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二百二十八章 泰山圣母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送我們來村子的那個司機師傅并沒有亂說,這塔兒村的確沒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酒店里的旅游手冊不過寥寥幾頁,寫了有數的幾個景點。其中讓我感興趣的地方,更是只有三個。

    一個是炬禪師靈塔,一個是泰山圣母廟,最后一個,則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南蚩尤墓。

    據史籍和歷史傳說,黃帝大戰蚩尤于逐鹿,后蚩尤被殺,身首分兩處埋葬,其中部分尸骸藏于此處。又因此地處于蚩尤戰場之南,故稱南蚩尤墓。

    旅游手冊上,關于蚩尤墓的記載只有這么一點,十分簡單粗劣,這跟我到了逐鹿縣城之后,感受到的濃郁蚩尤文化相比。十分怪異。也不知是不是刻意隱藏著什么東西。

    簡單看了一會兒,我便把旅游手冊丟到了一邊,暗自盤算起接下來的安排。

    我之所以答應陸振陽這趟逐鹿之行,一是因為胖子的煉妖壺在陸振陽的手上,二來,則是為了《死人經》下卷。

    進入天師境界之后。我便極度缺少修行功法,所以,《死人經》下卷對我非常重要。陸振陽暫時還未出現,但不管他出現不出現,這次我必須要去蚩尤墓里走一遭。

    心里想著這些事,我抬腳走到房間的窗戶旁,隨意往外面一瞥,卻是正好看見了正對著塔兒村的炬禪師靈塔。

    剛才的旅游手冊上我也沒仔細看,卻沒想到這座靈塔,距離我居住的這個山莊這么近。

    粗略一看,這座炬禪師靈塔并不高,但立在對面的斜坡之上,看來卻格外挺拔,頗有幾分氣勢。

    我正打量著這座靈塔,就在此時,房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我抬頭看了看墻上的時鐘,有些微微皺眉。從剛才胖子點餐到現在,堪堪才過了五分鐘而已。這個酒店的效率竟如此之高。這么快就把我們的飯菜準備好了?

    還不等我尋思明白,房間外卻又傳來一個女聲,“是周易先生嗎?”

    聞言,我頓時心里一緊。

    我在塔兒村自然沒有熟人,有也只是陸振陽和龍虎山的那些牛鼻子,這屋外女子是何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心里帶著疑惑,我正準備過去開門,那個女聲卻又透過木門,傳到了房間里,“周易先生不要誤會,在下并無惡意,只是有些話想單獨和您談談。你們進入房間之前,我在林虎先生身上施了些術法,想必他現在已經睡著了,麻煩您開一下門,我這就進來幫林虎先生解除法術。”

    聽到這話,我的腳步頓時停住,眉頭皺了起來。

    這人竟在胖子身上施了術法?胖子如今也有天師修為,雖然迫于天道封禁,不能發揮出天師境界的全部實力,但實力也絕對不俗,怎么會如此輕易,便中了別人的招?

    更可怕的是,今日我和胖子一直都在一起,根本沒有片刻分開,這意味著對方對胖子下手的時候,我就在身旁,卻沒有發現!

    這女人,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對胖子下手,修為至少也在陽神境界!

    我心中狐疑更重,暫且忍著心里的惱怒,運起洞明之力觀察了一下胖子,他的睡得極沉,嘴角還勾著笑容,看起來似乎沒有什么大礙。這才稍稍放心了下來。

    屋外女子似乎有些著急,見我依舊沒有動靜,接著又道,“周易先生若信不過我,我這便將這術法的破解之術傳授于你,待林虎先生醒來之后。還請周先生您打開房門。”

    聽她這么一說,我本來準備過去開門,卻再度停住了腳步。

    以她顯露出來的修為來說,小小一道普通房門自然困不住她,但她并未擅自進來,而是先一步與我交流,單是這份態度,便能證明對方的確沒有太強烈的敵意。只是她暗自對胖子出手之事,我心里卻很不舒服,再加上一絲擔心,聽到這個提議,我還是點頭答應了。

    于是我隔著房門回應道,“那就請閣下先將破解之法授于周某,待我兄弟醒來之后,周某自當開門相迎。”

    得了我的承諾,屋外女子立刻回道,“小女子這就將這夢魘術的破解之法交給先生,先生且聽好了。”

    說完。她便小聲將破解之法細細說了出來。

    天師境界有過目不忘之能,聽完之后,我便將其記下,顧不得感嘆這術法的神奇,心里開始推衍起來。

    到此時我依舊不能確定這女子是敵是友,對她傳授的這個術法。更不敢隨意用到胖子身上。

    待我細細推衍數遍之后,雖然還未完全將其完全吃透,但大概算是確定了這術法應該不會有什么害處,這才走到胖子身旁,嘗試著操縱術法,往胖子身上落了下去。

    這女子雖然接觸我們的方式有些過激,但好在沒有騙我,隨著我的破解之法落在胖子身上,胖子一個鯉魚打挺,便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似乎聽到了屋外有動靜,一臉睡意朦朧的問我,“三娃,是不是咱們點的飯到了?”

    見他這幅模樣,我又生氣又好笑,這家伙,被人暗中動了手腳一點都沒察覺,睡前定的飯菜倒是記得牢靠。

    沒等我開口,這時候門外的女聲再次響了起來。“周先生,林虎先生應該已經醒了吧,您可以開門了嗎?”

    胖子聽到這個聲音,還以為是送餐的來了,樂呵呵的就要起床去開門,帶才剛坐起來,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停住了腳步,疑惑的看著我。

    顧不上跟他解釋,我直接走過去,打開了門。

    雖然厭惡對方接觸我的方式,但剛才有約在先,我卻也沒再推脫。

    門開之后,我抬眼一看,門外站著的,果然是個女子,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左右,比我和胖子還要年輕幾分。雖然穿著現代衣服,但一頭長發,卻在腦后扎個了極為古樸的發髻,整個裝束看起來透露著幾分怪異,但配著她溫和明媚的面容,卻又顯得十分和諧。

    眼見門外只有她一人,我微微放松了一些,身子往后一讓,開口道,“請進。”

    這女子也不見外,隨著我微微一笑,低頭施禮之后,便走了進來。

    到了房間里,她左右一看,找到了胖子,對著他微微欠身,歉意的小聲道,“小女子吳越,乃是泰山圣母廟主人,并非來送吃食的小廝。先前為進門來,特意在林先生身上施了夢魘之術,冒犯之處,還請林先生見諒。”

    聽她這么說,胖子頓時睜大了眼睛。一臉迷茫,顯然還沒想明白發生了什么。

    我則是從她的話里,聽到了幾個關鍵信息。

    吳越?泰山圣母廟之主?

    我很確定自己不認識這個名字很奇怪的女子,也很確定自己跟這什么泰山圣母廟從來沒有過交集。

    她為何忽然過來找到了我?

    我仔細回憶了一下起剛才看的旅游手冊,上面對泰山圣母廟的介紹相對較多,言說其歷史悠久,興建之前,還有一段軼事。

    當時塔兒村中接連發生怪事,不時有人重病暴斃,圈養的牲畜離奇死亡,一個游方道人從此處路過,一眼便看出此地絕兇。要想化解橫禍,須得在山腰處興建一座廟宇,方能破局。諸多怪事已讓村里人心惶惶,聽聞有破解之法,便東家出錢,西家出力。七拼八湊建起了這座泰山圣母廟。

    自這廟落成以來,村里的怪事便消失了,此后那游方道人也在廟中住了下來,如此過了兩三年,村人漸漸習慣了寺廟和道人的存在,但凡遇到問題,便到廟里尋求幫助,而那道士從不拒絕。

    直到第四年初,村中有一戶人家遇到麻煩,上山尋找道士,但奇怪的是,無論這家人如何找尋。那道人卻蹤影全無。此后不出數日,村里便有人傳言,說那道人修煉有成,已經羽化飛升了。這個傳聞登時讓泰山圣母廟的香火達到了巔峰。

    這種故事一聽便是山村野史,自我踏入玄學界來,見過不知不少。所以先前也不以為意。但此時看著眼前的吳越,我開始覺得這個故事,似乎也不完全是編造的。...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