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三十五章 補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林玥彤身上謎團依然還有很多,但問她也問不出什么東西了,我想了下,還是讓她的魂魄先回去休息了。

    接下來,我讓王永軍他們那些人先出了宿舍,然后把瞳瞳從玉環中叫了出來。

    雖然還有疑惑未解開,但好在知道了林玥彤的病癥出在魂魄之中,有了方向,一切就好辦多了。

    瞳瞳本身就是陰魂,再加上修行《通神法》,對魂魄的了解遠比我更深入,讓她來處理林玥彤的問題更為合適。

    瞳瞳剛一出來,就拉著我的胳膊,笑著說。“哥哥,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跟你交流的方法,我已經全部學會啦,下次你想跟我說話的時候,只要心里一想,我就會知道了。”

    我這才想起上次瞳瞳跟我說的事,心里頓時一喜,這樣一來可就方便多了,沒想到瞳瞳修行的《通神法》,比我學的道術還要神奇。

    我剛要心里想著試一下,不過瞳瞳說還需要讓我給他一滴血,要再經過一個什么儀式之后才行。

    我依言從手指上取了一滴血出來,正要問瞳瞳怎么用,結果還沒張口。瞳瞳直接走過來,靠近我的手指,嘴巴一張,就把我的手指含在了嘴里。

    她輕輕的吮吸了一下,然后才離開了我的手指,笑嘻嘻的對我說,“哥哥,好啦,你現在可以試了。”

    我心里忽然有一陣異樣。瞳瞳雖然是陰魂,但卻是可以生長的,剛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女孩兒,可四五年的時間過去,她身高長了一大截。按照年齡來算,已經十二歲了。

    當初她雖然叫我哥哥,但在我心里,一直是把她當作女兒的,可現在,眼瞅著她越長越大,當初那種把她當女兒的心思已經完全沒有了。

    想到這里,我皺了下眉頭,然后啞然失笑,晃了晃腦袋,把這種詭異的思緒拋到了一邊,嘗試著用意念跟瞳瞳交流。

    我心里響了一下,尋思著讓瞳瞳給我想一下,才剛想完,瞳瞳就撲哧一聲笑了,嬌憨說道,“傻哥哥,你就不能想個復雜一點的嘛,跟我說句話,然后我回答你。”

    這小妮子,居然還敢取笑我。我立刻就在心里對她說道,“那你哭一個給我看看。”

    瞳瞳的聲音立刻在我心里響了起來,“哼,壞哥哥,我才不哭呢。”

    咦,還真可以交流啊,就跟直接開口說話毫無區別。

    我充滿興趣的又試了半天,這才把新奇勁兒過去,把林玥彤的事情告訴了瞳瞳,讓她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把林玥彤魂魄中的雜質給去掉。

    她魂魄中沾染的怨氣,是魂魄剛形成時候就染上的,早就成了魂魄的一部分,雖然我也有辦法將其切除,但這樣做,難免會傷害到她的魂魄。就算不傷害到魂魄,切除部分魂魄之后,她的魂魄不全,人也會變得癡傻,得不償失。

    瞳瞳聽完之后,心里顯然也知道貿然切除魂魄的風險,歪著腦袋思索了一會兒。才脆生生的開口說道,“我可以把她魂魄中有問題的地方吞噬掉,然后把我魂魄的一部分分給她,補全她的魂魄,這樣以來,她就沒事啦。”

    我聽的一愣,問她說。“用你自己的魂魄?那怎么行,用其他的魂魄不行嗎,玉環里那么多陰魂,不能用它們的?”

    瞳瞳搖搖頭說,“就跟她魂魄中沾染的狗魂一樣,用其他陰魂,以后她的魂魄依然不純凈。說不定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有我把自己的部分魂魄切割出來,抹除掉上面的所有印記,給她補上之后,才不會再出問題。”

    說完,瞳瞳又笑嘻嘻的勸我說,“哥哥你放心啦,我只要再吞噬一些其他的陰魂,就能把我的魂魄完全補上,根本沒事的。”

    她嘴上這么說,但我心里卻知道,瞳瞳是陰魂,魂魄就是她的全部,切割出來部分魂魄之后,對她絕對有很大影響。遠不是隨便吞噬幾個陰魂就能補全的。

    這么想著,我說什么也不同意瞳瞳這樣冒險,但瞳瞳這次卻少見的抗議我的決定,堅持一定要給林玥彤補魂,甚至還給我發起了小脾氣。

    我心里嘆了口氣,這么多年過去了,瞳瞳甚至已經在我的要求下,開始吞噬玉環里的陰魂,但她的本心卻一點也沒變,還是那樣的善良。

    最后我也沒拗過她,只能答應了下來,瞳瞳這才破涕為笑,開心的過去給林玥彤補魂了。

    只是開始補魂之后,她就笑不出來了。吞噬林玥彤的部分魂魄,以及最后給她補魂的過程都還好說,可中間瞳瞳從自己身上切割掉一部分魂魄,卻是個極為痛苦的過程。

    瞳瞳本身就是魂魄組成的,她切割自己的部分魂魄,就像人從自己身上割下來一塊肉一樣,而且還不是一小塊,而是一根胳膊。或者一條腿那種程度的,怎么可能不痛苦?

    我看著瞳瞳坐在那里,全身不斷的顫抖著,心疼極了,恨不得自己幫她承受這種痛苦,可沒辦法,我根本幫不上忙。

    一直堅持了十分鐘左右,瞳瞳才終于從身上取下來一大塊灰蒙蒙的,如同棉絮一般的東西。

    這東西取出來之后,瞳瞳整個人都變得虛幻了好多,小臉異常的蒼白和疲憊,不過她痛苦的表情卻消失了,反而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走過去。把這部分魂魄緩緩從林玥彤的眉心處按了進去。

    等她做完這一切之后,甚至跟我說話的氣力都沒有了,只是艱難的沖我笑笑,然后就回到了玉環里。

    瞳瞳走了之后,我看著躺在床上林玥彤,心里怎么也開心不起來,甚至有些自責。非親非故的,我甚至連報酬都收不到,自己來幫忙也就算了,干嘛把瞳瞳也牽扯進來。

    腹誹了好一會兒,我才讓自己平靜了下來,苦笑著走過去,打開了宿舍們。讓王永軍他們重新回來了。

    他們進來之后,周西看著依然躺在床上的林玥彤,疑惑的問我說,“周哥,玥彤她怎么還沒醒過來?”

    我心緒有些低落,指了指林玥彤,說把她推醒就可以了。

    周西聞言大喜,過去輕輕推了林玥彤幾下,果然她就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周西激動的瞬間就流淚了,一下抱住林玥彤,開心的不行。

    林玥彤剛從昏迷中醒來,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先前魂魄跟我說話的時候,她實際上并不能留下記憶。

    等周西跟她簡短的講述了一遍之后,林玥彤臉色才變了,驚慌焦慮的要給她家人打電話,但結果依然跟以前一樣,電話根本打不通。

    這下林玥彤也不管自己虛弱的身體了,從床上下來,焦急的說她必須要回家一趟。

    代南州和周西連忙去勸她。最后答應稍后陪她一起回家一趟,林玥彤這才稍微平靜了一點。

    他們約定好之后,代南州又嬉皮笑臉的過來問我有沒有時間,還說要幫人幫到底,讓我跟他們一起去林玥彤家里一趟,把這事徹底解決了。

    林玥彤身上還有很多疑點,而且瞳瞳為救她還付出了那么大的代價。我當然也想幫人幫到底。但林玥彤家在廣西,去一趟不知道要耽擱多久,而玄學會那邊,馬上就要出發去觀摩真龍脈了,根本不可能有這個時間。

    代南州不知道這件事,王永軍卻是知道的,不等我開口。他就制止了代南州,開口說,“周老弟最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誤,這件事只能先放放,要不這樣吧,南州,我讓小趙安排幾個人,跟你們一起過去,看看情況再說。”

    他這么一說,代南州他們自然也是點頭答應,不過我想了下,這件事必將牽扯到玄學,就算王總安排一些人過去。真有什么危險發生,只靠幾個普通人,肯定也不行。于是我給楊開臣打了個電話,把這件事簡單的給他介紹了之后,問他有沒有時間,跟著代南州他們去一趟。

    楊開臣跟我認識的時間不久,年齡相差也比較大。但彼此之間的情誼卻不淺,這件事自然沒說的,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搞定這件事之后,王永軍硬拉著我去擺了筵席,說是一來給我接風送行,二來慶祝我上次交流會上奪得雙魁首,讓我無論如何也得吃這次酒。

    實在推脫不下,我也只好答應下來。然后,王永軍把楊開臣也叫了過來,又叫了幾個他在玄學界相熟的人,一起到深圳一個非常有名的中餐館鬧騰里一晚上。

    宴席上,他還特意拿了新的工作合同給我,年薪給我漲到了五百萬。

    說實話,從答應加入他公司之后。我連一件事都沒做過,白拿了錢不說,現在又要漲工資,我心里挺不好意思的,但王永軍說什么也不行,非要給我漲,最后依然是推脫不下,只好答應了下來。

    一直到第二日凌晨的時候,我才坐著王永軍安排的車,回到了酒店里。

    酒宴上喝了不少酒,我也沒有故意用道炁排出酒精,整個人處于微醺的狀態,腦子也是昏昏沉沉的。只是等我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抬頭一看,整個人頓時清醒了過來。

    我房間的門居然開著!

    正當我皺眉不解的時候,屋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回來了?”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