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650.霍二爺攪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齊寒森的口中發出短暫的一聲悶哼,隨即捂著大腿根部,始料未及的倒了下去。他一邊低吼著,一邊不停的在地上翻滾,顯得痛苦至極。

    他的褲子都被這一槍打的燒出了焦味,腿也被打出一個小口徑的洞,此時正不斷的往外流著血,噴濺了我整個手掌。

    幾秒鐘前還在大笑的悅悅此時眼睛瞬間瞪大,只見她白色的眼球里面布滿血絲,那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一般。

    悅悅張大了嘴巴。看著我手中的那把消聲手槍,哆哆嗦嗦的說不出話來!

    “你……”

    “我什么?”

    我挑眉,看向她,冷冷的問著,隨即抓著因為被濺了血而變得溫熱的手槍,厭惡的甩了兩下。

    這時候我聽到有大批的腳步聲臨近,齊寒森呲牙咧嘴的去拿自己的槍,我直接隨意掃了一眼,砰的一聲打掉了他一根手指,那槍也就帶著手指一起飛了出來。

    我步履悠然的朝齊寒森走過去,當著他的面把他的槍一腳踹到了樓下。隨即一個轉身,槍口遠遠的對準齊寒森的頭,冷聲道:“我看誰還敢往前再走一步。”

    “你怎么會……”

    悅悅的嘴巴已經張的不能再大了,她壓抑的看著我,話說到半截,我已經知道了她的意思。

    他們真的不只有兩個人,也就是在頃刻間,我就被包圍了。

    齊寒森帶來的人都向我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有槍的指著搶,沒有的就站著湊個人場。

    但是今天,誰也別想完好無損的出去。

    我指著趴在地上的齊寒森的頭,對周圍的人說:“你們就算要打死我,我也能在你們開槍前再開一槍。現在你們的老大被打到了一個還算重要的血管,我可以就這么和你們耗下去,就看看誰能耗的過誰了。”

    說話間。齊寒森的血已經流了一褲管。也就在這一刻,我終于知道悅悅對齊寒森并沒有多深的感情。因為即便齊寒森此刻如同死狗一樣的躺在地上,悅悅的眼神里都沒有流露出半點對齊寒森的關心。

    或許在這個世界上,她關心的只是如何讓我消失。

    她混入維港,就是為了摸清楚我的工作底細以及我的后臺。

    現在她覺得對我“復仇”的條件一切都俱備了,她也就徹底的暴露了自己。

    所以這一次把我騙過來,可以說是她的放手一搏。這一次對于她來說,只能成功,也就是我死。否則等待她的,將是要凄慘十倍的下場。

    她慌了,徹底的慌了。因為一個正常的人,或者說一個來救人的人,是不可能帶槍的。

    可我,偏偏帶了,而且偏偏還用了。

    “你想問我怎么會帶槍是么?”

    我笑了一下,便直接對她說道:“如果我告訴你是習慣,你信么?”

    沒有一個人敢動,因為,齊寒森就在我的手里。他們跟齊寒森混吃齊寒森飯,齊寒森和悅悅孰輕孰重。不用想都知道。而最恨我的悅悅此刻也不敢亂動,她不能確保自己在把我推下樓之前,她是不是還活著的,因為我畢竟手里有槍。

    就在所有人都沒有動,而我不得不神經緊繃。觀察著四面八方的異動時,我發現,有人動了。

    那人撥開了人群,出現在我的正前方。

    他有著一頭白到發亮的白發,面容雖然又蒼老了幾分,但是那眼睛里面投射出來的眼神就和上了歲數的老鷹一樣,直勾勾的盯著我。

    他,就是霍二爺,今天,我們又見面了。在那隱隱約約的人群中,我看到了我媽的半張臉。

    我想起之前我那些自欺欺人的想法,我淡淡的笑了出來,笑容極盡悲傷。

    猛虎總獨行,牛羊才成群。

    現在,他們所有人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把我扳倒,把久千代扳倒,把霍啟盛,把霍九爺都給搬倒。等到我們這個隊伍變得七零八落,沒有威脅了的時候,他們再各自互相較量。

    因為,這是他們的游戲規則。

    但是霍二爺這個人,陰險的很,他沒有動手,只是對我說:“那我們就這么耗著吧,等到人沒氣了,我看你還能用什么威脅。”

    是的,一旦齊寒森沒有氣了,那么我就會死在這各種的槍子兒之下。絕無還生的可能。

    他這話,明擺著沒有把齊寒森的命放在眼里,有的關系,該瓦解的時候,也就瓦解了。

    悅悅在霍二爺出現的那一刻,明顯的有了底氣,上次的那一槍,不過是在做戲給我們看,那肯定都是他們約好了的。不過給霍啟盛換了藥,一定不是霍二爺的決定。以霍二爺的性格,他肯定不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放虎歸山。

    所以說悅悅對霍啟盛不是沒有真感情,只不過是因愛生恨,得不到的。寧愿親手毀滅。

    齊寒森的臉色漸漸蒼白,他的手下們都急了,卻沒人敢反抗霍二爺。

    于是我對他們說:“你們都聽到了霍二爺的話了吧,齊寒森死了,也只是在給別人做嫁衣。你們這群蠢貨!”

    齊寒森還有意識,此時不干掉二爺,他自己就得這么耗死。如果想要撤退,我,肯定是不會讓他撤退的,因為悅悅,更加的沒有價值。

    悅悅慢慢的移動到二爺的身邊,行為膽怯。

    齊寒森捂住大腿上的血洞,艱難的對我說:“放我走……”

    對于他來說,復仇哪里有活命重要?

    他的意思很明確。我挾持他,和他一起離開,他的人會給我做掩護。

    可,齊寒森,終究是進錯了行。

    他想要復仇,卻在這過程之中,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張了一張帥氣的臉,但是卻沒有能配的上這張臉的智慧。

    這個狗一樣的江湖,沒有永恒的合作,有的只是背后插刀,釜底抽薪。

    在齊寒森還沒有爬起來的時候,霍二爺就已經笑了,手里面握著一把左輪手槍,纖細的槍口指著齊寒森烏黑的腦袋。他的手上皺紋橫生。不知道,浸泡過多少的鮮血,齊寒森蒼白的眼睛最后一次睜大,二爺笑呵呵的說:“寒森啊,有件事情我這個做叔叔的忘記了告訴你。其實你的人,早就已經不是你的人了。”

    二爺話音剛剛落下,方才那蠢蠢欲動的人立馬分成了兩派,大部分的人,拿槍指著小部分的人。而這小部分的人,只有幾個有槍。

    這小部分的人,才是齊寒森真正的心腹,其他人都已經被二爺給收買了。

    齊寒森咬緊牙關,眼中寫滿了不甘和怨恨,明明前一秒他還那么的自信,明明前一秒他還覺得自己穩操勝券,明明就在前一秒,他才獲得了終要復仇的快感。

    這一切就在前一秒鐘剛剛的發生過,現在,卻只能,帶入墳墓。

    他還那么年輕,怎么可能會甘心,他還望著自己有一天,能重振風云。可如今,根根手指插入土里,卻無力。霍二爺掏了掏耳,專心看著自己的手指甲,說:“寒森。叔叔再叮囑你一句,下輩子,別學別人混什么黑,澀,會了。”

    話音落下,齊寒森的眼睛發直,剛剛撐起來的半個身體,又重新的跌倒下去,掀起大片的塵土。

    血,順著眉心處的圓洞,緩緩流淌下來。

    空氣里充斥著血腥味,這周圍的人,竟無一人哀傷他的離去,就連悅悅,臉上都沒有任何的表情。

    霍二爺微笑著,先是拿槍指向了我。

    隨后他把悅悅叫到面前,然后讓悅悅擋在他的身子前,掌握著悅悅的的手,拿槍指著我。

    若我開槍,悅悅將為他擋住子彈。

    他對悅悅蠱惑著說:“陳桑死了,叔叔就斬了霍啟盛的雙腿,讓他一輩子陪在你的身邊,開槍吧……”

    悅悅盯著我,嘴角,緩緩的綻開一個微笑。...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