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封龍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封龍碑

    作為東道主以及魁首,王燦要忙碌的事情很多,進到會場之后,跟我告了聲罪,便自己忙碌去了。    .      .

    一直到半個時辰之后,王燦才再次出現在我身邊,又是連連賠罪,說是其他問題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問我這里有沒有什么需要。

    我自然沒什么需要,不過因為這次宴會是羅天大醮結束之后的宴會,我方才四處閑逛時,腦海浮現出一個問題,心里迫切想知道答案。

    羅天大醮的斗從來都不是目的,而是決定真龍脈使用權的手段。

    既然是斗,那必定有輸有贏,若是贏得場次夠多,原本的福地也能攀三十六小洞天,或者十大洞天的高位,陸振陽所在的靈山福地,以及林雪所在的邙山福地便是此類贏家的代表,這代表著他們所擁有的真龍脈,將會由原本的一條,增長至兩條或者三條;可若在斗節節敗退,那得將屬于自己的真龍脈交出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十大洞天之,之前排名第十的蒼山洞天,便敗在了陸振陽的手下,跌落神壇,從十大洞天的高位跌落到了三十六小洞天,這意味著,他們將要交出自己之前所擁有的資源,也不知是誰家的運數如此之好,能得到從它們手下勻出來的真龍脈。

    這種規則不難理解,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真龍脈無龐大,重新劃分時,究竟要怎么移動?

    這些年來,我見過的真龍脈著實不少,火神廟的真龍脈、玄學會總部的真龍脈、還有當年相留下來的半條真龍脈,細數起來,不王屋洞天少多少。這些真龍脈雖然大小狀態不一,但無一不是人力無法撼動的龐然大物,即便強如胡玉榮之類的頂級陽神天師,只怕也做不到此事。

    心里一邊尋思,我對王燦開口問道,“次你跟我說過,羅天大之后,各個洞天福地以新的排名,重新劃分真龍脈的歸屬。當時我沒有多問,但卻想不明白,洞天福地位置不會動,真龍脈重新劃分的話,必然牽涉到龍脈移動問題,你們洞天福地里,是如何移動真龍脈的?”

    之所以有此一問,并非我無的放矢。關于真龍脈的移動,迄今為止,我只見過一個東西可以做到,那便是當初姽婳送給我的玉環。

    洞天福地若是也能移動真龍脈,那他們手里,必定有類似玉環之物,說不定兩者之間會有什么關系。

    而且當初瞳瞳寄居在玉環里,還跟我說過,她曾經在玉環,見過一個與姽婳相似的女子,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覺得玉環之隱藏著極大隱秘,而且這隱秘與姽婳有關。若是能找到玉環的秘密,極有可能借此解開姽婳的秘密。

    我與姽婳相處的時間雖然不多,但我們的感情卻極好,可姽婳究竟是什么人,為何會被關押在地宮之,那該死的天道又為何不讓我同她在一起……這其有太多太多的秘密。這些秘密,直到如今我都一無所知,而姽婳顯然在顧忌著什么,也不愿告知于我,只能靠我自己去尋找答案。

    聽到我的問題,王燦沉默了一下,卻是笑著賣了個關子,對我道,“這個問題倒不用我回答,等下圣人自己便知道了。我剛才跟圣人說過,今日宴會本要搞定真龍脈重新劃分之事,這并非只是按新的排名做出名義的劃分,而是連之后的分配移動,都在這場宴會直接完成。”

    真龍脈的劃分移動,在這場宴會能全部完成?

    我下意識便覺得不可能,但王燦說的如此篤定,自然不可能騙我。剛想再問,王燦那邊卻是又遇到了什么問題,跟我告罪一聲,便直接離開了。

    王燦作為今日主角,忙碌是難免的,我也不好強行拉住他,只好任他去了,自己則是在會場四下搜尋起來,試圖找到與真龍脈移動、或者說玉環相關之物,但四下走動許久,我也沒發現任何線索。

    正搜尋間,一個年輕人卻是忽然出現在我面前,擋住了我前行的道路。

    他穿著精致的黑色西裝,帶金絲眼鏡,儼然一副商業精英的打扮,站在我面前,對我揚了揚手里的酒杯,笑著說道,“沒想到周先生也來參加了晚宴,這一次羅天大,周先生一場未敗,王兄能守住魁首之位,周先生當記首功,著實是少年英才!”

    此人面容有些熟悉,先前羅天大醮開始之前的宴會,王燦跟我介紹過他,此人名叫姜子,乃是前三十六小洞天之天目洞天的主人,若以黃白之物論身家,他倒是洞天福地內當之無愧的魁首。

    他是專門過來找我的?

    此人看去與我年齡相差不大,卻稱我少年英才,這讓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礙于他與王燦的關系,我也沒說什么,只是禮貌的回了兩句,想敷衍過去,可得到我的回應之后,這家伙似乎來了勁,搬了個凳子在我身邊坐下,一副要與我促膝長談的模樣。

    坐下來之后,他便接著跟我搭話,“周先生有如此實力,不知師承何家,在何處修行?為何從未在洞天福地之聽過先生的名號?”

    反正這時候王燦還在忙,宴會廳也找不到跟玉環有關之物,我索性便跟他聊了起來,笑著答道,“在下不過是凡俗世界里的山野散修而已,姜兄乃洞天福地之人,沒聽過在下名號也不怪。”

    交談了幾句之后,姜子變得越發親近起來,一口一個周兄,叫的好不親熱,繼續道,“周兄此言差異,憑你這份修為,便是在洞天福地之也足夠耀眼,怎么可能是無名之輩?姜某不才,在蘇杭之地經營著一些小本生意,對凡俗界的事務也還算得了解,不知道周兄平時居于何處?”

    居于何處?

    我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何意,但還是點頭回答道,“深圳!”

    姜子一笑,“那咱們的距離倒是不遠,將來若有閑暇,姜某必定去深圳登門拜訪,到時再跟周兄促膝長談。”

    這人處處透著古怪,不過我看他境界也不過印章后期與我相仿,心里也沒怎么在意,又寒暄兩句之后,終于把他打發了。

    姜子走之后沒一會兒,王燦便過來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燦臉掛著笑,找到我之后,便笑嘻嘻的說道,“圣人,您之前不是好真龍脈會怎么移動么?您往臺看便知道了。”

    我依言往主席臺了看去,霎時便挪不開了目光。

    原本空無一物的主席臺,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塊巨大石碑。這碑身自而下分作三層,每一層都有十個乃至數十個小格子不等,這些格子,有的有一點亮光,有的有兩點,三點,但最多的不過四點。

    我一眼便看明白了,這是剛剛結束的羅天大的排名!

    石碑最層的十個格子里,分別雕刻著王屋洞天、西城山洞天、委羽山洞天、靈山洞天等十個名字,而下面的兩層,則是新三十六小洞天與七十二福地的排名。

    因為有我與韓穩男的約定,所以西城山洞天在原有的排名只升了一位,從第三名變成了第二名,將老對手委羽山洞天壓了下去,隨后是趙昊的玄德洞天,因為被我傷了手臂,所以此次不但沒有奪得魁首之位,反而連前三都沒能進入,成了第四。而陸振陽的靈山福地,因為從七十二福地一步登天,成了十大洞天之的第五名,所以也更名為靈山洞天,排名排名僅在我們四家之下。

    隨后是三十六小洞天。

    原本玄德洞天是三十六小洞天之首,但因為趙昊今年有備而來,一路殺進了十大洞天,這個魁首之位便是成了今年新跌落的十大洞天括蒼山洞的囊之物,隨后三皇井洞天之流緊隨也緊隨其后,在原有的排名之攀升了不少……

    我大略的看了一下這些排名,倒發現了一件異之事。

    姜子的天目洞天,居然也從三十六小洞天之爬了起來,升到了十大洞天之,雖然只是吊車尾的第十名,但這其的差距之大,遠非一個名次所能衡量。

    當然,我最牽掛的并非這些排名,而是真龍脈如何移動分配,王燦讓我看此物是為了什么?莫非這塊石碑便如玉環一般,可以吸收移動真龍脈?

    王燦看出了我的疑惑,在一旁笑著對我解釋道,“此碑名喚封龍碑,有調動真龍脈之力,它會根據每一年羅天大醮的最新排名,確定真龍脈的分配問題。不僅如此,它還會根據真龍脈的強弱以及完好程度,給真龍脈分出等級,然后將其自動分配。”

    “當然,更重要的是,此碑重新分配之后,根本無須人力移動真龍脈,各個洞天內的真龍脈會自行完成移動!”

    我心里一驚,直接呆住了。

    真龍脈自行移動?

    雖說每一屆羅天大,排名變化都不會太大,但哪怕一些細微的變化,也會導致無數條真龍脈的移動變更,其有些洞天福地相距頗近,但更多洞天福地距離極遠,僅憑這座石碑,那些巨大的真龍脈,便能瞬息移動千里,完成重新分配……這怎么可能?

    這封龍碑到底是何物,竟有如此恐怖之威能?

    bk...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