成的趨勢,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干脆閉目調息,恢復著體內損耗的真元。

    陸振陽他們不知何時出現,現在唯一的希望在胖子的陣法。如果陸振陽他們在胖子的陣法完成之前殺了過來,到時只能靠我和吳越盡力阻攔,給胖子創造時間。

    我閉目調息的同時,一旁的吳越卻是面容僵硬,雙手握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回憶,又似乎是準備隨時出擊。

    也不知過了多久,血楓林出口處忽然傳來一陣晃動,我心一緊,睜開了眼,抬頭一看,一道骨瘦如柴的身影從林走了出來。

    ……正是陸振陽!

    他依舊帶著銀色面具,身體之前瘦的更加厲害,看起來跟先前被十絕陣束縛時的瀕死模樣不差多少,但他手握著蚩尤斧,身血氣涌動,顯然是經歷了一場惡戰的模樣,由此不難推測,血靈衛的確對他動手了,只可惜,足足七個陽神巔峰的血靈衛,也沒能奈何得了他。

    我心里不由一陣氣餒。從十絕陣到現在,總共才過了半天時間,陸振陽不光脫離了危險,連實力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還一路追了來,簡直讓人不能置信。

    從血楓林出來之后,陸振陽的神態十分從容,揚手收起了手的蚩尤斧,抬眼一瞥,看到我和吳越之后,銀色面具后面的雙眼,閃過一陣錯愕,不過旋即便又變成了嘲諷,開口笑道,“你們倆果然搞在了一起……不過周易,我還是得謝謝你,這次叫你來,本是為了破掉此處陣法,雖然之前出了點變故,不過你還是將陣法破掉了,實在是多謝。”

    我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搖了搖頭道,“十絕陣雖然破掉了,但入口處依舊有一片黑煙阻隔,你能進來,憑的是自己本事,何必謝我。”

    陸振陽的實力,不是我們能應付的,此時我和吳越要做的,是盡量拖延,為胖子爭取時間。所以,陸振陽沒有選擇立刻出手,實在是再好不過,我盡量放慢語速,不緊不慢的拖延著。

    陸振陽顯然不知道我的打算,聽完我的話,立刻搖了搖頭,“你不用自謙,我是跟著龍虎山的人進來的,龍虎山的人雖然有進入此處的手段,但不破除十絕陣的情況下,他們的手段卻無法動用,所以,你們破除陣法,還是起了關鍵作用。”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那你也不用謝我,破陣乃是胖子所為,你應該謝他……不過他已經從你身拿到了煉妖壺,算是勞動報酬,所以你們也算是扯平了。”

    陸振陽嘴角又是玩味的一笑,也跟著點了點頭,似乎認可了我的話語,沒再繼續說先前之事,而是伸手一指前方山洞,又道,“既然已經穿過了血楓林,你們為何沒有繼續往前,留在這里莫非是為了等我一同前行?”

    說完,他目光一瞥,往站在塑像群的胖子看了一眼,不等我回話,便又繼續道,“哦,原來這里還有一個陣法……林虎應該是在破陣吧?不錯,有你們負責破陣,我可是放心的很。這樣吧,他連破兩處陣法,對我幫助不小,等他破陣之后,我便只殺你兩人,留他一命,你看如何?”

    我眉頭一皺,沒理會他后半句話,只是思索著他前半句話。此時胖子似乎已經啟動了陣法的一部分,那八十一個塑像之,已經有陣法氣息開始波動,陸振陽誤認胖子實在破陣,卻也合情合理。

    我本是在拖延時間,聽他這么說,自然樂得順水推舟,便點點頭,嘲諷道,“那我替胖子,多謝你的仁慈了。”

    陸振陽一笑,也點點頭,“好說。”

    接下來,氣氛又陷入了安靜,我繼續調息恢復體內真元,不時回頭查看胖子的進度,隨著他在塑像群不停游走,此地陣法氣息愈發濃郁起來,也不知能唬住陸振陽到什么時候。

    此時陸振陽的目光卻并不在胖子的身,也沒繼續盯著我,而是抬起頭,目光緊緊盯著方諸多塑像拱衛的小山洞,雙目之精光閃動,也不知在思索著什么。

    此處既然是蚩尤墓穴,結合肩髀冢時的見聞,陸振陽此行,所求的多半是蚩尤的完整傳承。這個傳承對他來說,一定特別重要,也正是如此,他這次出現之后,并未對我和吳越采取激烈手段,而是主觀的認為胖子正在破陣。

    他這般心理,倒是對我們十分有利,只要胖子能順利將十絕陣布置出來,到時阻住陸振陽,他便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們繼續前行了。

    沉默的氛圍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龍虎山的三位陽神天師到來之后,才被打破。

    與我想象之不同,龍虎山此次遣來的三位天師,不再是先前的一眾老頭子,而是兩老一少。兩位老者年紀頗大,有陽神天師境界卻也正常,而另一位約莫看起來只有不足三旬的模樣,如此年輕便修至陽神天師,由此可見,龍虎山的底蘊之深。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我運起洞明之力看了一下,這三個龍虎山天師之,竟是那個年輕人的修為最高,足有陽神圓滿的境界,而另外兩位老者,也是陽神后期,距離圓滿境界極為接近。

    單單這三個人,放到洞天福地之,也是一股不小的勢力,也怪不得龍虎山不參與洞天福地之事,因為他們對七十二福地之一的地位,壓根不在乎。

    龍虎山的天師出現之后,吳越的神情便緊張了起來,雙手不斷抖動,目光之閃爍著憤恨,連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而龍虎山的三個天師出現之后,目光也都集在吳越身,其須發皆白、年齡明顯最大的那個陽神天師似是與吳越有舊,第一個走到我們面前,沒有動手,而是苦口婆心的對吳越勸道,“吳越,放棄吧,你是不可能逃出我們掌控的,這么多年過去了,你聽我一句勸,回山吧!”

    回山?

    我在一旁聽的微微皺眉,吳越不是陰魂嗎?回什么山,龍虎山?

    我心不解,龍虎山的人向來嫉惡如仇,面對陰魂之物,素來的態度是除之而后快,更何況,吳越跟他們的道子之間還有那樣的故事,龍虎山的人既然已經找來了,為何不是雷霆之勢出手直接將其滅殺,反而勸說讓其回山,這是什么意思?

    吳越卻似乎對他的話并不意外,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臉帶著幾分嘲諷,搖頭道,“回山?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你們還沒看明白嗎?我是不可能再回去的。”

    老天師聲音高亢了幾分,“你怎么那么倔呢?天師早下了鈞旨,你和傳絮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吳越抬起了頭,看著這個年老天師,聲音變得十分堅定,“我們能不能在一起,那是我們的事,跟龍虎山有什么關系?跟張天師有什么關系?”

    聽著他們的對話,我是徹底迷糊了,吳越跟龍虎山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

    bk...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