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一百六十章 浮游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修行無歲月,眨眼之間,一個月便已過去。

    在這一個月時間里,我已經習慣了目前的平靜局面,心里也愈發沉穩,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修行上。

    尸陰宗內局勢日益復雜,想在這錯綜復雜的局勢中保住性命,終究還是得依仗自身修為,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當然,在苦修的同時,我要沒忘向祭祀惡靈討教修行上的問題。

    祭祀惡靈的修為極高,雖然他沒親口說過自己的修為,但根據當初在殷商王陵內那一眾天師的對話,我大概知道。祭祀惡靈的修為似乎在“霞舉”境界。

    這個“霞舉”境界究竟是不是所謂的“霞舉飛升”,至今我依然不曾知曉,但不管是不是,這種比天師還要高出許多的修行境界,莫說對普通人,就連對我這種修行之人來說,也與飛升的仙人沒有多大區別。

    修為決定眼界和見識,以祭祀惡靈的修為,隨便對我點撥幾句,都能讓我受益匪淺。

    抱著這種心思,我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沒少跟他討教,但結果卻讓我有些傻眼。

    祭祀惡靈對我的態度極好,幾乎是有問必答,有時候甚至放棄修行來跟我討論,但無奈的是,他給我的答案盡是艱澀玄奧的話語,絕大多數我都聽不懂,就算偶有聽懂的,也與我一直以來學到的道法基礎不甚相符。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該不該采納他給的答案。

    到后來,我慢慢明白了,道玄之法,在數千年的流傳過程中,必然有衍化更改,祭祀惡靈乃是先秦之前的人物,他所修習的道法,與后世道法根本就是兩種東西了,我聽不明白也很正常。

    想明白這個問題之后,我不再拿修行上遇到的事情去求問,而是閑暇之時,跟他聊一些遠古道玄典籍,譬如三易等。

    三易乃是指《連山》、《歸藏》、《易經》三書。其中《易經》最為后世推崇,知名度也更高,但實際上,《易經》又名《周易》,只是三易之一。《周禮》曾云:“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連山易,二曰歸藏易,三曰周易。”

    《連山》、《歸藏》又稱《夏易》和《商易》。乃是夏朝和商朝的易經,屬先天之易,現已失傳,僅有些許殘篇留下。

    跟祭祀惡靈討論起三易,我原本還以為能從他口中得知失傳的夏商二易。卻不曾想,說起這些東西,祭祀惡靈一臉茫然無所知的表情,根本不知道我在說什么。

    他不知道《周易》還則罷了,畢竟成書已是周文王之時,可《連山》、《歸藏》,一為夏易,一為商易,都是祭祀惡靈生前成書,他怎么會完全不知道?

    尤其是《歸藏》一書。本是商易,祭祀惡靈身為商朝祭祀,卻不知商易,著實讓人想不明白。

    我好奇的詢問其中原因,祭祀惡靈卻明顯不想多說。我也不好再問,轉而說起了巫道之爭。

    通過南宮給我提供的消息,加上我在其他地方搜集的材料來看,巫道之爭乃是先古神話乃至洪荒之時便已開始的事,不過利用人祭之禮開始滅巫運動,卻是從商朝開始的,祭祀惡靈身為商朝祭祀,定然對這方面比較了解。

    跟我推測的一樣,祭祀惡靈的確對這方面比較了解,但說起這個話題之后,還不等我多問,祭祀惡靈忽然開口對我問道,“你體內巫道二炁皆有,為何不齊頭并進,共同修行?”

    我微微一怔,齊頭并進共同修行?我倒是想,當時南宮也跟我說過要同時識曜,可道炁遭遇天障,至今也無解決辦法。

    我苦笑著把自己道炁天障之事說了出來,誰知祭祀惡靈馬上又道。“天障之事不難解決,你身上便攜帶著一條相柳,怎么不拿來用?”

    相柳?他不說我幾乎都要忘了,自當初從燕南天手里拿到那條相柳,我一直攜帶在身上,迄今已有半年之久。

    只是相柳能解決道炁天障?我疑惑對祭祀惡靈問道,“我聽人說,相柳可溝通武道二炁,使其轉化,但若將我體內巫炁轉化為道炁的話。道炁天障自然是解決了,可巫炁卻沒有了,怎么達到齊頭并進共同修行的效果?”

    祭祀惡靈點點頭,“你說的沒錯,單用相柳一物。只能單方面轉化,但若加上另外一樣東西,卻能讓巫道二炁達到平衡……這種平衡以巫道二炁中修為更高一方來算,也就是說,能將你體內道炁也提升到與巫炁一般的修為。”

    我心頭巨震,張大嘴巴,老半天才不敢相信的反問,“你說的是真的?另外那一樣東西是什么?”

    祭祀惡靈壓根沒有理會我的反問,只是點頭回答了第二個問題,開口道。“浮游。”

    浮游?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那種水生的小昆蟲,也就是俗語“蜉蝣撼大樹”中的蜉蝣,但很快就意識到此浮游非彼蜉蝣。

    相傳共工氏手下有兩異獸,一為相柳,一為浮游。既然說到了相柳,那這浮游定然是與相柳齊名的洪荒異種。

    想明白之后,我心里的震驚頓時減退了不少,當初那相柳只是機緣巧合之下才被我得到,中途還歷經坎坷,現在我去哪兒再找這個浮游去。

    當然。明知道不大可能尋到這種東西,但我還是抱著希望對祭祀惡靈問道,“去哪里能找到浮游?”

    祭祀惡靈聽到我的問題,忽然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容。

    我看的一愣,祭祀惡靈這家伙早先一直都是滿臉恐怖模樣,直到寄身小僵尸體內之后,才面容和諧了些,但也依舊是滿臉冰冷的模樣,幾乎沒有任何表情……現在居然露出了笑容,讓我莫名有些驚詫。

    他卻不理回我。左右環顧兩眼之后,對我笑道,“浮游乃至微至小之物,散布世間,自遠古至今,從未斷絕。”

    我微微皺起眉頭,沒太聽懂他的意思,不過不等我再問,祭祀惡靈忽然伸出手在自己身前猛地一抓。

    因為我就坐在他的身前,心里又在想事情。被他這動作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身子往后面趔了一下,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祭祀惡靈已經把他的手伸到了我面前,攤開手掌。又對我問道,“看到了嗎?”

    我低頭看著他空無一物的手掌,心里詫異,反問他道,“看到什么?”

    祭祀惡靈也不回話。另一只手在空中又是憑虛一抓,似乎抓到了什么東西的模樣,往自己攤開的那個手掌中甩了過去。

    我低頭再看,他那攤開的手掌中依然空無一物。

    祭祀惡靈依舊不理會我,另一只手在空中繼續憑虛抓取。然后丟到自己攤開的手掌中。

    他怪異的舉動一連又做了十次,我在旁邊看的愈發迷茫,滿臉都是古怪神情。

    直到他最后一次憑空抓取之后,祭祀惡靈才終于低頭看著我,臉上依舊微微笑著,又對我道,“浮游之物,本就不是肉眼所能看到,不過現在我湊足了地支之數,這十二只浮游湊在一起,沾了地氣,以你的修為,應該能勉強看到了。”

    說完,他最后一次把手里的東西往攤開的手掌上面一甩,我連忙低頭看去,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呼。

    就像祭祀惡靈說的那樣,我的確在他手掌上看到了東西。

    那是極為微小的一團黑色物體,比芝麻粒還要小上許多,但卻在扭曲翻滾著,最為詭異的是,我仔細盯著看時,還能見到那扭曲滾動著的黑粒上,間或會露出一張非常微小的面龐,看起來依稀像是張憤怒的人臉,正在對著我咆哮。

    這就是浮游?...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