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六十章 五炁圓滿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不得不承認,這人眼光很毒辣,輕易就從我隨身攜帶的物品中,認出了玉環和墨綠珠子的不同。

    我抬頭跟他對視著,沉默了一下才開口說道,“養鬼之物。”

    話音一落,那冷峻面容的年輕人皺起了眉頭,四周玄學分會的人也同時錯愕的轉頭看著我。

    風水學以及許多道家的法術里面,都會用到陰魂,也就是鬼。比如說“五鬼搬運術”、“五丁五甲護身咒”等等,甚至下等請茅術,有種說法也是請鬼物上身。

    盡管用處多多,但在風水學以及正統道家中,養鬼之術卻是邪門歪道,因為那些術法里用到的鬼物,都是臨時召喚而來。或是四周游蕩的孤魂,或是來自于九幽中的野鬼。而養鬼術卻是修行之人自行豢養,有著本質的不同。

    鬼魂陰物,觸之不詳,可用卻不可養。這是風水學里最正統的觀點。世間除了南洋一些學了中原道法皮毛的風水師,以及國內一些特殊的門派之外,其他涉及養鬼術的人極少。

    所以聽我這么一說,眾人都是吃了一驚,完全想不明白我這樣一個修為還不錯的風水師,為什么會去養鬼。

    那冷峻面容的年輕人沉默一下之后,卻又對我說道,“喚出鬼物一見。”

    我點點頭,心里略微猶豫了一下,然后聯系瞳瞳,讓她將玉環內的陰魂隨便放出來兩只。

    很快,眼前流光一閃。兩只身影淡薄的陰魂出現在眾人面前,不過出現之后,這陰魂卻不像以前那樣朝人撲去,而是站在那里一動不敢動,甚至全身瑟瑟發抖。

    我心里明白,此處位于玄學會總部,必定有陣法庇護,對陰魂邪物有極為強大的克制作用。普通人雖然感覺不到,但這些鬼物卻不敢造次。

    就像先前那個老蠱婆,她找到我的時候,原本我將玉環里的陰魂全部放出來或許還有一拼之力,但她好巧不巧的在深圳分會里對我出手,那里有陣法在,將陰魂招出來,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冷峻面容的年輕人盯著那兩只陰魂看了兩眼之后,也不做聲,只是對著門口方向招了一下手。

    很快就有兩個黑衣人匆匆的走了過來。

    “叫兩個懂養鬼術的人過來。”

    看得出來,這個冷峻面容的年輕人地位很高,他吩咐之后,那兩個黑衣人根本毫無質疑,立刻領命而去。

    房間里陷入一片沉默,那年輕人站在那里,微瞇著眼,一動也不動。

    大約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兩個黑衣人回來復命,隨行的還有兩個看起來陰沉無比的老頭子。

    這倆老頭應該就是懂得養鬼術的人了,一看到他們,我心里就有一陣明悟。懂得養鬼術,勢必經常與陰魂接觸,身上沾染上鬼氣自不必提,看他倆那陰沉的模樣,顯然在這一道造詣不低。

    讓我震驚的是,養鬼術本就偏門,玄學總會居然能這么快時間找來兩個懂行的人,這種效率實在是可怕。

    兩個老頭對這冷峻面容的年輕人也很尊敬,拱手正要寒暄幾句,那年輕人卻打斷了他們的話,直接指著我招出來的兩只陰魂,以及玉環和墨珠,開口對那兩人道,“煩請兩位老先生鑒別一下,這兩種物件可是養鬼之物。”

    兩人不敢怠慢,齊齊走到我身邊,拿起玉環和墨珠看了幾分鐘之后,然后轉頭對那人復命道,“這兩個物件上鬼氣繚繞,而且能尋到這兩只陰魂的氣息,當是飼養鬼物之器。”

    早先我便告訴過瞳瞳,讓她將陰氣遍布玉環以及墨珠的表面,此時聽到他倆的話,我心里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不過這時候,其中一個頭頂微凸的老頭卻有些遲疑的又補充道,“不過……”

    我心里一沉,難道這廝發現了什么問題?

    那冷峻面容的年輕人也是眉頭一皺,連勝追問道,“不過什么?”

    禿頂老頭微微沉吟了一下,才又道,“這兩個東西上面的陰氣頗為厚重,不像是這兩只小小陰魂能發散出來的,里面怕是還有其他修為高深的鬼物。”

    聽他這一說,那年輕人轉投過來看著我,冷冷說道,“再給你一次機會。把里面的東西喚出來。”

    這次我沉默了,那禿頂老頭說的,肯定是瞳瞳,可瞳瞳是天胎,貿然叫出來,會不會被這年輕人,或者是那兩個在養鬼術上造詣頗深的老頭子給認出來?

    懷璧其罪,這對瞳瞳和我。都不是什么好事。

    沉吟一番之后,最終我還是在心里對瞳瞳略作交代,讓她隱瞞一下自己的靈性,然后把她叫了出來。

    畢竟涉及真龍脈,玄學總會這邊,怕是對任何一點疑惑都不會放過,如果我執意不將瞳瞳叫出來,最后會發生什么事。實在難以預料。

    瞳瞳出來之后,整個房間里溫度都下降了幾分,陣陣陰氣連綿涌動。

    這么多年來,我已經習慣了瞳瞳的陰氣,但她畢竟是陰魂,而且還是罕見的天胎,陰氣之重,十分恐怖。

    兩個老頭都是一臉震驚。沉默一番之后,還是那禿頂老頭,他忍不住對我開口問道,“你飼養這女鬼,怕是有鬼帥實力了吧?”

    陰魂鬼物,根據修為也有等級,普通的陰魂上面,分為鬼將、鬼帥、鬼王,乃至最后的鬼仙。鬼仙也稱陰靈,威力可比天師,至于其他三種境界,則與地師三境相對應。

    我點點頭說,“約莫便是鬼帥境界。”

    瞳瞳的實力我其實也不知道,但從上次對付韓穩男的時候,我把自己的全部道炁注入閻羅筆之后,瞳瞳注入的陰氣很隨意就達到了跟我齊平的程度。論實力,怕是要比我略強一些,達到鬼帥境界應該是毫無疑問的。

    禿頂老頭點點頭之后,就沒再說話了。

    那面容冷峻的年輕人重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轉頭開始檢查張文非隨身攜帶的物品。

    我這才終于松了一口氣,連忙讓瞳瞳連帶另外兩只陰魂回到了玉環之內。

    接下來的結果就沒什么懸念了,那人四下檢索之后,再也沒發現任何疑問,最終還是放我們離開了。

    穿好衣服,帶上隨身物品之后,我們匆忙離開了這里,被玄學總會的人安排到附近的莊園之中。去的路上,我見到了其他分會的人,心里揣的大石頭終于放了下來,看這情況,總會總算是暫時放下了對我們的懷疑。

    不過跟之前在真龍脈那里不同的是,這一次,我們被安排在了癸字區。

    等總會的人走了之后,其他人很快匯聚到我和張文非的房間里來,眾人神色之間都充斥著憤恨,說起剛才被強迫脫衣的事,一個個的全都非常生氣,尤其是許書刑,嚷嚷著說,這事不能算完,他一定要去討個公道,玄學總會的人憑什么這么對我們。

    跟他們不一樣,這事本來就因我而起,拿了人家的真龍脈,別說強迫我脫衣服,就是取了我性命,那也是我咎由自取,實在怪不到別人。所以我苦笑著,勸慰他們半天,這才讓他們稍微平靜了一些。

    雖然嘴里說的厲害,但實際上,所有人心里也都清楚,這次的事牽扯太大,能保證不引火上身就不錯了,公道是肯定討不回來的。

    討論完這件事之后,我們將話題轉移到了雛鳳會上,按照總會的規定,雛鳳會是在所有人從真龍脈離開,到總會集合之后,再過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正式開始。根據時間推算,經過這次一耽擱,我們大約還有十天左右的時間來準備。

    先前在真龍脈處,經過我的幫助,廣東分會的十個人全都吸收到了足夠的龍脈之氣,達到了引炁如柱的境界,但這境界還未完全穩固下來,需要一段時間來穩定境界,此外,等境界穩定之后,還要再做一些引導龍氣洗禮的準備工作。所以雛鳳會之前的時間很緊迫。根本不容浪費。

    說到這個問題之后,也沒人再提之前被強迫脫衣的事情了,畢竟跟之前的屈辱比起來,準備雛鳳會才是頭等大事。

    簡單交流之后,眾人便回到各自房間,繼續修行穩定境界去了,我和張文非也同樣如此。

    回程這一路上,因為擔心真龍脈的氣息泄露出來。我一直不敢吸收龍氣。直到現在,那墨綠能量的隱匿特性把所有人都騙過去之后,我才終于可以放心吸收了。

    回到床上盤膝坐下,我將玉環上的墨綠色能量略微分開一線,霎時便有濃郁的龍氣奔涌而來,被我一絲不剩的吸收到了體內。

    因為體內的道炁光柱還有足足四條空著,我不敢浪費時間,從這天晚上開始。我不眠不休的持續吸收著。

    雖然通過玉環的轉換,我吸收龍氣的效率很高,但身在玄學會總部,我不能肆無忌憚的吸收,一邊吸收的過程中,還一遍盡力調動著那墨綠色能量,將這一切痕跡都掩蓋下去,別說玄學總會的人了。就連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張文非都察覺不到。

    瘋狂的訓練持續了四天,終于將體內五條道炁柱全都補滿了。

    我心里松了口氣的同時,也難掩激動之情。足足五條道炁光柱啊,之前我根本就不敢想能將其全部補滿,誰知道這才短短幾天時間,通過真龍脈的補充,五條道炁光柱統統補滿,其中蘊含道炁的數量,足足是同境界之人的五倍,說出去估計能嚇死人。

    而玉環內的真龍脈,經過我的瘋狂吸收之后,總量幾乎沒有什么變化。畢竟這是一整條真龍脈,蘊含的龍脈之氣數量十分恐怖,即便我身上再多出上百條道炁光柱,也不可能將其吸收完。更何況,真龍脈本身是一個循環。龍脈之氣能自行制造出來,即便我吸收的再多,只要給它一些時間,總還是能把這部分龍脈之氣補充回來。

    這是一個源源不斷產生龍脈之氣的寶庫,即便將來實力提升之后,對我依然還有很大的作用,這次我是真占了個大便宜。

    當然,我也沒自滿于現在的境界。思考起接下來要做的事。

    穩定當前境界需要一個過程,而這個過程卻急不得,需要慢慢來。從時間上推測,雛鳳會開始的時候,我體內五條道炁柱絕對穩定不下來,但畢竟我們排在所有分會的最后一名,估摸著應該會有充裕的時間留給我。

    我從瘋狂訓練中停下之后,張文非此時卻已經將引炁如柱的境界完全穩定了下來。從天賦上來說,他實際上是廣東分會里面最好的,我如果不是有玉環,天賦能不能比得上他都很難說。

    看到從修行境界中清醒過來,張文非很開心的叫住我,開口問,“你是不是也完事兒了?”

    我遲疑的點點頭,“也算是吧。”

    境界沒穩定。但五條道炁柱都補滿了,的確也算完事了。

    “完事了就好,我剛才跟我大師兄聯系了一下,原本是找他帶咱們在附近玩一下,可跟他一聊,我卻得到了一個了不得的消息……”張文非滿面紅光,整個人都興奮的不行。

    “啥消息?”我奇怪的問他。

    張文非湊近我,神秘兮兮的說道,“葉翩翩!她現在就在總部!”

    我頓時傻眼了,還以為是什么對我們修行有幫助的好消息,敢情是這家伙又犯花癡了。

    “我大師兄說了,明天有機會的話,就帶著我們去偷偷看一下葉翩翩,你說這是不是好消息?哈哈,老子多年的夢想,明天終于要實現了!”這家伙狀若瘋狂,站在那里不停的仰天長笑,活脫脫的一個神經病標準形象。

    我撇撇嘴,正要說話,這時候卻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總部這里會來敲門的,也就是我們分會的幾個人了,所以張文非這家伙也不掩飾自己的興奮,站在那里依然不停的狂笑。但等我去打開門之后,張文非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停住了,然后兩只眼睛瞪到一個很夸張的程度,嘴巴也圓圓的張開了……

    就連我也吃了一驚,忍不住瞪大眼睛……

    門外站著的人,赫然就是我們才剛剛談論到的葉翩翩!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