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七章 徒呼奈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修行之人,誰都想一步登天,成就天師境界。為了這個目的,不知多少人前仆后繼,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可最后真能順利晉階天師的又有幾人?

    境界能夠提升到識曜大圓滿已經極不容易了,想要再晉階一步,就像張坎文說的,雖只一線之隔,卻是天塹!多少人終生停留在識曜大圓滿的境界難以提升?

    說是一層窗戶紙,實際卻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嚴格說來我是幸運的,吸收了那太歲體內龐大的巫炁之后,我的修為大進,體內所存的巫炁數量更是有普通的識曜大圓滿境界之人的數十倍!怕是比起那些陽神天師都不遑多讓。

    更重要的是。我心里很確定,大道之門我已經推開了,只要我愿意,隨時就能晉階天師!那道難以逾越的鴻溝,我早已跨了過來。

    對我來說,天塹不在于修為,而在于身上的兩道苗疆祖蠱。

    一世苦修到頭來卻為人做了嫁衣,這種事任誰遇到都不會甘心。所以,在沒解決身上的隱患之前,我是不可能強行提升到天師境界的。

    我自認為自己擁有足夠的仁愛之心,可割肉飼鷹這種圣人行為,我不可能做得到。

    小王勵的性命很重要,在我能力范圍之內,我一定會救,甚至犧牲一些自己的利益,冒一些風險,我也在所不惜。可這不代表著,我會不顧身上的隱憂,為了救他不顧一切。

    我終究不是那樣的圣人。

    只是這樣一來,我心中難免生出些許愧歉,站在那里半晌沒有說話,良久之后,才嘆了口氣。為今之計,只能等著祭祀惡靈快些回轉,幫我解決掉身上的麻煩。只是我卻沒有多少底氣,祭祀惡靈來歷神秘,向來見首不見尾,他什么時候能回來,我心里實在沒底。

    張坎文見我半天不說話,眉頭微皺問道,“周易,你是不是沒有信心?”

    我搖頭苦笑,卻也沒多提自己身上的困境,只是開口嘆道,“境界突破之事。向來只看機緣,有沒有信心卻是沒太大差別的,而機緣二字,最是飄渺,我實在也說不準……且不說我,我記得張大哥你身上的《正氣歌》古本,可以助你短暫到達天師境界,屆時你動用那古本之力,可否能催動文山硯?”

    當初在殷商王陵時,張坎文曾多次用《正氣歌》古本,短暫進入天師境界,先前我沒想起這件事,此時說著說著,心里卻是忽然冒出了這個想法。

    想到此處,我心里略略安穩了一些,若是這一招可行,那就再好不過,我心里也無需那么糾結。

    只可惜,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這樣簡單。

    張坎文聽了我的話,立刻便搖頭道,“若能如此,我先前何須生出殺掉小王勵的心思?那邪物修為十分高絕,用文山硯將其鎮壓,也不過只是我的一個想法,究竟能不能成功,我也拿不準,最多只有七八成把握而已。

    哪怕不考慮這點,鎮壓的過程也絕不會一蹴而就。我耗費一頁古本只能助我達到兩個時辰的天師境界,說是天師,實際上比真正的天師境界還相差不少。而這文山硯又是通靈法器,催動它需要更加磅礴的道炁,屆時以我這個偽天師的修為,根本遠遠不夠。

    所以周易,想要救小王勵。還是得靠你晉階天師,方才有一線希望!”

    借助外物,跟真正到達天師的確是不一樣的,而且相差頗大。這個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實際上,方才那句話問出口的時候,我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只是內心還帶著一絲幻想罷了。

    這種幻想徹底破滅之后,我卻也不再想那么多了,因為擔心打擊到張坎文,我也沒提自己面臨的困境,只是淡淡說道,“畢竟還有時間,我一定會盡力晉階到天師境界。”

    張坎文跟著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么,只是伸手從我懷里接過了小王勵,開口道,“時候不早了,你又一路舟車勞頓,早些休息吧,明天我們再來看小王勵。”

    此時天色的確很晚了,跟張坎文道了一聲晚安之后,我便舉步離開,誰知到了門口,我剛一開門,抬眼就看到王永軍和王坤夫婦三人。

    他們三人此時正躡手躡腳的往外走,我冷不丁的走出來,他們三人都是一怔。身子頓在那里,臉色都微微帶著幾分尷尬。

    早在剛才談話的時候我就聽到門外有些動靜,不過因為未曾感覺到有道炁波動,我也沒在意,不想卻是這一家子跑來偷聽我和張坎文的談話。

    “這……周大師,我們,我們……”

    王坤撓著頭,臉色有點發紅,偷聽被抓到現行,此時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臊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

    其實幾人的反應已經夠快了,只不過此時我已經是準天師的修為,步伐也比普通人快得多,從屋里出來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們根本來不及逃離。

    “周大師,張大師,你們剛才的話,我們都聽到了……感謝你們兩位能傾力救助王勵,我王永軍在這里謝過了!王坤,過來,給兩位大師磕個頭,感謝兩位大師救命之恩!”

    王永軍是老江湖,這會兒也沒再多說偷聽之事,反倒是拉著王坤朝我和張坎文下跪。

    待王坤夫婦也跪下之后,王永軍才又道,“還請周大師和張大師勿怪,先前王勵傷到張大師一事,我們一家子也都很害怕,心里怎么也想不到理由,這次見到兩位密談,我實在是沒忍住……是我太過唐突,冒犯了兩位大師……”

    王永軍面色蒼白,又是感激又是愧歉,同時還帶著幾分驚惶。說完之后,更是把頭重重的磕了下去。

    從當初來到深圳解決苗疆蠱女那件事開始,這些年我跟王永軍的接觸很多,在他心里,我怕是早就成了神明一般的人物。

    而張坎文在廣州這邊名氣也頗為響亮,估計在王永軍心里,我倆是僅有能救小王勵的人。所以,這個馳騁商海多年的商道巨擘,竟然親自下跪磕頭求救。

    沒有子嗣的王永軍一直視王坤如己出,小王勵更是被他當成親孫子一般。

    “兩位大師請一定救救小王勵,不管花多少錢,我王永軍都不皺一下眉頭!”

    王永軍說著說著忍不住老淚縱橫,哭了起來。

    到了他這個歲數,錢財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就是家人健康,天倫之樂。

    初為人父母的王坤夫婦此時更是哭的稀里嘩啦,淚水流的不計成本,尤其是王坤老婆,早已哭成了淚人。

    我懷里的小王勵就是他們的所有希望,對眼前這個家庭來講,沒什么東西比這個被孽障附身的嬰兒更加重要!

    以前我曾看過這么一個說法,說怎樣才能證明一個人留在世上走了一遭?

    金錢?總有花完的時候;房產?總有推倒重建的時候……能證明一個人來這世上走了一遭最好的證據就是留下子女!

    香火是可以生生不息,像個接力棒一樣一代接著一代傳遞下去的。

    如今我懷里這個正在熟睡的嬰兒,就是傳遞眼前這個家族接力棒的香火!

    我可以理解初為人父母的王坤夫婦要是沒了這個孩子,心里會受到多大的打擊;我可以理解年過半百的王永軍要是失去了這個孫子,內心會是多大的悲痛。

    我自己不也剛剛遭遇過家庭巨變?

    樹欲靜而風不止,眼前三人梨花帶雨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我的雙親,勤勞憨厚的爸爸和喜歡嘮叨的媽媽,當初陸家那群雜碎威脅我的時候我的父母不也如此?

    當初為了救我,我的父母不停的跪在地上給陸家那群雜碎磕頭,他們不也是為了救我的性命?

    做父母的對子女其實沒有任何奢望,只是希望子女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現在眼前三人的心里估計跟我父母當初心里所想也差不許多吧!

    我此時懷里還抱著小王勵,連忙把小王勵遞給王坤夫人,這就趕忙拉著王永軍:“王叔叔,快起來,地上涼。我跟小王勵很投緣,一定會盡力救他的!”

    張坎文看來也是大受感動,連忙攙起幾人:“你們也是糊涂,我是小王勵的師傅,正經受了他拜師之禮的。你們想救他,我又何忍看他死去?”

    “我王家在這里感謝兩位的大恩大德了!”

    我們兩個好不容易這才把三人拉了起來,王永軍激動的不行,甚至還說要是我們能夠治好小王勵,不惜拿出一半家產來感謝我們。

    我和張坎文都是修行之人,對錢財不甚看重,對他這話并不在意,好生安撫了好久這才讓幾人的心情重新平復下來,抱著孩子走開了。

    看著這一家子走的時候那落寞的身影,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對天下蒼生來說,小王勵如今是個大威脅,他胸口那個凹坑里可能住的是一個修為極高的妖孽,任由其出世,往大了說,涂炭生靈都不是沒有可能。

    可對于王家人來說,小王勵只是個呱呱墜地的嬰兒,是他們家族唯一的希望。

    且不說王永軍一直以來對我幫助很大,就是沖著這個愛哭愛笑的小王勵,我也一定會盡全力護他周全。

    只是身上的蠱……想到此處,我不由又是一聲長嘆。

    張坎文倒不似我這般糾結,只是胡子拉碴的臉上更多了幾分堅定,感慨道,“無論如何,我也會拼盡全力。只是……任重道遠啊!”

    他與我不同,就像先前他寧可殺掉小王勵,也不愿讓小王勵體內的邪物出來禍亂人間一樣。若是我倆此時的處境交換。我相信,他一定會選擇舍身取義。

    人與人不同,我倒不會因此羞愧,只是內心的歉意更深,同時心頭還有一種無助。

    張坎文愿意舍身取義,但卻沒有辦法。我有辦法,卻做不到舍棄生死。世間之事,大多如此,徒呼奈何。

    沉默偏科,我們兩個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沒再說話,各自都回了自己房間。

    風水玄學店重新修建之后,內部結構也更改了許多,特意給我準備的房間很大,用的是中國傳統風格裝修,巨幅的山水畫屏風、鎏金的墻面、精致的木床,地面也不是用的現代地板,而是鋪的古代的青磚;

    客廳圓桌上放著一套玲瓏的茶具;原木書桌上擺著一套筆墨紙硯之類,連柱子上都雕撰著各種精致圖案,顯然用盡了心思。

    此時我的心情有些沉重,倒沒心思四下欣賞,進了門我便脫掉鞋子,躺在床上,繼續尋思解救小王勵之事。

    到現在我對小王勵體內寄存那邪物也了解不多,除了知曉這東西修為高超以外幾乎一無所知。不過這倒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我能不能晉升天師。

    在床上沉默的躺了一會兒。我爬起身,走到鏡子旁,除去上衣,觀察起了身上的麒麟紋身。...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