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二章 臨別情愈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想了許久,我依然想不明白胖子為什么會這么做,但要說我懷疑胖子什么,那也不至于,自幼相識,加上這段時間的相處,我根本不懷疑胖子會故意害我,我只是想不明白,為什么他會不告訴我這件事。

    想著想著,許是剛才喝的那碗藥水起了效果,我小腹中一股熱意升騰上來,腦子里傳來陣陣困意,腦子里再也無力想任何問題,很快便昏昏睡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不知過了多久,但剛一睜眼。紅影子依然溫婉的坐在床邊,看到我醒來,柔柔的問道,“夫君,身子好些了嗎?”

    我身體微微一動,昨日那撕裂般的疼痛已然消失不見,等下床站起身后,我試著調動了一下體內的道炁和墨綠能量,竟然也幾乎毫無遲滯。這讓我忍不住驚嘆紅影子昨天喂我的那碗藥,效果實在好的過分。

    問了之后,紅影子告訴我,那碗藥是什么玄陰液,乃是地宮里一處玄陰之地出產的液體,很是神異,有安神固魂的效果,對道炁造成的傷害更是有奇效。

    說完之后,紅影子還拿起一個小小的玉瓶遞給了我,柔聲道,“這里面裝了一瓶玄陰液,服用之時,只需視傷情輕重,倒出一滴或兩滴,溶于水中便可服用。夫君此次出去,些許劫難難以避免。留在身上且做不時之需。”

    她的話讓我心里一愕,有些心虛的問道,“你知道我還要出去?”

    紅影子倒沒有責問之意,依舊還是柔柔的說道,“夫君有塵緣未了,自然無法長留在這里……我也想陪夫君一道外出,只是禁令難逃。”

    她說的沒錯,昨天特意問她我此后能否出去這個問題時。我心里就已經有了出去的打算。

    我也想跟紅影子長相廝守,可有些事情,讓我就此放手卻也很難做到,幸而紅影子并未對我有任何約束,這讓我心里輕松不少。

    只是我心里忽然又想到一個問題,有些擔心的又問她是不是一直都在這里,無論我什么時候回來她都在。

    得到紅影子再次確定之后,我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身體好轉之后。我這才有心思四下走動幾步,觀察這里的環境,紅影子說這里是那地宮里的一處,但我抬頭四下里看了看,卻并未發現當初那地宮四周燦若星辰的夜明珠。這里也有明亮的光線,但光源卻是四周墻壁整體發出的微紅光芒帶來的。

    我問紅影子這是不是夜明砂,紅影子卻搖搖頭,說她也是第一次來這里,并不知曉。

    四周隨意逛了一圈,這里似乎極大,老半天也不見邊際。此時我身體還未徹底好利落,略有些倦意,就隨著紅影子原路返回,但走到昨晚我住的那個石室旁的時候,我看著另一邊一個巨大火紅色的圓臺卻愣住了。

    這個圓臺我似乎見過。

    我面色微變,抬腳匆忙往那邊走去,繞過圓臺之后,一個約有兩米見方的紅銅色石頭底座出現在我面前。

    這一下,我心里徹底確定了,這個圓臺便是當初我在火神廟門口見到的那個紅色圓臺,只是上面沒了那個巨大座椅。而圓臺前面,那個火銅色石頭底座,應該就是當初那塊由火曜石組成的石碑所在之處,只是石碑被李老爺子弄走了,原地只剩下了這個底座。

    所以,我現在是在火神廟里?

    可紅影子昨天告訴我說,我是在當年那個地宮里才對……紅影子不會騙我,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時紅影子已經走到了我身旁,我連忙轉頭問她,說我幾年前來過這里,距離我家鄉有上千公里的距離,為什么她會說這里是當年那個地宮。

    紅影子很肯定的點點頭。說這里就是地宮里的一處。不過這個地宮很是神異,從她當初所在的地方,來到這里也廢了一番功夫,外面世界里相差千里,也不算什么。

    我有些愕然,還是不太理解,不過回頭想想,昨天紅影子就告訴過我,地宮很大,這里是她第一次來,目的就是等我出現。再加上昨日在玄學會的后山上,最后我突兀離開那里時,也是手里火曜石上的“命”字自動拼接浮現。火曜石本就是火神廟之物,把我送到這里倒也在情理之中。

    紅影子跟我一樣,也是初次到這里來,對這里的熟悉程度比我并不強多少,所以,我只能自己四下里查看,試圖找出來這里隱藏的秘密。

    別的我不知道,但當初那個巨大的座椅,還有那個銀瞳石像人,如果沒有意外,應該還在這里才對。可是任憑我圍著圓臺找了個遍,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我心里也沒覺得太匪夷所思。無論那個椅子,還是那銀瞳石像人,都是奇異之物,不愿見我的時候,隱藏起來很正常,我只是心里有個問題沒想明白,當初那石像人跟我說過一句話,說我來的太早。他沒準備好,我也沒準備好,所以我無論如何也走不進火神廟。可今天我進來了,是不是證明著我已經準備好了?

    若我已經準備好了,那石像人為何不現身?

    當年他的話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等著我來這里,又是為了什么?

    找到最后,石像人也沒出現在,這些疑問我也只能留在心里。反正紅影子在這里。以后我來這里的機會還多的是,石像人既然在等我,總是會再次出現在我面前的。

    把這個問題暫且放到一邊之后,我依然沒有回去休息,而是馬不停蹄的又往四周尋了過去。

    當初胖子他爹是進了火神廟的,至今不知有沒有出去,之前在玄學總會時,我還曾跟胖子越好。識曜之后,跟他一起再來火神廟一趟。盡管現在只是我一個人來了,但這件事說什么也得去做。

    火神廟范圍極大,在那圓臺旁邊的時候,我還能看到一些近期有人活動的跡象,但隨著往里面深入,到處都是規整的石壁和建筑,舞謝樓臺鱗次櫛比,看起來就像是繁華的古時都市,可別說人類活動的蹤跡了,就是一只蟲子的腳印都沒見過。

    尋了許久,也沒找到任何有意義的線索,倒是紅影子告訴我說,她已經查探過了,除了某些結界或者別用洞天的地方,這里此時除了我們之外,并沒有其他人存在。

    我稍微放心了一點,瞧這樣子,胖子他爹多半是自己出去了,畢竟當年他進火神廟的方法就很奇異,說不定他也有什么出去的法子。而且他是在這個地宮里待過的人,雖然地宮太大,他應該沒從地宮里來過火神廟,但紅影子說他在地宮里學過某種術法。說不定就是那時候看到了進出火神廟的方法。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我繼續留在這里休養身體,閑暇之余,每天依然在這里四下尋覓,試圖發現一些蹤跡,但一直未能如愿。這中間我還問過紅影子,能不能帶我一起回之前她所在的那個地宮里看看,但紅影子說,我的修為太低,無法通過中間的連接點,到不了那里,我這才只好作罷。

    每天在玄陰液的滋養下,我的身體很快就徹底恢復了,而且身體各方面的素質也提升了很多,只是體內道炁和墨綠能量,也就是當日那十個天師口中的巫炁,卻并無本點長進。墨綠能量本就無法修煉,道炁則是到了點穴圓滿的瓶頸,除非識曜,否則此生也無法再有增進。

    當初南宮曾跟我說過,除非這兩種力量全都到達識曜,才能繼續共存,我原以為巫炁識曜之后,道炁便會消失。但直到現在,道炁還是跟早先一樣,并無消退的跡象。我仔細思索過,可能是因為那日羅喉星現世,巫炁識曜之時,道炁被完全凍結了,這才造成了現在的結果。當然,這只是我的推測。當日我誤解了南宮的意思也有可能。

    身體恢復之后,我把玉環拿了出來,瞳瞳當初在龍虎山下抵擋天雷之后,就化作一個黑色蠶繭,一直呆在玉環之中吸收陰氣,直到如今也沒有任何動靜,我心里一直很擔心,紅影子的境界比我高太多。而且她跟瞳瞳一樣,都是陰魂之體。我看不清楚瞳瞳此時的狀況,但紅影子肯定能。

    將瞳瞳的來歷和遭遇簡單講述了一遍之后,紅影子點點頭,拿著玉環輕輕一抖,瞳瞳所化的那個蠶繭便出現在了我面前。

    我心里不由一陣艷羨,這玉環畢竟是紅影子之物,我雖然帶在身上這么多年。可迄今為止,我也只能拿玉環觸碰瞳瞳之后,才能把她收進去,至于出來,除非她自己樂意,否則我根本無法操控。

    召出瞳瞳的蠶繭之后,紅影子走上前去,把手放在蠶繭上,微微感受一番,便轉頭對我說道,“她的情況不太好,天雷之力本就最克制陰魂,她雖然是天胎,但抵抗天雷之時,實力太弱,天雷之力已經融進她的魂體之內。我也無法幫她徹底清除。”

    聽紅影子這么說,我心里頓時大急,問她該怎么辦。

    紅影子略作思索后,對我說道,“從今天開始,你拿玄陰液,每天給這蠶繭上滴上一滴。天雷破壞力極強,這天胎陰魂每日都在抵抗天雷之力對魂體的破壞,玄陰液可以抵消這份破壞之力,至于剩下的,還得看這陰魂自己的造化。”

    說完,紅影子指尖涌出一個黑色的小光點,往蠶繭上一點,等黑點融進蠶繭之后,又開口說,“天胎本就三魂俱全,我用陰氣護住她的天魂不滅,即便最終無法消除天雷之力,也能保證她魂魄不會消散,只是多年修煉出來的天胎陰氣,很難保留下來。”

    我點點頭,心里好轉了許多,瞳瞳本就單純的像一張白紙一樣,連當初開始修行,也是我一直勸說的結果。就算最后保不住這些年修煉出來的陰氣,她應該也不會太難過。

    說完之后,紅影子拿著玉環,又是簡單的一晃,瞳瞳的蠶繭就再度回到了里面。

    收好蠶繭之后,我又把身上的墨龍麒麟紋身給紅影子看,因為道炁未曾識曜,這墨龍麒麟紋身還是跟之前一樣,并無什么明顯變化。

    當初那個小詩里面就有“墨龍麒麟結”一句,我本以為紅影子會知道我身上這個紋身,但給她看了之后,她卻沉默許久,顯然事先并不知道我身上的情況。

    我給她大致說了這兩個紋身的由來之后,問她那個麒麟蠱有沒有什么方法去掉,我本以為紅影子有天師境界的修為,應該能解決這個問題才是。可誰知她卻說,這個麒麟蠱很棘手,她暫時沒有辦法將其從我身上移除,只能等以后想想辦法再說。

    反正麒麟蠱發作也是我到達天師之時,此時我遇到天障,道炁識曜都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成為天師更是天方夜譚,紅影子既然沒辦法,我心里也就沒在意,把這件事拋到了一邊。

    又在這里呆了數日之后,我心里終究還是擔憂葉翩翩,還有胖子,不知道他們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我身上發生這件事之后,對他們有沒有什么牽連影響,最終,我還是開口跟紅影子辭行了。

    我倆早就說過了這個問題,辭行之時倒也沒有什么愁緒,只有幾分微微的不舍。

    臨行前,紅影子一直沒說什么,只是送我到火神廟門口之時,她忽然開口對我說,“夫君,相識雖久,但你我人鬼殊途,一直未曾圓房……蓋頭本應洞房之夜掀開才是,可你我心意早已相投,夫君你……可否今日掀開妾身的蓋頭?”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