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七十二章 吞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心里滿是霧水,仔細回想了一下,張坎文躲進屋里之前,是他給王勵做法,試圖幫王勵度過半歲關口,雖說當時魔物降臨,做法失敗,但張坎文說了,那魔物力量不足,下次做法肯定能成功,一切都很正常,他為什么會忽然變成了這般奇怪模樣?

    想了半天我也沒想明白。跟著他下樓之后,有心想再去問他,但這時候張坎文已經叫著謝成華等人出門吃東西去了。

    待到他們回來的時候,張坎文的面色已經看不出端倪,跟劉傳德和謝成華有說有笑的聊著,似乎一切都回復了正常。

    我猶豫了一下,最終也沒再問他。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都很平靜,張坎文繼續幫王勵固本培元,準備著下一次做法,而我也開始回憶著當初燕南天捕捉相柳時的步驟方法,準備幫蛇靈吞食相柳血液。

    為了防止出錯,我特意將當日燕南天用的所有步驟都寫了下來,回憶確認了一遍之后,然后又安排謝成華和劉傳德幫忙,準備麻痹相柳所需要的全部材料。

    那些不知名菌類,蛇靈已經找來了,五只剛出生的小老鼠也好找,這些都不是問題,但除此之外,還需要五塊五行屬性各不相同的曜石,這可不是隨便就能找來的。

    所幸的是,當初玄學會那個爭奪賽上,我獲得了第三名。得到了整整十塊曜石,后來連番變故,我遭遇了不少危險,但這十塊曜石我一直留在身上,并未遺失。

    十塊曜石都是火屬性,自然不能直接拿來用,不過當初葉翩翩曾告訴過我,玄學界內,不同屬性的曜石,可以彼此置換。我手里的火曜石是從火神廟而得,品質絕佳,想找人換成其他屬性的曜石并不困難。

    只是我現在身份敏感,不宜在玄學界露面,這件事還是得交給謝成華他們來做。于是我把謝成華叫過來,說了這件事之后,隨后就把四塊火曜石交給了他。

    接過火曜石,謝成華一臉都是呆滯,老半天之后,才連忙搖頭道,“不行,不行,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行,不能給我……”

    估計是情緒太激動,謝成華有些語無倫次,等他情緒穩定下來之后,我一問才知道,他是知道去哪里置換這些東西的,只是四整塊火曜石太過貴重,一下子拿出來太過扎眼。而他不過是剛剛識曜的修為。懷璧其罪,一旦被有心人盯上,后果不堪設想。所以他最后說,這件事最好還是我親自出馬,他陪我一起去可以,但絕不能他一個人去。

    明白之后。我猶豫了一下,以我現在的境況,公然露面肯定不行,就算利用墨易珠,韓穩男和韓家天師都見過我易形之后的樣子,肯定也會露出蛛絲馬跡。

    最后無奈之下,我只好去找了張坎文一趟,說了其中緣由。張坎文倒是無所謂,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接過那四塊火曜石,帶著謝成華便出門了。

    張坎文是識曜后期,接近識曜大圓滿的修為,實力更是超凡脫俗,天師之下罕有敵手。有他出面,自然一切無虞,一晚上過去,第二天上午,張坎文便帶著謝成華回來了。見面之后,丟給我一個布袋子,我打開一看,里面裝著四塊曜石。

    一切準備妥當,待到這月中旬,送小金去化形之后,我回到風水玄學店里,交代瞳瞳過去把蛇靈叫過來,自己則是回到房間里,小心將裝著相柳的那個黑色布袋,以及早先準備好的各種材料全部取出來準備好。

    沒一會兒,瞳瞳帶著蛇靈走了進來,這幾天因為我不讓蛇靈吞食相柳血液。這家伙跟我鬧情緒,進屋之后,飄飛在半空中,腦袋看著天花板,擺著幅臭臉,很不耐煩的問。“找你蛇仙爺爺干嘛?”

    他這幅態度,瞳瞳先不樂意了,兩只眼睛一瞪,抬手就準備揍他。

    我抬手制止了瞳瞳,笑著對蛇靈道,“你幫我把這些東西,喂給這幾只小老鼠吃。”

    我話音才剛落,蛇靈想都不想的就是一聲冷哼,“不干!你別指望著蛇仙爺爺我再幫你做事,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咦,不對,你說什么?喂給小老鼠吃?”

    蛇靈似乎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噌的一下飛到我面前,雙眼直愣愣的看著我,好一會兒之后,又低頭看看我面前的幼鼠、曜石等物,然后徹底興奮起來。尾巴一伸,盤到了我脖子上,吐著芯子的嘴巴,在我臉上吧唧親了一口,然后才興奮著,語無倫次的說道,“周哥,哥哥,你,你……我就知道,你不會那么無恥……不,不是,我是說,周哥你太夠意思了,你放心,以后小蛇我唯你馬首是瞻,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向西,你讓我打狗,我絕不攆雞!”

    我沒好氣的把他推到一邊,指了指面前一堆材料,開口道,“我不讓你打狗,也不讓你攆雞,你趕緊把這些東西給這幾只小老鼠喂進去,等吞食完相柳的血液,咱們就出發去龍門。”

    “得嘞!”蛇靈頓時干勁十足,飛落到地上,小心的拿起幾只幼鼠放到那堆不知名菌類旁。跟上次一樣,這些幼鼠,像是嗅到了什么絕佳美味,低頭趴在那些菌類上,瘋狂的吞食起來。

    我這才松了口氣,本來我還以為是燕南天當初用了什么秘法,才導致幼鼠如此貪吃。現在看來,幼鼠吞食。只是被這菌類所誘,并非是燕南天催動了什么秘法。

    蛇靈當日也在場,對燕南天每一步舉動甚至比我還了解,沒一會兒,幼鼠便把菌類和曜石全部吞完,全都變成了圓球模樣,肚皮貼在地下,四條腿已經夠不著地面了。

    我略微等了幾分鐘,待火候差不多之后,我小心打開了裝著相柳的黑色袋子,袋口正對著那幾只幼鼠。

    我屏氣凝神的盯著袋口看,一開始并未有什么動靜。大約半分鐘之后,我捏著袋口的手上,忽然感覺到了一陣輕微的風聲,還未等我反應過來,眼前五只粉嫩球狀幼鼠盡皆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我感覺手里布袋微微一重,頓時反應過來,趕緊扯起袋子往里面看。

    袋子里面裝著的,正是那天陳楊婷從山壁上斬下的相柳殘肢,幾只粉嫩的幼鼠就在殘肢一旁,除此之外。還有一根細細的,仿佛灰色蚯蚓一般的東西,正趴在幼鼠的身上,一端露在外面,另一端扎在幼鼠身體內。

    我頓時反應過來,這應該就是相柳的本體了。

    這種方法究竟能麻醉相柳多久。當初的燕南天也不能確定,我自然也不能大意,來不及仔細觀看,一把抓住蛇靈,直接把他丟到了布袋里,交代他趕緊吸食相柳血液。

    蛇靈自然曉得輕重利害,二話不說,轉進去之后,直接一口咬到了那灰色蚯蚓狀的相柳身上,貪婪的吞吸起來。

    相柳的身體極小,別說吸血,就是想吞了他,怕也用不了幾秒鐘,單奇怪的是,蛇靈咬住相柳之后,硬生生吞吸了十幾分鐘還意猶未盡。

    直到我看到那相柳的身體動了一下,似乎馬上就要醒過來的時候,我趕忙扯住他的尾巴往外面拖。

    蛇靈似乎也反應了過來,在我拉他嘴巴的時候,已經松開了嘴,任由我將他拉出去。等他徹底出來之后,我趕緊重新扎緊布袋,防止相柳跑出去。

    一切有驚無險,搞定之后,我吐了口氣,轉身正要詢問蛇靈情況如何,結果剛一轉頭,卻一下子沒看見蛇靈,低頭往地上一看,這才發現,蛇靈這家伙癱趴在地上,兩眼緊閉,竟是昏了過去!...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