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七十五章 陸家承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瞬間,我滿心都是駭然,不是因為他輕描淡寫接下了我這一擊,也不是因為他認出了我的身份,而是因為,他一口道破了我使用的乃是巫炁!

    就像我剛才使用巫炁,而單豐和陸承平兩人根本無從察覺一樣,當初南宮說過,只有天師境界之人,才能發現我身上的巫炁!

    也就是說。這個看起來年齡與我相差無幾的年輕人,是一個天師!

    這段時間以來,隨著實力的提升,我感覺自己已經逐漸觸摸到了天師這一層的力量,但實際上,直到今天,再次面對一個天師強者時,我才發現,自己心底有壓抑不住的恐懼不斷升騰。面對一個天師強者,我實在還是太弱了。

    我沉默著沒說話,身前受傷不輕的陸承平和單豐兩人卻是齊齊發出一聲驚呼,陸承平指著我,滿眼不信的問道,“大哥,他是周易?”

    大哥?這人難道也是陸家之人?我曾聽陸子峰說過,陸家二代之中,陸子陽的長子陸承一也是天師……這個看起來年輕的過分的天師,莫非就是陸承一?

    我依稀記得,陸振陽是陸家的長房長子,也就是說,這個人,是陸振陽的父親?

    我面色又是一沉,抬眼小心看著那年輕的天師強者。他的表情卻依舊平淡,只是對著陸承平點點頭,右手輕輕一揮。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朝我當頭籠罩下來。

    我心里一驚,連忙鼓起體內道炁試圖抵抗,不過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股力量已經消失不見。

    我連忙低頭查看自己的身體,尚未發現不妥,單豐和陸承平兩人卻又是一聲低呼,看我的眼神明顯變了。我這才意識到,我的外貌恢復了早先模樣,墨易珠的功效消失了,應該是剛才那年輕天師一揮手所致。

    這種鬼神莫測的手段讓我心里更是震驚,眼睛死死盯著這個年輕天師,暗中已將當初在玄學會留下的那張銀符扣在了手里。

    我心里非常清楚,即便是這張威力非凡的銀符,也不可能讓我從一個天師手底下逃走,尤其是一個與我有殺子之恨的天師。只是面對陸振陽的父親,這張銀符是我唯一能掙扎的手段,除此之外,我的其他手段,恐怕連掙扎一下也做不到。

    認出他是陸振陽父親之后,事實上。我心里也根本就沒了逃命的想法。

    陸承一的目光終于轉到了我身上,平靜的眼睛里似乎沒有半點憤怒的情緒,只是淡淡開口道,“來深圳之前,我本還猶豫著要不要去找你。沒想到天意使然,我才剛到深圳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你。”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陸承一對我的憤恨跟之前我對陸振陽的憤恨是一樣的,由己推人,我根本不奢求陸承一會大發慈悲放過我,所以我根本就沒回答他的話,只是慢慢調動著體內的巫炁,使自己的身體處于一個最佳狀態,同時,我悄悄握住了掛在胸口的玉環。

    我不是想借助玉環里的真龍脈之力,而是悄悄把它從脖子上扯了下來。

    這是一場必死之局,沒必要讓瞳瞳跟著我送死,所以我已經做好了打算,準備一會兒陸承一對我動手的時候,我便找機會將玉環藏起來,盡量讓我死后瞳瞳不受波及。

    說完那句話之后,我本以為陸承一就該對我出手了,卻不曾想,他忽然移開了目光。雙眼盯住我身后的車子,開口輕聲說道,“車里的道友,不知可否現身一見?”

    我一愣,這種時刻,陸承一不趕緊殺了我為他兒子報仇,怎么忽然對車里的人感興趣了?

    莫非他察覺到了小金身上的恐怖氣息,以為車里有個實力超絕之人,不敢輕舉妄動?

    還未等我想明白,身后的車門一響,張坎文抬腳走了出來。

    他才剛一下車,陸承一嘴角便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又道,“剛才我就覺得氣息有些熟悉,沒想到果然是你。沒想到啊,短短數年時間,你也推開了那扇門,有了天師修為……張兄,恭喜了。”

    什么情況?張坎文以前在玄學會總部任職,陸承一認識他我不驚訝,但為什么陸承一說他也有天師修為?

    疑惑之中,我回頭朝張坎文身上一看,自己也呆住了,張坎文此時身上的氣勢跟先前完全不一樣了,目光深邃至極,頜下雜亂的胡渣看起來沒有絲毫邋遢的感覺,反而顯出一種出塵之感,整個人身體的輪廓四周都包裹著一層瑩潤的光芒,而且他的修為我根本看不透,只能覺得他周身氣息無比的磅礴和浩大。

    這種感覺……以前我只在天師身上見過!

    我心中滿是不可思議,莫非就在剛剛的一瞬間,張坎文真的越過了那道門檻,踏入了天師境界?

    不等我想明白,張坎文越過我,對著陸承一走了過去。一直走到他跟前之后,才終于開口。

    他壓根沒理會剛才陸承一的話,只是冷冷說道,“去年你們陸家勾結張秉承,將我文山一脈幾近滅門。怎么,今天你來找我,是要趕盡殺絕嗎?”

    陸承一眉頭微微一皺,沉默了一下才搖搖頭,開口道。“我來這里只是湊巧,至于你說的事……你也知道,我在陸家不管事,我并不知情。”

    張坎文似乎不愿與他多言,又是冷冷一笑,“就算你不知情,現在應該知道了吧……半年之前,我師父和小師弟盡皆死在你陸家人之手……滅門之仇,不共戴天。陸承一,你我之間沒什么好說的,動手吧。”

    說完,張坎文往后退出幾步,到了我跟前,不由分手的把我手里的陰陽閻羅筆拿走,然后按住我的身子,只是一推,就把我推進了車里,與此同時,他用極快的語速對我說道,“我拖住他,你開車走!”

    我幾乎沒有任何反應,整個人已經坐到了駕駛座上,而張坎文已經舉起了手中的陰陽閻羅筆,身上天師境界的恐怖道炁不斷翻涌,雙眼直盯盯的看著陸承一,大戰一觸即發。

    我腦子里嗡嗡作響,整個人都處于一種發懵的狀態,使勁咬了下舌尖,拼命讓自己保持清醒,抬眼最后看了一眼張坎文,然后快速發動車子,準備離開。

    我不知道張坎文為什么忽然有了天師修為,也不知道他為何會做出這種選擇,但我知道,他是要用自己的生命給我換來一線生機,無論如何,我不能辜負他。

    我不敢有任何一絲猶豫,也不敢再有任何一絲停留。因為我知道,一毫的猶豫和一秒鐘的停留,我可能都不會有此刻的果決。

    可是就在我剛發動著車子,準備拼命逃竄時,陸承一的聲音忽然又傳了過來,他對著張坎文大聲說道,“今天我不是來找你,也不是來找周易的……咱們后會有期!”

    他的聲音才剛一落下,然后我就看到他毫不猶豫的叫上陸承平和單豐,直接回了自己的車里。幾秒鐘之后,兩輛黑色越野車直接發動,朝著來時的路上飛快離去了。

    陸承一居然直接走了!

    我傻眼了,搭在油門上的右腳終究沒有踩下去,眼睜睜的看著那兩輛車子消失在公路的盡頭之后,才抬起頭來,看著一旁的張坎文,一臉的迷茫。

    張坎文的神色也不比我強多少,站在那里愣了半天,然后才猛然反應過來一般,低頭拉開車門,讓我回到后座,然后自己上了車,發動車子,朝著正北方向疾速離開。...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