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二十七章 重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跟我訴了半天苦,最后瞳瞳才不情不愿的接受了這個任務。

    因為這廢羅盤是實物,陰煞又是依附在羅盤上的,所以瞳瞳吞噬陰煞的時候不能帶回玉環中,只能留到外面,這幾天瞳瞳就一直跟我呆在房間里。

    白天時候,我研究《死人經》上記載的羅經用法,瞳瞳慢慢消磨陰氣,而到了晚上,瞳瞳會抱著腿。坐在床頭,聽我跟她將各種各樣的故事。

    從出生以來,瞳瞳就一直生活在一個人的世界,心里無比的純凈,但對這個世界還處于懵懂未知的狀態。我有時候跟她講我的經歷,有時候講些書本上看到的故事。

    不管這些經歷或故事精彩不精彩,瞳瞳都聽的很認真,小臉上帶著笑容,從心底覺得很有趣。

    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瞳瞳像是我的小妹妹,忍不住想保護她,而現在,我覺得她更像是我的小女兒。

    我沒有為人父母的經歷,但像瞳瞳這樣,偶爾撒嬌。偶爾纏著講故事,又貼心又善解人意的模樣,真的就像個貼心小棉襖一樣。

    有次我白天出門去了,晚上回來的時候,看到瞳瞳趴在賓館的桌子上。鼓著小嘴,一下一下的往桌子上吹氣。

    我心里奇怪,就問她在干嘛。瞳瞳皺著鼻子說,桌子上面好多灰塵,她要把桌子弄干凈。聽的我是哭笑不得。

    瞳瞳不知道怎么用擦桌布,但卻有擦桌子的心,這就是她身上最閃光的善良。

    我教了瞳瞳用擦桌布和掃把、拖布等打掃衛生的方法,這下瞳瞳像是發現了新天地,每天都樂此不疲的打掃衛生,以至于賓館里,每天上午來收拾房間的阿姨都不聽感嘆,說是在賓館打掃衛生十幾年了,從來沒見過我這么勤快愛干凈的客人。

    瞳瞳過的很開心,但那條蛇靈,這些天的日子,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凄慘無比。

    每天瞳瞳吞噬羅盤內的陰煞時,因為蛇靈跟陰煞已經融合為一體,必須把陰煞從蛇靈的靈體上一點一點的抽離出來,這種感覺就跟從人身上一點一點把肉剔下來一樣,痛苦到了極致。

    所以每次抽離陰煞的過程中,蛇靈都痛的慘嚎,巨大的身體不停的翻滾廝磨,那場景真是聞者傷心,見著流淚。

    當然,它發出的聲音普通人聽不見,只有我和瞳瞳才能聽得到。

    不過我這并不是害蛇靈,它現在這模樣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陰魂,但把陰煞抽取干凈之后。他就會恢復成真正的蛇靈,甚至可以重新繼續它千年的修行。

    瞳瞳雖然不喜歡這條滿嘴臟話的蛇靈,但看到它如此的痛苦,一開始也于心不忍,但自從我跟她講了其中的道理。知道這么做實際上是在幫蛇靈的時候,瞳瞳才堅定的把我的領命執行了下去。

    最悲催的是,每天晚上,瞳瞳結束吞噬陰煞之后,也不著急讓蛇靈回到羅盤里,而是會一本正經的告訴蛇靈說,“哥哥跟我講過,接受別人的幫助之后,要給人說謝謝,這是最基本的禮貌。”

    于是。每天蛇靈被折磨的精疲力盡,躺在地上滿腦子自殺念頭的時候,還不得不抬起自己碩大的頭顱,擠出來一絲真摯熱情的笑容,跟瞳瞳說謝謝。

    這之后,瞳瞳才瞇著眼睛,拍拍蛇靈的大腦袋,咯咯笑著表揚它一句,“蛇靈真乖。”

    有好幾次,瞳瞳回到玉環里之后。蛇都靈偷偷從羅盤里面跑出來,一臉悲愴的沖我說,“小娃娃,你用你的陽神吞噬了我吧,吞噬我之后,你的道炁能增添一大截,對你很有好處。”

    我每次都悲憫的看著可憐的蛇靈,然后堅定的搖頭,“我只是地師,距離修出陽神還遠。更何況,你雖然陰煞纏身,但也是生靈,吞噬生靈這種事情,只有邪魔歪道之人才會做,我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情?”

    蛇靈很抑郁,很想死,但失去了肉身的它,連自殺的能力也沒有。

    久而久之,蛇靈似乎習慣了這種生活,每次抽取陰煞的時候,也不怎么慘叫了,完事兒之后,還會主動湊到瞳瞳跟前,跟條討主人歡心的小狗一樣。熱情洋溢的跟瞳瞳道謝。惹的瞳瞳滿心歡喜的來我面前表功,說,“哥哥你看,小蛇現在被我教育的這么乖呢。”

    我看著蛇靈完全拋棄了千年蛇魅驕傲,一心只討瞳瞳歡心的模樣。對它很是鄙夷。以前只聽說人會有斯德哥爾摩癥候這種受虐傾向,現在看來,這是生物共有的特性啊。

    直到有一天早上,我被一陣輕微的聲音吵醒,抬頭一看,蛇靈不知道啥時候從羅盤里出來了,正在悄悄的開賓館房門。

    因為蛇靈是羅盤的器靈,只能在距離羅盤周圍一定的范圍內活動,距離羅盤越遠,它的行動就越是艱難遲緩,本身也會承受很嚴重的痛苦,而且距離遠到一定程度時,它甚至會死亡,直接消散。

    當然,這只是理論。實際上幾乎不可能實現,就像人不可能用手把自己捂窒息一樣。

    可憐的蛇靈,為了擺脫瞳瞳大魔王,居然選擇了這種最艱難的自殺方式。

    我悲傷的看著蛇靈打開房門,忍受著巨大的痛苦。艱難而又堅定的,一步一步往房門外邊挪。

    我深深為它這種行為感動,然后輕輕拍了拍玉環,把瞳瞳叫了出來。

    “咦,小蛇,你準備去哪兒啊?”

    瞳瞳一出來就看見了蛇靈,笑嘻嘻的沖它喊。

    正在小心翼翼往外面爬的蛇靈渾身一震,僵在了原地。

    幾秒鐘之后,蛇靈轉過頭來,飛快的回到瞳瞳身邊。一副諂媚的模樣,很歡快的說,“這小娃娃每天早上都要出門,我是去幫他開門去啦。”

    它話音一落,瞳瞳一巴掌就拍到它腦袋上,訓斥著說,“我都教育你多少次啦,你要叫哥哥,不準叫小娃娃!你馬上去叫一聲哥哥。”

    蛇靈的諂媚笑容僵在臉上,很艱難的轉頭看著我,一副吃了一萬只蒼蠅一般的惡心神情,屈辱的低下頭,輕輕喊了聲“哥哥”。

    瞳瞳這才心滿意足的拍拍蛇頭,重新回了玉環里。

    在賓館里住了大約半個月的時間,羅盤里的陰煞,在瞳瞳每天的努力下,終于消磨掉了一大半,剩下的最后一絲陰煞,短時間內不可能完全消磨掉,只能我隨身帶著,用道炁來慢慢溫養。

    就在這時候,劉總終于聯系了我,說他那邊已經準備妥當,讓我明天上午到他公司,合計一下出行之事。

    第二天。我來到劉總公司,在他辦公室里聊了一會兒,劉總跟我說,他為了此行,還特意找了一些其他人來幫忙,讓我跟著他一起去見一下。

    我倆離開辦公室,來到隔壁的一個小會議廳,里面坐著一個頭發灰白道士模樣的老頭,兩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還有一個看起來胖乎乎的年輕人和一個面容姣好的少女。

    此時道士模樣的老頭和兩個中年人正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而那個胖乎乎的年輕人,背對著我,跟那個少女喋喋不休的說著什么,似乎正在爭吵。

    我們進去之后,另外的三個人都睜開眼朝我看過來,而那個胖乎乎的年輕人對我們的到來充耳不聞,依然喋喋不休的跟少女爭吵。那少女卻一副很不耐煩的模樣,直接起身朝我和劉總走過來。

    那身材胖大的年輕人終于停住了口,也轉頭過來。

    等看清他的臉之后,我頓時就長大了嘴巴,這不是胖子那家伙嗎?

    我心里還不是太確定,胖子卻已經咧開了大嘴,沖我喊道,“三娃,是你不?”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