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四十八章 幽冥井鬼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一瞬間,我覺得剛才那場景像是一場幻覺,但嘴角的血漬還在,耳旁燕南天也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我轉頭一看,燕南天的陽神虛影黯淡了許多,旁邊的陳揚庭更慘,雙眼緊閉,面色暗金,嘴角和鼻孔不斷有黑血流出來,被燕南天提在手里,顯然已經昏死過去。

    我忍不住暗暗心驚,剛才那個黑影,究竟是什么東西?我還好說,不過剛剛踏入識曜中期而已,被他一眼所傷還說得過去,陳揚庭可是識曜后期的修為,而且是龍虎山嫡系弟子。一身功力深不可測,只是被那黑影看了一眼,居然傷成這般模樣。燕南天更不必說,身為韓家天師都不敵的陽神強者,居然連對那黑影出手的念頭都沒有,一經接觸。直接便亡命逃竄,此時同樣也受了傷。

    不等我說話,燕南天直接從空中緩緩墜落下來,落地之后,他甚至不敢停下來查看傷勢,直接拖著我倆,一口氣跑出去幾公里之后,這才停了下來。

    余家果園本就在市郊,逃出幾公里之后,四周是一片荒原,燕南天尋了個平坦之處,這才將我倆放了下來。也顧不上查看陳揚庭的情況,自己先盤膝坐下,運功調息起來。

    我雖然感覺問題不大,但畢竟吐了口血,心里也不敢怠慢,跟他一樣盤膝坐下,內視檢查一番,確定自己無礙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

    如果我所料不錯,那黑影應該便是當初導致劉傳德受傷的邪惡氣息來源,而且余福達殺人事件的真兇,多半也是這黑影。

    燕南天是察覺到那圓井中的氣息不對,這才亡命逃竄的,那黑影肯定是寄居在圓井中,而余福達殺人之時,弄的血池也正對著圓井,下面還有通道相連,這肯定不只是巧合。

    只是這黑影究竟是何修為,實力為何會如此之強?

    照里來說,陰魂即便修煉到陰神境界,實力也遠遜于同境界的天師,更別說陽神真身更是陰魂之物的天敵,這黑影,境界怕是比陽神還要足足高出一層。不知道跟太歲相比如何,但自修行以來,除了太歲之外,這黑影是我見過最強之物。

    大約十幾分鐘之后,燕南天才終于睜開了眼睛,陽神虛影上,紅色血芒散去許多。身體也比早先凝實了一些,顯然已無大礙。醒來之后,他先看了一眼依舊在昏迷中的陳揚庭,然后又轉頭看向我,疑惑問道,“你怎么沒事?”

    我自然不會說起玉環的異狀,對他攤攤手,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燕南天倒也沒深究,轉過頭開始檢查陳揚庭的情況,看了一會兒,燕南天伸手放在陳揚庭的小腹上,略一運功。手掌通體變成一片紅色,從小腹緩緩往上推,一直推到他脖子上才松手。如此繁復數次之后,陳揚庭猛地從地上坐起來,口鼻之中,同時噴出大量黑血。然后才睜開雙眼,滿臉迷惘的虛弱問道,“發生了什么事?”

    說完之后,不等有人回答,他自己像是一下子想起了方才的場景,瞳孔劇烈縮了一下,滿臉都是心悸模樣,對燕南天問道,“師父,剛才那個……那個鬼影,是什么東西?”

    燕南天沒回答,只是叫他站起來,四下里看了幾眼,尋出一個方向,帶著我們往前走。

    悶聲走了許久之后,燕南天才緩緩嘆了口氣,對陳揚庭道,“剛才那個東西,是井鬼。”

    井鬼?我愣了一下,這東西我見過,不光見過,當初那個鬼王級別的井鬼,還被瞳瞳裝進了玉環之中。我疑惑問道,“井鬼怎么會如此厲害?我以前抓到過一只,不過剛到鬼王境界而已。”

    燕南天搖搖頭,“井鬼不過只是一個統稱罷了,井中之鬼皆稱井鬼。但實際上,井通九幽,那種深井,傳聞中更是與幽冥界相連。冥府之中,大修行者無數,出現剛才那種實力的井鬼,也不算異常,只是……天道有規,這種實力的陰魂,不該來到人世間的啊……”

    一邊說著,他自己也陷入了疑惑之中,喃喃盤算許久之后,才忽然猛地說道,“是了!這井鬼定與這太歲生真龍的祭禮有關。當初文天祥仿照商代祭禮欲興南龍脈,但商代祭禮早已廢棄,甚至都沒有文字流傳下來,他怎么會找到的這種方法?肯定是他勾通九幽,召出商代祭祀陰魂,主持了這場祭禮!怪不得我在那井上發現了有封印跡象,祭禮之后,文天祥應該是將這商代祭祀陰魂送回了井里。并將其封印,想讓這陰魂重回九幽,但誰知這陰魂潛伏千年,終于破掉了封印,重新從那井里出來了。”

    “還有先前那件案子,定然也是這幽魂所為,怪不得會有商朝圖騰!”

    他的推測跟我心中所想不謀而合,我抬頭看著他問道,“那怎么辦?那陰魂見過咱們,會不會再找過來?咱們是不是應該通知一下玄學界之人?否則的話,這陰魂出世,怕是要帶來一場不小的災禍。”

    燕南天古怪的看著我,“它既然沒跟過來,自然不會再為難我們,至于災禍,你自顧不暇,想的倒是不少。”

    我頓時住了嘴,不再說話,免得陰氣燕南天的懷疑。

    接下來的一路上,我們都沒再說話,匆匆趕路,一直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市里燕南天下榻的賓館內,進到房間之后。我意外的發現凌渡宇在房間內。

    看到我們一行人走進來,凌渡宇僵直的站在那里,并未開口說話,燕南天關上門之后,直接對我開口問道,“尸陰宗的煉制尸傀之法,你應該還記得吧?”

    我點點頭,燕南天伸手一指凌渡宇,又道,“事不宜遲,你現在就把他煉成尸傀。”

    我一愣,疑惑問道。“他是活人,怎么……”

    話還未說完,我腦海中忽然想起了什么,失聲道,“他就是那個尸魅?”

    燕南天咧嘴一笑,“沒錯,這是我早就挑好的寄身之所,自然一直帶在身邊。”

    我轉頭又看了看凌渡宇,怪不得我一直覺得這個人木訥沉悶,居然是那個尸魅,也不知道燕南天用了什么法子,讓這尸魅化成人的模樣。而且一舉一動都看不出破綻。

    我正端詳時,燕南天不耐煩的又催我快些動手,我轉身對他笑了笑,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開口道,“我沒法煉制。”

    燕南天眉頭一挑。不悅道,“怎么?你忘了煉制之法?”

    我搖搖頭,“當然不是忘了,而是我早已經煉制了一個尸傀,如果我記得不錯,這東西只能煉制一只。不可能再煉第二只。”

    話音一落,燕南天面色頓時變得不善,緊緊的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之后,才開口道,“小子。你莫要以為我要取你肉身,便不敢對你動用手段!你說的可是真的?”

    我心中早已想好說辭,此時自然不虛,點點頭,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尸傀這東西只要沒有尸陰宗的陰謀。能大幅提高實力,得了那法子之后,我自然會想辦法煉制一只來防身。”

    燕南天沉默了老半天沒有說話,好一會兒之后,才死死盯著我,開口道,“你不要告訴我,你的尸傀已經死了。”

    我搖搖頭,“那倒沒有,我的尸傀還好端端的,只是沒有跟在身旁。”

    燕南天擺擺手,似是不想再聽我解釋,開口對我說道,“帶我去找你的尸傀!”

    我點點頭,也不猶豫,抬腳便往外走去,燕南天留下尸魅繼續呆在這里,帶著陳揚庭,跟我一道,往風水玄學店去了。

    利用小金來對付燕南天的方法我早已想好,燕南天此時如此急切,正好落入我的計算之中,按照時間來算,今晚正是小金化形之時!現在唯一擔心的便是,小金是太歲,燕南天是天師,不可能沒有這份眼力,定然能認出他的身份,到時會不會冒險寄身到小金體內,這是個問題。

    不過到了此時境地,他會不會冒險,已經不是我需要考慮的事情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