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六章 本命蠱死,養蠱人亡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從職工宿舍里出來,瞳瞳帶著我,一路貼著廠房后面的陰暗處,走到工廠后門附近的圍墻旁。

    瞳瞳是跟著趙穎殘留的陰氣走的,路線就是趙穎離開時候走的路線,從這路線上能看出來,趙穎一路上還是很小心的,不光走的都是陰暗小路,最后甚至還是翻墻出去的。

    苗女養蠱雖然有神秘莫測的威力,但蠱蟲并不能提高她們的身體素質,趙穎實際上依然還是個體質嬌弱的女孩子,工廠這么高的圍墻,翻進翻出的,也真難為她了。

    我自然沒必要從圍墻翻出去,而是直接過去后門,找保安給我開了門。

    住到這里的時候,王總已經特意跟廠里的人交代了,不管這幾天我要做什么事,讓他們都配合我。

    從后門出來之后,瞳瞳帶著我繼續往前走。

    這片電子工業園區的從業工人雖多,但也只是工廠內部比較熱鬧。外面實際上還是比較荒涼的,尤其是工廠的后面,更是一片荒原,雖然通著柏油路,但路旁連路燈都沒有,車輛也極為稀少。

    看的出來,趙穎也并非完全不通世事。用蠱殺了那么多人之后,這些天一直藏在這些偏僻荒涼的地方。

    沿著柏油路走了十幾分鐘之后,瞳瞳帶著我又轉到了一條土路上,再往前走了幾百米,瞳瞳指著路旁不遠處的一個兩層樓民居,告訴我說,趙穎就藏在這所民居之中。

    事先我了解過趙穎的情況,她是貴州人,在深圳這邊也沒什么親戚,眼前這戶人家顯然不可能是她親戚家。這幾天如果她一直都住在這里的話,說不定對這家人也下了蠱。

    我心里更加陰冷了,要真是這樣的話,這個趙穎就沒有一點值得令人同情的了。

    蠱術詭秘莫測,我也不敢擅闖。就讓瞳瞳先過去查探一下情況。

    瞳瞳飄進了那所民居,只用了不到半分鐘時間,就又飄了出來,告訴我說,趙穎的確就在里面,而且房子里還有另外兩個人,不過都已經死了。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趙穎對這家人也下了蠱。確定了這一點之后,我心里也再沒什么顧忌了。

    除此之外,瞳瞳還告訴我說,這棟房子外面的院子和里面的房間里,許多地方都布滿了蠱蟲,只要我們一進去,肯定會被趙穎發現。

    鑒于這種情況,我更不敢貿然闖進去了,思索了一下,還是把蛇靈叫了出來,問他有沒有辦法把這些蠱蟲消滅掉,而且不讓趙穎發現。

    結果蛇靈搖搖頭,說蠱蟲跟蠱母性命相連,只要蠱蟲死了,蠱母一定會感應的到,趙穎作為養蠱人,肯定也會知道。

    這就沒辦法了,看來只能硬闖。我又問了一下蛇靈,確定他對付蠱母不成問題之后,我就讓他直接進去院子,把前面的蠱蟲都清理干凈之后,我再跟在后面進去。

    蠱蟲能提升蛇靈的力量,干脆就趁著這個機會,讓他放開肚皮吃個飽。

    聽了我的話,蛇靈興奮的不行,摩拳擦掌的就沖進了院子里,黑燈瞎火的也看不見他做了什么動作,然后我就聽到樓上有一聲痛苦的輕哼傳出來,聽聲音正是趙穎。

    蠱蟲連心,蛇靈吞食那些蠱蟲,肯定也給趙穎帶來了不小的傷害。

    大約只過了一分多鐘,蛇靈就從院子里回來了,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得意的告訴我說,院子里的蠱蟲已經完全清理干凈了。讓我放心進去。

    帶著瞳瞳和蛇靈一起進了這所民居,因為已經被趙穎發現了,我也沒隱藏行跡,直接走到大門跟前,猛地一腳把門踹開,讓蛇靈走在前面,我們一起進到房子里。

    剛一進門。我就被嚇了一跳,門口不遠處的地上,躺著一具已經高度腐爛的尸體,外表只能隱約認出來是個中年男性,而尸體的身體卻還一動一動的,看起來十分詭異。

    仔細看了之后,我才發現,不是尸體動,而是尸體身上有無數密密麻麻的小蟲子,正是那些小蟲子一鉆一鉆的,在尸體上不斷來回鉆動,看起來就像是尸體在動。

    我看的心里直惡心,以前見了那么多尸體,甚至干尸、骷髏什么的。但都沒有這種惡心感,密密麻麻的小蟲子擠在一起,讓人頭皮發麻。

    蛇靈這時候卻是雙眼锃亮,一副見了絕世美味的樣子,直接撲上去,用尾巴卷起那具尸體,在空中一抖。然后無數的小蟲子就從尸體上跌落下來,被他的大嘴巴在下面一卷,全都進了嘴里。

    一直到尸體上已經完全看不見蟲子里,蛇靈還卷著那具尸體不停的在空中甩動。

    我以為這家伙貪吃,就沖他說,“上面已經沒蠱蟲了,別折騰尸體了,趕緊跟我一起上樓。”

    結果蛇靈卻轉過頭來,鄙夷的看著我說,“這尸體是養蠱池,蠱母就在里面呢,要不然你以為怎么會有這么多蠱蟲生出來?”

    說完,蛇靈一臉熱切的繼續甩著尸體,試圖把蠱母找出來。

    我很好奇的看了蛇靈一眼,蠱母沒在趙穎身上,在這具尸體里頭?養蠱池是什么東西?蛇靈這家伙對養蠱懂的還真不是一點半點啊。

    還沒等我再問,在蛇靈的搖晃下,那尸體里面忽然掉出來一個打火機大小的暗紅色肉團,看起來像是個胖嘟嘟的毛毛蟲,從尸體里跌落出來之后,這個胖嘟嘟的家伙沒有落地。而是直接飛著往樓道方向去了。

    或許是這家伙太胖了,飛行的速度很慢,而且顫顫巍巍的,讓人忍不住擔心它會掉下來。

    看到這家伙之后,蛇靈忽然“嘎嘎”的笑了兩聲,丟下尸體,尾巴一搖。龐大的身體往前直飛出去,一瞬間就跑到了那肥嘟嘟的毛毛蟲身旁,用尾巴把它卷住,重又飛回到我身旁。

    “這就是蠱母?怎么看起來跟蠱蟲也差不多嘛。”

    我看著這個巨大的紅色毛毛蟲,好奇的問蛇靈。

    蛇靈卻是一副嘖嘖稱嘆的模樣,跟我解釋說,“怎么會差不多?這可不是一般的蠱母。而是麒麟蠱!沒想到啊,這種稀有的蠱蟲,現在居然還有。”

    麒麟蠱?

    我仔細看看這個肥嘟嘟的毛毛蟲,實在看不出來跟麒麟有啥相似的地方,正準備再問蛇靈呢,這家伙卻等不及了,直接把這肥嘟嘟的毛蟲丟進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后盤到地上,一臉享受的慢慢吞食。

    瞧他這一副細嚼慢咽的樣子,這肥嘟嘟的毛蟲,好像還真是什么很珍貴的東西。

    就在這時候,前面不遠處的樓梯口,忽然傳來一聲痛苦的尖叫聲。

    我抬頭一看,趙穎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下了樓。就站在樓梯口,嘴角帶著一縷鮮血,一邊慘叫一邊瞪著雙眼看著蛇靈,滿臉憤怒又恐懼的樣子。

    隨著慘叫聲,她慢慢的坐到了樓梯臺階上,雙手捂著胸口,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我并沒有感覺奇怪。蠱母本就跟養蠱人心血相連,蠱母一旦死亡,養蠱人也會跟著受到重創。

    只是說起來有些匪夷所思,蠱母一般都寄養在養蠱人身上,輕易不會出來,可趙穎的蠱母卻放在這么一具尸體上,結果還沒見到人。蠱母就被蛇靈直接給弄出來吃了。

    養蠱人的一身本事都在蠱母身上,蠱母一旦死亡,養蠱人根本無法操縱其他的蠱蟲。

    很快,蛇靈把蠱母完全的吞食了下去,甚至還打了一個滿足的飽嗝,然后跟我打了聲招呼,說是要去休息。直接鉆進了羅盤里面。

    而樓梯臺階上,趙穎一臉灰敗的看著我,眼神里面充滿了不可置信,沖我開口問道,“你究竟是誰,為什么會有蠱王?”

    蠱王?說的是蛇靈?

    估計她應該是認錯了,我沒接她的話。而是對她說道,“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害了那么多人,總得有人來討回公道,我就是來替那些無辜的人討公道的。”

    趙穎輕蔑的笑笑,嘴角鮮血流淌的更多了,虛弱而暗啞的聲音對我說,“我早就說過了,那些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所有人都是罪有應得。”

    看到她的樣子,我心里莫名的有一股無名火。這種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還一副自己替天行道的模樣,實在讓人憤怒。

    我指著地上的尸體,沖她問道。“好,就按你說的,那些人都有錯,可這個人有什么錯?就因為你要躲在這里,就把人殺了,這也是他罪有應得?”

    趙穎抿了抿嘴唇,依然抬著頭,沉默了一會兒,才倔強的說道,“我要報仇,身上只有蠱母,想短期內培養出來大量蠱蟲,只有用人來做養蠱池。”

    我搖搖頭,“不管找什么借口,你這都是濫殺無辜。”

    趙穎忽然笑了起來,雙手扶著欄桿,硬撐著從地上站了起來,怨毒又倔強的看著我。

    “你們所有的漢人都一樣,只會欺負人,然后滿口的道理道德,可誰替我想過?那些人糟蹋了我的身子,我已經不可能活下去了,但死之前,我要報仇,我一個女人,想報仇只能靠自己的蠱,可我只有蠱母,殺不了人,我能怎么辦?”

    “我們苗人恩怨分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要是死之前連自己的仇都報不了,死后就進不了九黎神的懷抱……我想殺那些人,想短時間內養出蠱蟲,只能用人的尸體來養蠱,我有什么辦法?”

    聽了她的這番話,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心里忽然就沒那么憤怒了,沉默了許久,我才開口對趙穎說,“你這種性格根本不適合在外面打工……現在人你也殺了,仇也報了,沒有再濫殺無辜的理由了,你走吧,回你的家鄉去吧。”

    趙穎卻忽然咳嗽了起來,一邊咳嗽著一邊說,“回不去了……麒麟蠱可不是一般的蠱母,而是本命蠱,我從小用精血飼養的,早就跟我血脈相連了,本命蠱死,養蠱人亡……殺了那么多人,我自己也應該死,這樣誰也不欠誰。”

    說完,她緩緩的又坐到了臺階上,眼睛忽然變得炯炯有神,盯著我繼續說,“不過我跟阿媽聯系過了,她很快就會來找我,你……你就算有蠱王……我……阿媽……”

    趙穎的聲音越來越虛弱,話還沒說完,人就倒在了扶梯上,身子慢慢的滑倒下去。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