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三章 風水斗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雖然看出來這個灶門立的不對,但我也不敢開口說。《死人經》上記載的東西畢竟是一些死知識,我以前也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事情,而王澤坤是遠近聞名的風水先生,看過的陽宅也不知道多少,說不定其中有些我不明白的道理存在,我說出來自己的看法反而貽笑大方。

    此時親戚四鄰已經道過喜,只剩下最后一步“掛平安綢”,喬遷儀式便算是結束了。

    “掛平安綢”,顧名思義,就是把紅綢布做的平安符,掛到主屋門楣上,象征家宅平安的意思。

    爸媽早就準備好了大紅綢子做的平安綢,拿出來交給王澤坤,等王澤坤念了幾句喜氣的話之后,再交給一旁的木匠師傅。

    此時我爸已經把新紅木梯子靠在門旁,木匠師傅滿臉喜氣的舉著紅綢,跨上梯子,把紅綢掛在了門楣上特意釘好的釘子上,口中念道,“家宅平安,富貴吉祥……”

    平安綢一掛上,我爸媽臉上終于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農村人不容易,蓋套新房就是一輩子的事。雖然我考上了大學,以后可能會在外面工作,可這套新房,爸媽實際上就是給我當婚房準備的。十八歲蓋新房,這是村里人的傳統。

    前后操持了這么多天,此刻眼見圓滿,爸媽自然是高興的只見眉毛不見眼。

    可就在這時候,人聲鼎沸的院子里,莫名卻刮來了一陣風。沒刮到院子里的小櫻桃樹,也沒刮到桌子上新鋪的桌布,偏偏就刮到了剛掛到門楣上的平安綢。

    木匠師傅還沒來得及從梯子上下來,紅布做成的平安綢就先一步被風吹到了地上。

    爸媽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平安綢落地,這可是大兇之兆!

    人群里一陣喧鬧,木匠師傅眼見不對,趕緊把平安綢撿起來,三步兩腳的爬上梯子,重新掛好,嘴里補救道,“風來賜福……”

    這回他也不敢輕易松手了,雙手在那里扶了半天,確定沒有什么意外之后,這才吐了口氣,松開了手。

    “呼呼……”

    木匠師傅才剛松手,又是一陣莫名的風吹過來,平安綢再次搖晃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中,飄落墜地。

    這下所有人面色都變了,木匠師傅瞪著眼,一臉的不可置信,我爸的臉色也陰沉下來,我媽更是急的差點哭出來。

    村里有見識的老人們臉色都變了,紛紛開口議論說,“平安綢墜地,這是兇宅之兆啊!”

    掛平安綢本意是為了保平安,可現在平安綢根本掛不上去,顯然是預示著不祥。

    我這時候也終于確定了,不是《死人經》里面記載的不對,而是這個王澤坤根本就是半吊子風水先生!那個灶門開的方位肯定不對!

    《死人經》上,開篇便有一句話:“庸醫之誤,不過一人;庸師之誤,覆人全家。”

    王澤坤這種半吊子風水先生,居然也能闖下偌大的名頭,真是害人不淺。

    心里雖然氣憤,但畢竟王澤坤是長輩,我還是很小心的跟我爸說,“爸,這不是什么兇兆,只是因為剛才開灶門的方位不對才造成的。”

    “三娃,你別亂說。”我爸臉色雖然很不好,但還是打斷了我的話,轉頭看了一眼王澤坤。

    “你這小娃懂個啥?我們王家幾代人都在鎮子上給人看風水,從來就沒有弄錯過!”

    出了這事,王澤坤此時臉色也不好,張口語氣就不對。

    我還想說什么,我媽卻一把拉住了我,開口跟王澤坤賠禮說,“小孩子不懂事,王大哥你別放心上,還是先看看這平安綢出了啥問題吧。”

    因為我媽的阻止,我也就沒再說什么了,心里想著一會兒王澤坤能發現問題補救回來也就是了。畢竟人家是吃這一行飯的,真讓我當面指出來他的不對,砸了招牌,以后可就結仇了。

    王澤坤這才“哼”了一聲,轉身去看那平安綢去了。

    原本喧囂的院子里,此時也安靜了下來,都等著王澤坤給解惑。

    沉吟了一番之后,王澤坤捋了捋下巴上的一小撮山羊胡,開口說道,“平安綢墜地,因風而起,風屬巽位,正門屬坤,巽坤宮,婦離翁。此乃婦人失德,造禍家宅所致。都說風水造人,實際上人也影響風水。所以這不是天災,乃是人禍。”

    他這話一說完,所有人眼睛都盯住了我媽。

    我站在旁邊,整個人都傻了。

    他說的“婦人失德,造禍家宅”是什么意思?就是說我媽不守婦德,所以才造成了家里風水不對,導致平安綢掛不上!

    不守婦德是什么意思,根本不用說所有人都明白!

    想明白之后,我心里的怒火一下便燃燒了起來。因為憤怒,我甚至一時說不出話來。

    而站在旁邊的我媽臉色煞白,整個人都發抖起來。

    農村人傳統,最重名聲,尤其是對婦女來說。城里的未婚女性,周圍追求的人多,人們會說她有魅力。可換到村子里,就會有老人看不慣,覺得這是招蜂引蝶。

    未婚女性尚且如此,已婚的婦女,要是被人說什么風言風語,恐怕尋死的心都有!

    那還只是風言風語,可現在是王澤坤親口說我媽不修婦德!

    王澤坤是誰?

    我們整個鎮子,幾十年來,不管陽宅陰宅,看風水都是找的王家人,在樸實的村里人眼里,王家人說出來的話,那就是金科玉律,斷然不會有錯的可能。

    為啥?因為他是風水先生!他的話不是空口直說,而是從風水中看出來的!

    人可以騙人,但老天爺會騙人不?

    村里人樸素的價值觀里,老天爺不會騙人,風水更不會騙人!

    今天是喬遷儀式,家里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在,王澤坤這番話一旦傳出去,幾乎都不用想,我媽絕對活不下去了!

    一個最傳統樸素的農村婦女,這種村里人最不恥的罪名想都不敢想,現在卻被人一句話釘到了身上,怎么還能活下去?

    我只覺得整個人都發熱了,腦子里一股血涌上來,直接就沖到了王澤坤面前,沖他說,“你不要血口噴人!分明是你開灶門方位不對,乾位開巽門,亂了風水,卻還好意思說什么巽坤宮,婦離翁。自己不懂風水,卻還出來害人!”

    王澤坤此時也是怒氣勃發,瞪著我說,“剛才你就說什么開灶門方位不對,我不與你一般見識,可你這小娃娃到現在還不識好歹,你開口問問,鎮子上找過我王家看風水的,啥時候看錯過?”

    “看沒看錯過,你們王家人心里自然清楚!風水一道,玄奧至極,誰也不敢說自己絕對正確,你們王家人倒是自信的很!”

    我也等著王澤坤,一點面子也不打算給他留了。

    王澤坤卻是比我還生氣的樣子,一雙眼睛里面幾欲噴火,氣急反笑的說,“好好好,我王家幾代人,在你這黃口小兒嘴里,都成了自大之輩。看你這語氣,你在這風水玄學上很有見識是吧?好,今天我就跟你論論這風水學上的道理,要是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得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給我下跪道歉!”

    作為曾經被縣長求上過門的王家人,王澤坤哪里受過這種氣,就算是以前看風水的時候,說過什么不吉利的話,怕也沒人敢這么得罪他。

    我正要說話,我媽這時候卻拉住了我,小聲哽咽著說,“三娃,你別……”

    看著我媽被人污蔑,反而還要為我擔憂的樣子,我眼淚都快出來了,強忍著對我媽笑了笑說,“媽,你放心吧,要是王家老爺子來了,我肯定不敢多嘴,可這個半吊子風水先生,我肯定比他強。”

    “哈……很好,你這黃口小兒既然比我強,那你就過去把這平安綢掛上看看。要是掛得上去,就算我今天砸了招牌!”

    我連看都沒看他一眼,撿起放在墻角的一把鐵锨和水桶,過去院子里挖了一桶土,過去把土倒在剛開好的灶門處,然后回來撿起來地上的平安綢,轉頭對王澤坤說,“我自然掛的上。”

    說完我沒再搭理他,直接爬上梯子,把平安綢掛在了門楣的釘子上。

    這一次,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平安綢穩穩的掛在那里,連布腳都沒動一下。

    “這……”

    周圍的人有些驚疑不定的議論了起來,一個個的看著我,目光有些不可置信。

    院子里的,都是我家的親戚四鄰,自然不會相信我媽不修婦德這種話,但卻沒人敢懷疑王澤坤,更沒人對我有信心,但此刻,鐵一樣的事實擺在面前,他們看向王澤坤的目光終于有些不對了。

    王澤坤臉上也充滿了驚疑,不過很快就又轉化為怒火,幾乎是咆哮著說,“你用土擋了風水,是取巧!”

    盛怒之下,他已經失去了理智,我不屑的沖他笑了笑說,“土怎么能擋風水?土屬坤,我只是用土暫時遮住了巽位的灶門而已。你不是說掛不上平安綢跟灶門沒關系嗎?就按你說的,我擋了灶門的風水,可現在平安綢為啥掛了上去?”

    王澤坤閉上了嘴,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又一字一字的說,“水無常勢,風無定型。風水也按天時而變,剛才是兇時,此刻是吉時,所以平安綢才會前后有別。”

    都到這時候了,他還是嘴硬。

    說實話,我也不是因為他風水看的不對,才要這樣砸他飯碗,而是因為他人品不對。風水看錯也就算了,可接下來不承認自己的錯誤,把禍水往別人身上引,這樣的人,與畜生何異?

    我自然不會讓他這么狡辯,直接就開口說,“按照你的說法,你看的灶門沒錯,那就證明,你開灶門的方位是吉位對吧?”

    王澤坤點點頭,依然嘴硬的說,“灶王爺出行之門,自然是大吉之位。”

    “好!”我轉頭從屋里拿出來一盆我媽養的水仙花出來,過去放到了灶門處,然后對著圍在旁邊的眾人說,“大家都好好看著,把花放到這個他所說的吉位,會發生什么。”

    所有人屏氣凝神,看著這盆普通的水仙花。

    僅僅過了十幾分鐘,原本開的正艷的水仙花,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的枯萎下來,清風一吹,幾瓣花瓣隨風飄落下來。最新章節百度搜籃ζ色ζ書ζ吧....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