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以眼還眼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耗盡本源之力后,那群天師之中,有半數此時還處于昏迷的狀態,陸子陽也是其中之一。

    我沒管其他人,走過去抬腳就要把陸子陽踢醒,此時谷會長卻忽然開口,面色森然的對我問道,“周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暫時收住了腳,沖他一笑,“陸振陽伙同陸子寧殺我父母之事,你身為玄學會會長,應該有所耳聞吧?”

    谷會長眉頭一皺,微微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這事我有所耳聞,不過……這是你們之間的私怨,玄學會也不好干涉。”

    好一個不好干涉。我搖搖頭,懶得再跟他廢話,抬腳就踢到了陸子陽的身上。

    這一下我并未用太大力。一腳過去,陸子陽身體只是翻動了一下,人卻并未醒來。

    不等我再踢,谷會長又沖對我問道,“你莫非是想把怨氣發泄到陸子陽身上?”

    我沒轉頭。只是淡然回道,“不是發泄,是找他討債。”

    “討債?”谷會長咬牙從地上站了起來,沉聲道,“冤有頭債有主,殺你父母的是陸子寧和陸振陽,你找陸子陽卻是為何?”

    如此強詞奪理的話,我根本沒有回應的必要,直接抬腳朝著陸子陽的背上又踹了過去。這一腳我加了力道,嘭的一聲。如同踢到沙袋上一般,陸子陽的身體直接滾出去兩米多的距離,撞到后面另一個昏迷的天師身上之后才停了下來,而他也終于睜開了眼,一臉錯愕的看著周圍,顯然腦子還在迷糊之中。

    我走過去把他上半身從地上拖起來,斜靠在后面那天師的身上后,沖他問道,“陸家主,可還記得你陸家與我的仇怨?”

    陸子陽腦子似乎還有些不清醒,抬眼看著我,過了好一會兒之后,瞳孔之中才有了焦距,似乎也聽明白了我的話,瞬間便皺起了眉頭,厲色說道,“仇怨?你要做什么?”

    我沖他一笑,“我不要做什么,只是把當初陸子寧對我父母做的事,對你也做一遍而已。”

    陸子陽面色勃然一變。竟是冷笑起來,“你這兔崽子口氣不小,老夫雖然現在暫時無法動用修為,可隨手捏死你還是小事一樁。”

    他方才處于昏迷之中,不像谷會長那樣看到了我修為恢復的模樣。此時顯然還以為我全身修為被封禁呢。

    不等我開口,旁邊的谷會長先嘆了口氣,對他道,“陸兄,周易此時修為已然恢復。”

    “什么?”陸子陽的冷笑瞬間凝固到了臉上,不可置信的急促問道,“怎么回事?誰給他解開了封禁?”

    這時候陸子陽終于慌了。

    谷會長搖了搖頭,“并未見有人給他解開封禁,但他……的確是恢復了修為。”

    陸子陽臉上終于流露出了一絲驚慌,不過很快,他便又色厲內荏的疾聲沖我說道,“周易,我告訴你,先前你跟陸家之間雖有仇怨,但陸家并未將你趕盡殺絕。現在你若趁危對我出手,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莫非你真以為陸家沒實力對付你嗎?”

    我忍不住冷笑起來,陸家還未對我趕盡殺絕?殺我父母,廢我修為。斷我經脈,這都不算趕盡殺絕,那什么算?

    “莫非我與你陸家此時還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么?”我低頭看著陸子陽,手里慢慢從身上拿出來兩張金光符。

    “你!”他憤怒的瞪著我,嘴里卻說不出話來。沉默片刻之后,臉上惱怒的神情明顯收斂了起來,又沖我道,“你父母之死,確實是我陸家人做的不對。但周易,你聽我說,人死不能復生,殺了我你父母也不可能再活過來,你得為自己考慮。”

    我沒有說話。手里接引巫炁,慢慢朝著金光符上涌了過去。

    雖然無法動用修為,但身為天師,陸子陽自然能感應到我手上的巫炁波動,他的表情愈發驚慌起來。急促又沖我道,“你聽我說!你現在雖然是巫族身份,整個玄學界都欲要將你除去,但那只是名義上的口號而已,根本沒人全力去誅殺你。但你要是對我下手,我陸家祖堂之內,有我的本命玉牌,我若身故,陸家人第一時間便能知道,而且以我的天師魂力,足夠我將這里的事傳遞給陸家人知道,一旦如此,從今日開始,你便要承受陸家永無止盡的追殺!以你的修為,莫說逃脫誅殺。便是想隱姓埋名躲起來都不可能做到,我的怨念會一直纏繞在你身上,為陸家人指路,直到殺死你為止!”

    我慢慢的聽他說著,手中灌注巫炁的動作根本沒有停下。待他說完之后,我才微微笑著,對他問道,“所以呢,你覺得我應該放過你?”

    幫我分析了一番利弊之后。陸子陽似乎恢復了一點自信,挪動著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看著我,搖頭回答道,“不是你應該放過我。而是為了你自己的利益考慮,你不能殺我……畢竟你的命只有一條,而我陸家人,卻足有數十口,單是天師修為。也有數位。殺你父母者,乃我三弟子寧。說句誅心之言,殺了我之后,你恐怕永遠都沒機會真正為你父母報仇了,而放了我,你起碼還保存一點希望。”

    雖然我早知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此時為了自己活命,暗示我去殺陸子寧的舉動,還是讓我有些震驚。

    我停住了手里巫炁灌注的動作,仔細檢索一番,兩張金光符中都充斥著足夠多的道炁,只要我一個意念牽引,便能爆發出來全部威力。檢查完后,我笑著對陸子陽道,“關于我如何報仇以及如何活命之事。就不勞你費心了。現在你唯一要做的是,思考一下自己有什么未了的遺愿,倒是魂力將我殺你之事傳回陸家時,順便也可以跟你那些子孫們交代一下。”

    聽到我的話,陸子陽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他張大了嘴巴,似乎還要再說些什么,可我沒再給他機會,手里兩張金光符直接朝他拋飛出去,心念微動,兩張符箓在半空中破裂而開,化作兩道金色凝實光墻,從空中傾覆而下,直接將他的身體壓到了下面。

    金光符本是防御類符箓,并無攻擊效用。兩道光墻雖然極為沉重堅固,但陸子陽畢竟有天師修為,肉體強度也極為恐怖,單靠光墻,并不能將他碾壓而死。所以,光墻壓到他身上之后,我腳下一踩,直接縱身跳到了那光墻之上。

    光墻壓不死他,加上我的身體重量,自然也不可能。不過我踩上去不是為了增加重量,而是為了施展步罡之法。

    步罡之法,上應天上星辰,腳踏凡間后土,每一步踩下去,都有千鈞之力,這力度甚至比步罡本身的威力都強的多,但卻無法拿來御敵,因為步罡必須連通地面,一旦離開地面,步罡之法便會自動消失,這也是地師不喜乘坐飛機的緣故,一旦身在半空中,就無法與后土溝通,步罡之法便不可用。

    此時我不用考慮這個問題,陸子陽就在我的腳下,步罡之法踩下去,每一分力道都會通過金光符引出的光墻,完全傳遞到他身上。

    怎么殺陸家人,這個問題早就在我腦海中盤旋不下千遍。當初我父母被陸子寧震碎房屋,壓砸而死,找回他們的尸體之后,我親眼目睹雙親被磚石砸的不成人形的尸體,當時我心里就立下誓言,將來為父母報仇之時,我一定也讓陸家人嘗嘗這種滋味!...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