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造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在我的洞明之力下,張坎文周身各處,在我眼中一覽無余。第一眼,我便發現了他的天脈出了問題。

    天脈乃修行者體內,所有力量寄居之所。當初在點穴境界時,我的天脈曾經被陸子寧廢過,后來在老會長的幫助下,服用真龍涎,方才得以修復。自那之后,我天脈的堅韌程度,就到達了一種恐怖的境界,遠非同等級修行者可比。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再加上圣人印章的過濾,方才那天罰之力雖然殘暴,但對我來說,卻沒造成太大影響,順利被印章吞噬煉化。

    而張坎文不同,他們文山一脈傳承術法雖然神異。但天脈本身,卻與普通修行者無異,在天罰之力的威壓下,他雖然靠著自身堅毅無比的心志支撐了下來,但體內的天脈卻完全崩潰了。

    此時他殘破不堪的天脈,幾乎完全碎裂。變成了鋸齒一般的形狀,根本無法支撐道炁流轉。如果不趕緊修復,哪怕他能將天罰之力順利煉化,也無法將其容納于天脈之內,更無法將其吸收。

    不僅如此,天脈還是修行的基礎,就像我當初天脈崩裂時一樣,張坎文的天脈如果不能恢復,那么他今后的修行道路,也只能就此止步了。

    我心里再度焦躁了起來。

    怎么辦?當初我修復天脈,用的是真龍涎。可真龍涎珍貴無比,當年我也是機緣巧合,才從玄學會總部的真龍脈中得到那么一滴,自那之后,即便我見識過的真龍脈已然過百,但卻依舊沒有見過真龍涎的影子。

    當年玄學會那條真龍脈口中有真龍涎流出,我本以為所有的真龍脈都有,但這些年來。我見過了許多真龍脈之后,才發現,真龍涎是一種遠比真龍脈更加稀有的存在,只有極少數品質絕高的真龍脈處于衰變期時,才能產生那么一滴。此時匆忙之間,我該去哪里尋找真龍涎?

    王屋洞天?他們那里雖有四條真龍脈,但我在洞天福地重新分配真龍脈時,用洞明之力觀察過,王屋洞天新分來的四條真龍脈中,俱都沒有真龍涎存在,更何況,此時我根本就聯系不到王燦,即便有真龍脈,一時也救不了急。

    不過回憶著這件事,我卻想起了洞天福地重新分配真龍脈時,玉環曾大量吸收過真龍氣,此時玉環內儲存的真龍氣總量,甚至遠遠超過了一條品質最高的真龍脈。

    既然真龍涎是真龍脈精華所聚,理論上來說,只要有足夠的真龍氣,也能達到真龍涎的效果。

    我又看了一眼張坎文,咬了咬牙,不管了,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雖說給張坎文恢復天脈也不急于這一時,但他此時正在煉化天罰,如果天脈無法恢復,哪怕成功煉化天罰也只能是無用功,這著實太過可惜,所以,無論如何,我也得幫他一把。

    拿定主意之后,我將玉環取出,快速將其內真龍氣調出,往張坎文身上匯聚而去。

    此時的張坎文,全部精神都凝聚在與天罰余威的抗衡之中,對周身之事一無所知。任我施為,沒有一絲反抗。

    大量真龍脈自玉環中出來,流轉進入張坎文體內,循著他的經脈,逐漸匯聚到天脈之中。

    真龍脈本就有溫養之功效,但效果卻不明顯。進入天脈之后,絕大多數隨著天脈破損之處,消散到了外面,進而化為虛無。僅有極少一部分,才能沿著天脈繼續往前走。

    而在這個過程中,張坎文的天脈開始了緩慢的恢復愈合。

    所幸的是,玉環內的真龍氣十分充足,哪怕九成九的真龍氣都消散一空,在絕對大數量之下,還是有大量真龍脈繼續往里面進發,沿著他的天脈,成功完成了一個周天運轉。

    當然,那些消散的真龍氣最終大部分還是被玉環重新吸收了回來。

    一個周天運轉之后,張坎文的天脈似乎還是老樣子,看不出多少變化。

    畢竟真龍氣不是真龍涎,所以我心里也早有預見,并不為意,繼續催動著真龍脈開始第二個周天運轉。

    原本一個周天運轉。需要至少一兩個時辰的功夫,但我的修為遠超過此時的張坎文,在我主導催動下,只需要兩三分鐘,便可以完成一次完整的運轉。

    足足二十多次周天運轉之后,玉環內的真龍氣消散了一小半。我才終于看到張坎文的天脈有了肉眼可見的變化。

    原本那大量鋸齒狀的傷口底部愈合了大半,只剩下上面一小半還保持著殘破的狀態。

    真龍氣周天運轉的過程中,流失的主要原因,便是天脈上的這些傷口,如今傷口略一好轉,缺口便小了許多,接下來更是事半功倍,又是十數次周天運轉之后,張坎文天脈上的所有豁口,全部都凝聚在了一起!

    雖說傷患處依舊沒能完全恢復,但最起碼,天脈內的氣息不會在外逸出去。

    我繼續催動剩余的真龍氣,一刻不停的溫養著,但就在又兩個周天之后,我明顯感覺到,張坎文原本一動不動的身體,忽然抖動了一下。

    他醒了嗎?我連忙往張坎文臉上看去,卻發現他依舊雙目緊閉。臉頰兩側咀嚼肌突起,似乎正咬著牙,忍受著什么痛苦。

    很快,我便發現他的天脈內,忽地涌生出一道細微氣息,從天脈最底部緩緩上行,仿佛一條初生的小蛇般,蜿蜒不停。

    這道氣息非常微弱,但其內卻蘊藏著巨大的力量,不像是文山一脈傳承的道炁。

    我用洞明之力往他的天脈內看去,發現這條微弱的蜿蜒小蛇上,發出金色光芒。我心里頓時一動,莫非張坎文已經煉化了天罰之力,化成了自己體內可以使用的力量?

    帶著這種猜測,我控制著真龍氣暫時停了下來,等那蜿蜒小蛇游動到一處時,才控制著兩者,維持在一個速度。繼續溫養天脈。

    隨著一個有一個周天運轉,按小蛇一般的氣息逐漸膨大起來,甚至開始吞噬周遭的真龍氣。我也沒有控制,甚至繼續將玉環內的真龍氣往里輸送。

    每一個周天運轉完成后,那小蛇的氣息就增強一分,與此同時,張坎文的天脈也堅韌一分。直到午夜之時,張坎文的天脈已經完全修復,而接下來,無須我再操控著真龍氣的運轉,那條蜿蜒小蛇此時已經變得十分龐大,裹挾著周遭的真龍氣,開始了主動運轉。

    見此,我終于長長的吐了口氣。

    張坎文已經完全脫離了危險,雖然還沒清醒過來,但原本緊蹙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來,臉色再度恢復到了之前那種老僧坐禪的表情,看不出悲喜。

    我從地上爬起來,走到窗邊,一屁股坐到沙發上,身上知覺的無比疲累。

    從中午到現在,先是發現胖子昏迷,緊接著便是抵抗天罰之威,最后又引導著龐大的真龍氣。在張坎文天脈內做了數十次周天運轉,身子早已疲累到了極點。而此時,胖子的情況已經穩定,張坎文也開始好轉,我終于也能休息一下了。

    只是我進入注定不得空閑,才剛坐下片刻,方才安靜下來的張坎文,又出現了變化。

    我急忙往他身上看去,只見他此時周身氣勢陡然提升,從原本的點穴圓滿,一鼓作氣攀升到了點穴巔峰,停留片刻之后。氣勢再度攀升不止,一舉突破到了識耀境界。

    原本破碎的道炁源石,在他的天脈底部再次凝聚。

    一顆,兩顆,三顆……

    隨著曜星再次被凝聚,張坎文的修為也跟著疾速攀升。從識耀初期,到識耀中期、后期,再到識耀巔峰,前前后后,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

    一個時辰,修為從點穴境界直接攀升到識耀巔峰,這不可置信的一幕,如今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了我面前。

    自他天脈恢復,體內出現那條金色小蛇般的氣息之后,我就知道,這一次張坎文死中求生,必然得到極大造化。但當時最大的設想,也不過是他恢復到之前識曜四星左右的修為罷了。無論如何我也沒想到,他居然直接達到了識曜圓滿!只差一步,就是天師境界了!

    我看著張坎文,他依舊沒有睜開眼,原本慘淡的臉色。也隨著修為的恢復,變得紅潤了不少。而他的天脈之內,天罰之力逐漸平靜了下來,繼續緩緩流轉,經過底部的曜星時,被分解成無數精純道炁,變成能夠被張坎文掌控的力量。

    見到這種情形,我吐了口氣。天罰之力舒緩下來,意味著張坎文的修為提升終于止步。

    從點穴境界,一步登天,到達識曜圓滿,半步天師。張坎文雖然今日經歷磨難,但最終,卻是破解成蝶,得到了巨大好處,總算是天不負人。

    我徹底放心下來,伸了個懶腰,準備來開,但就在此時,張坎文身上氣勢卻陡然一變,情況似乎再度生變!...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