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囂張無比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吞噬陸振陽之后,那罡風狂龍顯得越發妖異起來,在擂臺翻轉來回,每一縷罡風都好似一柄無堅不摧的鋼刀,不停的切割,空氣盡是骨骼破裂的聲音。

    約莫幾個呼吸之后,李之煥身邊的罡風漸漸消散開來,顯露出他那略顯年輕,但卻氣魄無雙的英姿。他嘴角輕笑,右手一招,那狂莽的罡風巨龍,在擂臺的另一端回過頭來,化作一道小小的龍卷,停在了他的手心里。

    “靈山陸振陽?”李之煥掂了掂那道龍卷,面露出不屑,“也不過如此。”

    那道龍卷有多可怕,我不得而知,但僅憑那散逸而出的凜冽罡風,我也能感受到,那絕對不是任何人能以血肉之軀抗衡的力量。哪怕是陽神,在這種力量之下,也兇多吉少。

    一點黑芒自龍卷的底部升起,仿佛被卷入旋窩的一尾金魚,搖晃著身體試圖掙扎,但那小小身軀,怎么可能是旋窩的對手?它的掙扎,不過是臨死前的不甘罷了。

    剛與兒子重逢,緊接著便又親眼目睹他生命垂危,陸承一臉的血色瞬間消失。沉默片刻之后,他終是沒能忍住,往前踏出兩步,引動了真元。

    他不顧羅天大醮的賽規則,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對手,作勢便欲從李之煥手里救出陸振陽。

    舉印章天師之力,與陽神天師拼……

    這種行為,只能用愚蠢來形容。但看著他的動作,我心里卻流露出一絲不忍。

    或許是牽涉到陸家人的緣故,我忍不住想起,當年陸子安殺我之時,我的父親,也同此時的陸承一一樣,為了自己的孩子,不惜以凡人之軀,高舉著鋤頭,站在了天師的對面……

    世間父愛大抵如是,如我父親之于我,如王坤之于小王勵。

    陸家人都該死,可在我心里,卻不該是如此死法。

    羅天大之自有規則,我作為王燦邀請助拳之人,不可能破壞規矩,所以,即便心不忍,我也只能遙遙的嘆一口氣。

    王燦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輕笑一聲勸道,“圣人何故嘆氣?陸振陽死了,對咱們來說,可是一件大好事。”

    聞言,我苦笑著搖了搖頭。

    陸振陽死了,對我來說,的確是好事。但我嘆氣卻并非為他,只是為了陸承一的舔犢之情罷了。

    這話我對王燦也無從說起,索性也不說話,目光又往擂臺看去。

    我沒阻攔陸承一,此時卻有別人做了。在陸承一準備出手的那一刻,一旁的陸承平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大聲勸道,“大哥,陽神天師之間的戰斗,已經不是我等能左右的了。家族為重……我們還是等等,如果振陽失敗了,咱們還得保證拿下其余兩場的勝利才行啊。”

    “家族……”陸承一嘴里喃喃念著,那捏緊了的拳頭,醞釀了好幾次,終究還是沒有揮出去。

    眼見陸承一恢復冷靜,陸承平這才松了口氣,轉身對著李之煥拱手施禮,正欲說些什么時,他的表情卻忽然凝固,眼底一片精光綻放出來。

    我急忙調轉目光,往李之煥的方向看去。只見那道龍卷之,原本早已消失的黑芒,不知何時又顯現了出來,在磅礴的真元之一閃一滅,不過短短幾息時間,便如一顆火球般明亮。

    李之煥臉的不屑頓時收攏,眉頭微皺起來,旋即便調動全身真元,源源不斷的向龍卷送去。

    顯然,陸振陽并未坐以待斃,而是開始了反擊。

    李之煥搬運真元的速度很快,但陸振陽化作的黑芒更快,趁著李之煥搬運真元的間隙,那黑芒逆著龍卷,向李之煥的手心疾速沖刺。那種瘋狂的勁頭,將整個龍卷都染成了黑色。

    李之煥的面色吃力起來,臉的不屑再也無處尋覓。

    王燦猛地一下從我身邊站了起來,失聲道,“怎么會這樣?”

    瞧他的樣子,竟是李之煥還要著急幾分。

    斗結果自然不可能隨著王燦的心意進行。事實,像我最初想的那樣,陸振陽的實力絕不遜于李之煥,哪怕他出人意料的選擇了以肉身硬抗李之煥的真元龍卷,也依舊能以蠻力破之。

    李之煥慘叫一聲,右手的龍卷霎時失控,逃離了他的手心。

    一團漆黑的龍卷在擂臺越轉越快,體積也變得越來越大,不過幾次呼吸的時間便覆蓋了全場。李之煥縮在原地,竟也不顧陸振陽即將脫離困境,只是抱著右手,任由陸振陽全力施為。

    兩人的斗結果,很大程度決定了他們身后家族的百年氣運,斷然沒有留手的余地。李之煥此時選擇罷手,絕不可能是留情,唯一的可能是,他已沒有余力。陸振陽掙脫出來的那一下,多半已經廢了他的右手。

    旋轉的龍卷微微一滯,霎時飄散開來。陸振陽那殘缺丑陋的身軀也隨之顯現。

    龍卷散去之后,我也終于看清了李之煥的情況。

    他我想的還要狼狽,右手手心已經沒了血肉,取而代之的是個嬰兒拳頭大小的空洞。

    我吃驚于陸振陽的狠厲,但陸振陽卻渾不在意,他右手一抓,飄逸的罡風又向他的手心匯聚而去,霎時化作一條漆黑的罡風長龍。

    我只是看了一眼,便暗暗心驚。他這罡風長龍,之李之煥先前真元匯聚的龍卷,不知強悍了多少倍。

    長龍在風里一躍而起,幾乎擋住了天的太陽,整個會場的光線為之一滯,幾乎所有人都味道那股濃郁的血腥,即便是隔著擂臺的屏障,也給人一種充滿壓力的窒息感。

    陸振陽施施然的站血色狂龍之下,一身漆黑的披風無風自動,臉那張黑色的面具,陰沉的像一塊萬年玄冰。

    他雙手后背,帶著居高臨下氣勢,“三十六小洞天?不過如此!”

    方才李之煥用來嘲笑他的話,陸振陽又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不同的是,他沒提李之煥的名字,甚至沒提太山洞天的名字,似是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我看著陸振陽那威猛無匹的氣勢,神色無的凝重。

    現在的陸振陽,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的他,如跳梁小丑一般,性格殘忍、極端,而且幼稚。而現在的他,短短的幾句話,霸道盡顯。

    擂臺四周圍觀的眾人,再無人敢嘲笑陸振陽被麒麟騎在身的狼狽,也再無人會覺得陸振陽以肉身硬抗罡氣龍卷是愚蠢舉動。

    從始至終,這場斗的主動權都沒被李之煥掌控過,即便他一度掌控了陸振陽的生死,那也不過是陸振陽故意示弱表現出來的假象。從一開始,陸振陽便掌控了全局。

    我看了看觀禮臺的眾人,他們看向陸振陽的目光一改之前的嘲弄,反而帶了幾分心悸與慶幸,似乎在慶幸不是自己遇到了這個瘋子。

    此時擂臺的李之煥,蒼白的臉終于恢復了幾分血色,應該正在以真元之力恢復傷勢。而他隨行的兩個師門長輩,似乎是要前幫忙,卻被他制止了。

    李之煥緩緩的抬起頭來,盯著陸振陽慘然一笑,說道,“好一個靈山陸振陽!剛才是我小看你了,招出你天師陽神,你我之間來一場堂堂正正的試!”

    堂堂正正?

    我搖頭笑了笑,果然是洞天福地里的少年天才啊……江湖險惡,尤其是這個以性命相搏的擂臺,誰會與你堂堂正正?

    更何況他面對的還是如毒蛇一般陰毒的陸振陽,他的一貫風格可不是堂堂正正。

    “堂堂正正?”陸振陽果然如我想的一樣,輕蔑的嗤笑一聲,除了反問的四個字之外,連回答不看,直接抬起干枯的右手,輕輕一招。

    根本不等李之煥做出反應,那條黑色長龍,便直奔他而去。

    罡風長龍一挺腰,從陸振陽的耳畔劃過,整個動作看起來很慢,但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出現在了李之煥的面前。一張口,直接將他吞了進去。

    即便已經與陸振陽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瘋子有過交手,但再應對起來,李之煥還是有些吃力。在被罡風巨龍吞噬之前,我清楚的看見他手捏著手印,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但依舊沒能躲過陸振陽的第二輪襲。

    李之煥不過剛剛突破至陽神天師后期,罡風狂龍在他手便銳不可當。現今,那狂龍又落到了實力強加強橫的陸振陽手,被他施展出來,威勢更是不知強橫了多少。

    狂龍在擂臺空盤旋著,隱隱發出幾聲嘶吼,似乎是在叫囂這什么,睥睨之意陸振陽有過之而無不及。

    數息之后,隨著陸振陽將懸在空的右手輕輕的放下,那罡風狂龍隨之沉下頭顱,將李之煥吐了出來。此時他早已昏死過去,如一團破麻袋般,直挺挺的摔落到地。

    到此時,這場斗的結果已經非常清晰了。我本以為陸振陽會收斂一些,卻不曾想,他俯瞰著擂臺四周,伸手一揮,那罡風狂龍竟繞著擂臺轉了一圈,直挺挺的向觀禮臺撲了過來。

    雖有羅天大醮的屏障阻隔,但這一幕帶來的沖擊卻極大,連我也不由變色,更有甚者,已經下意識的召出陽神印章來阻擋。

    那狂龍終究沒能撲觀禮臺,而是撞在屏障之,化作一片璀璨亮光,繼而消散于無形。

    王燦站在我的身邊,凝結著“圣靈統衛”四個大字的天師印章懸浮于頭頂,臉色凝重得可怕。

    我知道他在擔憂什么,因為他擔憂之事,也正是我所擔憂的。...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