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489.霍啟盛,你還信不信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鼎爺這個名字,聽起來好像很熟悉一樣。但當我真的去回憶的時候,一時半會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里,又在什么時候才聽過的這個名字的。我心里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雖然回憶不出來但確信自己肯定聽誰說過。

    鼎爺鼎爺,我心里不斷的默念著,試圖搜尋腦海中的蛛絲馬跡。經過他們的再三重復之后。我才猛地想起來。鼎爺,不就是之前霍啟盛去香港,說要去談合作的那個龍頭老大么?

    可是霍啟盛即便再生氣的找人來嚇嚇我,按理說也應該找霍家的人,自己的手下才會讓他放心。結果反而是香港鼎爺那邊的人,伸手就給我一巴掌,這一點就有點反常了。

    我仔細想想也對,霍啟盛現在在霍家是完全沒有辦法容身的,他現在回去無異于自尋死路。所以,他回來之后還能在江湖上還有一席之地,肯定是依仗了某一方的勢力。這就說明現在他和鼎爺還是有來往的,并且關系還很好。因此鼎爺才會給他派人。

    只不過霍啟盛沒有想到,鼎爺的人雖然交給了他,但實際上還是在替鼎爺做事,那句小爺叫的也只是客套。不然手下哪里敢跟老大動手。更出乎霍啟盛意料的是,鼎爺竟然也有了自己的打算,想要動我的主意。這一點在道義上肯定是說不過去的,估計是料定了霍啟盛現在的處境不至于為了我這樣的一個人。公然和他作對。

    他們一定認為即便是霍啟盛知道了鼎爺在假戲真做,也會選擇默不作聲。

    但是他們失算了,因為霍啟盛即便是在這段時間里接受了煉獄般的折磨,可是他,還是原來的那個桀驁不馴的霍啟盛啊。

    他坐在摩托車上,一腳蹬著地,一腳踩著踏板,虎視眈眈的盯著面前的那些人。本來看起來窮兇極惡的壞人,在霍啟盛的面前就成了一堆爛泥糊不上墻的慫包。他們一個個膽怯的目光里,流露出的都是對霍啟盛的恐懼,那是一種,老鼠見到貓的恐懼。

    霍啟盛加速擰動了車子的油門,嚇的那個為首的男人直往后退。畢竟霍啟盛這種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他們至少也和霍啟盛相處了一段時間,肯定是知道他的性格。

    他說要開車撞你,就絕對會從你身上壓過去。

    那個人一邊退著一邊對霍啟盛說出最后一句威脅的話:“霍小爺。您可得想清楚了,我們到底是誰的人,你難不成為了這么一小姑娘,就要和鼎爺作對?”

    是的。這句話是我聽到的這個人的最后一句話。因為他話音落之下,霍啟盛直接抬起前輪嗡的一聲重響,一句廢話沒說,直接朝那些人沖了過去。車輪掀起一溜子的灰塵,蒙的我幾乎睜不開眼睛。

    他騎著摩托,直接一個刮邊,愣是把那個人給拉倒了,在地上拖曳了一長段距離,嚇的其余那些人雞飛狗跳,但都被車撞的掛彩。

    到最后,不過眨眼之間,先前還囂張的那些人直接一個個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為首的那人以大字形四腳朝天的躺在地上,一張臉嚇的煞白煞白,嘴角還有身上多處出了血,霍啟盛直接一個松手。將前輪穩穩的停在了那人的跨間,差一點,就碾了過去。

    那男人嚇得兩條腿使勁的發抖,像是快要尿出來了一樣,霍啟盛低下頭,冷冰冰的俯視他,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們告訴鼎爺,我會親自登門道歉。但是現在,你們都給我滾。”

    他的聲音并不大,然而說出來卻是極其擲地有聲的,那人聽完之后猛力的點頭,像個抱頭跑的老鼠一般。灰溜溜的離開,差點腳底打滑摔倒在地上。

    霍啟盛騎著摩托一個擺尾朝我轉了過來,然后眨眼之間到達我的身邊,他下了摩托車,一身塵土。我慣性似的想要上前幫他拍拍身上的土,結果愣是在半途之中收住了手,呆呆的看著他,他也看著我,片刻之后,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吞吞吐吐又窘迫的說:“我……我就是生氣……”

    他是在告訴我,他并沒有想讓我怎么樣。只是生氣,想要嚇我一下。

    我摸摸臉,對他平靜的說:“沒關系。”

    他的臉上不知道被什么給擦傷了,帶著點血痕。他啐了一口空氣,惱怒的說:“什么叫沒關系,你他媽臉上挨了多大個巴掌印。”

    但是你也把他們打到滿地找牙呀,我心里想著。嘴角情不自禁的含著笑意。

    我拿出了手機,在上面打下一行字。

    有人在監聽我們。

    霍啟盛極其不情愿的讀下了這一行字之后,眉頭挑起,一臉疑惑的看向我。

    裝作不知道這件事。我們繼續談論,我會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這一段字打的有些耗費時間,打完之后,我眼神淡淡的看向霍啟盛,他竟然有些尷尬的低下了臉,然后點點頭,酷酷的嗯了一聲。嗯的特別的隨意。

    霍啟盛,你還相不相信我?

    打下這行字的時候,我的嗓子都有一些發硬,手心也開始往外冒冷汗。

    他用眼角堪堪的看向我。提了一下嘴角,然后伸手,拿過我的手機,在上面打下了一個字信。

    那一刻。我竟莫名的有些想要流眼淚。

    我們沉默的時間太長,任誰看,都能看出其中的蹊蹺。

    于是我出聲問他:“霍三爺的人在哪。”

    “他不會露面。”霍啟盛也對我說。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早日見到霍三爺對你的好處,我們之間,是互利共生的關系。”

    “我當然知道,只是我也要保證我們的主動權,要不然你們出爾反爾的話,到時候吃虧的只會是我們,至少我們不能把人都給搭進去。”

    “你的意思是要怎樣,還有,我要怎么確定霍三爺能不能治好。落總的病?總不能光憑你一人之口。”

    “如果我三伯治不好落落的病,你們也不會大費周章的找他不是嗎,而且我向三伯問過了,他當初也是參與研究制藥中的一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連這個要求都覺得為難的話,那我們是真的就沒有什么好談的了。”

    “什么要求?”

    “把病人接到我們這邊保守治療。你們這么大的一個組織,總犯不上會怕我們在其中動手腳吧,再說現在,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不是么?”

    我想想,或許把落落放到霍啟盛他們那邊也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一來可以隱藏他的動向,二來,我還可以以此為借口,和霍啟盛見面。

    “這個要求有點強人所難,至少要先讓我們確認霍三爺醫的了落總。”我邊說,邊在手機上打下一行字。

    你想要知道什么?

    他接過手機,嘴巴里說著:“那你好好考慮,時間不等人。”

    等到手機遞過來的時候,我看見了他打給我的字:孩子是誰的?

    霍啟盛的眼神極其認真的看著我,或許,只要知道孩子是誰的,一切的不理解都會理解。

    我接過手機,有些猶豫。

    霍啟盛就這么定定的看著我,絲毫不轉移,更不給我喘氣的空隙。

    如果我告訴霍啟盛,孩子是他的,然后再告訴他我的難言之隱,他應該會理解我,然后不會做出沖動的事情吧。

    我這么想著,手心不由得出滿了細汗,霍啟盛的眼神像是在對我說,陳桑,告訴我,告訴我真相,我有權,知道真相。...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