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恐怖靈異 -> 死人經

第四百一十一章 王屋禁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王燦一脈,乃是巫族之的九鼎家族,關于這山海界一事自然需要告知他們。!不過,先前聽王燦所言,他并不認識南宮,這么說來他們先前并未見過。南宮籌劃山海界一事已有數千年,王燦一脈既然是巫族,而且又是洞天之首,能量絕非他人能,南宮應早些告知此事,也好為他提供一些幫助。我不明白,為何事到如今才想起到王屋洞天來通知王燦?

    想到此處,我便將心疑問說了出來,想要讓南宮為我解惑。他聽完之后,一臉平靜,擺擺手示意此事暫且不談,等王燦進來之后再說也不遲。

    片刻之后,王燦才匆忙前來,連連向我們告罪,說是下面有些急事需要處理,這才耽擱了些時間。偌大個王屋洞天事事皆要由王燦著手處理,的確是有些難為他,對此我也并未在意。

    待王燦落座之后,南宮還是沒有打算表明來意,只顧著與王燦寒暄。起初我心還有些著急,不過聽著聽著卻是讓我聽出了門道。從南宮口得知,似乎他早些年曾到過王屋洞天,甚至還與王燦的父親熟識。

    王燦一聽南宮與自己父親熟識,面色有些欣喜隨即問道,“晚輩著實有些眼拙,竟未識得前輩乃是家父好友。不過,家父倒是從未提起過在外界還有摯友一事。”

    南宮聽完面色未改,只是回應道,“最近百年來,我諸事纏身并未到過這王屋洞天,你不知曉實屬正常。”

    這番言語之后,王燦面色略顯驚愕。不過,轉瞬便恢復如常,似乎意識到了南宮既然能夠與他父親相交,絕對不是凡品。隨即便岔開話題,不再談及此事。

    約莫半個時辰,王燦似乎覺著這般閑聊甚是乏味,便開口詢問南宮今日前來有何要事告知。南宮見他詢問,倒也干脆,反問王燦他父親可有告知他山海界一事。

    王燦并未立馬回應,而是轉向看我,隨后又看向南宮。他這般模樣,顯然是已經知曉,如此倒也不用多費口舌。南宮似乎也明白過來,點點頭再次開口詢問道,“你父親可有交代王屋洞天禁地之事?”

    王屋洞天還有禁地?我來此并非一兩次,為何從未聽王燦說起。不過,轉念一想,這王屋洞天乃是洞天之首,坐擁四條真龍脈,連綿千山,更何況傳承數千年,有禁地存在倒也不足為。只是,這禁地之事王燦連我都未曾告知,王燦的父親為何會告知南宮?

    細一琢磨,我便猜出了一二,興許王燦的父親知曉南宮所謀之事,兩人之前曾有過某種約定,看來南宮此次便是為那禁地而來,確切來說,應該是為禁地之的某種東西而來。

    想到此處,我向南宮投去詢問的眼神。可他并不理會我,而是緊盯著王燦不妨,似乎等著他的回應。

    聽完此話的王燦,面色瞬間便沉了下來,眉眼之透著一絲警惕,開口詢問南宮為何會提及此事。他這般模樣,我也能夠理解。王燦并非沒有城府之人,既然這禁地之事乃是絕密,王燦自然要琢磨南宮的真實目的。

    南宮見此,面色依舊未改,只是淡淡的回應道,“你切莫這般警惕,我今日前來無非是要做個見證。”

    他這話倒是有些意思了,來此作何見證?

    王燦顯然與我一樣,有些不明所以,隨即開口詢問南宮言語之究竟是何意思。南宮聽完之后,站起身來,湊近王燦輕聲說道,“開啟山海界之物。”

    聽到這里,我心一怔。這開啟山海界之物無非是玉環、鑰匙和十大神器。眼下玉環與鑰匙已經逐一被掌握,唯一尚未齊全之物便只有十大神器了。莫非這王屋洞天的禁地之有神器存在?這十大神器已出其九,這么說來,王屋洞天內的便是最后一方神器了。

    之前所有的神器,除卻我手的軒轅劍與南宮掌握的昆侖鏡之外,南宮從未染指過。此番前來卻是想要做個見證,想必他已經對開啟山海界之事有些迫不及待了。

    此時,王燦才反應過來,眉頭微皺開口詢問道,“莫非家父連此事都告知了前輩?”

    南宮點點頭,印證了王燦的言語。王燦見此,并未立馬作出回應,而是心似有權衡,片刻之后,才抬頭再次看向南宮道,“當初家父曾告知在下,這禁地之時乃是絕密之事。除非來者手持信物,不然絕不能告知禁地所在。”

    說罷,王燦便扭頭看向我,似乎在向我告罪。我見此,連連搖頭表示無妨,我并非不通情理之人,既然此事乃是他父親特意交代,我也何必在意王燦刻意隱瞞一事。

    不過,南宮聽完并未立馬回應,而是從懷掏出了裹挾著巫炁的昆侖鏡,接著大手一揮,昆侖鏡便露出了原本樣貌,然后遞到王燦面前淡淡說道,“你父親說的可是此物?”

    王燦接過靈氣充裕的昆侖鏡,反復查驗,最后面色頗為驚訝,口驚呼道,“此物便是古神器,昆侖鏡?”

    言語間他眼神看向南宮,得到印證之后,他又收回目光,再次盯著昆侖鏡看了許久,這才將之歸還于南宮。隨后,他便站起身來朝著南宮躬身道,“請前輩恕晚輩先前冒昧,只是這禁地一事著實重大,何況家父又特意交代,不得不小心查驗一番。家父離去之前的確告知過晚輩,來者會攜帶昆侖鏡,屆時一切聽從那人指揮。”

    南宮聽完之后擺擺手,示意王燦落座,隨后回應道,“我與你父親乃是摯友,你也不必一口一個前輩,我托個大你叫我一聲世叔便可。”

    說罷,他還不等王燦回應,便示意立即前去禁地,今日需要將禁地打開。王燦先是一愣,朝我看來,面色略帶歉意。看他這模樣,似乎并不知曉我與南宮之間的關系。也罷,我只好起身,將我早已與南宮熟識的事情告知他。此話也得到了南宮的印證,王燦聽完之后,這才一陣恍然連呼明白。

    既然南宮這般著急,我們也沒在此處多做停留,直接出了宮殿往禁地飛去。

    約莫半刻種,我們便停在了一處山澗。粗略一看,這山澗略顯眼熟,似乎我曾到過此處。細一琢磨才發現,當初我與韓穩男為了破開蓬萊仙境處的屏障,曾到過王屋洞天找尋麒麟,當日便是在此處發現了它。

    不過,此處除了靈氣充裕之外,我并未發現有何特別之處。而且按照我的想法,既然是禁地,定會在周圍布下結界,或者有人守衛才是,可此處哪有一絲神秘模樣。

    身側的王燦似乎看出了我心疑惑,隨即開口向我解釋道,“王屋洞天人丁稀少,但諸事繁雜,一般不會有人至此。況且外界還有陣法加持,若非得到我的準許,外人根本無法入內。派人把守,倒是略顯多余了。”

    王燦這番言語不無道理,不過我還是沒能看出此處有何特之處,也不知那禁地究竟藏在何處。

    這么想著,心著實好,便催促王燦不要繼續耽擱,即刻將禁地打開。王燦得令之后,也沒敢耽擱,飛身到山澗處的瀑布之前,雙手掐訣,口念念有詞。

    數秒之后,那瀑布竟然猶如簾子一般被分隔開,露出一處深邃洞穴。

    洞穴出現的一瞬間,我便察覺到里面有一股十分充裕的靈氣傳來,莫非這靈氣便是由里面的神器所散發而出?但轉瞬我便否定了此想法,據我所知,十大神器之帶有濃郁靈氣之物,僅僅只有昆侖鏡,此物乃是昆侖圣母所造,并未經歷混沌。其余九方神器,周身或多或少都裹挾著混沌氣息。

    這么說來,剛才的那股靈氣并非神器所發,興許是里面布下了某種特殊陣法。

    正思忖間,南宮已經抬步往洞內走去。我也不再多想,跟著二人前后進了洞穴。剛一站定,洞穴內突然變得明亮起來,我這才看清這洞穴的構造。

    此處除卻略為寬敞些之外,與尋常洞穴無異。不過洞內靈氣充裕,令人心舒爽,不僅如此,外面乃是常年不斷之瀑布,這洞口竟絲毫無水漬,倒是有些特。

    此洞穴似乎有些狹長,前方的靈氣也越發充裕,足足走了一刻鐘我們才停了下來。不過,此時我并未見到南宮口所說的神器,而是出現了幾束光柱。光束與光束之間空隙頗大,能夠供人輕松通過。與我先前所料相同,洞內的靈氣皆是由此散出。

    我自然不會以為這光束如此簡單,既然將之布在此處,定是為了阻攔擅闖洞穴之人。而且光束之的靈氣,絲毫不亞于任何一種能量。我估摸著,饒是我陽神天師境界,若是硬闖恐怕也會深受重傷。

    不料,王燦卻開口解釋,這光束乃是他祖傳承之秘法,即便沖舉之人也無法輕易通過。我聽到此處,心卻是一怔。難怪這王屋洞天傳承數千年之后,仍能夠屹立于洞天之首。且不說眼下實力如何,光是這底蘊,其他洞天福地也只能望塵莫及。

    /bk...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