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五十六章 熾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納姆跟塔娜還在拌著嘴,周圍忽然響起一陣高亢的鳥叫聲,并伴隨著一陣蠻荒古氣的翻涌,瞬間便讓他們住了口。

    納姆第一時間掏出自己的武器,與賽達爾背靠背站定,觀察著四周情況。根據方才的鳥叫聲判斷,那兇獸距離我們肯定不遠。

    我也準備將靈識散出,但就在此時,鳥鳴聲再度響起,這次則是從我們頭頂傳來。

    一抬頭,便看到一雙猩紅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我們。這雙眼睛屬于一只長相與鶴頗為相似的紅色大鳥。它的頭頂長著細長的紅毛,幾乎完全擋住了視線。喙嘴短小,但十分厚實,脖頸足足有兩米之長,似乎無法伸直,只能保持彎曲的狀態,兩根細長的腿上沒有任何肌肉,與數米長的身體看起來十分不協調。

    納姆很快叫出了這只兇獸的名字,“熾烏!”

    他神色十分緊張,大聲呼喊著我們快些散開,找些掩蔽物躲藏起來。

    我有些奇怪,眼前這所謂的熾烏,看起來不過妖靈中期修為,解決它應該不是難事,為何納姆會這般驚惶?

    開口詢問后,納姆出聲解釋道,“忘了告訴你們,出發前長老跟我們說過,這個獵獸場里,有許多兇獸都是外界沒有的。別看它們修為不高,但是本事卻不小,一不小心就可能會折在它們手上。我在學院的兇獸志上見過這種熾烏,不僅力氣大,而且還會,不好對付。”

    說著他吞了吞口水,警惕的看著熾烏,繼續道,“書上說,這熾烏有部分?的血統……那可是?啊!”

    ??我眉頭微皺,《山海經》內似乎有這個名字。根據里面的說法,?嘴為赤色,身為翠色,可御火。而眼前這熾烏既然有?的血脈,想來的確像納姆說的那般不俗。

    不過血脈再如何不俗,這熾烏也不過妖靈中期修為而已,我自然不會將其放在眼里,只是對烏拉爾山脈中竟有上古妖獸后裔之事,頗覺得有幾分意思。

    言談之中,我們已經散開,躲在了幾塊大石后面,而納姆則是一個人戰了出去,咬著牙,將手中半米長的棍子一擰,似乎打算一個人對付它。

    塔娜看到他的舉動,連忙大聲喚道,“納姆,你也躲過來啊,不要逞強。”

    納姆卻沒有理會她的勸阻,一邊揮動著伸長到接近兩米的棍子,一邊大聲回答道,“沒用的,書上說了,這熾烏一根筋,不把它宰了,它就會一直纏著我們。”

    那熾烏似乎聽懂了納姆的話,煽動了兩下翅膀,一雙細腿在樹椏上來回踩著,震得樹葉沙沙作響。

    熾烏忽然有了響動,納姆愈發緊張了幾分。他緊緊握著長棍,擺出一副防御的姿態,并且口中嚎叫兩聲,提升自己的氣勢。

    或許是納姆嚎叫的聲音刺激到了熾烏,它忽然發出一聲高亢的鳥鳴,繼而頭上耷拉著的紅色長毛全部豎了起來,看起來就像是一只碩大的發怒公雞,直直沖著納姆沖了過來。

    還未近身,熾烏口中便有一道火線噴出,幾乎眨眼之間,便到了納姆身前。

    此時納姆手中的長棍舞成了一道屏障,但對火焰卻沒有多大用處,接近之后,那火焰直接穿過了長棍屏障,眼看著就要燎到納姆的身上。

    怪不得剛才納姆說這熾烏難以對付,別的不說,就這火焰從極遠處噴來,速度又極快,根本難以躲避,甚至連防御都很難坐到。

    狗頭人天生長毛,在火焰的高溫炙烤下,瞬間便卷曲一大片,而納姆此時已經開始轉身狂退,但他的速度跟火焰根本沒法比。

    眼看到這一幕,我無法再坐視不理,腳下一點,便跳到了納姆身旁,揚手將一團妖氣送出,阻止了火焰蔓延的速度之后,我拉著納姆,轉身跳到了一旁。

    納姆一臉后怕的連忙檢查自己身體,我則是看著遠處繼續沖擊而來的熾烏,心里有些猶豫。

    這熾烏雖然修為不高,但一直飛在空中,又有可怕的火焰噴吐。在沒有趁手工具的情況下,想將其獵殺,恐怕我得顯露出妖將境界的修為,到時納姆難免看出破綻,卻是不好解釋……

    正猶豫間,卻是一聲凄厲的鳥鳴傳來,我轉頭一看,原著我們這邊沖擊而來的熾烏,此時卻已經墜落在了地上,脖頸處插著一根長箭,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著,身上的羽毛也被鮮血完全浸濕。

    很明顯,有人在遠處射出羽箭,將其狙殺了。

    我目光往遠處掃去,很快便看到了不遠處,正往我們這邊走過來的四個人。

    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人,手中拎著一把巨大的長弓,背后挎著箭筒。很明顯,狙殺熾烏的,正是此人。

    待他們走到近前,納姆顯然認識這幾個人,沒好氣的沖他們道,“你們倒是手快,這就開始搶獸丹了。”

    那人面露微笑,將箭矢收回之后,吹了聲口哨,開口道,“納姆你也知道,這東西厲害的很。只要被它纏上,你們狗頭人恐怕根本活不到今天晚上。恰好我們經過,順手就幫你們解決了。”

    納姆剛要開口反駁,卻被他揮手制止了,“都是一個院門的,不必謝我,把獸丹給我就行,至于尸體嘛,就留給你們當晚飯好了。”

    他的話引起了身后人的一陣哄笑,氣得納姆臉上一陣通紅,但捏了半天拳頭,納姆終究也沒動手。很明顯,這些人的修為不在納姆之下,面對他們的冷嘲熱諷,納姆根本沒有多少還手的余地。

    待幾人走后,納姆臉上仍有幾絲怒氣,但終究沒再說什么,只是將熾烏的尸體收攏起來,生火烤熟,做了今天的餐食。

    接下來的一整日里,我們都在叢林走游走。期間遇到了十數只兇獸,但大多數都是妖靈以下的修為,體內并沒有獸丹。

    臨近傍晚的時候,剛經歷一場廝殺的納姆,靠著樹干坐到地上,用枯草擦拭著剛取出來的一枚獸丹,臉色卻泱泱的,沒有多少喜色。塔娜注意到了他的表情,湊過去詢問道,“塔姆,你怎么了?剛才你還在哀嘆找不到獸丹,怎么現在拿到了反而不高興了?”

    納姆搖了搖頭,將擦拭干凈的獸丹交給了塔娜保存,然后才著胳膊,嘆了口氣道,“我們這一天下來,兇獸是沒少殺,但總共才只得到了六枚獸丹。依照這樣的速度,我們別說拿到金樾葉了,恐怕也得落到最后。”

    相對于他的沮喪,塔娜的心態卻很好,拍了拍他的手臂安慰道,“得不到就得不到吧,這么多雙眼睛盯著的東西,又不是你一個人想要。我們這些低階弟子,這次來就是增長見識的,肯定比不過其他人。”

    塔娜的話說的很有道理,但納姆臉色依舊沮喪,低著頭,嘴里小聲嘀咕了一句,“可是我真的很想拿到那東西……”

    說著,他還抬頭朝我這邊看了一眼,很明顯,他如此拼命的去斬殺兇獸,獲取獸丹,最終目的是為我奪取那片金樾葉。

    他的心思我自然知曉,不過想獲取金樾葉,從他的實力來看,確實十分艱難,而且我也沒有將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但這話卻沒法跟他明說,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不用太著急,這才第一天,其他隊伍的情況也不一定比我們強多少。”

    見我這么說,旁邊一陣沉默不語的賽達爾,也甕聲甕氣的應和道,“是啊納姆,你不用著急,咱們明天再多找些妖獸就行了,現在還沒到喪氣的時候。”

    納姆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么,但臉上的愁緒卻依舊沒有消散。

    事實上,如果單純為了獲取獸丹,我大可以選擇不跟納姆他們一組。這樣一來,我一個人的行動會方便的多,能輕松獲取更多獸丹,得到金樾葉是十拿九穩之事。

    之所以跟納姆他們一起,更多還是考慮到獵獸場里的試練意義。

    納姆的天賦雖然提升了,但他的戰斗經驗實在太少,這場試練之中,危險處處存在,所以,為了保證他的安全,我才選擇留在了他身邊。

    在我的照看下,可以盡最大可能讓納姆在這場試練中積累戰斗經驗,為以后的修為打下堅定的基礎。

    至于獸丹的事,回頭找個機會,還是得我自己去完成。...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