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六十七章 抽絲剝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種不安的感覺很強烈,但我看了半天,從沒有發現任何線索,也無法判斷這個黑斑凹坑意味著什么,更無法辨別這些陰煞之氣從何而來。

    從玄學角度來看,一個活人身上有這么濃重的陰煞之氣,大約有三種可能,第一種是沾惹了臟東西,被附身了;第二種是修煉了什么特殊的功法;第三種則是常年與陰魂之物打交道,比如民間的過陰人之類。身上也會沾染濃重陰氣。

    我就是從這三方面考慮的,但王坤兒子才不足一個月大,斷然不可能修煉什么陰屬性功法。而且這么小的小孩,也不大可能跟陰魂之物產生接觸,就算真不小心接觸到了陰魂,以他身上這陰煞之氣的濃度來看,至少也得有個十幾二十年積累,才有可能形成。

    排除了這兩種可能,我把主要目標放到了被附身這種可能性上。

    被精怪或者陰魂附身,算是一種很常見的情況,平素人們說的“中邪”、“撞鬼”、“發癔癥”等行為,最初都是指這種情況。

    雖然這種情況很常見,但卻不好對付,因為這并非是一種病癥,輕重程度完全取決于附身之物的修為。若是被一個最普通的孤魂野鬼附身,周圍人的一聲大喊,就有可能將其嚇走。而若是被一只修為強橫的陰魂或者精怪附身,那就麻煩了,不找到修為超過附身之物的修行者來做法,幾乎不可能將其送走。

    如果這孩子真是被附身了。從這陰煞之氣的程度來看,附身之物絕不簡單,我能不能對付都是兩說。但現在也不著急驅逐,而是要先確定情況,這倒是難不倒我。

    因為被陰魂附身的常見性。玄學界早就總結出來了一套檢測是否被陰物附身的方法,非常簡單且行之有效。

    我轉身詢問王坤是否帶著當初我送他的烈陽符,得到肯定答案之后,我讓他把烈陽符拿了出來,攥在掌心中,鼓動道炁,將上面的朱砂符印一掃而去,只留下了一張帶著微微道炁波動的黃紙。

    黃符紙本是長條形,我將其對折之后撕開,變成了兩片正方形的紙片,然后我小心的把兩片黃符紙放到了王坤兒子緊閉著的雙眼眼皮上。

    人有三魂,分別為天、地、人。天魂乃是命魂,陰魂精怪之物,大多只有地、人二魂,而人魂因其特殊性,即便亡故也不會消散,故而人被陰魂精怪附身時,多是地魂被陰魂精怪的地魂覆蓋。

    天地人三魂,分別對應人體眉心、眼睛、百會三個位置,一旦出問題。這三個位置最先顯露表征,不過這種表征用肉眼很難看出來,所以需要用特殊的東西來檢測。

    我用的這兩片黃符紙,便是檢測王坤兒子地魂是否安穩的工具,實際上。能用作檢測的工具有很多,黃符紙只是其中一種,因其對氣息的吸收性極好,檢測效果也最準確。除此之外,還可以使用樹葉,越偏向圓形的樹葉效果越好,比如旱金蓮的葉子等,效果甚至可以跟黃符紙媲美。

    若是真被銀魂精怪附身,因為魂魄的特殊氣息磁場,檢測物會有異象發生。具體的異象可能會有不同,但最常見的一種情況就是檢測物會在眼皮上旋轉。

    將黃符紙放好后,我眼睛一眨不眨的認真盯著。

    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時間飛快流逝,但那兩張黃符紙依舊安靜的呆在王坤兒子的眼皮上,根本沒有任何一絲動靜。

    我的眉頭越皺越緊,地魂被覆蓋,引發的氣息磁場極強,一般情況下,三分鐘之內必有異象發生,現在過了十分鐘還沒有任何動靜,只能證明這種情況不成立,王坤兒子身上的陰煞,并非是被陰魂精怪附身而產生的。

    可若不是附身,三種情況便都不成立,這陰煞之氣,還有那胸口的黑斑凹坑又是從何而來?

    沉默片刻之后,我伸手取回了兩張黃符紙,向王坤要了這孩子的生辰八字。既然身體上查不出端倪,那就只能看命理了。

    命理學上,我只能算是入門級,但小孩子命理通透,測算起來并不算難,大約幾分鐘之后,我便算出了他的命格。

    跟我原本推測的情況并不相同,王坤兒子的命格極為貴重,根本沒有任何早夭的征兆。相反,他的命宮在丑未二宮,坐命文昌、文曲二星,隱有文星拱命之相,會照也恰逢日月雙宮,顯貴至極。

    身上看不出問題,命格又如此顯貴,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我眉頭越皺越緊,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就在這時候,張坎文忽然從身后走了上來。跟我并排站在病床旁,雙眼看著王坤兒子,小聲對我問道,“你看出來沒?到底什么情況?”

    我搖搖頭,“看了地魂。看了命格,沒有絲毫端倪。”

    說完,我轉身看著他,忽然想到,他是文山一脈的傳承人,不管功法修為,都有獨特的地方,說不定他能看出些什么,于是連忙開口問道,“你有沒有什么發現?”

    張坎文卻并未直接回答我。沉默了一會兒之后,才開口道,“現在還不好說……等下你幫我找只陰魂過來,最普通的那種就行。”

    陰魂?我有些不解,正待開口詢問。不過馬上想起來自己身上便攜帶有李英的陰魂,玉環之中,更是存留了一大部分陰魂,現在瞳瞳已經醒了過來,隨時便能取用。

    于是我也沒問。直接暗中溝通了瞳瞳,讓她將玉環內的陰魂送出來一只。

    隨著一道細微的陰風吹過,一個朦朧的灰色影子便出現在了病房內,因為此刻正是白天,這陰魂的修為不足,剛出來之后,身體便不斷顫抖,幾近消散,我連忙一揮手,發出一道巫炁。將其全身籠罩起來,陰魂的身體這才穩定下來,站在我身邊不動了。

    我這才轉頭對張坎文問道,“不用去找,我真好現成帶著一只……你要這種普通陰魂做什么?”

    張坎文也不回答我,只是交代我讓陰魂留在病床邊,然后轉身交代其他人暫時先從病房里出去,連他自己和我,也一道走到了外面。

    到外面站定之后,張坎文站在門口。屈指一彈,一道微弱的道炁直沖病床上的王坤兒子,將其從睡夢中喚醒過來。

    醒來之后,王坤兒子跟每個小孩子一樣,立刻張嘴哭了起來,不過哭聲十分微弱,讓人聽起來心疼不已,站在一旁的王坤和王永軍,臉上的焦慮神色愈發濃郁,不過處于對我的尊重,他倆并未開口說話,只是不斷的來回踱步。

    好半天之后,王坤兒子的哭聲才終于有所緩解,小小的兩只眼睛也睜開了。

    甫一睜眼,他的眼睛便往旁邊一偏。直直盯住了床邊的那個灰色暗影,也就是那只陰魂。

    我還沒來及反應過來,一直死死盯著那邊的張坎文,猛地一下推開了病房的房門,沉沉的開口道。“果然如此!”

    什么意思?

    我一頭霧水的轉頭看著張坎文,他走進病房內,又盯著王坤兒子看了半天之后,才終于轉過頭來看著我,臉上緊繃的神情并未消失,一臉凝重的對我說道,“他能看到陰魂!”

    他這一說,我才反應過來,剛才王坤兒子一睜眼,直接轉頭看著那陰魂,顯然是能看到。

    這不應該啊,陰魂這東西,的確是有真實形體的,但卻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見的。就比如現在,整個病房內這么多人,也只有我和張坎文修為到了一定程度,這才能看到,王坤和王永軍等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見,剛才我將陰魂叫出來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王坤兒子為什么能看見?

    要知道,當初我剛開始修行時,也只能朦朦朧朧感覺到陰氣而已,一直到了地師境界之后,這才第一次真切看清楚陰魂的形體。

    雖然民間有種說法,說小孩子能看見“臟東西”,但這種說法實際上是不成立的,小孩子的確對氣息比大人更敏感一些,但最多也只是能感應到一絲模糊氣息而已,絕不可能直接看到!

    這是怎么回事?...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