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一百六十二章 果然是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關于那位故人,我心里也是一團亂麻,隱隱有些猜測,卻也說不準。

    思及至此,我突然又泛起難來。我之所以答應王燦陪我走這一趟,也只是因為他能調動王屋洞天的的陣法,即便此行遭遇危險,他也能通過陣法,保護我們周全。但如今陣法被破,雖然還沒殘損到不能使用的境地,但使用起來,威力只怕是大不如前,能否護佑我們安全,也有些說不準了。

    我倒還好,這些年遭遇的危險多了,也不在乎多這一次,可王燦一人關乎整個王屋洞天的氣運,卻不得不謹慎一些。

    我看了看王燦,有心勸他莫要跟我趟這渾水,但王燦看出了我的意思,立刻便搖頭拒絕了。對我道,“九鼎家族為圣人而生,怎會在圣人面前,趨避矛盾?為圣人赴死,乃我輩榮幸!”

    看他態度堅決,我也不好強令他回去,沉默片刻。王燦轉而安慰我道,“既來之,則安之。以咱們的實力,即便遇上陽神圓滿的天師,也不是沒有反擊之力。況且,這里是我王屋洞天,可不是他們西城山洞天的地盤,即便有危險,也無需以性命相搏,只要堅持片刻,咱們有的是援兵。”

    我本來也只是心里略有擔憂,西城山洞天究竟有無惡意還是兩說,我們也無需自己嚇自己。

    我點點頭,拍了拍王燦的肩膀,算是答應了。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緊閉的大門,突然被人從內而外的打開,迎著燈光,一道婷婷裊裊的身影走了出來,隨后在門口站定,對我說道。“是周易,周先生吧?奴婢綠蕪,奉宮主之命在此等候故人,先生請隨我來。”

    這女子很是年輕,不過二十五六的樣子,從聲音便能分辨出來,我向她看了一眼,心底微生驚奇。

    我震驚的,自然不是她的美貌,而是震驚于她的修為。

    洞天福地內,年輕的天師不少,便是李之煥那種年輕陽神天師也不鮮見。但問題是,那些天才天師,都是洞天福地的主脈,而眼前這女子,從服飾稱呼上可以明顯看出乃是西城山洞天奴仆。

    奴仆之中,如此年輕的天師,可就不尋常了,我還是第一次遇見。即便是王燦,看著這個綠蕪,臉色也變得有幾分怪異。

    整理好心緒,我招呼起王燦,來到綠蕪身前,輕聲應道,“在下正是周易,讓綠蕪姑娘久等了,咱們這就走吧。”

    說著,我抬腿邁步,準備往她身后的山谷進發,但這綠蕪卻沒有引路的意思,而是皺緊了眉頭,盯著王燦問道,“不知這位先生是……”

    這人倒有意思,來了王屋洞天,認識我,卻不認識此間主人王燦。

    我正欲介紹,王燦卻是自己踏上前來,自我介紹道,“在下王燦,乃是王屋洞天之主,周先生的朋友。得聞貴宮主乃是周先生的故人,有心結交一番。不請自來。叨擾了。”

    王燦的話不長,但言辭鑿鑿,不卑不亢,非但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隱隱之中也警告了綠蕪,告知他此地乃王屋洞天,他們若圖謀不軌。還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做決定。

    這綠蕪也不是好相與的,打量了王燦一眼,回了個禮,恭恭敬敬的回道,“早就聽聞王屋洞天的當代洞主,乃是萬中唯一的天才,修行家族兩不誤,年紀輕輕的便修得了天師的修為,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方才倒是綠蕪唐突了。既然是王家家主,又是周先生的朋友,也是咱們西城山的貴客,這就隨奴家來吧!”

    說完,也不待王燦回答,她施施然的轉身,當先往山谷領路而去。

    我與王燦對望一眼,一前一后,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我們遇到不少與綠蕪同樣裝束的宮女,但她們大都有自己的工作,誰也沒有多說什么。遇見了便在路邊等著,待我們通過后,才繼續忙碌自己手上的事情。

    這樣的場景我也曾見過,可都是在電視劇里邊,一些身份顯赫的大人物從路中央走過,地位稍有人不如的人等都要讓路。我本以為一輩子也不會遇上這種事,但今日卻走在了道路中央。讓旁人讓路于我。

    我與那些宮人素未謀面,她們如此恭敬,自然不是因為我,而是帶路的那個女人,綠蕪。

    心里這么琢磨,我對這個女人我愈發好奇。這個女人在西城山洞天究竟與什么樣的地位?與那位宮主又有什么關系?

    不多時,綠蕪將我們帶到了一處房間,叮囑我稍作等候,竟也離開了,偌大的房間便只余無與王燦二人面面相覷。

    不過我們也未多等,片刻之后,便有一陣腳步聲遙遙傳來。

    腳步聲頗重,應該是個男人,而且腳步很慢,似乎揣著什么心事。

    我循聲望去,即便心里早有猜測,但在看到那道人影之時,我還是忍不住心里一驚。

    韓穩男……果然是他!

    微微心驚之后,我很快恢復了過來。

    我本以為他死于殷商王陵的血祭井中,但如今想來,陸振陽背后的不過是小小的靈山福地。即便是在七十二福地之中也只是吊車尾的存在,他這樣的人都能從殷商王陵中存活,更何況是韓穩男呢?

    論天賦,韓穩男比陸振陽分毫不差;論背景,世俗之中,韓家便穩壓陸家一頭,論起各自背后的洞天福地,靈山洞天跟西城山洞天更是無法比較。

    殷商王陵一行,無論是韓家還是西城山洞天,既然韓穩男過去,定然也不會打著讓他去送死的念頭,必然另有打算。

    在那場獻祭中,陸振陽本意是將軒轅劍占為己有,但最終,軒轅劍被南宮所得,又轉贈于我,因此,陸振陽得到的也不過是一把蚩尤用過的法器,乍一比較,陸振陽在獻祭中的收獲比我卻有不如,但隨后。他卻以蚩尤斧得了蚩尤傳承,一舉突破到了陽神圓滿的境界,如此比較下來,倒是我不如陸振陽了。

    那韓穩男呢?他在那場獻祭中又得到了什么?應該不會比蚩尤的傳承差吧?

    他如今這所謂“宮主”身份,是不是也是因此而來?

    心里思索之時,韓穩男卻是看著我,腳步停了下來,在原地呆了片刻之后,這才重新踏步走到我跟前,甕聲甕氣的吐出一句話來,“周兄,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韓穩男從獻祭中活了過來,我心里自然是高興的,他畢竟是我的朋友。但我那么相信他,他卻幫幫玄學會之人抓我,雖然最后我也平安無恙的從殷商王陵中逃了出來,但這卻是我心里一個心結。

    談不上憤恨,但若說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卻也沒那么灑脫。

    好久不見……我咀嚼著這四個字,思考著他究竟是站在什么樣的角度同我寒暄,朋友?

    我點了點頭,回道,“是啊,好久不見!”

    得到答復,韓穩男臉上的尷尬明顯少了一點,這才在我面前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似乎是見我沒有要主動搭話的念頭,他轉頭看著王燦,寒暄了起來。

    “想必這位便是王屋洞天之主。王燦王先生吧?在下西城山洞天,韓穩男。”

    在這句話之前,對于韓穩男的身份,我還不太拿的準,但能以西城山洞天之名與王燦打招呼,那他自然便是此次羅天大醮,西城山動態年的話事人,那位神秘莫測的宮主。只是西城山傳承已久,韓穩男不過出自旁系,從韓家四叔的口中得知,他們也不過是剛剛才回歸主家,他何至于坐上宮主的寶座?難道只是因為天賦?不大可能。

    王燦不知道我與韓穩男的過往,不過從我的表現來看,他多少也猜到了一些東西。見我不沒有多說什么。便開口回應道,“韓宮主有禮了!西城山洞天專精誅卻精魔、防遏鬼試之道六事,下設九宮十八殿,不知宮主是哪一宮之主?”

    韓穩男瞥了我一眼,接著說道,“韓某乃為鎮魂宮宮主!”

    鎮魂宮?我不明白這鎮魂宮在西城山洞天的地位,但王燦自幼接手家族事物。對各大洞天福地了如指掌,聽聞之后,便開口同我解釋一番。

    從他的話里,我方才知道,這鎮魂宮在西城山洞天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

    為了保護重要人等的安全,洞天福地之中,多會以秘方將直系嫡傳或者重要之人的魂魄,留一縷在洞天福地內,派專人職守,這個地方便被稱之為鎮魂地。只是這西城山洞天略有不同,滿門上下,皆有一縷神魂被收納其中,說是保護眾人,其真實的目的。不過是為了便于掌控那些人等的行為罷了,這其中,但凡有人逾越了他們的等級制度,或是沒能完成洞天交代的任務,鎮魂宮宮主便會根據規定,給予相應的處罰,甚至可以決定當事人的生死。

    所以鎮魂宮的權力極大。堪稱諸宮之首。

    而這鎮魂宮最厲害之處還不是在此,而是歷代鎮魂宮宮主,便是下一任西城山洞天之主!...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