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594.安安被綁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跟劉姿琳說完之后,我便一溜煙的和她擦肩而過,趕緊遠遠的就解鎖車門,然后著急的開車,用最快的速度到達了霍啟盛開的酒吧。

    到了之后我四處尋覓著停放的可疑車輛,可是并沒有看到悅悅在電話里說的那個黑色面包車,心里不免有些疑惑,難道陳軍他們已經走掉了?

    我沒有立刻下車,而是坐在車里,然后給悅悅打了個電話。

    電話通了之后,我直截了當的問她:“陳軍人呢?”

    “我太害怕了,就給了她錢,姐,對不起,我真的怕他。”

    “那他現在走了?”

    我有些不耐煩的問著。因為如果人走了,我大老遠這么著急忙慌的豈不是白跑一趟?!

    “沒,沒走,我知道你要讓我拖住他,所以給他單獨開了一個包間。讓小蝶在里面陪他,他這會還在房間呢姐。”

    “我現在就在你的樓下。”

    “你來二樓,我在樓梯口等你,姐,你要快點,他們馬上就完事了。”

    “樓上有沒有保鏢。”

    “有,兩個。”

    “等。”

    我言簡意賅的說了一個字,就把電話給掛了。既然樓上有保鏢,干什么還要怕他,陳軍整個就一個被掏空的空殼子。風都能把他給吹倒了,兩個保鏢在還不得把他給打的滿地找牙,真的是小題大做,未免怕的有點過分了。

    我聞言,立馬就鎖了車。起身去了二樓。

    這樓梯陡的很,等到我上到二樓的時候,果然看到悅悅牽著小雅,就在樓梯口等我。

    悅悅的臉色慘白,像是剛受了什么大的驚嚇似的。

    小雅一見到我的臉,立馬如臨大敵,直接甩開了悅悅的手,朝我跑過來,用力推搡我:“走開,你個壞女人,離我媽媽遠一點,你走開!”

    她推不動我,就改為拳頭砸我,雖然不至于疼到骨折,但說實話還是挺疼的。

    小雅不知道性格遺傳了誰,發起瘋來蹬鼻子上臉的,見我不理她,反而砸的更歡了,左一下右一下的簡直沒完沒了了,結果她腳下一個不穩。直接從樓梯上栽了下去。我怎么說也是練過的,反應極快,當時一把就拉住了小雅的小胳膊,另一只手抓著樓梯扶手上得柱子。

    小雅雖然是屬于那種熊孩子的范疇,但也是嚇的失去語言能力。我看著她的模樣,也沒生氣,反而對著她笑了一下,把她給帶上了樓。

    驚魂未定的小雅躲在悅悅的后面,雙手扶著悅悅的腿,暗戳戳的瞅著我,眼睛里面水汪汪的,也不一口一個壞女人罵我了。安靜起來的時候,倒也不那么討厭。

    悅悅驚魂未定的拍拍胸脯,訓斥著小雅:“你看看你,瞎胡鬧,要不是你姨姨拉住了你,你剛剛就要從樓梯上滾下去了!下次再這么不懂事,我非打你不可!”

    小雅揪著悅悅的褲腿,委屈的癟著嘴。小步子往后退幾下,看起來讓人心疼。

    我哪有那么小的心眼啊,去和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較勁,明明知道她會對我這樣,你不能在我來之前跟她說么。我看向陳悅。直接轉移話題的說:“他在哪個房間?你不要去了,讓他們兩個帶我去。”

    “嗯!”

    悅悅怯生生的點頭,對兩個保鏢命令道:“你們兩個一定要保護好我姐。”

    “放心吧,老板娘!”

    這稱呼,怎么聽的我就這么鬧心呢!

    他們把我帶到陳軍所在的包間,從小窗能看到房間里面是黑的,要不是刻意趴在窗上看,誰也不知道里面在發生什么。

    等我人站定了,果不其然,我又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我現在惡心都已經惡心出抗體了。

    我皺著眉毛,對旁邊的兩個保鏢指揮道:“你們進去,把他給我揪出來。”

    這兩個保鏢并不是我的人,所以指揮起來并沒有那么利索,兩個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居然同時害臊的撓撓頭,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里面還有女的呢,這么沖進去不太合適吧,要不,等他們完事再進去?”

    我鄙視的皺眉,就這魄力,還好意思當保鏢?滾回家當寶寶還差不多!

    我直接抬腳,一腳就踹向那門,只聽砰的一聲響,他們兩個人詫異的看向我,大概是在驚訝我這么瘦弱的身子,怎么會有怎么大的力氣。

    沒了安安這個肉團子,我的身手輕巧多了,后面又和大海進行體能訓練,學一些防身的本事。力氣有所漸長。不過說到大海,他后來居然棄武從文了,開始對文化感興趣,只是經常去健身房里面健個身,泡個茶什么的。

    因為落落走了,他一身的本領已經沒有了用武之地,這是他當初一邊談訓練場的轉賣合同,一邊用平常的語氣對我說的一句話。

    已經很久沒練,學的東西都生疏了,再一個。我進出都有專門的人保護,所以也沒派的上什么用場。

    結果動靜挺大,門沒動……

    “上鎖了,你們把門打開。”

    那個保鏢拿著房卡,躊躇躊躇,我直接一把把卡抽了過來,按在門鎖上。

    門開了,小婉尖叫一聲,一個酒杯砸了過來,我躲開。結果那個酒杯直接飛到了正要探頭的保鏢的臉盤子上,痛的他捂著臉,疼的直跺腳。

    “又他媽的誰!”

    陳軍在里面怒吼,看來悅悅說的都是真的,果然沒有騙我。

    小蝶慌忙的在里面穿衣服。一邊穿一邊說:“別進來!你們干什么的,老板娘沒有吩咐說不要過來人嗎!怎么做事的!”

    小蝶估計覺得自己立了點功勞,所以說起話來也不由自主的端著架子。

    然后我聽到她小聲的咕噥:“你快點穿衣服去看看啊!”

    “媽了個巴子!”陳軍怒罵一句臟話,我就站在門外等著,里面黑燈瞎火的。我又不傻,才不會進去,我可不能保證我真的不被傷著。

    “他媽的誰!”陳軍一聲怒喝,人沒有露面,倒是一把刀子率先亮了出來,用來威脅我們。

    我連忙朝后躲,陳軍這才看到了我的臉,氣的歪鼻子斜眼的對我說:“陳桑,又是你?!老子上次的事情還沒跟你算賬呢!”

    他拿刀子指著我,對我揮了一下。

    我立馬朝后退,但是沒有表現出特別害怕的樣子,而是定定的看著他說:“指使你的那個人,是夏優對吧?”

    我問出口,陳軍的眉毛往上提一下,沒有說話。

    “現在我已經知道了指使你的人是誰。那么你,就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什么意思。”陳軍問,臉上得表情有些惶恐。

    “我的意思是。”我微微笑的看著他:“我該送你去吃牢飯了。”

    陳軍聞言,現是愣了兩秒,然后呵呵的笑,笑容奸佞的就像是一個變態,他說:“陳桑,我就知道你個表子無情,要把我往絕路上逼,老子準備在這里爽完就去找你,沒想到你竟然找上門來了,我告訴你,你不要著急,你難道以為我的手上就沒有籌碼嗎!”

    說完,他又朝我揮了一下刀子,撒腿就跑,我趕忙對保鏢說了一句跟上,然后快速的跑下了樓。

    誰知道我們下樓的時候,迎面碰上了一個面孔,他正朝我們的方向趕過來。

    是霍啟盛!

    他在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這是什么情況,所以在陳軍跑到他身邊的時候,他直接伸手去抓陳軍,誰知道,陳軍這個亡命之徒一個刀刺過去,直接扎到了霍啟盛的手臂上,割了一個口子出來。

    悅悅尖叫著捂住嘴巴,小雅大聲的哭喊著叫爸爸。

    我跑了下去,一輛黑色的面包車朝陳軍開過去,他拉開面包車的門,指著里面,對我說:“陳桑,你看這里面是誰!”

    我沒有時間去問霍啟盛怎么樣,心臟在那一瞬間疼的快要抽過去,那被捆住手腳,陷入昏迷的小小身體,不就是……

    “安安!”

    一記撕心的聲音傳來,卻不是我喊的,我顫顫的扭頭,只見霍啟盛捏緊手臂,脖子通紅。

    “還愣著干什么!蠢女人!快他媽上車!”...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