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七十三章 相同的力量 為金鉆加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接下來任憑我怎么追問,葉翩翩就是不愿再提及葉裊裊的事,甚至我含糊的說出紅影子三個字,她卻一臉迷糊的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這讓我無比的氣餒。

    紅影子說的“翩翩裊裊別”,肯定跟她們兩個有關系,但葉翩翩卻似乎根本不知道紅影子的存在,為什么會這樣?

    葉翩翩離開之后,我一個人躺在床上,依然在思索這個問題。到此刻為止,紅影子的那首小詩里,前兩句都已經隱現端倪。麒麟蠱、葉翩翩、葉裊裊,最后的“曜星忽復隱”看起來像是暗示我到達識曜境界,但又好像有其他什么深意。

    盡管還未完全弄明白,但我卻能感覺到,距離跟紅影子的相見之日,似乎不遠了。

    紅影子消失在地宮深處的時候,當年看來只覺得神奇,而如今回憶起來,似乎隱約能感覺到她的不甘……她應該也是不愿意的吧?

    只是紅影子那么厲害,誰又能逼迫她呢?

    這一夜我都在亂糟糟的思緒中度過,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廣東分會其他人開始收拾行李準備離開的時候,我才將這件事暫時擱置了起來,就像當初紅影子留下來的那句話一樣,有緣自會再見。現在想的再多也是無用,倒不如繼續安心等待。

    雛鳳會結束之后,各個玄學分會都準備離開的事情了,這次雛鳳會上。廣東分會足足有十個人進階到點穴階段,更是一舉拿下“雛鳳”稱號,此外還有張文非這個準兩脈,以及許書刑的一脈。即便是其他未到一脈的七個人中,也有三個準一脈。

    這種成績,放在往年。根本就不敢想象,也就是今年諸般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才早就這一結果。

    論起此次雛鳳會的收獲之大,我們廣東分會穩穩的排在第一名,即便是陜西和河南兩個超級分會也不能比。

    雛鳳會之后,根據玄學總會的規定,依然還會負責我們的食宿,接下來的一個月之內,都可以在這里隨意停留,與其他人交流切磋。但此次,取得如此驚人的成績,廣東分會的眾人,除了我之外,幾乎每個人此時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

    一來是離家確實有段時間了,二來富貴還鄉也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他們一個個都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取得的成就帶回各自的分會了。

    抱著這種目的,很快我們就做出了返回廣東的準備,收拾完東西,跟玄學總會報備之后,當天就準備離開。

    離開前的時候,很意外的,韓穩男居然趕過來找我。

    雖然在奪位賽上我與他經歷過一戰,但當時我只是純粹想幫張文非而已,對韓穩男,我并沒有什么敵意。

    見到韓穩男之后,我本以為他是要再找我切磋,或者想與我討論些修行上的問題,不料他卻直接問我師門傳承以及家中情況。

    這算是比較隱私的問題了,我本來心里有些不悅,但看韓穩男不想有敵意的樣子,我想了想,還是忍住脾氣,笑著告訴他說,“我家里就是普通的人家,至于師門傳承,卻是根本沒有。”

    聽到我的話。韓穩男木訥的臉上陡然露出幾分喜悅,也咧嘴笑了起來,甕聲甕氣的說,“早先我看周兄弟你跟別人借法器使用之時,就感覺你似乎沒有師門傳承,既然這樣。不知周兄弟你愿不愿意現在加入我們韓家?”

    這一下子,我才明白過來他的意思,敢情是來拉我入伙的。

    雛鳳會上表現出來那么驚人的天賦,那些玄學世家和門派動這種心思也很正常,只是我對韓穩男的話有些不以為意,思索了一下。皺眉問他說,“小弟姓周,如何入的了你們韓家?這似乎有些不妥吧?”

    韓穩男卻是擺擺手,繼續道,“我們韓家可以提供客卿一職,雖然有些家族最核心的機密。除了本家嫡系弟子之外,其他人肯定不能接觸,但其他方面,客卿至少擁有旁系弟子的地位,甚至從俸祿到資源,都比旁系弟子要好的多。跟嫡系弟子也差相仿佛。周兄弟你應該知道,玄學修行,不光是一個人苦修便可,這一路上,所需要的資源極多,一個人怕是很難支撐。說句不好聽的,當時奪位賽上,你還要跟人借法器使用,這就是沒有靠山的劣勢,如果加入了我們韓家,隨便幾件法器,我們韓家絕對拿的出來。而且以周兄弟你的天賦,我們韓家甚至愿意提供天師法器!”

    他的話說的很直接,但卻又非常有誘惑力,最后甚至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籌碼,天師法器!

    不得不說,我真的動心了。不光是為了他說的天師法器,更是為了秦嶺韓家這個名頭。

    現在我得罪了陸家和陸振陽。將來招致報復幾乎是一定的,有了韓家這個依靠,陸家估計也會忌憚幾分。更何況就像韓穩男說的,修行之路需要無盡的資源。就像當初困在地師境界時,如果早有人提醒我幾句,我根本不需要那么長時間。而且從那之后,光是修習符箓,我購買的黃符紙等物,從價格來看,都是一個天文數字,讓我前后忙碌許久才得到足以支撐我使用的錢財。

    那還只是尋龍境界,突破點穴境界之后,所需資源更是大增,背后沒有依靠的話,自己一個人肯定會無比的艱難。

    不過等我思索一番之后,還是沒有接受韓穩男的提議,只是點點頭對他說,“韓家的好意我心領了。但近期我還有些事情要做,等過段時間吧,我考慮清楚之后,會跟你聯系。”

    我沒有把話說死,反而流露出一點待價而沽的意思,韓穩男卻也并不介意。反而笑著說,“不管周兄弟你最后加不加入我們韓家,陸家的事我們韓家都會幫你。”

    原本他不提陸家之事,我還以為他不遠給我保證,沒想到居然此時給我了一個驚喜。

    我點點頭,沒有拒絕,只是真誠的給他道了謝,陸家之事算個不大不小的麻煩,有人能幫我處理一下自然是好的。

    話說到這里,韓穩男就起身準備告辭了,不過在臨走前,他塞給我了一個名片,然后有些遲疑的問我說,“周兄弟,有點事我一直很疑惑,不知道該不該問你。”

    我對韓穩男的印象很不錯,聞言笑道,“但說無妨。”

    韓穩男斟酌了一下語氣。才開口說,“當初奪位賽上,我倆交手之后,我再操控自己的法器之時,便察覺到多有遲滯……那是我從小溫養的貼身法器,按理來說不該出現這種情況才是。所以我想知道,周兄弟的道炁,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聽他這一說,我心里頓時一驚,當時擊敗他的天師法器,我是動用了那種墨綠色能量的,雖然不知道那墨綠色能量會造成這種后果,但他說的這種情況,我以前卻聽人提到過。

    上次重回火神廟的時候,楊仕龍與胖子他爹交手之后,當時也感慨自己的貼身法器似乎變得不太容易操控了……回想起這件事,我心里大驚,難道這種墨綠色的能量跟胖子他爹有什么牽連?

    可那墨珠是黃泉河里的金色頭顱送給我的,怎么會跟胖子他爹有交集?

    我胡亂應付了兩句,推說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等韓穩男離開之后,我依然在思索著這個問題。

    放在幾天之前,那墨綠色能量無非是能幫我提升一些實力罷了,我心里雖然在意,但也沒覺得那么重要。但點穴開脈之后,那墨綠色能量足足幫我開辟了四條經脈!

    如此一來,這種奇異的能量,對我來講,已經成為跟道炁一樣的東西,都是我的修行根基。為了以后考慮,我必須得弄明白這墨綠能量的根源才行。

    想來以后還會再見到胖子他爹,這答案恐怕得到時候從他那里尋找。

    我們離開玄學會的時間選在晚上,接下來一下午的時間,不管有人出現在我房間里,俱都是玄學界一些世家或者門派的說客,目的跟韓穩男別無二致,都是過來勸說讓我加入他們。

    現在的我。成了不折不扣的香餑餑。

    只是最后我沒有答應任何人,不是我不愿意加入其他勢力,實在是通過玄學會的諸多事情,我發現只要有利益的地方,總會有各種傾軋沖突。反正現在我沒有什么特別的需求,暫時也不著急。等將來需要什么東西。或者陸家的人一定要殺我的時候,再找一個勢力尋求庇護也未嘗不可。至于現在,還是暫時保留自己的自由身比較好。

    到了傍晚,我帶著廣東分會眾人離開玄學會總部的時候,楊仕龍、單豐兩位副會長居然同時前來送行,這面子給的不可謂不足。

    送行的路上。單豐特意問我這兩天是否有玄學世家來接觸我的事,還勸我說,最好不要加入那些玄學世家,我需要什么東西,玄學會都會盡量保證,而且過段時間,等我的境界再有提升的時候,就可以升任總會的理事甚至副會長,根本不需要仰仗那些玄學世家的鼻息。

    我對他的話不置可否,笑呵呵的應付了過去,一切終究都只是利益而已。

    反倒是楊仕龍,詢問了一下麒麟蠱的事,然后告訴我說,他這兩天正跟總會在討論這件事情,將來如果有好消息的話,他會第一時間告訴我。

    楊仕龍也勢利,但終歸不像單豐那么絕對,再加上畢竟是老相識,我點點頭,還是對他表達了善意。

    離開玄學總會之后,在回去的大巴車上,我們跟此次總部之行的領隊徐會長再次會合了。

    而此時我的絕頂四脈天賦,以及雛鳳稱號,已經便傳整個玄學界,徐會長自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再次相見后,四目相對之下,徐會長再也無法保持先前高高在上的態度,很快就低下頭去,轉開了目光。

    我心里則是冷冷一笑,早先差點把我害死的就是他,這個仇怨我一直沒有忘記!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