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玄學交流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確定了這件事之后,我心里很興奮,過了許久才平靜下來,重新開始吸收道炁,穩定境界。

    接下來的數天時間,我都在酒店房間里度過,一直到七天之后,我體內的九竅已經完全穩定下來時,再次接到楊開臣的電話,說是廣東分會的許多人都已經聚集到了深圳分會,南洋道派那邊比斗的規則也初步制定了出來,時間就定在明天。徐會長讓我今天過去跟大伙商量一下明天具體出戰的事情。

    南洋道派的人雖然別有目的,但這件事畢竟是因我而起,更何況對扇那些香港人耳光的事我也很有興趣,所以二話不說,抬腳就離開酒店,直接打了個車往深圳分會去了。

    到了玄學會頂樓的會議室,我剛推門進去,抬眼就看見里面聲勢浩大,坐了至少有五六十號人,再定睛一看,好家伙,當初通過奪龍賽去總部提升到點穴境界的人基本上都來了,而且他們身邊陪同的,至少都有一位中年或者老年風水師。

    我再仔細一看,這些上了年紀的風水師,幾乎全都是識曜境界!

    雖然早先我知道中原道門的實力遠非那些孤陋寡聞的南洋人可比,但也不曾想到,單單一個廣東分會。一下子就能出來這么多識曜境界之人。

    還不等我走進去,很快就有人跑過來跟我打招呼,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梅州分會的張文非。

    還不等他走過來,我用道炁一看,這家伙現在已經有了點穴三竅的修為。

    從離開玄學總會到現在。總共也才半年時間,雖然提升幅度跟我沒得比,但張文非也無愧于自己準兩脈的天賦。

    我笑著恭賀他了兩句,這家伙卻是滿臉苦笑,抱怨著說,“本來我還以為自己進境比你快。想這次見面嘲笑你幾句,誰知道這一見面,你的修為我依然看不透……說說,你現在什么境界,幾竅了?”

    這問題就有些尷尬了,我嘿嘿一笑,也不敢把自己九竅的修為說出去,只是模糊的說比他的修為高一點。

    畢竟才半年時間,天賦再高也總得有時間來修行,張文非倒是不疑有他,點點頭,幽怨的說,“高一點也是高啊,壓你一頭的夢想,我估計這輩子是實現不了了……”

    這時候張文非的大師兄張坎文卻是忽然出現了,擠到我倆身邊,笑嘻嘻的跟我說好久不見。

    我嚇了一跳,張坎文不是總會的理事嗎,怎么忽然跑這里來了,我一問才知道,這家伙是聽說了南洋道派挑戰廣東分會的事情,特意從總會請假跑了回來。

    我一陣汗顏,問張文非說,“你是總會的理事。也不算咱們廣東分會的人了吧?”

    張坎文卻是一聲冷哼,“我是從梅州分會出去的,怎么不算了?回頭你跟徐林說說,安排出戰名額的時候,我們梅州分會必須占一個。那些蠻子道門里頭,我們客家人的敗類可不少,光這次來的,至少就有兩個。不管怎么說,不能讓這些數典忘祖的蠻子回頭站在咱們的頭上。”

    他話音剛落,張文非也立刻開口跟著說,“是啊,我們客家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忠于自己的民族和國家,即便那些遠在異國他鄉生活了幾十年的人也一樣,可南洋這些跳梁小丑,還有香港那些什么養鬼派,連自己祖宗是誰都忘了。當然,也不光是我們客家人,咱們廣東幾乎所有有實力的分會,全都來人了,這一次,一定讓南洋道派那群小丑們好好清醒一下,讓他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玄學。”

    我點點頭,即便是在玄學界,民族大義問題也都有一個共識。那些南洋人,這次怕真要碰個釘子,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寒暄一陣之后,當初一起去過玄學總會的其他人也都紛紛過來跟我打招呼。這一批人,因為在吸收真龍脈時得到了我的幫忙,現在天賦最差的一個,也成功進階到了點穴一竅境界,聽起來似乎不怎么樣,但自古以來,多少風水師在點穴境界蹉跎一生,而我們,這才過了區區半年時間而已。

    這一批年輕人,幾乎可以確定,將來一定會稱為廣東玄學分會歷史上最驚艷的一代。

    聊了許久之后,徐會長苦笑著過來,勸我們趕緊到自己的席位上坐下,說馬上要開始討論明天出戰的事情了。

    我們過去坐定之后,徐會長大概跟我們講了一下情況。說是跟南洋道派那邊已經商議好,這次比斗一共分為五場,兩邊人各自決定出戰順序,不過要在賽前公布出來,以免出現作弊情況。

    規則很簡單,就是一人一場,最后統計哪邊贏得多,賭注還是跟先前說的一樣,我們贏,養鬼派不再追究我殺梁開雄的事,若是他們贏,則要把我主動交出去給他們處置。不過這一次。南洋道派還又加了個條件,他們贏的話,還要送給我們幾本道法書籍,包括養鬼派的豢養小鬼之法、泰國古曼童煉制之術等。

    這可不是什么禮尚往來,而是要赤裸裸的嘲諷中原道門不如南洋道派,所以才把他們的基礎功法送給我們,意思是讓我們拜入他們門下學習。

    徐會長把這件事說出來之后,臺下眾人登時就氣炸了,廣州分會的一個白須老者站起來,猛的一拍桌子,怒聲說道,“小徐,你跟那些南洋人再通知下,這次規則咱們要改一下,除了一對一的比斗,還得再加個條件,就是贏了的人,可以選擇是否繼續跟對方下一個人比斗。老夫到時候第一個出戰,要把這群南洋猴子,從頭到尾教訓一遍!”

    這白須老者,名字叫做陳叔和,是廣州分會的會長,從悲憤上看,是跟總會李老爺子他們一個輩分的,比徐會長高一輩,所以才會如此稱呼。

    他話音剛落,周遭一眾人等,全都挑起了大拇指,紛紛出聲贊道,“陳老好樣的,老驥伏櫪壯心不已!”

    “有陳老出馬,看來咱們這次是白來了,那群南洋猴子,陳老一個人就能搞定!”

    “陳老,咱倆商量下,你打四個,最后一個交給我如何?大老遠跑一趟,好歹也讓我們開個葷吶!”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說著,陳老臉上的憤恨也略微消散了下,開口笑道,“大伙兒莫要怪老夫搶這個機會,實在是這群南洋猴子太過可恨。不親手料理了他們,老夫怕是以后吃飯的胃口都要受影響。”

    他這一說,下面立刻又有人附和道,“那陳老你可要小心了,那群南洋猴子一貫愛說大話,十分不要臉。就算料理了他們,您老估計也得惡心的幾天都沒胃口。”

    這俏皮話說的所有人都笑了起來,紛紛又說起了南洋人以前說大話的事情,邊說邊笑,最后還是徐會長又維持了秩序,叫著我們一起商議出戰名額的歸屬。

    所有人都想要這個名額,最后無奈之下,只能靠各自分會的綜合實力來決定歸屬,這樣才選出來了五個分會。

    分別是我們深圳分會、廣州分會、梅州分會、珠海分會和佛山分會。

    確定分會之后,出戰的人選也很容易就定了下來。因為南洋那邊全都是識曜境界,所以幾個分會出戰的幾乎都是各自的會長,只有梅州分會是張坎文,深圳分會是我。

    四個識曜境界出戰自然沒有爭議,只有我這個點穴境界的人惹起了不小的爭議,但一來徐會長同意了,二來有了陳叔和的提議,所以人都覺得,他第一個出戰,就能把南洋那邊所有人都胖揍一頓,即便體力不支失手一個,也有張坎文他們頂上去,只要把我排在最后,并不會影響到大局。所有人這才終于同意了這個方案。

    我心里卻是有些不喜,說實話我對自己也還是極有信心的,畢竟當初跟井鬼、后來跟燕南天的陽神等都交過手,對付比我高一層的敵人我已經有了不少經驗,再加上我實力也提升了許多,對付一個識曜境界的人應該不難。可按照現在的情況,如果把我排到最后,那多半就沒什么機會動手了。

    可惜的是,我的抗議并沒有用,陳叔和等輩分高的人三言兩語就把這個順序決定了,然后也不聽我的意見,直接就交給徐會長,說這是最終方案。

    在中國,黃老之術自古就是正統,玄學界自然也避不開這個規律。

    最后我也只好無奈接受了這個結果,心里很是郁悶,估計到最后我也撈不到什么出場的機會。

    散會之后,張文非和許書刑等人叫著我準備出去找個地方聚一下,我們才剛從玄學會出來,意外遇到外面幾個記者堵了過來,操著一口粵語,問我們怎么看待這次“玄學交流賽”。

    我們幾個人齊齊傻眼,最后問了半天,才知道,原來那些香港人和南洋道派的人,都給各自地區的媒體通報了這件事,并將這次比斗稱之為南洋與中國大陸的“玄學交流賽”。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