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九十八章 陽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瞠目結舌的同時,薇薇安白了我一眼,加重聲音又重復了一遍。

    “我說今晚我不走了,就住在這里!”

    說著,她兩只腳左右一踢,把鞋子踢了下來,露出小巧的腳丫,直接跳到了我的床上。

    我住的這家客棧是王城內條件最好的客棧之一,但也沒有人間界那種松軟的彈簧床墊,所以薇薇安并沒有在床上蹦跳,而是直接躺了下去,然后沖我勾了勾手指,十分霸道的說道,“你過來,一起睡!”

    這時候我已經從先前的錯愕中恢復了過來。走過去在床邊坐下,沖著薇薇安笑著問道,“你這是打算在大婚之前,把身子給我?”

    酒醉狀態下的薇薇安壓根沒有半點羞赧,跟我對視著點點頭。“沒錯。”

    這小丫頭,以前沒看出來,竟還有這般如火風情。不過我還是搖了搖頭,開口道,“可能之前沒有跟你說過,我在故鄉已經有了結發妻子,而且我們那邊的習俗不同,一夫只娶一妻。”

    薇薇安的目光有些迷茫,呢喃道,“你們狗頭人還有這種習俗么……不過沒關系,我又沒有讓你娶我。”

    我嘆了口氣,“你這又是何苦呢?”

    不知為何,薇薇安好像一下子生氣了,噌的一下重又跳了起來,跪坐在床上。低頭對我道,“難道你還不愿意嗎?我們妖族的處子花冠蘊含先天之力,我身具獅族與龍族血脈,我的處子花冠更是蘊含一絲天地本源之力,任何人只要得到我的處子花冠,修為便能生生提高一個境界,連海族妖帝都要覬覦,莫非你還瞧不上?”

    我聽的有些發懵,得到薇薇安的處子花冠的人修為能提升一個境界?海族妖帝因此才要娶她?

    見我半天不做聲,薇薇安又貼到了我肩膀上,方才還怒氣勃發,這一刻卻又變得媚眼如絲,悄聲繼續問道,“怎么樣,有沒有心動?”

    這時候我還沒來得及心動,只是有些不理解。

    處子花冠指的應該是她的處子之身,其內蘊藏某種靈力,這一點不難理解,畢竟道家也有采補之術,而妖域之中,靈力遠勝人間,這種情況不足為奇。真正讓我不理解的是任何人得到她的處子花冠,修為便能提升一個境界的說法。

    “海族妖帝得到你的處子花冠,修為也能提升一個境界嗎?”我開口問道。

    薇薇安點了點頭,“本源之力是妖帝都求之不得的東西,海族妖帝……他實際上還不能算是妖帝,修為距離妖帝還有一線之隔,但得到了我的處子花冠之后,他便能成為真正的妖帝了。所以海族才會要挾我的父親,逼迫我出嫁。”

    這么說來。海族那個所謂的“年輕妖帝”,實際上跟我的修為一樣,而薇薇安的處子花冠,如果可以讓他成為真正的妖帝,那也可以讓我成為妖帝!

    多年修為。面對這個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一步登天的機會,說不心動完全是自欺欺人。但如果接受了薇薇安,我何以面對姽婳?何以面對自己?

    額頭上滲出微微的汗珠,嘴里也有些口干舌燥,我吞咽了一口唾沫,心中做不出抉擇,只好轉移了話題,對薇薇安問道,“你父親是普萊爾大帝,母親是龍族,海族的人憑什么敢要挾你的父親,逼迫你出嫁?”

    或許是提到了傷心事,薇薇安的目光黯淡了下來,緊貼著我的身體也分開了一點,有些憤恨的回答道。“龍族只是妖域的守護者,不會參與到其他事情里面。而山海界大門開啟之后,面對人族的壓力,我父親也沒有選擇,只能以我為籌碼。換取海族的忠誠。”

    我有些不解,“既然如此,那你怎么會將處子花冠交給我?這樣一來,海族反悔怎么辦?”

    薇薇安搖了搖頭,“海族妖帝目的雖然是我的處子花冠,但明面上并不會提及,而且海族妖帝已經立誓,只要我們結定婚約,便會聽從父親的號令。這種情況下,哪怕得不到我的處子花冠,他也不敢背離誓言,不光是我父親,其他族的妖帝,以及龍族也不會任由這種事情發生的。”

    說完之后,她沉默了一下。然后繼續道,“事實上海族根本沒有反叛的資本,他們只是想討一些好處,龍族和其他妖帝默許了這件事,而我父親,應該覺得我是可以犧牲的。”

    薇薇安神情低落,說著說著苦笑了起來,“我憤怒的去責問我父親的時候,你知道他說什么嗎?他告訴我說,如果我不想嫁給海族妖帝的話,可以自行去尋找心上人,只要我的心上人能夠按照妖域習俗,在婚禮上擊敗新郎,他不會有任何阻止。”

    “妖域之中,妖帝只有區區幾個人。我到哪里去找能擊敗他的人?即便能找到,修為到這個境界的也都是比我父親年齡還大的人,嫁給誰又有什么區別?”

    我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又苦笑了起來,聽薇薇安話里的意思,似乎我就是唯一合適的人吶……

    薇薇安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往我身上靠了靠,聲音微微顫抖著繼續道,“我聽說海族的人長得十分丑陋,而且兇悍嗜殺,尤其是狂鯊族,生性最為暴虐。我聽說那個要娶我的狂鯊族王子,曾經一夜之間殺光了海族的一處城池,連婦孺都沒有放過。我怎么能嫁給這樣的人……我怎么能嫁給這樣的人?”

    說著說著,她已經帶上了哭腔。

    我嘆了口氣,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輕輕在她頸部一按,一道妖氣涌入,使她昏迷了過去。然后扶著她癱軟的身體,小心放倒在床上。幫她蓋好了被子。

    暫時安頓了薇薇安,我才剛從床邊站起來,屋門嘭的一聲就被推開了,蛇靈急匆匆的闖了進來。

    自從三個月前薇薇安不時來客棧找我的時候,蛇靈就在旁邊另開了一間房,跟我分開居住。匆忙進來之后,蛇靈看了一眼正在床上昏睡的薇薇安,便急忙對我道,“你可不能答應她啊。”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大晚上的不睡覺。偷偷聽我墻根?剛才我們倆的話你都聽見了?”

    蛇靈點點頭,“要不是我聽墻根,恐怕你就中計了!這個小薇,今晚就是專門來騙你上套的!哪會有那么巧的事情,正好她說的一切你都完美契合?”

    我有些驚訝的看了蛇靈一眼。這小子平時渾渾噩噩的,沒想到還有這份警惕的心思。

    實際上蛇靈說的沒錯,薇薇安的話明顯是在暗示我,先是拋出來了一個我無法拒絕的誘惑,緊接著又消除我的后顧之憂,甚至還幫我找了一個最合適、最完美的解決方法。

    最重要的證據就是,薇薇安擁有妖圣修為,怎么可能會喝醉酒?當年我還未到天師境界,就已經不會被究竟麻痹了。

    所以薇薇安跟我說那些話時,我心里已經有了警惕。這也是我把薇薇安弄得昏睡過去的理由。

    至于蛇靈說的欺騙倒也不至于,薇薇安那些說辭,根本就是陽謀,所以她說的一切肯定是真的,否則也不會用裝酒醉這種蹩腳的方法。我唯一好奇的是,她居然能識破我的修為。

    這些年來,我幾乎走遍妖域全境,雖然沒有跟妖帝直接打過交道,但也在妖帝眼皮底下活動過,從未暴露自己的身份和修為,薇薇安怎么會看破我的修為?

    苦思半晌也想不明白,我索性不再多想,準備等叫醒薇薇安之后,直接向她詢問。不過在喚醒她之前,我還需要做一個決定。

    面對薇薇安拋出來的橄欖枝,我究竟該接受還是拒絕?...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